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78章 民兵与圣武士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黑堡镇的自由民棚户区。

    老丹佛跪在窝棚里收拾东西,他刚刚找了一份养奶牛的活,正准备搬到菜头指定的牛棚里居住。他手脚麻利地将几件破旧的衣服扎好,背在身上,接着就爬出了自己临时栖身的小窝。

    “嘿!老丹佛,听说菜头给了你一个养奶牛的活,那你可要好好的谢谢我,如果不是我把你介绍给菜头,你能有今天的日子。”

    一个满嘴烂牙的自由民拦住了老丹佛的去路,摊开的脏手表明了他的意图。

    老丹佛满是沟壑的老脸露出一个苦笑,他从腰兜里掏出了十几个铜索递了过去。

    “我只有这么多了。”老农夫将钱递给了自己的这个介绍人,这是行规,每一个想要在菜头手上干活的人,必须要给介绍人一笔佣金,可以后付,但不能不给。

    “这可不是说好的数,你要用后面的工钱补给我,要不然,你的活可干不长了!”

    中间人掂了掂手中的铜索,威胁了几句,转身走了。

    老丹佛低着头,一副老实巴交的模样,可谁能想到,二十天前,他还是黑堡镇里响当当的鬣狗头子。

    “暂时算是活下来了,但还不能大意,先潜伏一段时间,再设法混进一个商队,等离开黑堡镇后,才能算真正的安全。”巴罗尔暗暗地想着。

    前段时间的风波,巴罗尔当机立断选择抽身而退,他很清楚自己夹在中间完全没有活路,无论是温布尔顿家和维尔潘家都会拿他出气。不得已,巴罗尔动用两年前准备的手段,假死脱身。

    巴罗尔总是教导几个手下,只有学会认命才能过上好日子,可他自己却不会认命,只有傻子才会认命!

    巴罗尔不是傻子,他是格里斯家族从小培养的暗子,可惜他的主人已经被兰特皇帝吊死了。为了逃避清洗,他混在难民中,流落到了黑堡镇,凭借着经验和手段,巴罗尔在黑堡镇里混的还算不错,可惜运气差了一点。

    “呱!”一只大鸟从巴罗尔的头上掠过,他抬起头看了看,那只是一只大乌鸦。

    巴罗尔没有在意天上的乌鸦,他现在要赶着去工作,可前面一个人影挡住了他的去路。

    “巴罗尔,大人要见你。”

    巴罗尔心中一惊,脚步未停,还是以同样的速度与步态向旁边绕了过去,似乎对面这个戴着兜帽的家伙并不是在和他说话。

    然而,戴兜帽的神秘人一个横移就挡住了佝偻的巴罗尔。

    “你。。。。。”

    刚说完一个字,巴罗尔手臂一扬,手中戏法般地出现一把暗哑无光的匕首,狠狠地刺向神秘人的大腿根,紧接着,他一侧身就向旁边的棚户区蹿了过去。

    巴罗尔的动作一气呵成且快如闪电。这一招他练了四十多年。

    巴罗尔还清晰的记得,家族的老杀手是如何教他们的:等敌人分心就刺,只刺一下,刺完就走。随后,老杀手亲自向他们演示了这一过程。一条大街上,老杀手与目标擦肩而过,走出十几米以后,目标缓缓地倒在了地上,他的心脏在彼此接触的一瞬间被刺穿了,而老杀手已经消失在人流中。

    四十多年了,家族老杀手应该已经死了,但巴罗尔确信自己的刺杀技术已经超越了他的老师,他曾经用这一招了结过许多对手的性命,他相信这一次也不会失手。

    缓慢地靠近,是为了拉近距离,说一个字是为了让对手分心,举手就刺大腿根,是因为这个位置不会有软甲的保护,却有一根动脉,被刺中后也是必死无疑。同时,垂死的对手说不定还可以拖住对方的一些人手,造成混乱,再借助这里复杂的地形,巴罗尔有信心能逃过对方的追捕,这是千锤百炼的技艺,无需思考。

    正是因为无需思考,巴罗尔甚至不知道自己有没有刺中对方,他只觉得肩膀剧痛,眼前一黑,他明白自己完了,所以他发出了一声哀鸣,为自己的结束而哀鸣。

    “住手!”

    一个壮硕的男人向这里走了过来,身上的皮甲和腰间的钉锤表明了他是光辉教会的圣武士。

    “放开他,有什么事不能好好说?”

    强尼严肃地盯着眼前的两个人,他没有看到前面的一幕,只看到戴兜帽的家伙牢牢地扣住一个老农夫的肩膀,而这个可怜的老农夫只能发出无助的惨叫。

    强尼心中一叹,在自由民营地里,这样的争斗经常发生,有时候是为了一块面包就有人送命,而黑堡镇的治安官却不闻不问。因此,他在队长克劳德的带领下,开始巡视这里,为的就是恢复自由民营地的秩序。

    “我是教会的圣武士强尼,你先把他放开,不管有什么矛盾,我都会帮你们解决。”

    强尼没有草率的强制对方放人,而是表明了自己的身份,这些天的经历告诉他,看似弱势的一方也有可能是小偷。

    可惜,对面的那个家伙完全没有理会强尼,依然牢牢地抓着那个可怜的老农夫,倒是那个农夫已经不再惨叫,而是闭着眼睛不断地颤抖,看起来非常可怜。

    “我叫你放开他!”

    对方置若罔闻的态度,让强尼有些恼火,他提高了音量,并解下了腰间的钉头锤,如果对方还是这么油盐不进,强尼要让他吃点苦头。

    夏克当然不会松手,炼金民兵的眼中只有主人的任务,别说对方是个圣武士,就是教皇当面,夏克也不会鸟他。

    现在,强尼要制止夏克的任务,并拿出了武器,那么夏克就动了。

    强尼手持钉锤向前一步,迎面而来的是一道凄厉的剑光,剑光如匹练,要将这个多管闲事的圣武士劈成两半。

    夏克的这一剑太快,猝不及防的强尼根本挡不住,他也确实没挡住。可是强尼也没有被劈死,夏克的短剑斩在强尼的身上时,他才发现对方的皮甲又坚又韧,锋利的短剑没有割开对方的身体,反而把对手劈出了三米远。

    被劈飞的强尼一脸懵逼,一个自由民怎么把自己给打飞了?但是他很快就知道了到底发生了什么,又是一道剑光当头斩了过来。

    强尼“嗷”的一声大叫,来不及爬起来,举起手中的钉锤就想挡住这当头一剑,他的脑袋可没有附着圣甲术。在这生死关头强尼激发了圣武士的第二个神术:圣剑术。

    只见,强尼手中的钉头锤亮起了一层银光,乌黑的单手锤顿时变成亮银色,附着圣剑术的钉头锤坚固无比,又附带了震荡效果,可以称得上是无坚不摧,就算是骑士的板甲也可以一击打个大窟窿的。强尼相信只要短剑斩在钉头锤上,立刻会被震的粉碎。

    眼见对方的武器发生变异,夏克果断的改斩为削,剑光一折,就向强尼的手臂划了过去,他要把对方的手给切下来。但强尼穿的是全身皮甲,这一剑只把强尼的手臂打到了一边。

    借着这一个空隙,强尼果断地激发了圣武士的第三个神术:英勇术。

    英勇术可以大幅提高圣武士力量与敏捷,直追见习骑士的水平。强尼用手在地上一按,地面立刻向下凹出一个手掌印,借着这股力量他腾身而起,举锤就向夏克猛砸了下去,巨大的力量与速度让闪着银光的钉锤带着猛恶的啸鸣朝夏克落了下去。如果夏克被砸中了,他一定会变成一摊肉泥!

    可惜,战斗没有如果,强尼的钉头锤没有砸中夏克,却把地面砸出一个巨坑,一时间泥土四溅,声势骇人,引得看热闹的自由民一阵大呼小叫。

    夏克一个灵巧地走位就避开了强尼的这一记爆砸,反身之间就在强尼的身上连刺了三剑,可附着了圣甲术的厚皮甲真如龟壳一样,普通的短剑完全无法刺穿,只是把强尼刺的连连后退。而夏克早就知道这种结果,他正是借着刺击的力量调整角度,准备一剑刺入强尼的眼睛。

    强尼心中暗暗叫苦,对手不但力量十足还有超人的敏捷。短短的两个呼吸,强尼攻击了一次,还落空了,而对手却攻击了不下五次,招招命中。如果不是自主激发的圣甲术,他早就回归光辉之主的怀抱了。但是,圣甲术并非无敌,每被命中一次,都要消耗强尼的圣力,他坚持不了太久。问题是,强尼根本跟不上夏克的速度,只能被动挨打。

    强尼激发了圣武士第四种神术:洞察术。洞察术只有一个作用,就是协调圣武士的力量与敏捷。

    圣甲术可以让圣武士身上的护甲变得坚韧无比,并且是自主激发。

    圣剑术可以提高武器的破坏力,让圣武士的武器或盾牌变得坚不可摧又附带了震荡、锋锐的效果。

    英勇术可以提高圣武士的力量与敏捷,让圣武士达到见习骑士的水准。

    可是,突然暴增的力量与速度却让圣武士们无法适应,反而会让他们露出更大破绽,所以他们需要洞察术来进行协调。当然这种协调的效果远远比不上见习骑士,骑士的能力是四大元素的激发,表现的是精神与肉体的统一,他们总能发挥全部的战斗力。

    可无论如何,洞察术也是圣武士最核心的能力,正是圣甲术,圣剑术,英勇术,洞察术构成了圣武士的力量组合,让他们具有了远超常人的战斗力。

    要激发这些神术,靠的是圣武士的圣力,圣力越强,神术的效果越好,持续的时间就越长。而一般普通圣武士能坚持20分钟的战斗,当然是指圣甲术没有被消耗的情况下。

    理论上来说,神术全开的圣武士可以威胁到骑士,毕竟圣剑术攻击力太恐怖,但这也仅仅是理论上。

    现实就是,依靠外力的提升的圣武士完全摸不到骑士,而骑士一剑就可以破了圣甲术,并将圣武士的圣力消耗的干干净净。所以,骑士杀精锐士兵用一剑,杀圣武士一般也是一剑,最多两剑。当然,如果骑士面对凶暴人类的圣武士那就有的打了,普通的骑士可能还需要放放风筝。

    强尼终于开启了洞察术,刚开始的时候,他不是不想激发洞察术,但洞察术需要在英勇开启之后才能激发。可这次战斗发生的太突然,太激烈,短短几秒他的圣力就要消耗殆尽了。就算如此,强尼也在生死关头用胳膊挡住了夺命的破脑一击,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夏克短剑被强尼挡住以后,他豪不迟疑,快如鬼魅的一个侧身,闪到强尼的背后,一脚踢在强尼的腿窝,再凶猛的一撞,圣武士顿时向前栽倒,脖颈露了出来,夏克一剑就斩了过去,眼看就要把强尼直接斩于剑下。

    “我和你去见大人!我和你去见大人!”

    巴罗尔的喊声,让夏克锋利的短剑停在强尼的脖子上。

    巴罗尔大松了一口气,短暂的战斗,他完全看不请夏克的动作,可战斗一发生的时候,巴罗尔就想明白了一件事情:他可以和这个家伙去见那位大人,他死不了,说不定还能飞黄腾达。前提是不能让这个强大的死士杀死教会的圣武士!

    所以,巴罗尔要制止这场战斗,他没有喊住手,因为这对死士来说没有用,他喊了出了死士的任务:见大人。

    看到架在圣武士脖子上的短剑,巴罗尔觉得自己脖子也是凉飕飕的,他要是喊慢了半步,那他真是没有活路了。那位大人为了灭口,会命令这名死士砍下他的脑袋,再自杀!而现在,是巴罗尔善后的时候了。

    “圣武士大人,您误会了,我们只闹着玩,闹着玩,我这个同伴,脑子不大好使,有点愣,您别介意,我们这就走,这就走。”

    巴罗尔点头哈腰地说着,十足老农的模样,说完,他就拉着夏克抬腿就走。

    强尼脸色铁青地看着两个人渐渐走远,却没有去追,圣武士并不是傻瓜,他现在也要去见自己的大人。

    ——————————————

    伊万脸色铁青地看着眼前的这位圣武士队长,在自己面前高谈阔论。

    “神父大人,我们神职者应当救助需要帮助的人,这是我们的天职。”一个英挺的年轻人大声地说着。

    “克劳德,你是在质疑我的虔诚?”伊万严厉地说道。

    “大人,我不是这个意思,但是城外的那些自由民过得并不好,他们没有秩序,所以他们不安全,我们需要。。。。。。。”

    “他们有秩序,只是你看不到!”伊万粗暴地打断了克劳德的话。

    “他们还缺粮食,一天半块黑面包不够他们吃的,所以他们中的一些人才会去犯罪,去欺压更多的可怜人,我建议您增加每天的施舍。”克劳德坚持要表达自己的意见。

    “我的工作不需你来质疑,你是中心教堂的圣武士,不是我的属下!”

    “可是。。。。。”

    “没有可是!教会的粮食也不是天上掉下来的,这需要向领主们募集。而这里是开拓领,领主也没有更多富余的粮食,现在的情况已经很不错了!”

    正当两人在争辩的时候,一个教堂的侍者跑了进来,他说道:“克劳德大人,康利神父要您带队回中心教堂,约克伯爵大人和温布尔顿男爵大人马上要举行神前公证,需要您执行仪仗任务。”

    “好吧!我这就过去。”

    克劳德向伊万又说道:“神父大人,等我执行任务以后,我还回来帮助这些自由民建立秩序,我们还可以商量商量,想办法募集更多的粮食。”

    看着新来的圣武士队长跑去棚户区召集手下,伊万不屑地吐了一口口水。

    “真是个蠢货!没有饥饿,没有纷争,没有战争,没有罪恶,谁还虔诚地信仰吾主?”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