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94章 危机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上层营地,十几只炼金乌鸦在一片空地上起起伏伏,它们在享用美食,切碎的鲜肉和饱满的麦粒。

    营地中的护卫对此见怪不怪,现在所有人都知道,这种名为尘隼的大鸟是领主大人驯养的宠物,而且非常有用。

    在维克多领,护卫们已经可以简单的使用尘隼了。当护卫小队出去巡逻的时候,会带上一只尘隼,如果需要向营地传讯,只要向尘隼指一下方向,再做个特殊的手势,尘隼就会带着信笺飞回营地。完成任务以后,尘隼还会飞回巡逻队,它能记住方向和气味,这一点就比红眼鸦灵活了许多,尘隼也因此成了护卫们最喜爱的伙伴。

    维克多将金黄色的麦粒撒在了地上,引的炼金乌鸦们一阵争抢。看着这些充满活力的大鸟,维克多不禁微笑。

    维克多目前制造了8个炼金民兵,19个炼金辅兵,25只炼金乌鸦,和5只炼金战獒,在炼金塔中所余的资金还剩下3350个金索尔。在维克多看来,炼金乌鸦是性价比最高的炼金单位。正是这些炼金乌鸦让他的命令可以在几十分钟之内传递给每一支护卫小队,可以和各个村庄保持通畅的联系,还帮助他监控着领地的边缘地区,预防不可知的威胁。

    而炼金战獒就是性价比最低的单位,虽然它们很强大也很聪明,但有明显的局限性。首先是它们的体型太显眼。其次它们主要的武器是8-10公分长的獠牙,对付中小型目标还可以,对付大型目标就很难一击必杀了。犬科动物抓到猎物一般都是活吃,这就是原因所在。最关键的是,炼金战獒每只800金索尔,寿命四年,平均每年200金索尔,是所有炼金生物当中最贵的。因此,维克多不愿再生产更多的战獒了。

    将最后一把麦粒撒了出去,维克多拍了拍手,往自己的办公室走去。当他走进房间时,莉莉娅,纳尔森,正围着那张巨大的熊皮赞叹不已,他们已经看了足足半个小时了。

    见到维克多进来了,纳尔森他兴奋地问道:“大人,真是难以置信。一只凶暴熊就这么简单被射杀了,他们是怎么做到的?”

    维克多叫纳尔森来辨认这张熊皮的时候,纳尔森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只有凶暴熊才有如此巨大的熊皮,随后他又仔细检查了一遍,发现熊皮无比坚韧,刀剑难伤,可以确认这就是一张凶暴熊的皮。

    凶暴动物是极难猎杀的,它们不但速度极快,而且耐力超群。最关键的是,凶暴动物非常敏锐,几乎可以避开大部分的陷阱。像这样的凶暴巨熊,纳尔森承认,自己不是它的对手,普通的十字弓甚至射不穿它的厚皮。现在,无敌的怪兽已经被射杀了,连它的皮也成了战利品。

    纳尔森知道维克多麾下有一支秘密力量,正是这些人去执行山区巡视任务,没想到他们不但完成了任务,还猎杀了一头凶暴巨熊。

    维克多抚摸了一下油光滑亮的厚熊皮,随口说道:“他们只是运气好而已,这头巨熊正和一只母熊在交配,恰好被碰上了。”

    虽然维克多虽然有所隐瞒,但性质也是一样的,反正都是为母熊而死。

    “纳尔森,我对凶暴动物的皮革不太了解。你说这张皮能卖多少钱?”维克多笑问道。

    纳尔森依依不舍地摸了摸熊皮,说道:“大人,在多铎王国皮革算是比较便宜的货物,但像这样一张品相完整的凶暴巨熊皮,至少要卖10000个金索尔,毕竟凶暴动物的皮革非常罕见。至于,冈比斯能卖到什么价我就不知道了。”

    “这么多钱?”

    维克多被这个价格吓了一跳,10000金索尔可是一笔巨款,有了这笔钱至少可以再生产8个炼金民兵。

    “不许卖,这张熊皮可以给维克多制一套皮甲。”莉莉娅连忙反对道。

    莉莉娅的贴心让维克多有些感动,以他现在的体魄完全可以装备锁甲,但多少会影响灵活和速度,所以维克多还是选择皮甲,凶暴熊皮正是制做顶级皮甲的绝好材料。不过,对维克多来说,现在钱最重要。

    维克多摇头说道:“熊皮肯定是要卖的,因为我们马上就要扩编卫队。”

    纳尔森眼睛一亮,咧嘴笑道:“大人,这是真的吗?”

    “维克多,不行啊!现在领地里人力不足,我们怎么能在这个时候扩充卫队呢?”莉莉娅不顾纳尔森的眼色,向维克多说道。

    维克多轻轻地叩着桌子,扩编卫队是他深思熟虑后决定的。

    目前,领地内部的规划已经走上了正轨,也和约克家族结成了利益联盟。约克家的密探也撤走了。维克多为此还向约克家族提供了几种先进的设计图。好在这些设计图并不是敏感的技术,泄漏了也无关紧要。最重要的是,维克多要保住炼金人类的秘密。如果,任由约克家的密探继续在领地活动,难保木讷的炼金人类不会暴露在他们眼皮底下。

    维克多给西尔维娅写了一封信,编造了这些技术的来源,还无耻地把这个锅甩到了索菲娅的头上,就是为了掩饰炼金人类的存在。维克多相信西尔维娅不会对信的内容产生怀疑,信里面内容是最合理的解释,就算有漏洞西尔维娅也会按自己的逻辑将其补全。再聪明的人也无法怀疑自己不知道的事物,炼金生物就是约克家族不知道事物。

    现在,钉子已经拔掉了,维克多就可以放心大胆的充实自己的实力,第一步就是要招募更多的人手。

    维克多沉吟一会,说道:“记得,埃德文大师说过,在没有足够力量的前提下,我们驾驭不了更多的领民。因此,我们想要招募更多的人口,必须先扩充武装力量,更何况我们的领地特别大,需要更多的士兵才能控制的过来。”

    世袭的男爵领,面积在5000平方公里左右,人口10000上下,男爵的专职卫队一般不会超过300人,还有1-3名骑士,和10个左右的见习骑士。而维克多领的面积足有12000平方公里,人口满打满算2000多,卫队有100人,有堪比骑士的纳尔森, 8个炼金辅兵,和5头炼金战獒。虽然维克多没有骑士,但维克多高端武力并不比普通男爵稍弱,瑟银重弩让维克多有了和骑士叫板本钱,重弩能轻易射杀凶暴熊,那么射杀普通骑士绝不在话下。现在的问题的是,维克多领地太大,他还准备在远离领地中心的山区,开采精铁矿和油木,那就需要更多的普通士兵了。

    纳尔森连连点头,对于领主大人的决断他深以为然。琳达已经不止一次向他抱怨,治安队的人手太少,要求抽调他手下的护卫。纳尔森头疼不已,护卫们需要的巡视的范围太大了,还要派人充当车夫。

    莉莉娅也点头道:“我们确实需要扩充士兵,尤其是琳达姐的治安队。最近这段时间,不断有自由民迁到了我们的领地,自由民驻地已经收留了70多人了。估计后面还会有人来。”

    对于自由民的迁入,维克多并不觉得奇怪,现在是温暖的地之季,植被繁茂,到处都能挖到野菜,正是自由民流动的时候。

    “按照巴罗尔教导的方法,将这些新来的自由民分开,一个一个的询问,尽量不要让探子混进来。另外,不能让这些人也参与村庄的劳动,只能让他们从事搬运和修路的工作。”维克多吩咐道。

    莉莉娅蹙着眉,说道:“维克多,如果因为密探的问题,而不让这些人参与村庄的劳作,那我们的人力还是不够。就算从黑堡镇招募自由民,也无法杜绝密探的问题。”

    “谁说我们要从黑堡镇招募自由民?”维克多笑道。见莉莉娅和纳尔森用疑惑的目光看着他,又说道:“平湖村不是还有600多人吗?”

    维克多当然明白,从黑堡镇招募领民一定会有大批的探子,可能还不止约克一家。但平湖村就算有探子也特别少。谁会关注一个自由民营地呢?就算是维克多最初的时候,也就约克家族因为特殊原因才安插了几个密探。

    “大人,您准备讨伐平湖村了?”纳尔森目光炯炯地问道。

    维克多冷冰冰地说道:“我准备再召见一次拜尔,如果他还不肯来见我,那就只能送他去见光辉之主了。”

    维克多原计划两年后收复平湖村,主要是因为契布曼家族的干预。十天前,约克家的老骑士,悍然杀死了契布曼家两个密探,并驱逐了一个。这是约克家族对契布曼伯爵的警告。维克多决定因势利导,趁着契布曼伯爵被震慑的这一段时间,将平湖村收入囊中。

    而且,在炼金战獒的打压下,平湖村已经无法再向契布曼家提供紫蔗了。维克多认为,现在对平湖村下手,估计契布曼家也不会有什么反应。反正,山民营地已经得到了契布曼家的青睐。

    “大人,我这就回去召集人手,制定战斗计划。”纳尔森兴奋地说道,他可不相信拜尔会应召,那个家伙已经拒绝了领主的多次召见了。

    “放心吧,不会有什么激烈的抵抗的。”维克多信心十足地说道。

    维克多计划利用炼金战獒将拜尔引出来,再用瑟银重弩将其狙杀,剩下的死硬份子不足为患,失去拜尔的平湖村根本不会对抗领主的军队。

    正当维克多雄心勃勃地准备实施自己的计划时,他还不知道,一场可怕的危机正悄悄逼近。

    ——————————————

    “夫人,一共1300多人,在圣武士的克劳德的带领下,向维克多领进发了。”

    黑堡镇治安官夏克斯战战兢兢地看着面沉如水的西尔维娅伯爵夫人。

    “这么多人,他们在路上怎么补给?”西尔维娅望着窗外,淡淡地问道。

    夏克斯回答道:“克劳德向维尔潘家筹集到一大批粮食,还有十几辆马车。关于维克多工分制的流言也是维尔潘家的管事罗比派人散播的。”

    西尔维娅转过身向约克伯爵和密探阿奇尔问道:“你们怎么看?”

    “夏克斯,你真是个蠢货!”约克伯爵怒骂道:“维尔潘家的阴谋,为什么你早没有发现?”

    夏克斯呐呐无言,这个时候本来就自由民流动的季节,而且流动的自由民大多是些懒惰成性,找不到活干的废物,几十个,上百个人的流动夏克斯根本不会关注。可一次组织上千人迁徙,夏克斯立刻就调查清楚了,只是里面有教会的圣武士,他也不敢采取更多的措施。而是第一时间通报给伯爵夫人。

    “好了,这怪不到夏克斯,我们都忽略了维克多工分制有一个致命缺陷,提升封臣太容易了!所有的自由民都会为之疯狂,这不是什么阴谋,这是阳谋,而且无解。”西尔维娅摇头叹息道。

    西尔维娅有些懊恼,封臣制度经历了几千年,才渐渐形成了三代提拔的模式。由于时间过于久远,包括西尔维娅在内的许多领主都忘记了为什么要三代提拔,只是习惯性的遵守这个传统。结果,她也没有发现工分制的致命缺陷,而这个缺陷却被有心人抓住了。

    “夫人,维克多男爵有大麻烦了!会有更多的自由民涌入他的领地,而且有教会的人在里面,很多反制措施都用不了!”阿奇尔说道:“男爵的统治会崩溃!”

    “那怎么办?那些下贱的流民会不会破坏我们的紫蔗?!”约克伯爵大叫道,想到无数宝贵的紫蔗被破坏,他就心如刀割。

    西尔维娅摇了摇头说道:“现在不是心疼紫蔗的时候!维尔潘男爵就算不是草包,也好不到那里去!能看破工分制弱点的肯定是凯瑟琳王后,现在的问题是,她接下来要怎么做?”

    西尔维娅继续说道:“恐怕其他领地的自由民也会闻风而动,迁往维克多领的自由民会越来越多,会饿死人,会发生动乱,事情会闹大。维克多作为领主会被问责。然后,他没有城堡的问题就会被拿出来讨论。接着,维克多会被带回元老院接受质询。这样,王后又掌握了维克多。”

    “真是厉害又恶毒的王后!”西尔维娅冷笑着又点评了一句。

    约克伯爵倒吸一口冷气,手足无措地问道:“那怎么办?”

    当初,西尔维娅谋算维尔潘是为了加剧维克多与王子党裂痕,没想到凯瑟琳的反击会是这样无解。如果,多给维克多一段时间,他也许可以顶过这次危机,可现在维克多领完全没有这个能力。

    “通知血狐,让他带人混入自由民当中,绝不能让那些自由民冲击维克多的营地,必须确保维克多的安全。”

    “然后呢?”约克伯爵挫着手问道,他相信西尔维娅一定能解决这个问题。

    “然后我们就看着!”

    “啊!”

    西尔维娅轻笑道:“否则,我们能怎么办?难道去强制那些自由民回来?还是去杀光他们?教会可不会允许我们这么做!”

    凯瑟琳的谋算,西尔维娅并不在乎。凯瑟琳抓住了维克多的致命弱点,而西尔维娅也抓住了凯瑟琳的弱点。只要西尔维娅硬把维克多留在黑堡,凯瑟琳就无可奈何。

    “玩规则我不如你,但我只和你讲实力!”

    西尔维娅注视着窗外,那里有园丁在照看她的蔷薇。这些蔷薇都是从水晶花房里移植出来的,有的已经枯萎了,有的却欣欣向荣。

    暗红在西尔维娅深蓝的眼眸中涌动,那些枯死的蔷薇,在伯爵夫人的注视下,渐渐变成飞灰,随风而散。

    “维克多,让我看看你的本事,如果,你不能解决,我就把你收藏到花房里。”

    西尔维娅眼波妩媚,面染桃红。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