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74章 不当附庸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车外,战马的嘶鸣声把维克多惊醒,他睁开眼睛想要坐起来,却发现臂湾中有一个香软柔滑的身体紧紧地挨着他,低头一看,发觉莉莉娅跟个小白羊似的依偎在自己的怀中。

    看着怀中少女长长的睫毛和翘起的唇角,维克多不由得露出了一个微笑。

    就在纳尔森回归的第三天,维克多正式向所有人宣布将莉莉娅纳为自己的贴身侍女,当晚还特地举行了欢庆宴会。

    宴会很成功,山丘营地的所有成员都向莉莉娅送上了祝福,特别是那些战熊佣兵,可以说他们都是看着莉莉娅长大的叔叔伯伯,莉莉娅能有了这样的归宿,他们感到由衷地高兴。

    当晚,还有十几名年轻的护卫喝得酩酊大醉,经管莉莉娅位高权重且早就名花有主,但这并不能阻止小伙子们对她的爱慕之心。现在,营地中最娇美的鲜花已经落入了领主大人的怀抱,他们也只能用甘美的紫蔗酒来排解心中的苦闷。

    在晚宴中喝醉的还有纳尔森,倒不是他舍不得自己的妹妹,纳尔森也没有这么细腻的情感。真正让纳尔森感动的是,维克多坚持要为莉莉娅举办这一次欢庆宴会,没有贵族会为自己的贴身侍女举办宴会,这不符合贵族的礼仪。毕竟这是一个唯骑士血统论的世界。

    维克多可不会被贵族礼仪所约束,他想要为莉莉娅举办一个宴会,所以他就这么做了,没有更多的原因。如果非要找个理由的话,那就是维克多要向所有人宣告,这个鲜花一样娇嫩的少女现在属于我了,大家就别惦记了。

    也许是因为感受不到搂着自己的臂膀,睡梦中莉莉娅嘟了嘟红彤彤的小嘴,又向里面挤了挤,然后就像八爪鱼一样的缠绕在维克多的身上,让维克多觉得既好笑又温暖。

    在维克多看来,妮可和他,像一对紧密的红杉,枝叶相连,心心相印,但就算其中一颗折断了,另一棵也能成长为参天大树,因为他们都有力量与信念。

    而莉莉娅不同,她像依附在大树身上的藤蔓,她所能达到的高度完全取决于大树的成长,如果有一天,大树真的倒了,那她也必将枯萎。

    想到妮可与莉莉娅,维克多的脑海中又冒出了一个美艳迷人的身影,就是这一次他要拜访的目标:伯爵夫人——西尔维娅。

    说起来,西尔维娅才是维克多新生后的第一个女人,但维克多却觉得,西尔维娅就像一个美丽的湖泊,在湖边漫步,你会觉得这里风景迷人,美不胜收,同时你也会感受到这湖泊深不可测,让人戒惧。

    西尔维娅故意挑起他与维尔潘男爵的矛盾,强行瓜分了五成的紫蔗酒份额,只卖给纳尔森一月的粮食,都没有让维克多感到意外。

    真正让维克多费解的是,西尔维娅为什么要在开始的时候就投资他?

    西尔维娅当初不但给他四万金索尔,半卖半送一批军备给他,还派遣骑士帮他稳住局面,这是维克多现在最困惑的地方。最早的时候,维克多以为,这是因为约克家族急于统合领地而向他做的妥协。可现在,他已经不会有这么幼稚的想法了,当时的他可是无钱,无人,无力量,根本没有资格和约克家族谈条件。

    难道是因为伯爵夫人尝了半精灵的滋味,而发给他的红包?想到这里,维克多的脸都黑了。

    无论如何,维克多现在都需要约克家族支持他两年以上的时间,所以他要来黑堡镇,他就是要把绞索交到西尔维娅的手中。

    其实,维克多已经想得很清楚,他根本就没有办法走自给自足的发展道路,因为他有个致命的弱点:他没有家族支持!

    所以,当紫蔗酒表现出巨大潜力以后,约克家断绝了维克多回归家族的可能,挤占市场上的紫蔗酒份额,通过粮食来向他施压,这是大贵族正常的反应。维克多相信,别说他现在没钱,就算有钱,约克家族也可以让他买不到一粒粮食,也可以让他的紫蔗酒无法出售。约克家族就是在向他表示:不会再让维克多自由发展,紫蔗酒他们要了!

    不过,没关系,绳子栓着的不一定是小狗,也许是一只巨龙。到那个时候,谁牵谁?

    就在维克多胡思乱想的时候,他发现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正在盯着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莉莉娅已经醒了。

    “维克多,你在想什么呢?”莉莉娅用自己嫩滑的小脸在维克多的胸口轻轻地蹭了蹭,她特别喜欢维克多身上的气息,自然而清新,就像雨后的森林。

    “我在想西尔维娅。”

    感受着少女弹嫩的肌肤,维克多惬意地说着,自从有了亲密关系,莉莉娅特别地黏他。

    “西尔维娅是谁啊?她有妮可姐姐那么漂亮吗?”

    莉莉娅扑扇着大眼睛,娇声问道,但少女微微嘟起的红唇,暴露出她的醋意,无关高低贵贱,吃醋是女人的天性。

    “西尔维娅是约克伯爵夫人,也是约克家族的主事者,我们这次就是去拜访她的。”维克多搂了搂怀中的少女,轻声解释道。

    “维克多,我们正的要把紫蔗酒都交给约克家族经营吗?”少女有些不甘地问道。

    “那是当然的,我们没有选择。”

    维克多点了点头,又说:“莉莉娅,你知道约克家族的实力吗?这个家族传承了上千年,以坚韧顽强著称,到了现在,他们已经是人类世界中首屈一指的大贵族。”

    “约克伯爵家公开的白银阶大骑士就有五位,青铜阶骑士不下于二十人,见习骑士上百,精锐士兵3000人,封臣两万多人,领民不下四万,还有无数的自由民仰仗约克家族生活。”

    “这还只是约克家族自身的实力,他们还有许多附庸家族,其中伯爵有一位,子爵有两位,男爵有五位。”

    “约克家族一旦发动战争,可以动员的军队超过5000人。这样的家族是真正的军事豪门贵族!你说我们能拒绝吗?”

    维克多目光闪动,这样的庞然大物并不能让他畏惧,反而令他兴奋莫名。

    “约克家族这么强,为什么他们还要背井离乡,跑到人马丘陵呢?”莉莉娅撇了撇嘴,悻悻地问道。无论对方有多强大,被人欺负,总是让她很不舒服。

    “这是约克家族的风格,尽量回避强大的对手,保存自己的实力,如果被逼急了又会血战到底。”维克多解释道。

    “事实上,大多数千年贵族都有自己的家族风格,比如埃斯克里家的团结,契布曼家的节俭,正是这些特质凝聚了家族的力量,让他们传承不绝。”

    “大人,你知道真多!”莉莉丝喜滋滋地说着,明媚的眼中全是崇拜的神色。

    维克多只有苦笑,这些知识都是他在王都的时候与人闲聊的八卦,不过当时说的可不好听,约克家族被讽刺为乡巴佬野猪,埃斯克里家一根筋,契布曼家吝啬。。。。。。其实这些嘲讽都是酸溜溜的。

    “莉莉娅,说到底还是我们的实力太弱,在今后的一段时间,我们需要学会妥协,只有悄悄发展,凝聚力量才能主宰自己的命运。”

    维克多又笑道:“快起来吧,我已经听到缇犬的叫声,老哈姆应该抓到了一只猎物,看样子今天会有一顿不错的早餐。”

    “嗯。”莉莉娅嘴里答应着,却把维克多搂得更紧。

    又温存了一番,维克多和莉莉娅才穿戴整齐,离开了马车。

    马车外,十几个护卫正围着篝火,眼巴巴的看着老哈姆烤一只短尾鹿,维克多远远地就闻到一股诱人的香气,他忍不住说道:“好香!”

    “大人,早安!”

    “夫人,早安!”

    见到领主大人和莉莉娅夫人下了马车,护卫们纷纷向维克多和莉莉娅行礼。莉莉娅却面色绯红地瞪了过去,她总觉得这些叔叔伯伯们正用揶揄的目光在打量她。

    “老哈姆,你烧烤的手艺是我见过最好的!”

    维克多看到架子上串着一只肥硕的短尾鹿,被烤得金黄,却没有任何焦糊的地方,由衷地赞叹。

    “大人,在草原放牧的时候,烤的多了,自然也就熟练了。”

    老哈姆卸下一只鹿后腿,恭敬地递给了维克多,紧接着,他又熟练地割下一条鹿脊肉,递给了莉莉娅,这是莉莉娅最爱吃的部分。

    “谢谢,哈姆大叔。”莉莉娅开心地接过自己的早餐。

    “怎么想起来,一大早打猎的?”

    维克多看到另一堆篝火也正在烧烤一只黄羊,不由得问道。

    “还不是因为大个子太能吃了,一大早就拉着夏克去打猎。”一个护卫嬉笑着说道。

    “就是,雷诺真的很能吃,和纳尔森一样,都是饭桶,不过这个夏克确实是打猎的好手,这些猎物都是一箭毙命。”又有一个护卫笑道。

    雷诺的实力已经赢得了护卫们的认同,虽然他来历不明,但大家已经确信雷诺就是一根筋的夯货,无需提防。

    维克多微微一笑,雷诺和夏克应该是去练习秘形,顺便打猎以补充身体需要。

    为维克多赶车的夏克,是一个灵猴民兵,他是以山民身份加入了营地,又被维克多带来做车夫的。

    这一次出行,维克多没有带上纳尔森,毕竟领地还是需要人镇守。

    最终维克多选了十几名护卫,加上雷诺和夏克,以及老哈姆,带了两辆马车,十匹战马,前往黑堡。

    维克多带上老哈姆是因为他的缇犬非常灵敏,只有把这些猎犬带离领地,才能给杰克更多空间,执行维克多驱赶山民的计划。

    维克多咬了一口烤短尾鹿,满口余香,他向哈姆问道:“老哈姆,你们草原人放牧为生,也有骑士吗?”

    “有的,我们的骑士都被称为勇士,后来我加入了战熊佣兵团,才知道勇士就是骑士。”老哈姆回答道。

    “那你们有城堡吗?”维克多突然对草原牧民的生活有了兴趣。

    “大人,草原上没有石料,没有树木,所以我们没有城堡。”老哈姆摇了摇头。

    “那你们如何抵御怪物和野兽,还是草原上没有这些东西?”维克多皱眉问道。

    “大人,草原上的怪物和狼群特别多,为了抵御这些怪物,我们饲养缇犬和苍鹰,远远地避开它们,如果实在逃不掉,那就只有一战了。”老哈姆沙哑地说道,显然这不是愉快地回忆。

    “大多数情况下,我们是打不过那些豺狼人部族的,好在光辉教会在草原上建立了12座城池,让我们可以进去避难。”

    “原来如此,难怪你们草原人都是虔诚信徒。”维克多点头说道。

    豺狼人的体魄不是人类可以比拟的,一旦它们的数量达到几百,骑士也挡不住它们的进攻,而牧民没有城池的保护基本上不可能在草原上生存下来。不过这也说明,光辉教会确实在为人类对抗凶残的兽人,要知道在草原上建筑城池可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这里面的艰辛与牺牲可想而知,但教会做了。

    也许教会曾经无数次清剿过草原上的兽人,但草原太大,而兽人又太能生,最终才决定在草原筑城以庇护那些牧民。

    至于这些游牧民,应当是几千年来在内斗中失去领地的人,他们在领主的带领下,前往草原求生存的。这种开拓行为一直受到教会的鼓励,所以教会不遗余力地帮助那些游牧民,正因为如此,草原人都是教会的虔诚信徒。

    “后来,你们是怎么被撒桑帝国吞并的?”

    这是维克多疑惑的地方,草原人与兽人斗争,性情彪悍勇猛,各个都会骑射,又有教会的支持,怎么会被撒桑人打败呢?

    “我们不是被撒桑人打败的!”老哈姆有些激动地喊道。

    “据老人们说,是三百年前光辉教会突然放弃了草原上的12座圣城,我们的族长为了控制那些城池,彼此打的头破血流,最后城池附近的兽人越来越多,我们的祖先只能加入撒桑帝国和多铎王国。”

    “你说什么?!”维克多蹭地一下站了起来。

    “我们是为了抢夺圣城,自己打败了自己。”看着自家领主面色大变,老哈姆呐呐地解释道,反正他是不会承认,勇敢的草原人被撒桑人打败的。

    “呵呵,是的,你们不是被撒桑人打败的。”维克多笑着坐了下来,他已经明白了。

    三百年前发生了什么?兰特帝国分裂为三个王国,随后撒桑人控制了草原牧民。

    七百年前又发生了什么?兰特帝国皇帝在北方建雄城,意图统一北方,结果他被教会杀死了。

    维克多已经可以看出其中的蹊跷了,草原12座城池是教会在兰特帝国的支持下建起来的,只有兰特帝国才有这样的人力和物力。

    当时的兰特帝国,就是想在草原上建设城池,并以此为跳板,统一北方,但他们的打算落空了。先是皇帝被杀,接着帝国分裂,然后教会撤出了草原,让撒桑人兵不血刃的拿下了12座城池。

    所以,撒桑帝国是教会骑士阵营的核心,他们要让撒桑帝国一统人类世界!

    维克多静静地思考着,他想到的是威廉姆斯大公。

    很显然威廉姆斯大公是冈比斯王国中亲教会的势力,而冈比斯王国是对抗撒桑帝国的中坚力量之一,或者说是铁三角之一,如果教会控制了冈比斯王国,那么多铎和纳维尔必将被撒桑人打败。

    那么,约克家族的立场呢?他们可是白塔阵营啊!难道说?白塔阵营已经分裂了?

    维克多又仔细地想了想几年前的那一场战争中,约克家族所扮演的角色。

    约克家族没有支援莱恩国王,反而把东部行省完整地交给了兰特皇帝,然后他们迁徙到人类世界的最西边,人马丘陵。

    就和维克多干的事情一样,跳出了泥潭!

    这个位置进可攻,退可守,冈比斯王国失去了东部三省后,这里就成了王国的后方,约克家族和兰特帝国领已经形成了对冈比斯王国的前后夹击!如果两者联手,兰特帝国复辟的可能性大大增加。

    如果事不可为,约克家族又是威廉姆斯的坚定支持者,也就成了教会阵营的拉拢对象,怎么看,约克家族都处于不败之地。

    这也说明了,白塔阵营正在崩溃,而战争可能已经很近了!

    “我明白了!”维克多大笑着说道。

    “维克多,你明白什么了?”莉莉娅看着自己男人,懵懂地问道。

    “我们不能成为约克家族的附庸!”维克多坚定地说道。

    附庸就是炮灰啊!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