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92章 信或不信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米勒神父的教堂坐落在小山坡上,

    教堂由青砖搭建,占地不过oo多平米,还没有普通教堂的祈祷大厅大,可相比几个月前的小木屋,它又气派了许多。

    教堂虽小,但祈祷大厅、告解室、库房、神父卧室一应俱全。青砖黑瓦,高高的尖顶,厚实的墙壁,不显寒酸,反而精致。

    这座教堂其实是维克多援建的。除了修建教堂,维克多每月还向米勒神父捐助头野猪和少许黑面包,并为他配了教堂侍从。维克多的善举不但赢得米勒神父的感激,还让他获得了上万劳工的尊敬。这一点是维克多始料未及的,他原先只是想讨好米勒神父而已。这也从侧面说明了教会在民众中的声望之高,根基之厚,几乎无法撼动。对此,维克多隐隐有些忧虑,如果没有教会的肯,他的大兵团作战计划只能是个泡影。好在维克多的假想敌是铺天盖地的蚁人,而在抵御异族入侵的问题上,教会向来不遗余力的支持领主。

    教堂左右两边的空地上,搭起了许多棚子,这是米勒神父主持施舍的场所。正是临近傍晚的时候,青壮劳工们即将下工吃饭,几十个少年侍从在棚子的外面升起篝火,他们将分割好的猪骨、碎肉连同野芹、兵豆、圆瓜丢入大锅中烹煮,维克多远远地就能闻到了肉汤的香味。

    这些肉骨头汤并非放给所有人,而是只供幼儿、孕妇和病患食用。教会虽然家大业大,但也不至于傻到向所有人施舍食物。事实上,教会施舍有着严格的制度,无灾无害情况下,年满岁的人,教会是不管的。但要是真的饿死很多人,教会又蛮横地向领主问责。迫不得已,领主往往一边向主持神父捐赠粮食,一边将那些懒汉赶走。而主持神父也会给予领主一些方便作为回报。

    按常理,教堂的施舍应用教会负担,可米勒神父那里能申请到物资,他的施舍工作全靠维克多支持。当少年侍从们看到“大金主”维克多带着护卫走了过来,纷纷上前行礼。

    “米勒神父在那?”维克多对一名少年侍从问道。

    “大人,神父老爷在后面制作药剂,我这就去找他过来。”少年侍从毕恭毕敬地说道。

    “不用了,你带我过去。”维克多吩咐道。

    看到同伴为兰德尔子爵引路,其他的少年侍从都露出羡慕的神情。这些少年都是维克多从自由民的子女中挑选出来,充当米勒神父的教堂侍从。

    教堂侍从是主持神父在信徒的子女当中招募的助手,大多是岁以上,岁以下的少年少女。

    协助神父维系教堂的运转是教堂侍从的职责,他们平时要干一些杂务,如打扫卫生,修缮教堂,维持秩序,施舍食物和药物等等。这些侍从没有报酬,但可以获得免费的食物和服装,神父会教导他们识字,至少要能教典,抄录经文,教堂侍从还要充当神父治疗病患的助手,因此也学习草药和医疗知识。

    主持神父每年可以推荐两名教堂侍从去修道院深造,一旦他们通过了修道院的考核,就成了真正的神职者。贫民热衷于将子女送到教堂,充当教堂侍从,就算他们没有获得神父的推荐信,也能学到宝贵的知识,将来找一份优渥的工作还是很容易的。

    米勒神父孤身上任,凡事亲力亲为,整整一个月的时间,他都没有招募助手。当维克多了解到米勒神父无力供养侍从后,便在领地中替他招募人手。自由民奔走相告,欢呼雀跃,而那些工分制成员对此漠不关心。封臣家庭的子弟大多不会担任教堂侍从,哪怕他们也是自由民身份。事实上,封臣和教堂侍从是平民的两种不同选择,一条路直奔贵族,另一条路则通向神职者。

    教堂侍从虽然是成为神职者的起点,但也要看主持神父的能量。教会展七千多年,内部派系林立,神职者的亲眷子女,导师学生早已形成各种错综复杂的关系,令教会的机构臃肿不堪。如果不是初代教皇设立了光辉法典,维克多怀疑教会早就崩溃了。尽管光辉法典牢不可破,任何敢于踩红线的神职者都将被打落尘埃。但像米勒这样没背景,没人脉的平民神父,想要推荐几个侍从进修神职者,那也是千难万难。

    这些少年侍从都很清楚自身的处境,虽然他们不可能成为封臣,但凭借学到的知识,在兰德尔领开个草药铺,替人诊病疗伤也是一条不错的出路,因此他们都想在维克多面前留个好印象。

    侍从小心翼翼地将维克多引到教堂的后面,刚准备招呼米勒神父,却被维克多制止了。

    “你先下去吧。”

    侍从躬身退去,维克多走向正在专心制作药剂的米勒神父。

    小教堂的后面也支着一个棚子,几名教堂侍从在棚子下面忙碌不休,他们将各种草药进行分类,研磨,榨取汁液,并分别放入不同的容器中,一位身穿粗麻短袍的老者,则把药汁配入更小的陶器中。这名老者就是米勒神父。

    米勒神父其貌不扬,身形矮小枯瘦,满脸皱纹,容貌气质完全就是一个老农夫,但他配药的手法却令人心生敬畏。米勒神父每配好一小罐药,都用手在罐口上方拂过,白金色的光辉从他的指间映入罐中,然后他又去配下一罐药,旁边的少女侍从则以一种虔诚的态度用木塞封住罐口。

    维克多麾下的炼金人类可以识别近三千种植物,并能配出上百种不同功能的药剂药水,其效果之强远在普通药剂之上,但和米勒神父配置的药剂相比则又差了许多。另外,炼金人类不会配置治疗疾病的药物,因为炼金人类根本用不上。而米勒神父配置药剂只选用最普通的几种草药,但功效近乎全能。这其中的差距恐怕就在于神术的应用上。

    维克多在棚子外面站了一会,几名配药的侍从也都向他行了礼,唯有米勒神父毫无所觉。维克多干咳了一声,率先招呼道:“米勒神父,日安。”

    米勒神父一脸茫然地抬起头,看到是维克多后,老神父惊喜中又带着一丝局促地说道:“兰德尔大人,您来了。哦,兰德尔大人,日安。”

    米勒原本就是个老实巴交的农夫,他面对贵族的时候不像其他神职者那样挥洒自如,反而有些唯唯诺诺,更不会把光辉之主挂在嘴上。维克多和米勒交往了有一段时间,对他的脾气秉性有所了解,也就见怪不怪了。

    “米勒神父,几天没见,你又制作了不少药剂啊。”

    棚子的角落里,码放着一百多个封口的小陶罐,那些都是制作好的药剂。米勒神父看了看陶罐,又看了看另一边的草药,难为情的说道:“大人,最近做的确实有点多,但我保证草药都是分开采集的,明年就可以恢复草药的数量。”

    “没关系,你用的草药还没有野猪糟蹋的多,现在野猪的数量已经减少了许多,采集这点草药不会对领地有影响。”维克多笑着安慰,又问:“神父,上一批的药剂还剩下不少,你为什么还要制作这么多?“

    “那就好,那就好。”

    老神父松了一口气,解释道:“已经到了收割庄稼的时候,寒冷的水之季也就不远了,我多做一些药剂可以帮助那些体弱的信徒渡过难熬的水之季。”

    一万多人聚集在这里从事艰苦的劳作,难免会有死伤,更何况他们缺衣少食,面对万物凋敝的季节,那些老弱将最先被淘汰。对此,维克多也无可奈何,他必须先保证自己的领民安稳无忧,至于这些人的生存问题,维克多也已经尽力了。但老神父似乎有了要走的意思,这可不是维克多想看到的,米勒可是他预定的主持神父。

    “米勒神父,兰德尔领将有一场大丰收,我想邀请你主持兰德尔领的丰收庆典,你觉得怎么样?”维克多试探着问道。

    主持丰收庆典是领地席神父的职责,神父将在庆典中引导民众感谢光辉之主的赐予,从而更加虔诚的信仰光辉之主,这也是主持神父的重要成绩。米勒还从没有主持过丰收庆典,维克多的邀请让他有些激动,可他又颓然地说道:“这个,我恐怕做不了主啊,我只是临时过来主持一下这里的教务,教会很快就会派遣手足兄弟来接替我的工作。”

    果然如此!

    维克多皱起了眉,说道:“这里的民众需要你,其他的神父可不会用神术......嗯.”

    教会禁止牧师滥用神术,其实就是不准免费治疗,但维克多经常看到米勒用神术为民众疗伤,他甚至还用神术强化药剂效果,这绝对是严重的违规。

    米勒尴尬地笑了笑,维克多干脆说道:“兰德尔领的人口数量即将突破ooo,按惯例我可以向教会申请领地主持神父,我想请你担任兰德尔领的主持神父。我会设法说服教会同意,你觉得怎么样?”

    米勒沉默片刻,摇头道:“还是算了吧,我只是个二级牧师,能力有限,没有办法行使救赎的职责。而这些信徒需要一个有能力的主持神父,他可以申请到更多的援助。您和菲妮可丝男爵也需要教会的支持。”

    维克多原本想和米勒谈谈巫师的事情,却没想到米勒神父居然要走人。眼看预定的鸭子要从餐桌上飞走,维克多也有些急了。

    “米勒神父,恕我直言。你有高尚的灵魂,如果你想要帮助更多人,应该尽力争取更高的位置,而不是让其他的神父摘走你的果实。”

    “大人说的有道理。”米勒点头表示赞同,可维克多还没来得及高兴,他又说道:“但我还是不能答应您。”

    什么是圣者,不计个人得失,坚持心中信念就是圣者,米勒就是圣者!维克多算是明白了,不管好这一万多人,米勒终归要和兰德尔领说再见。可要是换一个神父会怎么样?神父可不是没有见识,没有靠山的平民,他们是学者加凡者,背后还有强大的势力。那些无父无母,无妻无子,无欲无求,实力凡的炼金人类必然会引起神父的注意。除非兰德尔领地人口规模庞大,足以掩盖炼金生物的痕迹,否则就会有大麻烦。

    米勒是农夫出身,见识有限,在教会的地位又低,给上级的报告不是被搁置就是被扔进垃圾桶,他正是主持兰德尔领教务的最佳人选!

    不出点血怕是不行了!

    维克多摸了摸还没捂热的紫金币,咬牙道:“这些民众也算是菲妮可丝男爵的子民,我是约克家族的盟友,绝不会坐视盟友的子民衣食无着。这样总行了吧!”

    “大人,我听说您和约克家族都很穷......您打算怎么管啊?”老神父小声问道。

    “我有私房钱!”维克多满嘴苦涩,却摆出一副酷酷的模样。

    “大人,您真是个慷慨仁慈的领主,光辉之主将护佑您!”

    “不是应该说,愿伟大的光辉之主护佑您吗?”

    “呃......我想光辉之主一定会护佑仁慈慷慨的领主!”

    维克多叹了一口气,决定和米勒神父谈巫师的事情。

    “神父,您见过巫师吗?”

    “没有!”米勒斩钉截铁地说道。

    “我曾经在黑堡镇见过巫师被净化,我很担心这些魔鬼的子嗣会侵害我的子民,教会对此有什么防范措施吗?”维克多满怀期待地问道。

    米勒说道:“可以举行鉴魔祈祷,辨别巫师。”

    “您可以举行这种仪式吗?”

    “可以!但举行鉴魔祈祷需要耗费许多白水晶,而且巫师不使用巫术,鉴魔祈祷也无法从普通人中找出他们。所以,只有在现巫术痕迹后,我们才会举行鉴魔祈祷仪式。”

    维克多大失所望,不甘地问道:“就没有什么其他的鉴别方法吗?”

    “其他的鉴别方法真的没有,至少我不知道。”米勒摇了摇头,想了又想,继续说道:“不过......”

    维克多连忙问道:“不过什么?”

    “不过,有抵御巫术的方法!”

    维克多大喜,他也顾不得吐槽老神父的大喘气,急切地追问道:“什么方法?”

    “大人,您有紫金币吗?”米勒朝左右看了看,神秘兮兮地问道。

    这算敲诈勒索吗?维克多在心中腹诽,但还是老老实实地递过去一枚紫金币。

    老神父接过紫金币,用袖子来回擦了擦,仔细看了看,又放在嘴里咬了咬,最后讪讪地问道:“是真的吧?我第一次见到紫金币,感觉和金索尔的味道不一样。”

    “真的!”维克多面无表情地说道。

    “真的就好。”说着,米勒把紫金币还给了维克多。

    “大人,您只要随身带着这枚紫金币,巫师就拿你没办法!”

    “为什么?”维克多错愕地问道。

    “大人您看,紫金币的正面篆有一座高山,高山的右上角还有太阳。这高山就是光明圣山,太阳则是吾主的神国。紫金币就是吾主的徽记,它可以抵御巫师的伤害。”米勒解释道。

    “原来紫金币还是护身符?!我还以为正面代表神权至高无上,背面代表王国的政权。”维克多喃喃地说道:“这是教会对付巫师的秘密手段吗?”

    “当然不是什么秘密手段!我从小就知道,我的父母也知道,我们村子里面的人都知道。大人,您可以随便找个农夫问问,我保证他肯定也知道!”米勒神父信誓旦旦地说道。

    维克多:“......”

    搞了半天,原来是农夫的流言!尼玛的,个老神棍。维克多欲哭无泪,他又不死心地问道:“你确定这不是教会告诉你的?”

    “所有人都知道的事情,还需要教会来告诉我吗?”米勒神父不解地看着维克多。

    维克多嘴角抽搐了一下,再次把手中的紫金币递给米勒神父,说道:“麻烦你在紫金币上施展一个神术吧。”

    “为什么?”

    还能为什么?死马当活马医呗!维克多斟酌了片刻,吞吞吐吐地说道:“我很敬仰伟大的光辉之主,可我毕竟是个贵族......你也知道贵族大多不够虔诚,我想......这上面要是有个神术或许......就管用了......”

    米勒神父脸色一正,变得神圣而庄严。

    “孩子,信或是不信,祂都在那里。”

    .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