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89章 西尔维娅的远见。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风之季,第二个月的第一天。

    黑堡的大会客室中,约克公爵和西尔维娅并肩坐在胡桃木长桌的上,附庸家族的领主们则围座在长桌的两侧。约克家族正举行风季巡领后的家族会议。

    风季巡领是领主极为重要的一项工作。每年在收割庄稼之前,领主必须亲自巡视领地中的每一处城镇和村落,检查庄稼的生长状况,牛羊的数量,作坊的产出,为收取供奉做准备,并聆听封臣的建言,接受领民的见礼,宣示自己的主权以安定民心。如果是大贵族的附庸领主,还要觐见自己的主君,汇报领地的情况,提出建言或请求援助。

    这是约克家族经历蚁灾后的第一次风季巡领家族会议,与会的每一位附庸领主的脸上却都挂着喜悦而轻松的笑容。

    “今年,我们特尔兰登家将迎来一场大丰收,麦子的长势非常好,几乎每一缕麦穗都很饱满。预计每亩农田能收获oo磅左右的麦子,而我们播下的种子只有o磅,还不到往年的一半,种收比例达到惊人的比。还有那些地薯,多的根本无法统计,那些牛羊的数量也成倍增长。我认为,再有一年的时间,家族的粮食就可以自给自足,再有两年的时间,就可以越蚁灾之前的水平。四年后,无论是粮食产量还是牛羊数量都可以达到我们在东部行省的规模。”

    “唯一遗憾的是,今年的狩猎会,我只能猎杀一些胆小的短尾鹿和黄羊,因为野猪全在我的猪圈里。”

    特尔兰登伯爵的言引出一阵善意的笑声,这里每一个家族的情况都相差无几。

    笑声渐止,风情万种的西尔维娅淡淡地说道:“我曾经说过,将免除各位三年的供奉,这一点不会改变。”

    在座的领主纷纷向西尔维娅行礼以示敬意,西尔维娅又说道:“现在,我们来讨论一下统一出售青砖的事情。”

    领主们收起了笑容,目光交错却没有人说话,场上的气氛顿时变得微妙起来。西尔维娅眼波流转,娇笑道:“看来大家对安东尼爵士的提议没有意见,那就照此执行吧。”

    话音刚落,众人的目光齐刷刷地看向约克公爵的弟弟佛瑞德.约克子爵。佛瑞德心中暗暗叫苦,此时也只能硬着头皮说道:“殿下,这次大丰收是不错,可收购麦杆是个不小的负担。购买牛羊和青麦已经花光我的积蓄,我还要拿出一笔钱雇佣自由民修建溪流水库。我现在没有任何进项,希望家族允许我出售一批精铁锭,好维持领地的开销。”

    内政官安东尼回到黑堡镇后,提出了以砖养渠的策略,约克家族的附庸领主们很是高兴,他们已经尝到了新农牧体系的甜头,而溪流水库和人工渠本身就是新农牧体系的延伸和保障。接着安东尼又提出,由兰德尔子爵主导青砖的销售,统一定价,统一销售,并给出了充分的理由和详细的方案。可是,大多数附庸领主却非常不满,他们并不知道农牧体系和水利工程全部出自维克多之手,反而认为维克多虽然对家族有功,但也不能占着西尔维娅的宠爱干涉其他家族的内政。除了青砖带来的利益,附庸领主们更加担心维克多对西尔维娅的影响力,只是碍于西尔维娅的权威,谁也不愿出头罢了。

    佛瑞德只字不提青砖销售的事情,反而请求出售精铁锭,领主们暗骂其狡猾。果然,约克公爵跳了出来,大声反对道:“我绝不同意!我们开人马丘陵的时间还不长,家族自身的精铁储备都不够,怎么能贸然出售精铁锭?在家族最困难的时候出售精铁锭,只会被其他家族卡住咽喉。他们会逼迫我们签署协议,廉价出售精铁换取支援。那我们成了什么?其他家族的矿工吗?诸位,扎紧你们的口袋,绝不能让精铁矿流出去!几年后,精铁价格,我们约克家族能做一半的主!”

    “那我真的没办法了。金索尔也不会从天上掉下来。”佛瑞德耸了耸肩,一脸无奈地说道。

    布鲁斯干咳了一声,缓缓说道:“我同意安东尼阁下的建议,再坚持两年的时间,我们就不需要看其他家族的脸色。”

    “哼!你当然不用担心。谁不知道你布鲁斯和兰德尔子爵的关系最好!兰德尔大人主导出售青砖肯定也不会忘了你!”大骑士哈纳斯冷笑道。

    “哈纳斯!你说什么?!”布鲁斯站了起来,怒气冲冲地说道。

    哈纳斯也不理会怒目相视的布鲁斯,却对西尔维娅说道:“殿下,我的领地在北边,最容易受到北境怪物和野兽的侵袭。我急需修建溪流水库,增加村庄的数量,扩大对领地的控制。否则,我只能重新圈养牛羊,种植苜蓿。可是我的财政很紧张,光是向领民收购麦秆就让我很为难,那还有能力支付修建溪流水库的工钱?因为......嗯,我也不知道兰德尔大人对我观感如何,请殿下责令兰德尔大人优先出售我的青砖。”

    哈纳斯原是东部三行省的大骑士,他的主君被尼奥维斯特绞死后,哈纳斯和另一名大骑士投靠了约克家族,并被册封为男爵。西尔维娅原本打算把妮可送给哈纳斯,做他的贴身侍女,结果妮可成了维克多的情人,因为这层关系,哈纳斯十分担心会被维克多针对,他也顾不得其他领主的感受,急急地跳出来为自己争取利益。

    领主们保持沉默,西尔维娅却很清楚他们的想法。出售青砖也许只是蝇头小利,但青砖贸易支撑起来的溪流水库却不能忽视。建一个溪流水库就意味着多了几千亩的耕地,有耕地就会有产出,就可以把新农牧体系推广下去。那么凭什么由维克多来决定各个家族出售青砖的事务?正是因为与维克多的亲密关系,西尔维娅很难在这个问题上表态,反倒是约克公爵十分赞同维克多的销售策略,他认为统一的青砖贸易将可以帮助家族打开新局面。

    “哈纳斯男爵,你的领地离兰德尔领有oo多公里远,你准备怎么把青砖运过去?又准备定个什么价?”约克公爵问道。

    “这......”

    哈纳斯男爵无言以对,约克公爵继续说道:“这样吧,我允许你们向外出售青砖。那你们又准备卖给谁?好像只有我们东边的邻居尼姆公爵。尼姆公爵和我们的关系不错,刚刚借给我们一大笔钱,可是他的条件呢?我们只能在尼姆公爵领采购牛羊,而他给出的价格比市场上整整高出五成!你们认为尼姆公爵会用什么样价格收购青砖?要知道主动兜售和上门求购完全是两个价。”

    “在我们获得领地的同时,家族的商路也被断绝。温布尔顿家的商会虽然用青麦和铁料换取我们的紫蔗酒,但大型商会必须保持中立才能生存下去,所以索菲娅侯爵不可能给我们更多的支持。我们正被孤立!我们需要新的贸易伙伴,才能摆脱王国对我们的钳制!”

    “兰德尔子爵与南部领主契布曼伯爵交易青砖,而索林姆家族已经没落,他们对南部领主的影响力越来越小,南部领主血系现在是一盘散沙!这正是我们在王国南部构建新商路的契机。”

    “诸位,恕我直言,你们并不懂商业!”

    约克公爵气势十足地撑着桌子,作为家族中最具商业头脑的人,他一直掌控着家族的财政大权。在贸易领域约克公爵就是家族的权威。

    “这样吧,大家的财政都很困难。我就勉为其难收购你们的手中的麦秆,反正这些麦秆已经没什么用了,就按你们收购价的三成来交易,怎么样?”

    约克公爵转了转眼珠,作出一副肉痛的神情。可惜在座的每一个人都很了解约克公爵的秉性,特尔兰登伯爵率先站出来表态:“不用了!不用了!家族已经免除了我们的供奉,怎么还能让家族继续支援我们。我可以自己解决收购麦秆的费用。”

    虽然还没想明白麦秆有什么价值,其余的领主也纷纷表示,他们可以克服困难。就这样,约克家族的领主们达成了统一销售青砖的共识。

    会议结束后,西尔维娅回到了蔷薇庄园。没过多久,大骑士翠丝莉就赶了过来。

    见到西尔维娅意兴阑珊的模样,翠丝莉惊讶地问道:“你似乎有些不开心?”

    西尔维娅抿嘴笑道:“你知道家族会议的内容了?”

    翠丝莉点点头,说道:“我哥哥刚刚和我谈过了,统一销售青砖的计划得到了大家的支持,你应该开心才对啊。”

    西尔维娅细眉一挑,反问道:“我为什么要开心?就因为维克多是我的情人?”

    “其实,在这个问题上我是反对的,恩比瑟却非常支持维克多的策略。在很早以前,恩比瑟也提出过类似的观点,他曾经想要统合家族的内部贸易,同采同售,只是被大家抵制了而已。现在维克多的观点和他不谋而合,恩比瑟很想证明统一的销售策略能攥取更多的利益。”

    “这难道不好吗?”翠丝莉疑惑地问道。

    “一点也不好!”西尔维娅恼怒地说道。

    “我突然现,我们和维克多的关系没有想象种那样紧密。维克多原本和其他附庸领主一样,任何产出都要拿到黑堡镇中出售,所缺物资也只能在黑堡镇中采购。可现在呢?维克多已经和契布曼家勾搭了一段时间,照这样下去,维克多到底是算我们约克家族一系,还是算南部领主一系?而且,维克多一旦修建了城镇,黑堡镇的地位将受到挑战!到那时,王室都会出面拉拢维克多。”

    “为什么会这样?”

    翠丝莉震惊地现,曾经完全托庇于家族的小领主竟然有失控的可能。

    西尔维娅苦笑道:“自给自足才是关键。原先维克多的粮食不足,完全依赖于黑堡镇,而他设计的农牧体系不但让我们迅恢复元气,他自身也将摆脱粮食不足的境况。一个能够自给自足的家族本身就不用依赖于任何人。何况兰德尔领的东边是松散的南部领主血系,很容易就被维克多找到突破口。”

    “我们还有节制闸!”翠丝莉弱弱地说了一句。

    西尔维娅斜睨了她一眼,冷冷地说道:“这就是我最后悔的地方,我就不该把那块领地封给菲妮可丝,她对维克多完全没有抵抗力。菲妮可丝甚至将自己的领地事务交给维克多?!哼!他们两人就像夫妻一样!”

    翠丝莉愣了一下,调笑道:“你这是在吃醋吗?”

    西尔维娅慵懒地说道:“算是吧。别忘了,维克多可是索菲娅送给我的。”

    “我觉得你的心态有些问题。维克多毕竟没有骑士,至少在军事上他需要我们的保护。”

    “风行天赋远比你想象中的还要强大。”西尔维娅摇头叹道:“坦白地告诉你,维克多修炼了德拉文的战技,现在完全可以和白银骑士相媲美。事实上,在复杂的地形条件下,白银骑士已经很难威胁到维克多。即便是近战,普通骑士也不是他的对手。如果不考虑体力和防御力的因素,维克多就是一位风系大骑士!”

    “你确定?”翠丝莉狐疑地问道。

    西尔维娅翻了个白眼,说道:“你不会以为,我们每次幽会都只是谈情说爱吧?维克多的武技可是我亲自指点的,他现在能够在武器上具现风元素,普通骑士可抵挡不住这种攻击。”说完,西尔维娅打量着翠丝莉清丽的面容,娇笑道:“要不......你亲自去试试?我是不会吃醋的。”

    翠丝莉俏脸一红,怒道:“胡说什么了!”

    西尔维娅正色道:“说真的,维克多在内政和商业上都极具天赋,本身也有白银阶的战力,我们必须认识到,他已经不是当初那个小男爵了。”

    “那你准备怎么做?”

    “当然是联姻!这可是贵族的传统。”西尔维娅嫣然一笑,说道:“从家族中挑选两位女见习骑士,给维克多做贴身侍女。维克多身为封邑子爵,也不算辱没她们。”

    翠丝莉默然点头,贵族可以迎娶一位妻子和三位贴身侍女,虽然妻子的身份地位远高于贴身侍女,但贴身侍女同样是合法伴侣,她们的后代也有领地继承权。这种联姻在贵族中十分常见,而联姻本身就意味着血系同盟的关系。维克多迎娶约克家族的女见习骑士,相当于打上了约克家族的烙印,代表他将成为人马丘陵一系的领主。

    “等维克多迎娶了家族的女见习骑士,我非常期待他能在南部领主中打开局面。”

    “他要是不愿意了?”

    西尔维娅双眉一挑,叱道:“他要是敢不同意,我就邀请他到蔷薇庄园做客,直到他同意为止!”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