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30章 成形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静谧的夜色笼罩大地,虫鸣声此起彼伏将这幽静的小花园点缀出勃勃生机。维克多躺在草坪上,任由清冷的月光洒在身上,微风轻轻拂过草地,吹的草叶时而向东,时而向西,顽皮欢快的就像维克多的心情。

    欢快的轻风从维克多的身边掠过,有一缕微风却留在了维克多的指间,眷恋不去,轻轻环绕。

    了索菲娅留下的卷轴,维克多才明确了这个世界的真相。德拉文的战技卷轴记载了他所创立的战技,苍青之月。为了让家族天赋觉醒者更好的掌握它,卷轴中还描述了这个世界的本来面目。

    根据德拉文的记载,这个世界分为三层,最外层是无尽的元素海,四大元素在那里循环流转,相互碰撞,逸散出来的元素形成世界的第二层,即虚空元素。虚空元素相互融合沉降最终形成物质世界,也就是维克多所在的世界。

    没有人知道物质世界的边缘在那里,但可以确定这个世界依然在成长,这也解释了为什么这里只有月亮和太阳,却没有星辰,而月亮也没有阴晴圆缺。至于太阳和月亮是什么,高阶骑士认为那是火元素海的映射,而光辉教会宣称太阳是光辉之主的神国,月亮是神国的投影。当然,这些只是没有任何实据的猜想。

    维克多不解的是,人类世界的精英阶层为什么要把这些知识当成秘密?西尔维娅给出了解释,教会认为普通民众不需了解这些,高阶骑士则认为这些知识关系的骑士的力量传承,低阶骑士了解这些知识有害而无益,只有一步一脚印地磨练自身的斗气和意志,步入巅峰时才能不被浩瀚的元素海同化。如果,低阶骑士过早的知道元素海的秘密,会为了力量而变得鲁莽,又或者因为畏惧而变得止步不前,这两种心态对于骑士来说都是致命的。几千年来,死在巅峰之路的骑士比比皆是,其中大多是没有传承的野骑士。

    相比,骑士火中取栗的危险,维克多没有这方面的问题。月精灵天赋者和骑士是完全相反的两条路。骑士在于磨练斗气,掌控四系元素,或者说是奴役。而月精灵天赋者只要让风元素更加喜欢自己就可以了,其中的差别在于自然而非控制。

    修炼德拉文的苍青之月,第一步就是要学会去感受风元素,以此提高风元素的亲和度,方法就是和自然融为一体,再用心灵去触摸无形之风。德拉文写的很简单,其实这是最难的一步,没有系统的修炼方法,很难有人能轻松的进入与自然相融的状态。好在,维克多是个例外,金蟾秘形追求的就是天人合一,而维克多已经驾轻就熟。

    越过了第一道难关,维克多直接进入第二步的修炼,引导风元素。这是风行天赋者与生俱来的能力,维克多就可以让身边的风元素舞动起来,在半径三米的圆形区域内形成微风。以往,维克多从来没有重视过这种本能天赋,刮起一股不痛不痒的轻风既不能伤害敌人也不能提升自己,就算是图个清凉还要损耗自己的精力。

    读了德拉文的卷轴,维克多才恍然,引导风元素对自己很有实战意义。德韦特认为虚空风元素是无穷无尽又无处不在的,风行天赋者不能只控制一股风元素,应该让风元素自由的消散再自由的补充。

    维克多因此豁然开朗,以往的无间状态,他是把风元素强行约束在自己的身边,这和风元素活泼自由的特性相悖,当这些虚空风元素遭到干扰时,会立刻脱离自己的控制。另一方面,为了控制风元素维克多还在不断消耗自己的精神力量,后果就是体力持续下降,这是一件吃力不讨好的事情。

    另外,在德拉文的眼中,感受和引导是基本功,天赋者通过长期的感受锻炼可以提升风元素的亲和度,而引导锻炼则可以精微的调动风元素。只有锻炼到一定程度以后才能谈得上施展苍青之月。

    所以,维克多躺在草地上,引导着微风吹来吹去,玩的不亦乐乎。现在,还有一股微风在维克多的指间环绕,但维克多很清楚虚空风元素正在自己的手指周围不断消散又不断补充。

    按照卷轴上的记载,当亲和度与引导达到一定程度时,风元素就会突破风行的局限,展露出其暴戾凶猛的一面。风元素层层叠加,挤压成一个弧形,在三十米内给敌人巨大杀伤。这就是苍青之月。

    德拉文是这样评价苍青之月的:速度极快,就是威力差了一点,只是让食人魔国王流了一点血。好吧,维克多并不知道食人魔国王的实力,但西尔维娅告诉他,死在这头食人魔手上的传奇圣骑士有两位。

    维克多目前还不能施展出苍青之月,但对风行的重新认识已经让他收益良多,天启从以前的1分钟持续时间提升到了5分钟。风行的移动速度略有提高,而微风附着的箭矢从10米提升到15米,这意味着维克多的远程武器威力和射程提高了两成。最重要的是,风行的能力通过德拉文的锻炼方法是可以提升的。

    至于,这种锻炼能不能改变血脉?维克多认为可能性很低,外部的变化怎么可能改变内在本质呢?在维克多看来,德拉文身上肯定有其他智慧物种的血脉,所以才能像战士一样刚正面。拥有风行天赋的月精灵,具备了高速移动,无声无息,灵活敏捷,敏锐感知的优势,妥妥的就是超级射手,这也是维克多给自己的定位,至少在金蟾秘形没有突破之前是这样的。

    一阵极轻微的沙沙声,传到维克多的耳中,不用看也知道那是妮可。当女骑士走进维克多两米范围内,她的形象已经清晰的出现在维克多脑海中,提着裙角,赤着玉足,屏住呼吸,蹑手蹑脚地向自己靠近,动作轻柔的就像一只大猫。维克多不由觉得好笑,除了西尔维娅,没人能瞒过他的2米盲感。

    假装不经意的一个懒腰,维克多探手抓住了妮可细腻滑嫩的脚踝,在惊呼声中,妮可真如大猫一样蜷在了维克多的身边。维克多当然知道,以自己的力量完全不可能拉倒女骑士,这只情人之间的玩笑。

    白皙尖俏的下巴轻轻地搁在维克多胳膊上,妮可盯着维克多看了许久。

    “妮可,你似乎很开心?”看到妮可琥珀色的眼眸里带着盈盈的笑意,维克多轻声问道。

    妮可轻轻地摇了摇头,再将脸庞贴在维克多的胸口,静静地听了一会维克多有力的心跳,咬着唇道:“我很高兴,你没有听夫人的话。”

    维克多哭笑不得,西尔维娅把是否留下索菲娅的决定权交给他,只要维克多告诉索菲娅蚁人的秘密,西尔维娅就会理直气壮的把她扣下来。维克多没有这么做,西尔维娅还为此可惜过。不过,妮可很满意维克多的选择,在维克多女人中,她是唯一一个会吃醋的。

    “西尔维娅只是希望索菲娅能加入她的骑士团。。。。。。”

    “不,夫人看重的是你。她认为你将来有可能成为像阿尔雅那样了不起的非骑士贵族,夫人不希望你有遗憾。她还认为,索菲娅大人后面会很艰难,甚至有陨落的危险。”妮可幽幽地说道。

    维克多沉默无语,阿尔雅是银白高塔的创始人,正是她提出的封臣制,解放了普通民众的生产力,也缓解了骑士贵族与教会的矛盾,而教会已经默然了这种状况,人类帝国的出现确实改变了人类节节败退的局面。西尔维娅把维克多和阿尔雅相比,那是因为特种砖同样可以改变人类的历史,现在已经改变了约克家族的命运。

    西尔维娅看重维克多,她以为维克多对索菲娅的感情深厚,同时也不忍自己的好友遭遇不测。只是,她了解索菲娅经营商会的心意,却不知道维克多已经不在是最初的小男爵了。

    不可否认的是,西尔维娅确实很有领袖气度,在家族危难的时候,她没有阻止家族骑士妮可去冒死救援自己,也尊重了索菲娅的选择。想到这里,维克多忍不住问道:“你们约克家族有建立王国的打算吗?西尔维娅是不是想要当女王?”

    “我也说不清楚,我们约克家只想让家族成员过上安稳富足的生活,可莱恩国王没有放过我们,到了人马丘陵后蚁人也没有放过我们,现在我们只能顺其自然,再努力争取。”妮可摇头道。

    顺其自然,再努力争取。维克多仔细咀嚼着这句话,笑道:“这就是约克家的传统?”

    妮可白了维克多一眼,约克家族以野猪为家族纹章,代表坚韧,顽强,凶猛,而又不主动攻击。因此,他们也没少遭到其他贵族的嘲笑,毕竟野猪可不是什么体面优雅的野兽。

    维克多歉意地抱了抱蜷在自己怀中的妮可,突然发现她的头发是湿漉漉的,心中一动,问道:“你今天出去消灭蚁人呢?”

    妮可骄傲地扬了扬下巴,“今天,我们歼灭了一支落单的蚁群,蚁人首领被老师和其他三位大骑士联手干掉了。然后,我们立刻撤回了黑堡镇。现在,有上千只蚁人在城墙外面乱转呢。等过几天,它们散去了,我们还要再去消灭一个蚁群。维克多,你的黑羽立了大功,要不是有它指引,我们还真不容易找到落单的蚁群。”

    维克多皱了皱眉,约克家的骑士主动出城剿灭落单蚁群,他们削减蚁人的数量,是在为决战做准备,但维克多需要更多的时间。

    从无限生产炼金民兵到现在过去了60天,维克多的手上应该增加了120个民兵和60个辅兵,而秘密要塞的建设成什么样了,他还不知道。可以肯定的是,时间拖的越长,他的实力就越雄厚。

    “大概什么时候,开始与蚁人决战?”维克多问道。

    妮可说道:“至少还要半年的时间,我们现在清剿落单蚁群是为了安抚周边的领主,只有等到家族和王国达成共识以后,才能和蚁人决战,相信那个时候蚁人的数量已经不多了。”

    维克多松了一口气,再过半年,炼金塔肯定满员了,低头看到妮可有些兴奋的表情,维克多笑道:“妮可,你似乎很期待?”

    妮可凝视着维克多的眼睛,认真地说道:“维克多,等我这一次立下足够的功勋,回报了家族以后,我一定会为你而战!”

    胸臆间生出一股暖意,维克多由衷地说道:“我深信不疑。”

    将怀中的女骑士紧了紧,维克多心中想的却是,“不会有这一天的,除非我真的无法保护你们。”

    ————————————

    夜深人静时,维克多领西侧山区的深处,几十个壮汉彻夜不眠的劳作着,火红的炉火熊熊燃烧,铁锤敲打在砧子上,一支支精铁长矛正在成形,而第一批特种砖已经出窑。此刻,炼金人类的能力正被释放。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