手机上阅读

第61章 佣兵与暗子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干掉他们!”老约翰摸出一把匕首,毫不犹豫地胡克射了过去。

    胡克眼见锋利的匕首带着劲风向自己的心口飞了过来,顿时吓得亡魂大冒,嘴里发出的怪叫扭曲地不成样子。

    一只手探了过来,轻巧地捉住了那把凌空疾射的匕首。死里逃生的胡克大松了一口气,随后他只觉得浑身筋骨酥软,站都站不住,一下子瘫坐到了地上,一股骚臭的液体从他胯下流了出来,他失禁了。

    “怎么会事?”

    看到一身便服的治安官藏在胡克等人的身后,老佣兵们暗暗叫苦。

    “大人!他们杀了我们的同伴!昨天我们有四个伙计来喝酒,就说了一句,酒里兑了水,就被他们给杀了,现在还埋镇子外面。今天我们来找他们理论,又被他们杀了一个。大人!你看!你看!尸体还在抽,还在抽。。。。。。”胡克坐地上,语无伦次地指着巴里的尸体说道。

    治安官厌恶地瞥了一眼一身骚臭的胡克。这个蠢货!说的话里的全是破绽!还不如不说话。

    “当众杀人,要受绞刑!来人把他们抓起来!”治安官不等约翰等人的解释,手一挥,藏在旅馆门外的卫兵立刻一拥而入。

    “大人,人是我杀的!我和你们走!”老约翰光棍地喊道。

    眼前的这一幕,谁都明白了这是一个局,现在任何辩解都没有意义,干脆地一个人担下来,好过被一锅端,何况也不是没有生路。

    老约翰隐蔽地朝一个老伙计,作了手势。那位老佣兵心领神会,老约翰是要他去拿维克多留给他们的家族纹章,那可以证明他们是贵族的封臣,这就是老约翰的生路。

    大领主想要名下的城镇繁荣发达,维护相对公正的秩序是必不可少。偷盗、抢劫、强奸、杀人,这些严重的罪行是明令禁止的。

    像当街杀人这样的罪行,通行的法律是,把凶手绞死。但这并不是绝对的。

    一般来说,自由民杀死自由民自然是要被绞死,可贵族的封臣要是杀死了自由民,那就有待商榷。

    封臣是领主统治领地的基础,他们和领主的利益息息相关,如果自己的封臣被别的领主杀死,总会让领主很不愉快,等抓到了机会难免不会报复过来。

    所以,封臣当街杀死自由民这样的事情,通常处理方法是,把罪犯抓起来,交个他的领主处理。没有领主愿意为了这点小事情和其他领主搞的很僵,除非是敌对家族。

    至于,领主如何处理犯罪的封臣,就要看领主之间的地位和利益。

    你的手下,坏了我的规矩,人我还你。当你要给我个说法!

    这是自然的,你看我赔你100金索尔怎么样?算我欠你个人情。

    你今天当众杀人,让我向那个家伙低头,我很不爽!抽你40鞭子,你滚回去从领民做起!其他人以后眼睛都放亮一点,别给老爷我找麻烦!

    这是平等领主之间的做法。

    你的手下今天坏了我的规矩,被我当众抽了100鞭子,人你可以领回去了。

    谢谢大人,我会把人带回去好好收拾,大人这是我赔偿您的1000金索尔。

    什么也不说了,好好养伤,老爷我还指望你帮家族开疆拓土。

    这是大领主对小领主。

    要是小领主对大领主,那就呵呵了。

    当然这只针对封臣与自由民,如果封臣杀害封臣,那就要另当别论。

    老约翰认为现在这种情况,就是因为自己这些人,扫了巴罗尔的面子,所以他请治安官大人来收拾自己,说到底,那也是因为那个黑帮头子以为他们是没着落的自由民。

    这次只怕要出血了,至少400个金索尔。想到这里,老约翰有些心疼。

    能请动治安官来对付自己这些人,至少需要200金索尔,要知道黑堡镇的治安官可是一位见习骑士。

    这次事情了结后,大人叫我们潜伏的任务就算失败了,只能去领地找大人请罪,在走之前,非把巴罗尔干掉不可!老约翰恶狠狠地想着。

    当初,由于担心温布尔顿家族的报复,维克多要求老佣兵们,隐藏身份潜伏在黑堡镇,留意王都方面的动静。

    虽然维克多并没有告诉老约翰具体细节,但作为经验丰富的老佣兵,也能猜到有贵族要对付维克多,所以他们一直没敢暴露自己和维克多关系,却因此遭到了鬣狗的觊觎。

    只是,维克多不知道,女侯爵并没有派人来惩罚他。在索菲娅的眼中,只要切断家族对维克多的支援,就是对他最大的惩罚,因为索菲娅认为维克多只会被西尔维娅吃的连渣都不剩!可惜,她也不知道,维克多已经不再是她的宠物了,并且他还成功引起了西尔维娅的一丝兴趣。

    你的弃子,成了别人的闲子,可就算是个闲子也能在棋局上蹦跶蹦跶,而现在的人类世界,暗流涌动,波诡云谲,又有谁能不是棋子?

    “站住!再走一步,立刻射死!全都带走!”正当老佣兵准备上楼去拿家族纹章,却被治安官喝止。

    老佣兵们被十几把上铉的十字弓指着动弹不得,他们的心都沉入了谷底,这是死局!

    今天的事情,透着诡异的味道。虽说,城镇有法度,但对治安官来说,死一个自由民实在算不上什么大事,花点钱也是能摆平的,老约翰想到用家族纹章,无非是想找个和治安官对话的基础,毕竟自由民的身份可没法和治安官讨价还价。

    可现在,动用了十字弓这样的杀器,就表示治安官是来镇压他们的,而不是来敲竹杠的。

    老约翰心念电转间就明白了,今天自己这帮老伙计算是栽了!

    肯定是自己这些人说话太不小心,财露了白,让那些鬣狗闻着了味,巴罗尔查到了他们的佣兵底细,发觉自己吞不下,于是卖了治安官一个人情,还配合治安官布了这死局。

    反抗没有意义,不说被十几把劲弩指着,就是治安官一个人都可以把自己这帮残废全收拾了。

    拿出维克多大人纹章,亮出封臣身份,同样没有活路。因为太迟了,提前主动亮出来还差不多!

    别看这一前一后,一主动一被动,结果就是天壤之别。

    若是在治安官露出杀人劫财的意图之前,亮出身份。治安官还能及时收手,赚些个外快也就算了。当然,自己这些人必然会被驱逐出去,不过却不会被杀。因为能够主动亮明身份的暗子都不会是意图不轨的死士,赶走就可以了,没必要杀掉。这是领主之间的默契,谁家没有在外面收集情报的人?

    可现在,十字弓都指到了头上,治安官杀人之心毕露无疑,此时再表明自己的暗子身份,只会出现两种可能,第一,治安官将自己等人抓起来审讯调查,如果背景很大,自然要交给自己的主君处理,说不定还有功劳。第二,如果是小领主的人,那就果断点,处理干净,毕竟治安官杀人劫财被上司知道的话,搞不好这肥差就没了,盯着这位置的人多的是。反正,小领主也只能装作不知道。

    而自家的维克多大人连家族骑士都没有。。。。。。就是个小领主!

    老约翰很明白这里面的门道,他们配合多铎领主清除撒桑暗子的时候,多少其他家族暗子被顺势拔了,那些治安官可都赚的盆满钵满,他见惯了这种手段。

    老约翰用木制的假腿在地板上暗暗使劲,他要给纳尔森留个暗记,表明两个信息,黑帮和治安官。

    这不是要让纳尔森为他们复仇,而是要给纳尔森留下两条追查的线索。否则,自己这帮人失踪的莫名其妙,无论是出于多年的同袍情谊,还是为了搞清,是不是针对家族的阴谋,纳尔森都一定会追查到底。

    以其让纳尔森像无头苍蝇那样的乱查,还不如给这小子指明个方向,免得让家族的人再遭受什么不必要的损失。

    老约翰注意到好几个老伙计都在悄悄地做着同样的事情,不由得微微一笑,都是在一个碗里刨食的老兄弟,这份默契真是没得说。

    死了也就死了,反正,会有很多人为我们陪葬!等治安官查清楚我们封臣身份以后,巴罗尔那帮人通通要被灭口。说起来自己这帮人,早就该死了,拖了佣兵团这么多年,要不是维克多大人赏识,真是要把战熊硬生生的拖垮,可要我们自己离开战熊佣兵团,怎么舍得?要怪就怪自己这些人活干的太糙,让大人损失了一大笔钱,希望维克多大人不要怪罪纳尔森他们。

    老约翰默默地想着。

    若是维克多知道了这件事情也一定很懊悔,他当初完全是因为担心这些年老体残的佣兵无法长途跋涉,所以才安排他们留在黑堡镇,又因为突发奇想,让他们隐藏身份收集情报。可他意志侧中的两个人格都没有管理家族的经验,甚至连暗子的概念都不知道,而老佣兵显然也不知道如何做一个暗子,这才导致发生了这样的事情。

    现实就是这样,一个大人物的突发奇想往往会给小人物带来灭顶之灾,而维克多虽然是小领主,但对普通人来说也是个大人物。

    “大人,我们投降,我们和你们走。”

    “一个一个的出来,别耍花样。”治安官警告道。

    看着老佣兵们一个个配合着走了出来,治安官也是暗暗称赞,不愧是吃佣兵饭的,光棍的很。

    “把这里封起来,这些犯人统统带走。”治安官向自己的手下吩咐道。

    “诶?大人,我们说好的!巴罗尔老爷不是这么和我说的。”

    看到治安官的人把他们也从旅馆里赶了出来,胡克顿时有些急了,他们现在一个铜索尔还没捞到呢。

    “滚!”

    治安官一鞭子抽的胡克满地打滚,大声哀嚎,而佣兵们却面露冷笑,这些鬣狗死到临头都不知道。

    治安官的护卫押着老佣兵们顺着街道向治安所走去,周围的人纷纷躲避,他们可不想因为看热闹而惹火上身。

    “站住!”

    突然一声暴喝,将治安官的队伍定在了原地,只见一个身披铠甲,手提双斧的壮汉,拦在了路中间,正是刚刚抵达黑堡镇的纳尔森。

    “纳尔森小子!”

    “团长!”

    纳尔森的出现让老佣兵们惊喜万分,这下算是有活路了!治安官想灭口已经不可能了。

    看着对面几十个装备精良的贵族护卫纷纷涌了过来,治安官面色冷峻,他觉得要糟!

    对面这个壮汉给他很大的压力,仅仅是提斧做势,就有一股腥味扑面而来,这是铁与血的味道!再看他一身精良的铠甲以及他身边的护卫,说明了这是一个领主的护卫,很可能还是个骑士。

    治安官把剑抽了出来,他现在有些后悔为什么没有穿鳞甲出来,不过他不能退宿,这是他的职责。

    “你们是什么人,敢拦住黑堡镇治安所押送罪犯?!”治安官冷然说道,就算是骑士也不能让他的低头,他也不信有人敢在黑堡挑战约克家族的权威。

    “住手!”

    就在剑拔怒张的时候,一个熟悉的声音从后面的一辆马车处传了过来。

    “布鲁斯大人!”治安官惊喜地叫道,可他看到布鲁斯走到陌生骑士的身边,又拍了拍那个骑士肩膀后,又有些惊疑不定。

    “夏克斯,发生了什么事情?”

    一个清泉一般悦耳的声音也从对面传了过来,紧接着治安官夏克斯就看到一个高挑曼妙的倩影走了过来。

    “妮可?”夏可思惊讶地喊道,他可是知道妮可是伯爵夫人的贴身侍卫,而现在她似乎也和对面也是一伙的。

    紧接着他又看到四个熟悉的家族见习骑士,也从后面穿了过来,一个个腆着个脸围绕在妮可的身边。。。。。。

    “布鲁斯大人,这些都是我的几个老伙计”纳尔森收起战斧向布鲁斯恳求道。

    布鲁斯点了点头,他朝夏克斯问道:“怎么回事?”

    夏克斯暗暗叫苦,但也老老实实地将事情的经过,简单地叙述了一遍。

    “放了把,一个自由民而已,他们都是温布尔顿男爵的封臣。”布鲁斯淡淡地说道,他也是知道夏克斯的小手段的,无非是想捞一笔。

    夏克斯手一挥,他的手下立刻解开了老佣兵身上的绳索,将他们放开了。

    “夏克斯,那些是什么人?”妮可板着俏脸,朝胡克他们扬了扬尖俏迷人的下巴,向夏克斯问道。

    “他们?一些人渣!”夏克斯回头看了看,不以为意地说道。

    妮可眼中寒光一闪,提着带鞘的长剑就向胡克那帮恶棍,迎了过去。

    只见她,脚步滑动,行云流水般在那帮人的中间,来回穿梭,“噗”“噗”“噗”带鞘的长剑,一一精准地敲在那些恶棍的后脑上,所过之出,人群纷纷俯到,转瞬间,这些亡命徒尽皆毙命。

    让你们谋夺维克多的产业!

    “妮可!你!你已经是骑士呢?!”夏克斯震惊地喊道。

    刚刚,妮可用的都是他所熟悉的家族武技,但是,妮可运用地圆润自然,让那些人渣无可抵挡,而且她的力量收放自如,精准凝练,每一个恶棍都是被抽中后脑,活活震死,没有一个脑袋开裂的,甚至没有见到一滴血。正是因为她的攻击轻巧致命而又不惨烈,那些亡命徒也没有发出任何一声惨叫他们甚至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就已经完蛋了。

    “哼!”妮可没好气的白了夏克斯一眼,把头一扭就走回了马车,布鲁斯的那四个扈从骑士又屁颠颠地跟了过去。

    这个家伙最坏!主意都打到了维克多头上了,一定要去找夫人告他一状!不过他的眼光倒是不错,还能看出本骑士已经是个骑士了。

    真不知道,要是维克多知道了妮可也有如此辣手无情的一面,还敢不敢再和她再卿卿我我了。

    “夏克斯,我来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温布尔顿男爵的护卫队长,纳尔森。他就是那个一招杀死塔尔图斯家族骑士的北地之熊!”布鲁斯拉着夏克斯说道,夏克斯毕竟是黑堡镇的治安官,根基深厚,把他介绍给纳尔森才是正理,一点小误会就随他去吧。

    “夏克斯大人,不如我们一起喝一杯,这次我从领地里带来了许多美酒,你一定会喜欢的。”纳尔森向夏克斯亲热地说道,对布鲁斯的好意,纳尔森也是知情识趣的。

    “哦!好!”夏克斯再次震惊。

    “别急着去喝酒,夏克斯让你的人收拾一下这里,再护卫我们的车队,去蔷薇庄园,这次我们杀了一只异化鼠。”布鲁斯连忙阻止道。

    夏克斯无比震惊,他只觉得今天一定是他震惊日。

    至于那些个歹徒,布鲁斯他们甚至没有再看一眼,过一会,自然会有人把他们拖走,也许就掩埋在昨天的那个坑里。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