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75章 装土豪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黑堡镇南门是商队进出的专用门户,这里道路宽阔,可以同时供四辆马车并排通行,黑堡镇的物资都是从这里流入流出的。

    此时正是上午时分,南门外熙熙攘攘,大量的车队都排着长龙,等候黑堡镇卫兵检查货物,并收取的税金,只有这样他们才有资格进入黑堡镇。这个过程比较缓慢,有的车队需要在南门外等候几天的功夫才能获准进入。所以许多人在附近搭建马棚和旅馆,为这些车队提供各种服务,一段时间以后这里竟然有了小镇的模样。

    几名车夫正坐在一个棚子下面休息,他们的车队已经在外面等候了两天,今天应该轮到他们进城。

    “快!快!你们几个赶紧去套车!”

    一个中年的男子急匆匆地向几个车夫招呼着,他是商队的管事。

    车夫们兴奋地向马车跑了过去,他们的熟练地将套具套在驽马背上,拉起了缰绳,却听到管事又喊

    “快把马车向路边挪,别碍事!”

    “老爷,我们被别的商队给挤了吗?”一个车夫愕然地问道,这种让路的情况他遇到多次,有的时候是让别人先进,有的时候是别人让他们先进,这取决于商队的背景。

    “废什么话!快向边上拉。”

    受到了管事的训斥,车夫们不敢耽搁,很快就把马车引到了路边,才忙完他们就发现其他的车队都已经让到了路边,就连准备进城的那支车队也迅速地把位置让了出来。

    “怎么回事?”一个年轻的车夫捅了捅旁边的伙伴,他是第一次出来赶车。

    “嘿嘿!肯定是大人物要进黑堡镇,说不定还是贵族老爷。”年长的车夫低声笑道。

    果然,没过一会,远处就来了一队人马,十个衣甲精良的骑兵簇拥着两辆马车向黑堡南门而来。

    等这车队行到跟前,年轻的车夫倒吸一口冷气,他看到打头那一辆马车套着的居然是一头雄壮的巨兽。

    车夫又用胳膊肘捅了捅同伴,可还没等他开口,就听到老车夫低吼道:“快低头致意,没看到这是男爵大人的车架吗?”

    年轻人这才发现,那些高傲的管事老爷也正向那辆马车行礼,他惶然低头,可等马车行近,又忍不住迅速抬头,想再看看那只巨兽,却有一张宜嗔宜喜的俏脸透过车窗映入了他的眼帘。

    “真漂亮!”年轻的车夫喃喃地说着,一时有些痴了。

    “诶!已经走了,发什么痴啊!贵族小姐也是你能惦记的?”老车夫嘲讽道。

    “我。。。。。我是好奇!我没见过那种巨兽,也没见过那么好看的马车!”年轻车夫面红耳赤地解释着。

    “没见识!那是巨犀兽!是贵族老爷用来拉车的,一只就要3000金索尔。”

    老车夫鄙夷着,这个年轻人马车赶的好,又勤奋肯干,深得管事老爷的喜欢,所以抓到机会就要打击他一下。

    “那种马车你见过?你要是能说的出马车样式,我就服你!”年轻人梗着脖子,总是被老车夫嘲讽,让他有些窝火。

    “这。。。。。我还真是没见到这样的马车。你又见过?”

    “我也没见过!但我知道,那马车前轮小后轮大,肯定转向灵活,而且那车轮好像还不是木头做的。我要是也能驾一次那种马车就好了!”

    最好是载着那位贵族小姐,年轻人在心中又加了一句。

    维克多可不知道年轻车夫的心思,他只看到莉莉娅愣愣地看着窗外,有些出神。

    “在想什么呢?”维克多笑着向莉莉娅问道。

    “没想什么,只是第一次坐贵族马车感觉有点奇怪。”莉莉娅向维克多甜甜一笑。

    “我第一次见到贵族出行也是同样的情景,其他的车队和行人让出道路,人们向车队行礼,其中就有我。当时我特别想知道贵族马车里是什么样?也特别想坐在贵族马车里,看看外面是什么样的?”

    尤其是第一次看到妮可姐姐和大人坐在一辆马车的时候,我就特别想进去。莉莉娅默默地想着。

    “那现在,你发现有什么不一样吗?”维克多饶有兴趣地问道。

    “不知道,好像没什么不一样,又觉得很不一样。”莉莉娅有些困惑地摇了摇头。

    “力量和心态没有变化,但地位不一样了,最重要的是马车不一样!”维克多淡淡地解释一句,又把话题扯到其他方面,他对于情怀这种东西一向不感冒。

    果然,莉莉娅歪着脑袋左右打量了一下车厢,向维克多问。

    “马车能有什么不一样啊?”

    “我坐过无数次贵族马车,只有这个马车最平稳,最舒适的,知道这是为什么吗?”

    莉莉娅回答不上来,她可没体会过贵族马车的颠簸,所以维克多又说:“这辆马车的车厢没什么变化,但是底座和轮子都被那个自由民木匠改进过了,尤其是车轮外面包裹了一层地蜥皮,里面还填充了金丝草,所以这辆马车比所有的贵族马车都好。”

    “这有什么区别吗?还不是一样坐人?”莉莉娅不解。

    “区别可大了,改进后的马车速度更快,载重更大,转向更灵活,拉车的牲畜也更省力。这就意味着,运输效率会大大提高,原本15天的路程,我们10天就到了。”

    “那不管10天还是15天,我们总会到的啊。”说着,少女就坐到了维克多的腿上,和维克多一起旅行,她可巴不得越慢越好。

    维克多哭笑不得地调整了一下坐姿,把黏过来的莉莉娅抱在怀中,这可真是对牛弹琴。

    就这样,不知不觉中维克多的车驾就抵达了蔷薇庄园。

    白釉岩堆砌的围墙依然如同白玉一般光洁,但墙后的树木却已经长出了大片的嫩叶,看起来生机勃勃。维克多整了整自己的衣服,深吸了一口气,向蔷薇庄园的大门走去,想到即将见到美艳而又睿智的西尔维娅,他的心中居然有了一丝火热。

    还没等维克多走到大门处,衣着一丝不苟的庄园管家,就走了过来,向他躬身说道:“维克多男爵大人,伯爵夫人在午休,今天不见客。”

    维克多眼神一凝,他向老管家温声说道:“是我来的冒昧了,请您向西尔维娅夫人转达我的问候,我明天再来拜访。”

    “我一定会向夫人转达大人的问候,但我建议阁下先去黑堡,见一见伯爵大人。”说着,老管家向维克多鞠躬告退。

    维克多回到了马车,面沉如水,他低声吩咐道:“去东边的黑堡。”

    看到领主大人面色不善,车队的气氛沉闷了起来,莉莉娅也不再敢烦维克多,乖巧地坐在一边,很快车队就行驶到了黑堡跟前。

    维克多抬头看了看足有50多米高的黑堡,也不禁要赞叹它的雄伟与厚重,不知道什么时候他才能有自己的城堡。

    当维克多走进黑堡时,门口的卫兵没有任何拦阻,一位身穿高级侍者服的年轻男子正在大门处等待维克多,他是约克伯爵的书记官麦克斯。

    “维克多阁下,请随我来。”麦克斯露出一个标准的贵族式微笑,微微鞠躬,一手虚引,示意维克多跟随他。

    维克多亦向麦克斯礼貌地致意,在大贵族的家中,无论是管家还是书记官都是具有骑士血脉的封臣,应当给予尊重。

    麦克斯将维克多引到一处休息室,转身说道。

    “维克多阁下,总督大人正在处理公务,我先为您通报一下,请您稍等。”

    “请便。”维克多淡淡地回应道。

    维克多稍微打量一下这间休息室,有些感慨。几个月来他又一次踏入了黑堡,相比第一次在黑堡中重生,此刻他的心态已经完全不一样了。

    刚刚重生的那一会,虽然他毫无力量可言,但作为一个现代文明世界的穿越者,维克多认为自己的见识与智慧远远高于这些土著,更何况他还有x-3。正是这样的心理优势让维克多从骨子里瞧不起这里的贵族,甚至是鄙视,他以为自己可以把别人玩弄与股掌之上,这其实是一种傲慢。

    但这几个月,他频频犯错的现实,令维克多不得不承认,自己并没有想象中那样聪明,而被他认为是土鳖的贵族却更适应这个世界,也更有智慧,甚至比他更聪明。

    这种认识,让维克多收起了傲慢之心,开始重新省视自己,也激起了更强大的斗志。

    维克多闭上双眼,静心凝神,默默地运转着金蟾秘形。因冷遇而生的焦躁,恚怒,惶急,这些负面情绪渐渐从他的心头沉寂下去。他摒弃了x-3的调整,让自己的心神随血液而动,慢慢地,维克多进入了物我两忘的心境,随着观想的深入,维克多似乎看到了血液在体内流转,而他的呼吸也自然地契合了金蟾秘形的要点,若有若无的微风在他的身边随生随灭,就这样维克多一动不动的坐了三个小时。

    维克多不知道的是,一双眼睛正透过墙上的暗孔在悄悄地观察他。

    “这小子,坐了多长时间了?”白白胖胖地约克伯爵坐在一把无扶手的宽背椅子上问道。

    “大人,已经三个小时了。”麦克斯擦了擦头上的汗水,回头说道,他只觉得腰酸背痛,他也差不多盯了三个小时。

    “没动过?”

    “没动过!”

    “这小子肯定是睡着了,不能让他这么舒服,去把他叫醒,我要见他。”约克伯爵咬牙说道。

    麦克斯连忙向隔壁的休息室走去,他实在不想再这么盯下去了。

    “到底是王都贵族,这么沉的住气。”约克伯爵嘟哝着,声音低的只有他自己才能听见。

    “维。。。。。阁下!大人召见您。”

    维克多突然打开了休息室的门,把正准备敲门的麦克斯吓了一跳,他很纳闷,小男爵不是睡着了吗?

    “走吧!”维克多笑着对书记官说道。

    在麦克的的引领下,维克多又见到了愈加肥硕的总督大人。

    “伯爵大人日安,多日不见,您又瘦了。”维克多向伯爵行礼道。

    “是吗?呵呵,我果然是瘦了。”伯爵惊喜地摸了摸自己的胖脸,得意地说道。

    “嗯!”麦克斯干咳一声,意在提醒得意忘形的约克伯爵不要被马屁拍晕。

    “那么,维克多男爵你这次来见我,有什么事吗?”约克伯爵清了清嗓子,威严地问道。

    “大人,我是来寻求援助的。”维克多躬身说道。

    “援助,呵呵,是不是没粮食了?”约克笑的见鼻不见眼。

    “是的,几天前我的手下到黑堡镇采购粮食,却只买到很少的一点,甚至不够领地一个月的用量。所以,我想请大人援助一批粮食给我。”

    约克伯爵却隔着桌子,把一个羊皮卷轴推到了维克多的面前。

    “把这个签了,什么都好说。”

    这似曾相识的一幕,让维克多有些好笑,不过上一次他签了,而这一次他绝不会签,因为这是一个附庸文书!

    “大人,这不合法,您知道,我是温布尔顿家族的领主,不是您的附庸。”

    维克多修长的手指轻轻地在羊皮卷轴上一点,这份文书又滑倒了约克的面前。

    “温布尔顿家?呵呵,你的姓氏高贵,但你的家族早已分崩离析,散落在各个王国中,你知道现在有多少温布尔顿家的贵族成为了其他领主的附庸?”

    “大人说得是,但冈比斯王都的贵族都知道,是我的妻子索菲娅侯爵,出资买下了人马丘陵的领地,如果我背叛她,我将受到所有贵族的鄙视和排斥。”

    这时候,维克多也只能扯一扯便宜老婆的大旗,他又说:“为什么不听听我的方案?也许,我们双方都会满意。”

    “除了把这份文书签了,其他的都免谈。”约克伯爵霸气地挥了挥手,然后又叫道:“否则,你就等着饿死吧!”

    见到维克多沉默不语,书记官麦克斯有上前说:“维克多大人,您可能忘记了,到了风之季,您还要向王国缴纳供粮和年金,同时还要向光辉教会缴纳十一税。据我所知,您目前只开垦了2000亩的耕地,而播种的水之季已经过去了,到时候您可能面临巨额罚金,甚至被收回领地。而您签了这份文书,您的问题我们都会解决。”

    “谢谢您的好意,我先告辞了。”维克多站起身来向约克伯爵鞠了一躬,果断向门外走去。

    “维克多,你不要指望索菲娅会帮你!”

    看到维克多将要离开房间,约克伯爵愤怒地吼道:“你还不知道吧?索菲娅正在追求黄金骑士安德烈,她根本不会管你!相反,如果她追求到安德烈,你考虑一下自己的下场!”

    维克多脚步一顿,又坚定地离开了房间,只是他的眼中闪过一道冰冷的杀气。

    当维克多走出黑堡时,他的表情却一片平静。

    “维克多!怎么这么长时间,你谈的怎么样了?”焦急的莉莉娅惊喜地迎了上来。

    维克多微笑着摇了摇头,揽住少女的细腰,说道:“走,我们去中心大教堂!”

    ——————————

    “怎么样了?那小子去那了?”

    一名侍者走进了总督办公室,约克伯爵急吼吼地问道。

    “大人,小男爵刚刚从中心大教堂出来,是教堂主持神父亲自送出来的,他们好像很愉快的样子。我已经打听清楚了,小男爵刚刚捐献了2000金索尔给教会。”侍者恭敬地答道。

    “2000金索尔!那是我的钱!是从我这里骗走的钱!”约克伯爵大怒。

    “大人,现在小男爵已经住进了紫苑花旅馆,而且包了整整一层搂。”侍从又说。

    “紫苑花?那是最贵的旅馆!还包了整整一层!那要多少钱?那也是用我的钱包的!”伯爵大人更怒。

    “嗯!大人,紫苑花是您的产业。”麦克斯上前提醒道。

    还没等约克伯爵平缓下来,那个侍从却说:“那用的也是大人的钱。”

    “菲力,你想说什么?”麦克斯不悦地问道。

    菲力没有理会麦克斯,反而对约克伯爵说:“大人,那小子是在向您表示,他不缺钱,他可以在其他的地方买到粮食。就算买不到粮食,作为开拓领主,他也可以寻求教会的支持。”

    “好狡猾的家伙!”听了侍从的话,约克伯爵吸了一口冷气。

    “是啊!这小子太狡猾,也是因为夫人太仁慈,如果当初按照大人的意思,只给这小子几千个金索尔的话,他今天就只能乖乖地签署附庸文书了。”菲力谄媚地向伯爵说道。

    约克伯爵面无表情地坐了一会,对侍从说:“菲力,你说得对,你过来一下,我有件事情交待你去办。”

    菲力大喜,他得意地看了麦克斯一眼,向伯爵走了过去。

    “你来看看,这是什么?”约克伯爵点了点桌子上的一份文件。

    当菲力低头想看清楚的时候,约克伯爵猛的抓住菲力头发,将他死死地按在办公桌上,顺手拿起了一个紫金杯子,凶狠地砸在菲力的后脑上。

    菲力哼都没哼一下,就瘫在了桌子上,而伯爵依然一下又一下的猛砸他的脑袋,红的白的,溅的到处都是。

    满身鲜血的约克伯爵,将脑袋破裂的菲力推下了桌子,冷冷地环视了一下周围的侍从,寒声说道:“你们都要记住!没有夫人,我们就是一堆狗屎!”

    “把这里收拾一下。再把这个杂碎送给我亲爱的弟弟,佛瑞德子爵,叫他消停点!”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