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96章 骑士的血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老哈姆从棚屋里走出来,他刚推开门,十几只瘦削的缇犬立刻围到主人的身边,亲热地摇着尾巴。伸手摸了摸缇犬的脑袋,又检查一遍身上的装备,老哈姆开始了一天的工作。

    五个月以前,老哈姆与布茨两人奉维克多的命令,带着400多号人,跋涉50多天,进驻兰德尔家族的北境领地,并建立了定居点。

    维克多在北境的领地只有300平方公里大。约克家族的骑兵每年只巡视北境一次,仅仅是宣示主权而已。这里没有城堡,没有村落,没有没有自由民聚集地,只有横行的野兽和怪物,是真正的蛮荒之地。

    在出发之前,老哈姆和布茨做好了艰苦奋斗的心理准备,但维克多的支持力度之大也是他们没想到的。

    维克多招募了300多名追随者,10名护卫、60个炼金民兵和10个炼金辅兵。这些追随者当中,有许多彪悍善射的山民,维克多为每一位青壮配备了精良的藤皮甲、弓箭、长矛等武器。这些装备,随时可以武装200多名青壮猎手,再加上护卫和炼金民兵,这就是一支强悍的军队。

    维克多为这次迁徙准备了整整四十车物资,并给了布茨3000金索尔。车队途径黑堡镇的时候,布茨购置了大批的奶牛和山羊,作为定居点的食物来源。除此之外,每隔6个月,维克多将派遣一支车队为定居点提供补给。

    这些还只是明面上的支持。维克多暗中在北境领地的山林里建了两座小型山寨,安插50个炼金民兵,10个炼金辅兵,20只战獒和80只炼金乌鸦。

    维克多在北境领地投入了巨大的人力、物力和财力,如果把这些投入统统换算成货币,相当于20万金索尔。

    在其他领主的眼中,300平方公里的北境领地毫无价值,在这里耗费巨资绝对是疯了。可这块领地对维克多却有着重要的战略意义。

    北境领地在人马丘陵的最北端,再往北走就是多铎王国的势力范围。维克多计划在这里建设一座小镇,名字都已经定好了,就叫渡鸦镇。它将成为自由民商团北上的起点,其作用和松林镇类似。

    另外,北境领地紧靠人马丘陵西侧山脉,在附近的山林中建设岗哨和源采集点,既可以监测蚁人大军的动向,又能开采山林资源。而渡鸦镇可以作为资源的储藏,加工和转运中心。所以,渡鸦镇是集贸易、军事和资源集散功能为一身的边境小镇。

    在维克多的规划中,渡鸦镇的建设可以等到三年以后。但索伦已经开始建设他的领地,维克多也不得不提前开拓北境,以免地盘被索伦的手下侵占。维克多安排布茨担任村长,老哈姆担任民兵队长,对他们的要求也很简单:在北境站稳脚跟。

    显然,布茨和老哈姆干的还不错。

    在进驻北境之前,老哈姆原以为要先和怪物大战一场,结果却发现这里什么怪物也没有。那是因为炼金生物提前清理这片区域,还有6只炼金战獒组成一个狼群,霸占领地外围一大片地盘,形成了一道屏障。

    没有怪物的侵扰,布茨只用三个月的时间,就修建了一座村寨,占地60000平方米。村寨的壕沟、铁橡木栅栏、箭塔一应俱全,足以抵挡野兽和怪物的侵袭。

    村落子建好,布茨和老哈姆经过商量,决定放养牛羊,腾出人手去捕猎野猪,采集野菜和地薯,又花了一个月的时间,将村子的仓库填满。即便补给车队不来,这400多人也能安然渡过水之季节。

    老哈姆主管领地的安全,他组建了3个民兵小队,每个小队由3到4名护卫、7个炼金民兵和10个山民猎手组成。这些民兵小队分别承担巡视边界、警戒保卫和留守村寨的工作。而老哈姆每天都会加入不同的民兵小队,今天他将负责保护村民的警戒小队。

    老哈姆带着民兵小队走到村口,正好撞见布茨。布茨的身后浩浩荡荡的跟着一大群人,手里提着铁锹和锄头,还牵出了20辆牛车。

    “你们今天要干什么?”老哈姆好奇地问道。

    “我准备挖个溪流水库。”布茨笑道。

    “就着200多号人,还想挖溪流水库?下一场大雨,就得停工!我看还算了吧。让大家伙练练射箭,怎么样?抓野猪也行啊。”

    “怎么不能挖了?人少就挖小一点!我准备挖个20亩大小的水库。几场雨下来,我们以后也不用跑去山里挑水了。”布茨瞪眼说道。

    “20亩?那是蓄水池吧?”老哈姆毫不客气地拆穿了布茨。

    布茨老脸一红,梗着脖子嚷嚷道:“蓄水池就蓄水池,最起码能种点菜。”

    “种菜干什么?放羊就行了。”老哈姆不以为然地撇撇嘴。

    正当草原人民兵队长和农夫村长相互争论放羊还是种菜的时候,一个炼金民兵跑过来说道:“哈姆队长,有一队人马朝我们这么来了!”

    “具体什么情况?”老哈姆严肃地问道。

    “从尘隼传递的信息上看,有27个人,从东北方向过来,距离村子40公里,极有可能是骑士小队,而且是冲我们来的。”炼金民兵答道。

    老哈姆与布茨相顾骇然,村民们也骚动起来。维克多曾和他们说过,北境领地最大的威胁不是怪物和野兽而是敌对家族的骑士。今天,维克多的担心终究还是发生了。

    “你确定是骑士?”老哈姆把炼金民兵拉到一旁低声问着,他不相信尘隼有识别骑士的能力。

    尘隼当然不能分辨骑士与普通人的区别,但这队人马无视炼金战獒的恐吓,直接穿过战獒的地盘,那就必是骑士小队无疑。他们不去追猎形似凶暴狼的炼金战獒,也不原路返回,反而继续前进,其目的已经不言而喻。

    炼金民兵不会向老哈姆解释具体的原因,只是点了点头。

    老哈姆也不追问,转身就走。这些强大的士兵有许多秘密手段,但他们值得信任,这就足够了。

    “按规矩办。我带人出去拦截。你组织村民,准备撤退。如果我们没能挡住,你们立刻进山。我给你留下10个精锐民兵和7名护卫,他们知道大人修建的山寨在那。”老哈姆对布茨说道。

    针对当前的情况,维克多设计了一套预案。老哈姆率领炼金民兵,将敌对家族的骑士小队歼灭在野外,而布茨带领村民做好撤入山区避难的准备。村寨的栅栏挡不住骑士的冲击,在野外拦截骑士小队反而能给村民提供逃命的时间,只是这些出战的精锐士兵和老哈姆恐怕就凶多吉少了。

    想到这里,布茨有些不忍,他对老哈姆说道:“索伦子爵的领地在东边,这些人是东北方向过来的,他们不见得就是索伦家族的骑士啊!”

    “别把自己的性命交到陌生人的手上。村子里没有牧师,不管他们是那个家族的骑士,就算把我们屠光,也不会有人知道。”老哈姆哑着嗓子说道:“只要他们肯回头,那就没事,要是他们不听劝,我也不能让兰德尔家族蒙羞!”

    “说的对!你们。。。。。。小心。”布茨轻轻地说道。

    警钟被敲响,未知的敌人距这里不到40公里,如果按骑士小队的行军速度,最多3个小时就可以出现在村口。时间不多了。

    村民们迅速行动了起来。青壮穿上厚实的藤皮甲,拿起长矛硬弓,妇孺收拾可以带走的物资。老哈姆则跨上战马,会同3名护卫和50个炼金民兵,从村寨大门呼啸而出。

    一个多小时以后,老哈姆终于看到了那队人马。

    这二十多名骑兵,装备精良,行动矫健。为首的骑兵穿着精美的铠甲,他的身边还有5名身着鳞甲的骑兵。老哈姆的心往下沉,1名骑士、5名见习骑士,21名精锐骑兵,这确实是一支标准的骑士小队。

    “这里是兰德尔家族的领地,我们是兰德尔子爵的护卫。对面的骑士大人,请说明来意!”老哈姆高声喊道。

    骑士并不理会老哈姆,他对左右喝道:“下马!举盾!杀光这些盗匪!”

    “射!”老哈姆怒吼着回应道:“消灭他们!”

    双方接触还不到十个呼吸的时间,战斗就爆发了。

    两名伏牛民兵朝骑士冲去,十几米的冲锋距离让他们的力量攀上了巅峰,两柄精铁打造的重型大长刀,带着沛不可当的气势疾斩直下。

    “咦。”

    骑士有些惊讶,他刚刚没有发现敌人当中有势均力敌的对手,而这两名战士并不具有协调的形体特征,但表现出的力量却足以和他匹敌。这种迹象说明,他们都是凶暴战士。凶暴战士虽然远比普通人强大,但还不是骑士的对手。骑士只是奇怪,居然一下遇见了两名凶暴战士。

    面对两名凶暴战士,骑士虽惊不乱。精金长剑改挡为撩,剑身贴在长刀刀刃的侧面,将对手的兵器向后引开,身体一转,滑步向前,左手的盾牌向上举起,正好架在另一把大长刀的长柄上,力量猛然爆发,将长刀荡开。只一瞬,骑士就化解了对手的进攻,并切入了内圈。

    骑士使出一个标准的突刺,锋锐的精金长剑捅穿了凶暴战士的胸膛。他正准备拔出长剑斩杀另一名凶暴战士,却看到一双淡漠无情的眼睛。凶暴战士无视穿胸长剑,向前一步,紧紧夹住了骑士的胳膊。

    这一刻的滞涩,决定了骑士的命运。山坡上的灌木丛中,射出一道流光,精铁打造的弩矢,从骑士的侧肩贯入,带着一蓬血花,又从他的腋下穿出。

    “军用重弩!兰德尔家的骑士在放暗箭!卑鄙!”

    骑士的脑海中刚升起这个念头,另一名凶暴战士的精铁大长刀当胸搠了过来。刀刃直接刺破胸甲,捅入胸腹,巨大的力量还将骑士举到了空中。

    “啊!”

    骑士发出一声狂吼,斗气急速运转,一脚踢飞了缠在身上的凶暴战士,长剑从他的胸口拔出,化作一道匹练将另一名凶暴战士的脑袋斩落,鲜血如喷泉一般从脖腔喷洒。接着,又一支弩矢贯入骑士的脑袋。

    “卑鄙。。。。。”

    骑士的意识渐渐陷入了黑暗,他至死也不明白,自己面对到底的是什么?

    瑟银重弩可以洞穿30点体魄的蚁人首领,但不能有效杀伤骑士。一个贯穿的伤口对骑士的影响并不大,除非被射中心脏和脑袋,否则骑士会带着弩矢迅速脱离战场,要不多久他们就能痊愈。想要面对面的射中骑士的要害,只有维克多或者风系大骑士才能做到。

    伏牛民兵也不至于一接触就被骑士斩杀,实际上,身穿瑟银蚁人甲胄的伏牛民兵完全可以和骑士纠缠。伏牛民兵故意牺牲自己,正是为了给灵猴民兵创造机会,如果骑士早看到手持重弩的灵猴民兵,局面又不一样了。

    在交战前,炼金乌鸦已经暴露了骑士小队的行踪,这就是一次伏击战。四名灵猴民兵提前潜入灌木丛中,他们像射杀凶暴熊一样,射杀了骑士。

    老哈姆有些激动,更多的是伤感。这一战证明了骑士并非不可战胜,而代价却是两名同伴的牺牲。老哈姆经历了许多战斗,也见证许多牺牲,但其中的意义却完全不同,以往的牺牲是为了让更多人逃命,这一次的牺牲却是为了胜利。

    战斗已经结束,敌人全军覆没,只有一人被俘,而老哈姆这边2人负伤,3人阵亡。

    老哈姆走到俘虏的身边,这是一位见习骑士,正被几个民兵牢牢地按在地上。如果不是为了活捉他,另一名灵猴民兵也不会战死。

    “我要求符合我身份的对待。”见习骑士挣扎着说道。

    “你的身份呢?为什么要袭击我们?”

    “我是埃里克森家族的见习骑士。奉公爵大人的命令,清剿这里的自由民定居点。”

    老哈姆一愣,埃里克森公爵是北边多铎王国的领主,他的势力范围与北境领地接壤。可是,维克多已经通过教会向周边的领主做了照会。埃里克森公爵不可能不知道他们是兰德尔家族的村民。

    “埃里克森公爵为什么要袭击我们兰德尔家族的领地?”

    “我不知道。”见习骑士摇头道。

    老哈姆叹了口气,下令道:“不能留活口,杀了!”炼金民兵毫不犹豫地杀死了见习骑士。

    “打扫战场,掩埋尸体通知村长将牛羊和妇孺迁往山区,防备埃里克森公爵的报复!用尘隼向大人汇报这里的情况。”89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