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43章 精锐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就在这扎营把。”

    特尼斯气喘吁吁地擦了擦下巴上的汗珠,薇妮看着颇为心疼,向周围的士兵下令休整。

    特尼斯子爵的车队才走了两天,就发现道路被雨水冲毁了,马车已经完全无法通行了。他们只得丢弃豪华舒适的厢式马车,骑马前行。身为贵族子弟,骑术是必须掌握的技能,特尼斯的骑术还不错,甚至能耍出各种花哨的动作,可一路风餐露宿,跋涉数百公里,就感到吃不消了,毕竟他是个学者而不是强壮的士兵。但特尼斯是个有抱负的宫廷贵族,这次的出使任务也是他主动请缨的,旅程虽然艰苦却被他咬牙坚持下来了。

    二十天后,他们终于抵达了维克多领,而特尼斯也已经到了极限,薇妮和罗蒙不得不随便找个有水源的地方扎营。

    特尼斯在薇妮的搀扶下,离开了马背,在身旁的岩石上坐了下来。此时的子爵毫无贵族的优雅风范,只有说不出的狼狈。薇妮蹲下身用纤长的手指轻轻的按摩着特尼斯僵硬的双腿。

    女骑士的温柔让特尼斯的心中一阵悸动,他仿佛又回到儿时,薇妮摔伤的时候自己也是这样照顾她的,只是长大了以后,两人走上了不同道路,薇妮成为了骑士,而他成为了白塔学者。这么多年过去了,特尼斯原以为薇妮早就把他忘记了,回到家族后才知道薇妮一直在等他,可他却在导师的安排下有了婚约。

    现在,特尼斯只能辜负薇妮情意,他既没有实力让一个女骑士做自己的情人,也没有胆量去背叛自己的未婚妻,对方可是政务大臣的孙女,连他的爵位都是政务大臣给安排的,虽然宫廷爵位并不值钱。

    “薇妮,去问问约克家的骑兵,要怎样才能找到维克多子爵?”特尼斯不动声色的将薇妮支开,他不想给薇妮任何错觉。

    没过一会,薇妮走了回来,愤愤地说道:“约克家的士兵也不知道如何找维克多子爵,只说维克多子爵会找到我们。简直荒唐!”

    特尼斯脸色微沉。维克多领方圆12000平方公里,茂密的紫蔗林无边无垠,山丘林立,又荒无人烟,二十几个人的队伍进入这里就像小石子丢进池塘一样,也就是冒个泡。他们要找到维克多不亚于大海捞针,同样的维克多也不可能找到他们。特尼斯原本还以为约克公爵不过是故作深沉,公爵派遣的士兵肯定知道维克多在那,结果这些士兵居然也不知道。特尼斯等人不得不怀疑,约克公爵是在故意使坏。

    “约克家在搞什么名堂?不怕我们转身就走吗?”骑士罗蒙走过来说道,他的脸色有些阴沉,显然也很不满。

    特尼斯叹了一口气,如果要能拍拍屁股走人,他们就不会千里迢迢赶到维克多领。其实,王都贵族都不能理解西尔维娅为什么没有兼并维克多领?人马丘陵土地面积虽然辽阔,却是未经开发的荒地,没有几年的投入,就不会有富余的产出。然而,紫蔗酒的出现让维克多领成了人马丘陵最富庶的领地,可让人费解的是,约克家族不但没有兼并这片领地,还保留维克多独立领主的身份。最终,大家只能把这理解为西尔维娅对情人的宠爱。

    不过,保留维克多的领主身份就是宣示了王国在人马丘陵的宗主地位,不但有政治意义还有现实意义,王国可以对维克多领采取各种政治手段。比如,年金,征召军队,征收粮食,甚至是家族战争。只要能够钳制维克多领必然可以制约约克家族,王室对此当然乐见其成。

    按照惯例,维克多没有城堡也就没有领地的合法所有权,但王室必须册封维克多,并把他重新纳入王国的领主体系中。所以,特尼斯也必须找到维克多。

    “会不会是约克公爵因为嫉妒,故意针对维克多子爵?”薇妮眼睛一亮,低声说道。

    薇妮的八卦让特尼斯和罗蒙哭笑不得,约克公爵与西尔维娅纯粹是名义上的夫妻,约克公爵有好几位贴身侍女,西尔维娅都不闻不问,他怎么可能会吃醋,又怎么敢吃醋。就算他真的嫉妒,那就更不可能破坏维克多的册封仪式,维克多要是失去了领主身份,除了到西尔维娅的身边还能去那?

    “好了,不要多想了,我们就在这里等。维克多子爵肯定会来的。”特尼斯说道。

    “要是他找不到我们怎么办?”薇妮追问道。

    正在说话间,负责警戒的士兵喊道:“大人,有动静。”

    众人心中一紧,这一路上他们也碰到了一些蚁人,蚁人果然像传闻中那样向他们威吓一番后,继续埋头啃噬庄稼,并没有主动攻击他们。但他们依然不愿意和这些害虫近距离接触,远远地就躲开了,罗蒙骑士沉声道:小心戒备!如果是蚁人,大家不要轻举妄动,我们立刻转移。”

    “是维克多大人的手下!”一名约克家的士兵突然喊道。

    话音刚落,只见十几名士兵向这里走了过来。这些士兵装备着皮甲,手持盾牌和短矛,背上挂着硬弓和箭囊,一个个眼神锐利,身材魁梧彪悍,行动矫健无声,都是些精悍的战士。最引人注目的是一位身穿铠甲的战士,确切的说是他身上的那套铠甲,青黑的色泽让铠甲显得厚重而深沉,独特的造型和纹路表明这是一件量身定做的骑士铠甲,其做工之精良,让罗蒙骑士也为之侧目。

    这名铠甲武士在士兵的簇拥下,走到了众人的跟前,推开面甲露出平凡的面容,但他的眼神如钢锥一般有力,再配上那身精铁打造的铠甲,给人一种力量上的压迫感。

    “我是维克多大人的护卫队长,纳尔森。奉维克多大人之命,前来迎接使者大人。”铠甲武士开口说道。

    特尼斯有些惊讶,这套精良的骑士铠甲让他误以为对方是负责保护维克多的骑士,没想到竟然是维克多麾下的凶暴战士。维克多招募了一位凶暴佣兵可不是什么秘密。

    “我是王都使者,特尼斯子爵。那么,纳尔森队长,维克多男爵现在在那里?”特尼斯清了清嗓子,矜持地问道。

    “子爵大人日安,维克多大人正在临时营地中等您。”纳尔森躬身道。

    “临时营地在那?”罗蒙骑士上前一步沉声问道,对面的凶暴战士给了他不小的压力,这让他有些不爽。

    “离这里还有半天的路程。”纳尔森嗡声答道。

    “什么?!还有这么远?子爵大人旅途劳累,请你们的领主大人亲自过来一趟吧!”薇妮满脸冰霜的喝道,她现在只知道心疼特尼斯,早就把和维克多搞好关系的打算抛到脑后了。

    “不,我们去拜会维克多男爵。”特尼斯摆手制止了薇妮的发作,向马匹走了过去,刚翻身上马,大腿内侧一阵剧痛让他不由自主地晃了晃。

    “特尼斯,你的腿。”薇妮及时扶住了特尼斯,心疼地说道。

    见到这种情况,纳尔森顿时明白这名子爵因长时间骑马,大腿内侧已经磨破了。纳尔森的脸色缓和了下来,抬手将身边几株碗口粗细树木击断,又吩咐道:“做个担架。”

    罗蒙骑士的瞳孔一缩。纳尔森举重若轻地敲断树木意味着他有着超乎想象的力量。

    没过一会,简易的担架就做好了,薇妮把特尼斯扶了上去,四个士兵抬起担架,跟着纳尔森出发了。

    路上,罗蒙骑士的脸色越来越凝重,这些士兵扛着担架,速度却丝毫不慢,他们甚至都没有换人。随着走的路越来越远,骑兵们也感受到这些士兵的强悍,眉宇间趾高气昂的骄傲都变成了惊叹。

    特尼斯眸光闪动,坐担架谈不上舒服,却比骑马要强的多,但他的心思却在这些士兵身上。特尼斯自身的体重加上担架的重量少说也有200多磅,但这些士兵脸不红,气不喘,扛着他走这么远的路,步伐依然矫健平稳,仅凭体力就远远超越了王都的精锐士兵。特尼斯相信这些士兵一定是约克家族精锐中的精锐,是西尔维娅派遣过来保护维克多的。不过,最让特尼斯费解的是这些人是如何找到他们的。

    “纳尔森队长,你们怎么知道我们在那个地方扎营?”特尼斯忍不住向走前面的纳尔森问道。

    “我带人巡逻,凑巧碰上了。”纳尔森咧嘴笑道。

    “是吗?这么巧啊。”特尼斯干笑道。

    走了半天,特尼斯终于到了维克多的临时营地。

    营地非常简陋,没有栅栏,只有几个窝棚,二十来个同样精悍的士兵分散在营地周围。特尼斯下了担架,就看到一位年轻人带着几名护卫迎面走来。

    这名年轻人五官清隽俊朗,身材修长挺拔,眼神幽深而又平静,黑发黑眼,耳朵微尖。如此明显的月精灵特征,不用问也知道他就是此地领主,维克多温布尔顿男爵。

    纳尔森走上前在维克多耳边低语了几句,维克多向特尼斯行礼道:“欢迎您,尊敬的特尼斯子爵。您一路劳累,请到我的营地中休息,这将是我的荣幸。”

    “维克多男爵,感谢您的盛情邀请,我确实需要好好休息。这也是我的荣幸。”特尼斯回礼道。

    两人笑语晏晏的样子,似乎简陋的营地是个奢华的城堡,薇妮不由翻了个白眼,又暗忖道,“维克多子爵果然很英俊,嗯,比特尼斯还要英俊一点点。”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