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50章 误解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蓝鹅堡最高的箭塔上,除了箭架之外还放置了一套桌椅,十五平米大小的面积顿时显得格外逼仄。契布曼伯爵站在箭塔上,张开长弓,“嗡”的一声,重箭划过600多米的距离,将一只蚁人钉在了地上。蚁人一时未死,拼命挣扎嘶鸣却把伤口扯的更大,绿血汩汩流淌,把其他蚁人刺激的嗷嗷直叫。

    “如果是风系大骑士,这一箭可以抛射到800米以外。”契布曼伯爵收起长弓,回头看到自己宝贝女儿很不文雅地将腿架在办公桌上,不由摇头。

    “父亲,虽然我刚刚晋升大骑士,但也不至于看错人吧。我是亲眼看到维克多射杀了那只白银级的蚁人,用的就是军用重弩。”吉莉安打量着自己腿上的长筒靴,维克多设计的长筒靴很合她的胃口,她打算让家族的皮匠制作更多款式的长筒靴。

    契布曼伯爵有些诧异,他深知爱女强势的个性,她从不穿贵女服饰,尤其是半高跟鞋。吉莉安今天的反常举动让契布曼伯爵暗喜,他觉得可以和家族继承人谈谈她的婚姻大事了。

    契布曼伯爵暗自决定要为吉莉安物色合适的夫婿,却不动声色的说道:“风系大骑士被称为是最可怕的骑士,就是因为他们可以用远程武器射杀白银级的怪物,当然也包括白银骑士。如果,维克多子爵能用重弩射杀白银级的蚁人,他的杀伤力已经可以和风系大骑士比肩了。”

    “这有什么奇怪的?”吉莉安诧异地问道。

    契布曼伯爵叹道:“我只是有些可惜,我早就知道维克多子爵具有风行天赋,但没想到不到一年的时间,他就达到了这种程度,由此可见他的古老血脉非常纯净,这意味着他的后代必然可以成为骑士,甚至是大骑士。”

    “这么说,索菲娅那个女人岂不是要后悔死了?”吉莉安幸灾乐祸地说道。

    “索菲娅掩饰的太好了,好到所有人都忘了她的出身,她本质上还是个厌恶家族与血脉的野骑士。野骑士都是些崇尚自由,蔑视权威的异类。不碰的头破血流,这些桀骜的家伙是不会屈从于家族的。”契布曼伯爵顿了顿,继续说道:“我费解的就在这里,西尔维娅和索菲娅关系亲密,她为什么还要和我们做秘密交易?这说不通。”

    吉莉安撇了撇嘴,不悦地说道:“你怀疑我的眼光,难道还怀疑德韦特的判断吗?维克多身边的士兵绝对是精锐中精锐,他们肯定是约克家派来保护维克多的。”

    契布曼伯爵沉吟着,说道:“吉莉安,再把当时的情况说一遍。”

    “当时,维克多提出用秘银和我们交易,那些士兵就在周围,维克多没有避着他们,他们个个面无表情,没有人表现出意外的神色。唯一的解释就是他们早就知道这件事。”吉莉安无奈的又复述了一遍。

    契布曼伯爵来回踱着步子,他还是不能相信这样的好事会落在自己的头上,吉莉安却不耐地说道:“父亲,你想的太多了。约克家族接受了整个人马丘陵的人口,积蓄的物资估计已经消耗殆尽了,他们需要新的渠道来补充物资,很明显,我们南部领主是他们的一个选择。

    据说索菲娅已经亲自带领商队前往条顿公国,参加野蛮人部落今年的大集市,约克家想要从索菲娅的手上获得物资至少要等大半年。所以,他们想通过维克多和我们建立联系。反正都是秘密交易,谁会知道?就算其他人知道了,那也是自由民之间的行为,我们不知情。”

    契布曼伯爵颌首道:“你说的很有道理,但我总觉得这里面有古怪。维克多子爵为什么要五万金索尔?还有,不知情,不收税,不阻拦,不伤害是什么意思?”

    不知情,契布曼伯爵可以理解,这种交易涉及敏感物资,肯定要把自己先撇清。不收税,契布曼伯爵就有些摸不着头脑了,交易秘银,精铁,铜锭,粗糖,雪糖,咖啡,他高兴还来不及,怎么可能收税?不阻拦,不伤害,更是莫名其妙,把商人都拦下来了,还怎么交易?

    “父亲,维克多要的是十五万金索尔,是我为你省下了十万金索尔。你记得要奖励我,至少一万金索尔,不,两万金索尔。”吉莉安指着自己的鼻子得意地说道。

    “我也想不明白,维克多为什么要提四个无意义的条件?但我没有看出任何对家族不利的地方,这就足够了,不是吗?”

    契布曼伯爵自嘲地笑了笑,拿起一支长箭搭在弓弦上。这种用于长弓抛射的破锋铁箭,长13米,箭头箭杆都掺入了精铁,沉重而锋利,每一支破锋铁箭价值10个银索尔,这种为半人马准备的铁箭十分凶残,被射中的蚁人会血流不止。为了吸引蚁群攻击城堡,契布曼伯爵下令停止使用廉价的火箭,而使用这种造价高昂的长箭。

    “嗡”

    又一只蚁人被钉死在地上,契布曼伯爵嘴角露出一丝笑容,他手下的精锐骑兵已经准备就绪,随时可以将蚁群吸引到河岸边。到那时,鱼人会代替他好好招呼这些可恶的害虫。

    “维克多这个家伙就会搞一些稀奇古怪的名堂。”

    契布曼伯爵想不明白,也不准备再想这件事情。然而,等他想明白的时候,已经上了维克多的贼船下不来了,只是那个时候,他也不想下来了。

    ——————————————————

    冈比斯王都,内政大臣路德维希侯爵的府邸。

    特尼斯子爵坐在客厅的沙发上,他是来拜访路德维希侯爵的。侯爵不仅是特尼的顶头上司,也是他的老师的老朋友,更是他未婚妻的祖父。因此,特尼斯在侯爵府几乎可以畅行无阻。

    今天,路德维希侯爵还有事情没处理完,特尼斯只得在客厅中等候。侯爵办公室的门打开了,特尼斯站起身,准备侯爵的客人致意。

    “雅各布?你怎么了?”特尼斯惊讶地看到,走出来的竟是他未婚妻的哥哥雅各布路德维希。只是雅各布的神情悲愤,眼圈也是红红的,显然他遇到了什么事情。

    雅各布朝特尼斯点点头,一言不发地和他擦身而过。

    特尼斯皱着眉走进了侯爵的办公室,他吃惊的发现,路德维希侯爵同样面色晦暗。

    “大人,发生了什么事?”特尼斯忐忑地问道。

    路德维希侯爵叹道:“雅各布的未婚妻蜜雪儿被人谋害了。”

    “怎么会这样?”特尼斯大惊失色。

    雅各布的未婚妻蜜雪儿是迪尔维尔伯爵的次女,今年只有16岁,却是觉醒了月精灵血脉的绝色美人,雅各布对蜜雪儿非常迷恋,没想到她居然会被人谋害。

    特尼斯能够理解雅各布刚刚为什么会失态,作为侯爵未来的孙女婿,于情于理他也要所表示。

    “大人,是谁干的?”

    侯爵摇头道:“目前还不知道幕后指使者是谁?蜜雪儿是出游的时候被人暗杀的,从手法上看很像那个臭名昭著的割喉者,彼得公爵十分震怒,正在彻查此事。”

    特尼斯默然无语,迪尔维尔伯爵是博瑞联合王国著名的商业贵族,也是彼得公爵的拥护者,伯爵的妻子是温布尔顿家的血脉,和彼得公爵夫人是表姐妹的关系。米雪儿被杀极有可能是针对彼得公爵的行动。

    而割喉者是黑暗势力中大名鼎鼎杀手,没人知道他的姓名,长相,是男是女,是老是少,但他每次杀人都会把受害者的喉咙割开,并留下一道锯齿状的伤痕,这成了他独有的标至。割喉者横行二十多年,死在他手上的贵族不下三十人,甚至有位骑士也被割喉者暗杀,因此,大家都认为割喉者极有可能也是名骑士。

    有几个家族一直在追捕割喉者,据说他头上挂的赏金已经超过了20万金索尔。割喉者消失了很长时间,没想到他再次出现就谋杀了路德维希家的联姻对象。

    “大人,我们派西柯家族愿意全力帮助您找到幕后主使者。”特尼斯抚胸表态道。

    “特尼斯有空多多劝劝雅各布吧,这孩子是不会善罢甘休的。”侯爵欣慰的点点头,说道:“现在,把你人马丘陵之行的见闻和我说说吧。”

    “是。”

    特尼斯将他经历的事情详细向路德维希侯爵描述了一遍。

    耐心听完特尼斯的陈述,侯爵问道:“这次出使约克家,你有什么收获?”

    特尼斯仔细想了想,说道:“大人,我磨去了傲慢之心。”

    “磨去傲慢之心,很好!”侯爵抚掌而笑,“我们宫廷贵族,表面傲慢而内心谦逊,地方领主,表面谦逊而内心傲慢。我们就是王族养的狗,会叫,会咬人,地方领主则是王族麾下的狼,不会叫却会吃人。这就是两者的区别。你有这样的觉悟已经成功了一半,那你知道另一半是什么吗?”

    “我们也想变成狼,因此,我们要帮助狼王,使其变得更加强大,只有狼王获取更多的地盘,我们才能成为狼。”特尼斯目光灼灼地说道。

    “好!好!好!特尼斯,我没有看错你。将来你的成就一定会超过我。”特尼斯的表现让路德维希侯爵连连叫好。

    “大人,这是我努力的方向。”特尼斯低头致意,随后他又向侯爵问道:“大人,您觉得约克家族会成为王国的祸患吗?”

    “可能性非常小,首先他们要面对蚁群的攻击,就算在入口处建立了要塞,每次战争都要消耗掉大量物资。其次,人马丘陵的石料非常少,他们没办法建设更多城堡来控制领地。最后,约克家族现在的强大是建立在黄金骑士的基础上的,然而黄金骑士总有衰亡的一天。没有了黄金骑士,没有足够的城堡,又要面对蚁人的攻击,约克家怎么可能成为祸患?”侯爵解说完,又奇怪地看了看特尼斯,这么简单的道理特尼斯没有理由想不到。

    “你有什么发现吗?”

    特尼斯沉吟片刻,说道:“大人,我发现约克家族有非常专业的厨子,他们的手艺精湛,他们还有非常精锐的士兵,甚至比王都最精锐的士兵还要精锐。这有些反常。”

    “这没什么反常的,约克家族有千年历史,他们曾经和奥古斯特家同为兰特帝国的领主,这样的家族冈比斯有三个,而这些大家族的底蕴不是我们这些宫廷贵族可以想象的。”路德维希侯爵羡慕地说道。

    “对了,维克多子爵的那块领地,有什么说法吗?”

    “维克多子爵说,他要为王国尽忠,成为人马丘陵北方的屏障。”特尼斯面色古怪地说道。

    “屏障?呵呵,不过是约克家族在北方的一个钉子而已,也就是监视一下索伦子爵领的动静。”侯爵摇头笑道。

    特尼斯目光转动,还是决定不告诉内政大臣,维克多具有白银级的实力。

    “大人,维克多子爵请求采用分期付款的方式,一年内,缴完三万金索尔的年金。我答应他了。如果您觉得为难的话,我可以先垫付这笔钱。”特尼斯忐忑地说道。

    “这只是小事,你自己作主吧。”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