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21章 受礼遇的纳尔森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蓝鹅堡临湖而立,因湖中栖息着一种蓝色水禽而得名,它是契布曼家族为了防御森林人马而建造的军事要塞。

    契布曼家经营蓝鹅堡一百多年,几经修缮,这座军事要塞已经达到了人类城堡的极限,主堡高达64米,两座辅堡也有55米高,30米高的城墙将三座堡垒连接起来,在中间形成一个三平方公里大小的封闭区域,里面有水源,农田,储藏室,铁匠铺,马厩,营房,可以让3000人的军队长期驻守。

    百年来,固若金汤的蓝鹅堡从没有遭到过森林人马的进攻。而今,它终于迎来了第一次战斗。

    “好!不愧是北地之熊。”

    “伯纳,快射啊!看着就让人着急!

    “伯纳,你小子是不是软了!”

    巨熊似的伯纳狠狠地瞪了骑士同僚一眼,将一支火箭搭上长弓。“嗡”的一声,火箭应声而出,划过四百多米的距离,落在了一只蚁人的身上,将它点成了一团火球。

    伯纳咧开大嘴,得意地笑了。然而,又一支火箭高高地射向天际,让他的笑容凝固在脸上。

    “真变态!”

    伯纳咬咬牙,再次将长弓拉开,眼珠转了几圈,胳膊上虬结的肌肉高高坟起,咔嚓声中桦木长弓断为两截。

    “我的弓断了!这次比试不算!”伯纳高声嚷嚷,却引来了同僚的一片嘘声。

    纳尔森连续将两支火箭射了出去,扭头对伯纳淡淡地说道:“你输了!”

    伯纳老脸一红,随即又大笑着拍了拍纳尔森的肩膀,“我输了!没想到你小子的体力这么变态!”

    伯纳身高体壮,爆炸似的肌肉充满了力量感,作为契布曼家肉体力量最强大的骑士,仅仅是拍肩膀这样表示亲近的动作,也会让精锐士兵难以承受。不过,纳尔森的身体更加强大,在伯纳的拍打下纹丝不动。实际上,这是伯纳在对纳尔森表示认可,他是不会对普通人做出这样亲切举动的,绝大多数骑士都不会把普通人看成自己的同类,骑士总是傲慢的。

    纳尔森用实力赢得了契布曼家骑士的尊重,把他当成可以平等交流的对象。

    三十天前,纳尔森骑着迅鸟进入了契布曼领,将蚁人入侵的消息带到了蓝鹅堡。蓝鹅堡的城防官,虽然半信半疑,但看到一身绿血的纳尔森,还是明智的下令备战,并派出了斥候去维克多领侦查。

    结果,斥候在半路上遇到了狼狈逃窜的德韦特师徒。在斥候的援助下,两名骑士成功地逃入蓝鹅堡,同时也引来了上万蚁人大军。

    铺天盖地的蚁群汹涌而来,地面在它们的脚下震颤,漫天的烟尘遮蔽了人们的视线,蓝鹅堡的守军被蚁人的数量和气势吓的瑟瑟发抖。幸亏蓝鹅堡墙高城厚,又早有准备,经过一番鏖战,蚁人死伤上千也没能攻上城墙。随后,上万只蚁人开始堆砌土坡,好在纳尔森告诉城防官蚁人怕火,而蓝鹅堡还有好几架投石机。这些原本为森林人马而准备的战争兵器让蚁人蒙受了巨大损失,牛粪和干草揉成球状,再用火油点燃,被投射到蚁人密集的后阵,烧死了无数蚁人,也粉碎了蚁人的攻城行动。

    蚁群见攻城无望,渐渐散开,只留下上千只蚁人,继续围攻蓝鹅堡。而其他的蚁人开始扫荡周围的村庄田地。城防官打算带领军队出去消灭这些蚁人,却遭到了德韦特和伯纳的强烈反对。正在他们争辩不休的时候,噩耗传来了。契布曼伯爵率领家族精锐骑兵,遭到了蚁群的追击,折损了大半人手后,狼狈不堪地逃进了蓝鹅堡。此后,不能和蚁人打野战已经成了契布曼家骑士的共识。

    契布曼家的士兵依托蓝鹅堡,开始缓慢的消耗围城的蚁人。可普通士兵想用长弓射中几百米外的蚁人,实在是太勉强了。消耗了大量的箭矢和火油后,心疼万分的契布曼伯爵把家族骑士都撵上城墙,充当弓箭手。于是,无聊的骑士们开始比赛谁射杀的蚁人最多,这才有了纳尔森和伯纳的比拼。

    论战斗力,纳尔森可能不是骑士的对手,论体力,没有那个骑士能和凶暴化人类相媲美的。纳尔森站在城墙上,用长弓连射整整五个小时,气都不带喘一下,而伯纳的斗气却无法坚持运转这么长时间。不过,伯纳的命中率要高于纳尔森,但纳尔森射出去的箭矢比伯纳多的多,总体算下来,纳尔森完胜。

    “纳尔森,留下来吧!维克多男爵没有城堡可以依托,他不可能幸存下来。只要你留下来,我的老师会推荐你加入伯爵大人的亲卫队。凭你的实力,几年后一定能成为伯爵大人的亲卫队队长!”

    伯纳诚恳地邀请纳尔森加入契布曼家族,不仅仅是因为纳尔森媲美骑士的实力,他及时向契布曼家通报了蚁人来袭的讯息,还带了蚁人怕火的情报,这让契布曼家的骑士对纳尔森心怀感激。可他们无论如何也想不到,正是纳尔森给家族带了巨大损失。如果不是纳尔森把蚁群带到了契布曼领,这些蚁人还在维克多领啃紫蔗,而契布曼家族也可以从容的把物资撤到腹地。

    “我说,愿赌服输,把迅鸟还我吧。”纳尔森摇了摇头,拒绝了伯纳的招揽。

    “你。。。。。。好吧!你自己多加小心。我们家族的大门永远为你敞开,如果维克多男爵不幸遇难,你一定要来找我,我们也算是并肩战斗过的,对吧?”见纳尔森主意已定,伯纳也不再劝说。

    纳尔森朝伯纳点头说道:“谢谢你,伙计!如果,真有这一天,我会带着手下来投靠你的。”

    要塞另一侧的吊桥被放了下来,纳尔森骑着迅鸟冲了出去,绕了一个大圈子,向维克多领的方向奔去,很快就消失在伯纳的视野中。

    伯纳摇了摇脑袋,转身走下城墙,在一间宽敞的房间里,他看到了契布曼伯爵和光辉教会的菲尔神父。

    “纳尔森走了?”

    契布曼伯爵端坐在主位上,威严而庄重,完全看不出来,十天前他遭遇了一场惨败。

    “是的,那个家伙,非要回去找可怜的维克多男爵。”伯纳无奈地说道。

    “忠诚是可贵的品质。”

    契布曼伯爵点头赞道,他虽然希望能够招揽纳尔森,尤其是在亲卫队蒙受巨大损失的情况下。但相比收服一名强大的战士,称颂忠诚的美德更加重要。

    “菲尔神父,蚁人是对人类危害最大的怪物!”契布曼转向身边的菲尔神父问道:“教会什么时候才能派遣武力帮助我清剿这些蚁人?”

    想到蚁人不停地在领地里啃噬庄稼,契布曼就心如刀割。同异族争夺生存空间,贯穿人类的历史,无论是那一种兽人或者怪物都有一个共性,弱小的,杂食,数量多,强大的,食肉,数量少。针对这个特点,人类早已发展出成熟而完善对策,破坏庄稼的怪物会遭到军队的定期清理。面对强大的食肉怪物,人类躲到城堡中,凭借骑士的力量与它们周旋,一旦怪物在领地中找不到足够的肉食,最终还是会离开的。蚁人实力强大,数量多的更是让人绝望,最要命的是,它们破坏庄稼!

    矮胖秃顶的菲尔神父对伯爵的观点深表赞同,但对伯爵的问题却又无能为力。教会在在冈比斯的武装力量大多被抽调到撒桑帝国,其余的已经集中在人马丘陵,现在真是没有办法支援契布曼伯爵。

    “伯爵大人,相比您的领地,人马丘陵才是重灾区。教会的力量已经集结在那里了。当然,教会也不会放任蚁人破坏您的领地。驻扎在艾尔王国的一支圣武士军团,已经开拔,预计再过五个月就可以抵达这里。在此之前,请您务必坚守领地,这也是领主的职责,不是吗?”

    神父软中带硬的话,让契布曼有些无奈,领主和教会在面对异族的时候,本来就是合作的关系,菲尔神父是在提醒他,教会并不是领主的保姆。

    “好吧,蚁灾过后,我的人民就会面临粮荒,教会一定不会坐视不管吧?”

    契布曼伯爵图穷匕见,蚁人天天来城墙下面送死,要不了五个月它们的数量就会被削弱到可以一战的程度。但今年的粮食收获肯定惨不忍睹,伯爵就是想让教会帮他承担一部分损失。

    “粮食肯定会有的。这个,如何分配救灾粮,还需大家一同商量。除了教会,其他的领主也应当承担一部分,比如,契布曼领背后的几个家族。冈比斯王室也要。。。。。。哎呀,我去城墙上看看有没有人需要治疗的。”

    在契布曼伯爵灼灼地目光中,菲尔神父抱头而走。

    临阵脱逃的神父让契布曼无语,而伯爵心里充满了对未来的忧虑。

    “这么大的粮食损失找谁补呢?布里亚特家要是发生难民潮怎么办?”

    伯纳看到主君在思考问题,蹑手蹑脚地准备离开,却被伯爵叫住了。

    “伯纳,你故意拉断一把长弓,这个损失从你的年金你扣!”

    伯纳:“。。。。。。我就知道!”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