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08章 腹黑的纳尔森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纳尔森在一座土丘上远远眺望,黑压压的怪物像潮水一样涌入山丘营地,令他又惊又怒。

    越是靠近山丘营地,半人半蚁的怪物就越密集。纳尔森不可避免地遭遇了好几批,刚开始的时候他还准备战斗,可这些蚁人似乎对他有没兴趣,只是一个劲地往山丘营地赶。就这样,纳尔森带着疑惑只身一人登上了离山丘营地最近的一座土丘。然而,眼前的景象却让他愤怒不已,无数的怪物已经攻陷了山丘营地。

    山丘营地对于纳尔森有特殊的意义,佣兵生活充满了危险和生离死别的痛苦,然而最让佣兵们感到煎熬的是没有归属感。当需要用到佣兵的时候,雇主待他们如上宾,任务一旦结束,又视他们为瘟疫。战熊佣兵习惯了战斗和牺牲,但对四处流浪的生活早已厌倦,山丘营地就是战熊佣兵的家园。纳尔森亲身经历了山丘营地从无到有的变化,眼看着它从简陋的营地变成了一个美丽的村庄,纳尔森的心中充满了自豪与喜爱。

    现在,这些丑陋的畜生不但毁了自己家园,还让自己的主君生死不明!仇恨与自责点燃了纳尔森的熊熊怒火,恨不得立刻跳下去用双斧将这些怪物统统劈碎。作为一个老练的战士,纳尔森明白这样做无异于自杀,没人可以冲击上万怪物还能全身而退的,何况这些怪物无惧死亡。

    什么都不做掉头就走,并不是纳尔森的风格。这些半人半蚁的怪物纳尔森从没有见过,无论如何也要试探一下它们的实力和特点,顺便杀几个出出气。主意一定,纳尔森就开始行动了,他骑着迅鸟从山丘上跃了下来,找到一个隐蔽的树丛将迅鸟栓在树枝上。纳尔森勇猛但绝不莽撞,在主动攻击之前,先把退路安排好是最基本的战术素养。

    纳尔森把沉重的战斧挂在背上,又从背囊中取出两支精铁打造的短矛,然后伏在一片茂密的灌木丛后面等待出手的时机。

    纳尔森早已发现蚁人是一群一群,每群蚁人少的有三百多只,多的五百多只,这些蚁群大多挤在一起,偶尔会有一群蚁人偏离大部队。纳尔森就是在等待落单的蚁群进入自己的攻击范围,再用投矛将它们引过来,然后杀几个就跑。

    一群蚁人出现在纳尔森的视野中,它们偏离了道路,离它们最近的蚁群也有三百多米远,显然这些怪物没有耐心排队前行,它们想要抄近路。

    纳尔森一声怒吼,如同炮弹一样从灌木丛中撞了出来,带着破碎的枝叶向前猛冲,坚韧如铁的筋肉高高坟起,右手猛挥,短短几秒种七支锋利沉重投枪被射了出去。

    一米多长投枪用精铁打造,每一支都有四十公斤重,在纳尔森变态的力量推动下,带着刺耳的尖啸,落在三百多米外的蚁群中。蚁群密集,根本无需瞄准,投枪带着可怕的动能贯入蚁人的身体,七支投枪把把命中,有的甚至洞穿了两只蚁人,将它们牢牢钉在地面上。

    突然遭到了袭击,让这些蚁人兴奋了起来,它们很快就锁定了攻击来源,嘶鸣着向纳尔森冲了过去。

    纳尔森目光一凝,擎出两把战斧,作好近身战斗的准备。虽然,莉莉娅告诉过他蚁人性情好斗,无惧死亡,但看到这些狰狞的怪物就像被捅了蜂窝的野蜂一样朝自己扑过来,纳尔森还是心头一紧。

    纳尔森没有转身就跑,不用斧子劈死几个怪物,他胸中的一口恶气就吐不出来。同时,纳尔森对自己也有十足的信心,他已经观察这些蚁人一段时间,这些怪物赤手空拳,速度虽然不慢,但绝对追不上自己,先劈死几个再逃跑也不迟。

    蚁人冲锋的很快,短短三百米的距离不过花了二十几秒的时间。看着已经近在咫尺的蚁人,纳尔森的眼中泛起一股嗜血的光芒,双斧交叉斩落,斧光一剪,当先的三只蚁人被齐胸斩断。纳尔森未作停顿,一记凶猛的直踹,蚁人的尸体被狠狠地向后踢飞了出去,把后面的蚁人撞地七零八落。纳尔森再次发出一声咆哮,冲入蚁群,战斧横扫直劈,带出一片腥风血雨。

    作为从战斗中成长起来的佣兵,纳尔森并没有接受过正规的武技训练,他的攻击,简单,直接,粗暴,致命,同时又极重气势。生死中打滚的佣兵都明白一个道理,狭路相逢勇者胜,唯有舍命杀敌才能在战斗中发挥超常的力量,才能让对手心胆俱裂无心抵抗。

    纳尔森的气势猛恶如虎,如果面对普通的人类战士,以一敌百并非不可能,可他现在面对的是蚁人这种没有个体意识,也没有生命情绪的特殊生物。蚁人为战斗而生,绝不会因为同伴的死亡而崩溃,面对强敌它们只会更加兴奋,这是它们的本能。

    纳尔森每杀死一个蚁人,蚁人的尸体就会释放出一种信息素,这种信息素会吸引其他的蚁人注意,并刺激它们的战斗欲望。战死的蚁人越多,信息素就越浓烈,被扰动的蚁人就越多。同时,纳尔森的身上也不可避免地沾上这种信息素,就像被标记了一样,只要他被蚁人看到就会受到它们的攻击。

    兴奋的蚁群前赴后继地向纳尔森淹了过去,短短几秒钟,纳尔森的作战空间反而变得更加逼仄,这与他以往的经验完全不同。当一只蚁人从同伴背上猛扑下来时,纳尔森知道,自己必须突围了。

    纳尔森一斧劈飞向下猛扑的蚁人,可更多的蚁人也踩着同类的后背向他扑了下来。从远处看,就像一个巨大黑色浪潮要将纳尔森淹没。

    纳尔森目光一厉,强壮的心脏猛烈地鼓动几下,虬结的肌肉上青筋暴起,身体高速旋转,凄厉的斧光在他的身边盘旋,掀起一阵势不可挡的斧刃旋风。十几只蚁人被搅碎,残肢断臂混合着绿色的血液向外抛洒,如同一朵盛开的死亡之花。趁着身边的蚁人被扫灭的空隙,纳尔森向后疾退,转头就朝迅鸟狂奔而去。

    随着这十几只蚁人的惨烈死亡,浓烈的信息素散播开来,外围的蚁群也受到了刺激,它们嘶鸣着向纳尔森追了过去。

    原本,受到信息素的吸引,大量的蚁人聚集到山丘营地这里。蚁人越聚越多,小小的山丘营地都被塞满了。可在这里它们却没有找到敌人,这让蚁人指挥者非常困惑。不同于无脑的兵蚁,指挥者蚁人具有一定的智慧,每隔一段时间,它们就要把族群中衰老的兵蚁消耗干净,同时通过杀戮敌人吸收一种特殊的力量反馈给族群的母皇,只有这样才能让母皇产下新的后代。现在一个移动的信息源引起了指挥者蚁人的注意,简单的智慧告诉它们,这就是它们苦苦寻找的敌人。就这样无数的蚁人在指挥者的带领下浩浩荡荡的开始追踪纳尔森。

    纳尔森骑在迅鸟上,快速向东逃跑,对于蚁人的骚动他还一无所知。迅鸟在丘陵地区确实如鱼得水,很快就把后面的蚁群给甩开了。纳尔森松了一口气,跳下迅鸟却打了趔趄,虚脱的感觉让他微微有些头晕,这是勉强使用战技的后遗症。

    “这是什么该死怪物?”纳尔森心有余悸地骂道。

    刚刚的一次试探差一点就让纳尔森陷入万劫不复的境地,迫不得已之下,他只得使用骑士的战技:旋风斩。这项战技还是从那个倒霉的骑士身上缴获的战利品。纳尔森虽然是强大的凶暴战士但使用骑士的战技还是非常勉强。不同于骑士的元素力量,他必须用肉体的力量来推动这个杀伤力巨大的旋风斩,这对身体的负担非常大。现在纳尔森就感觉到自己骨骼在呻吟,全身的肌肉都在抽搐,浑身酸软地一点力气也提不起来。

    纳尔森躺在地上沉重地喘息着,好让自己能够尽快恢复一些体力,顺便让迅鸟也能恢复一些体力。没过多久,地面的震动让纳尔森跳了起来,那些怪物已经追上来了。他迅速骑上迅鸟,又继续开始逃命。

    就这样跑跑停停,纳尔森终于发现自己甩不掉这些蚁人,而这些蚁人也追不上自己。问题是自己和迅鸟不可能这么一直跑下去,他们总会疲惫的。纳尔森一边带着蚁群兜圈子,一边苦思解决办法。

    不知不觉中,纳尔森骑着迅鸟跑到黑河边,他牵着迅鸟在河边猛喝了几口水,又洗了把脸,看着河水缓缓向南流淌,他渐渐有了一个想法。

    “山丘营地完了!你们也别想好过!”纳尔森恨恨地骑上迅鸟沿着河岸向北而去,那个方向5公里就是平湖村。

    当纳尔森抵达平湖村的时候,平湖村的瞭望哨已经提前发现了他。拜尔带着一干心腹登上了作战平台,面色严峻地盯着渐行渐近地纳尔森。对于这个大名鼎鼎的北地之熊,拜尔不敢掉以轻心,平湖村的栅栏根本挡不住这个堪比骑士的强大战士。

    “头!纳尔森一个人跑来干什么?他难道以为凭他一个人就可以攻下我们平湖村?”马克不解又愤懑地对拜尔说道。

    “肯定是来宣布什么领主的命令。”拜尔冷冷地说道,他并不认为纳尔森已经狂妄到这种程度。

    纳尔森靠近平湖村,发现平湖村的吊桥已经拉了起来,十几把十字弓也指着自己,显然拜尔这帮人根本就是把他当成敌人。纳尔森眼神愈发冰冷,目光中还带着一丝嘲讽。

    “拜尔!不想死就赶紧跑!怪物来了!”纳尔森在十字弓射程之外拉住缰绳,朝平湖村大喊道。

    喊完后,纳尔森掉转一个方向,骑着迅鸟迅速跃上一个土丘,很快就消失在拜尔的视野中。

    拜尔和马克面面相觑,纳尔森的举动让他们摸不着头脑。

    “北地之熊是不是有病啊!”马克大声嚷嚷道。

    “想要用几只不能攻城的凶暴狼来让我屈服,真是可笑!”拜尔露出不屑地冷笑。“领地里闹狼灾又不是第一天了,现在那些凶暴狼已经北上筑巢了,对我们还能有什么威胁?”

    “走吧!”拜尔对手下吩咐道,话音刚落就感觉到地面在震颤,他的脸色顿时一变。

    “头!有怪物!”箭塔上的瞭望手大声嘶吼道,声音里透着歇斯底里的惶恐。

    拜尔和马克死死盯着前方,一道黑色的浪潮正向这里涌过来,可怖的嘶鸣声此起彼伏,大地正在它们的脚下震颤。

    “真有怪物!”马克面如死灰,喃喃地说道。

    ————————————

    德韦特在箭塔上看着骑着迅鸟的纳尔森,眉头紧锁。家族是在这里挖秘银矿,也的确在收割紫蔗,但也支援粮食给维克多男爵了。这种默契是王不见王的,纳尔森虽然出身卑微,却是男爵领的高层,怎么会如此无知的跑到这里来?

    “不管你们信不信!领地里来了大批的怪物,要活命就赶紧逃吧!我现在就去通报契布曼伯爵!”纳尔森吼完就拉转迅鸟,向契布曼伯爵领跑去。

    “这小子有病吧!”伯纳目瞪口呆地说道。

    “他骑的那个大鸟好像很不错,想办法弄几只过来,伯爵大人一定会高兴的。”德韦特拍了拍伯纳的肩膀。

    纳尔森一骑绝尘,直向契布曼伯爵领。

    挖我们的银矿就算了!还偷我们的紫蔗!干脆把怪物也送给你们吧!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