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96章 威吓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天空上,晴空万里,寂然无风,火红的太阳猛烈地照耀着大地。

    克劳德蹲在河边,掬起一捧水狠狠地洗了一把脸。河水的清凉带走了脸上的暑气,让他觉得舒服了很多。

    圣武士强尼走到克劳德的身边,向他问道:“队长,我们快到维克多领了,现在出发吗?”

    看到强尼只穿了一件亚麻衬衣,克劳德有些不悦,他正了正重新戴到头上的皮盔,说道:“强尼,把你的皮甲装备起来。”

    强尼尴尬地笑道:“队长,这天实在太热了。等傍晚的时候再穿吧。”

    克劳德环顾了一下左右,发现其他的圣武士个个都把皮甲脱了下来,对强尼正色道:“别忘了教官的教导。作为一名圣武士,盔甲就是我们的生命。”

    说着,这个高大健壮的圣武士队长大步走向停在路边的马车,高声喊道:“圣武士们,装备起来。我们准备出发!”

    这样的炎热的天气里,率领上千人步行数百公里,就算是圣武士也觉得疲惫不堪,尤其装备着厚实的皮甲,更是让他们觉得如同置身在烤炉里。当车队停在河边暂作休整时,圣武士纷纷解下了身上的皮甲,在河边痛痛快快地擦了一把,如果不是因为有许多女人在旁边看着,小伙子们恨不得下去洗个澡。但队长克劳德已经下令,虽然不情愿,圣武士们还是将皮甲装备了起来。

    出发的命令已经下达,可圣武士们奔走呼喝了近一个小时,车队还是没能出发,自由民就是这么拖拖拉拉的难以组成队形。克劳德暗自着急,他隐晦地看了一眼旁边的拜迪。

    拜迪心领神会,他招招手,人群中窜出几十个手持棍棒的壮汉,骂骂咧咧地开始收拢队伍。没过一会,所有人终于聚拢在马车边上。

    克劳德看着这些自由民在棍棒的威吓下,只用了短短二十分钟的时间就组成了队形,不由得叹了一口气。

    克劳德是教会修道院培养出来的优秀圣武士,他一直谨记圣武士的美德:虔诚,英勇,保护,牺牲,怜悯,公正。当那个叫拜迪的男人,请求他护送一帮自由民迁徙到维克多领时,克劳德毫不犹豫地就答应了。作为一名圣武士,有什么理由拒绝保护民众的迁徙呢?可克劳德没想到的是,要求加入队伍的自由民越来越多,两天的功夫居然达到了1300多人。这么多人在路上吃什么?克劳德犯了难。就在他一筹莫展的时候,一位慷慨的商人一次捐助了大笔的粮食和20辆马车。

    就这样,庞大的迁徙队伍在30名圣武士的保护下出发了。这一路上,年轻的圣武士们披荆斩棘,驱逐野兽,受到了所有人的拥戴和喜爱,他们为此而感到自豪。但队伍中也有不和谐的声音,就是这次迁徙的发起者拜迪。这个家伙纠集了一帮人,把持着分配食物的权利,对其他人毫不客气,动不动就呵斥,殴打。克劳德警告了他好几次,效果也不大。最终圣武士在另一帮人的鼓动下,罢免了拜迪的首领地位。

    随后发生的事情让克劳德深感困惑,首先,队伍越拉越长,行进的速度越来越慢。接着,开始有人离开队伍自行出发。最后,甚至有自由民因为不听调遣而被野兽杀害。看到受害者的尸体,克劳德大为沮丧。他领悟到,人们喜爱圣武士却并不害怕圣武士,没有了拜迪那帮人的威吓,这些自由民变得散漫而混乱。

    在克劳德的暗示下,拜迪重新接管了队伍,迁徙的队伍也因此恢复了秩序。克劳德终于明白,他被任命为圣武士队长的时候,修道院的老圣武士教官为什么苦笑摇头。他记得,圣武士小队开拔的前一天,老教官对他说,到了黑堡镇以后要多看,多听,多学,少说话,少做主,因为他们还不是合格的圣武士。克劳德当时不以为然,现在深有体会。

    “拜迪,这次多亏了你。”克劳德真诚地说道。经管他一点也不喜欢这个家伙。

    拜迪努力做出一副恭敬地样子,低声说道:“大人,我这一路上也是没办法,总要有人维护秩序。我没什么威望,只能做个恶人。”

    “做恶人吗?”克劳德喃喃道。

    看到圣武士若有所思的样子,拜迪心中大骂:我真是踩到狗屎了!

    拜迪很郁闷也很惶恐,他原本只想组织两三百人到维克多领,谋求一个差事。可他没想到会有这么多人加入队伍。原本他还想要拒绝这些人,可克劳德圣武士不同意,在圣武士的眼中所有的民众都是需要保护的,最终,队伍扩展到了1300人。拜迪知道他玩大了,没有那个领主老爷会一次接纳上千自由民。如果,领主大人知道是拜迪组织的,那么他就要面对领主的怒火。

    走到一半的时候,拜迪就想和几个伙伴脱离队伍,先一步赶到维克多领。但拜迪怕死,只得跟着大队人马慢慢吞吞地前进。后来,克劳德又要求他继续组织队伍前进。因为,队伍走的实在太慢,粮食不够了!拜迪骑虎难下,只能硬着头皮重新组织队伍。最终,足足走了二十六天,才接近维克多男爵领。

    两个人各怀心思,就这么带着队伍缓缓前行。当夕阳斜下时,车队前段传来一片欢呼声,速度陡然加快,他们抵达了目的地。

    克劳德爬上了山坡,长长的出了一口气,他知道这一段旅程终于要结束了。看着民众喜悦的笑脸,克劳德觉得他们的辛苦都是值得的,这一路上谈不上顺风顺水,但还是成功的保护了迁徙的民众,只要把这些人交到领主的手上,他的肩上的重但就卸下来。

    队伍在轻松地气氛中继续前进,他们都想快一点抵达领主的城堡,走出十公里的样子,队伍停下了。

    克劳德正在诧异的时候,一名手下跑了过来,高声说道:“队长,前面有领主的卫队,他们把队伍挡住了!”

    克劳德大喜:“是领主派护卫来接我们了吗?拜迪,我们过去!拜迪?拜迪人呢?”

    没有人回应他,克劳德这才发现,拜迪已经不见了踪影。虽然不知道拜迪去那了,克劳德还是要去和领主护卫们交接一下,所以他大步的向前赶去。

    克劳德赶到队伍前端,就见到了上百名全副武装的护卫簇拥这一个气质高贵的年轻人。只见他身材修长合度,面容俊美,深邃的眼眸如同黑水晶一般,一头罕见的黑发衬托出优雅而空灵的气质,再加上微尖的耳朵,克劳德知道这位就是此地领主,维克多温布尔顿男爵大人。

    克劳德上前一步向维克多行礼道:“您一定就是温布尔顿男爵大人吧?我是黑堡镇中心教堂的圣武士队长,克劳德。愿光辉之主的荣光眷顾着您。”

    年轻的男爵大人朝克劳德微微颌首,矜持地说道:“是的,我就是维克多男爵,此地的领主,那么克劳德队长,你能告诉我,教会为什么要安排这么多人到我的领地?”

    “男爵大人,这些人并不是教会安排的,他们自愿到您的领地,我们圣武士只是应他们的要求进行沿途保护而已。既然您已经来接他们了,我们这就回去了。”克劳德向领主解释道。

    男爵却皱眉说道:“我可不是带人来接应他们的,事实上,我并不知道会有这样一支庞大的队伍迁徙到我的领地。”

    克劳德疑惑地问道:“那么大人您带人过来是做什么的?”

    “这一带有凶暴狼在活动,而且不止一只,它们威胁我的领地,我带护卫是来剿灭凶暴狼的。”

    克劳德大惊失色,凶暴狼可是极其难缠的野兽,它们嗅觉敏锐,速度极快。虽然圣武士们并不害怕凶暴狼,但他们也无法杀死这些狡猾而凶残的怪物。凶暴狼对普通人却是噩梦一般的存在,更何况还不止一头凶暴狼。

    克劳德定了定神,又有些怀疑。人马丘陵并不是怪物密集的荒野,怎么会有成群的凶暴狼呢?但领主身边护卫都是一副紧张不安的样子,也不像是假装的。

    “大人,这里真的有凶暴狼吗?”克劳德吃吃地问道。

    维克多不悦地说道:“克劳德队长,你是在怀疑我撒谎吗?”

    “不是,我不是这个意思,只是。。。。。”克劳德不知所措地解释着。

    “我明白你的意思,虽然人马丘陵怪物并不多,但这里毕竟开拓领。自从森林人马迁走以后,我们人类能来这里开拓新领地,那些怪物和兽人也会向这里迁徙。就在几个月前,我们还在约克家族骑士的协助下,剿灭了一只食人魔。这里出现凶暴狼并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要知道,我的领地是人马丘陵最偏僻的地区。”维克多叹道。

    克劳德连忙说道:“大人,这里既然有凶暴狼出没。请您带着这些人到您的城堡躲避一下,否则他们就危险了!”

    维克多却苦笑道:“我开拓领地才几个月的时间,城堡非常小,连我的领民都住不下,那里能容纳这么多人。”

    克劳德的心直往下沉,他知道男爵领的城堡只能容纳300人,而他带了1300人过来,无论如何也是住不下的。

    “天色就要黑了,克劳德的队长,你还是把这些人带回去吧。”维克多向克劳德劝道。

    克劳德看看周围惊慌失措的自由民,满心的苦涩,没有粮食就算他们想回去也做不到了。

    “大人,请您帮帮这些可怜人,他们长途跋涉到了您的领地,又累又饿,这个时候让他们怎么回去。”克劳德苦苦哀求。

    维克多沉吟了片刻:“凶暴狼已经堵住了前往城堡的道路,你们已经不能再前进了,只能先找个安全的地方扎营。从这里向东走15公里,就是布里亚特子爵领与人马丘陵的交界处,那里比较安全。你可以先带人去那边扎营,直到我们剿灭了凶暴狼为止。”

    “大人,我愿意帮您剿灭那些凶暴狼,希望您能捐助一些粮食,我们已经没有粮食了。”克劳德沉重地说道。

    维克多面色铁青地问道:“克劳德圣武士,你们没有粮食就敢带这么多人迁徙到这里?你知不知道,我开拓这里还不到7个月,种下的庄稼都还没有收获。那有多余的粮食?你是打算饿死他们吗?”

    面对领主的质问,克劳德无言以对。此时,他才发觉,他可能犯下了大错!这些自由民虽然在黑堡生活困顿,却可以得到教会的救济和领主的保护。而800公里以外的维克多领并没有能力保证他们的生存。

    “克劳德队长,天很快就要黑了,你现在就带着这些人去交界处扎营,我会让人送过来一批粮食。但是,我的粮食是有限的,你必须尽快组织这些人撤出这片危险区域。另外,我再派20名护卫暂时协助你。”

    维克多又说道:“我的手下并没有骑士,只有100名护卫,现在那些凶暴狼正在我的领地里肆虐,我就不奉陪了。请你一定要劝告这些人不要乱跑。否则,没人可以保证他们的安全。”

    看着男爵大人带着护卫离开了这里,克劳德的内心一片迷茫。明明已经顺利抵达了目的地,可为什么会遇上这样的事情?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