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01章 领主的意志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在水之季的前夕,第一座水库终于修好了。维克多与妮可携手,站在水库的边缘,心潮起伏。

    从远处看,水库像一个不规则的巨碗嵌在地上,从近处看,这就是个丑陋的巨坑。但这个丑陋的巨坑却是从未有过的创举,它是异世界人类改造自然的第一步,代表人类文明掀开了新的篇章。

    水库200多亩大小,呈漏斗状,最深处有22米,只等把河水引进来,它就会变成一个碧波荡漾的湖泊。

    200亩大小的湖泊虽然灌溉不了多少农田,但由此延伸出来的灌溉渠却能改地为田,将这片荒芜的土地变成富庶的田野。当然,首先要修筑连接金水河的引水主渠,而在此之前,这座水库仅仅是个巨型蓄水池。

    维克多认为现在还不是修建主沟渠的时机,这并不是因为人力不足。

    异世界的平民似乎自带建筑光环,个个都是泥瓦匠。只要有人组织,他们修建工程的能力让维克多惊叹不已。

    这些青壮雇工的力量是地球人的1.3倍,体力是1.5倍,他们早出晚归,除了吃饭就是干活,称得上是勤劳踏实。9000雇工仅有简陋的工具和人力拖车,历时两个月,就修好了水库,他们挖出来土可以堆出一座矮丘。照这个速度推算,雇工只要干活、吃饭、拿工钱,再有4个月的时间,就可以建好主渠。但是,作为组织者和决策者,维克多还有其他问题需要考量。

    兰德尔领从南到北有110公里,如果要修建贯通全境的引水渠,9000青壮雇工至少要工作3年,而约克家族只能承担两年的花费。两年后,维克多要自己负担工程开销。这可不是一笔小数字!

    9000雇工每人每天的工钱是4个铜索尔,外加两顿饭,总共8个铜索尔的人工成本。因此,光是雇工的工钱和饭钱,每月就要花费2000金索尔,这还不包括后勤成本和管理成本。

    最要命的是,有钱也不一定能雇到足够的人手。这些青壮之所以卖力,是为了获得约克家族的领民身份,他们并不愿意一直从事挖土修渠的工作。

    这就意味着,维克多不但要负担工程的全部费用,还要自己招募自由民雇工。

    费钱又缺人,就连约克家族也不敢相信人工渠能贯通人马丘陵全境,只要有溪流水库他们就满足了,尽管溪流水库的水源并不稳定,灌溉能力也相当有限。

    维克多设计出以砖养渠的策略,让领主们看到了希望。维克多却发现事情并没有这么简单,问题就出在契布曼家族身上。

    修建水库产生了大量泥土。这些泥土被运往妮可的巨型砖窑,加工成粘土后,用于制造普通青砖。

    到目前为止,维克多手上的青砖超过260万块。如此巨量的青砖,维克多自用了80万块,契布曼家只买走20万块!这样的销量根本不足以支撑青砖产业!

    契布曼家没有大规模购入青砖,并不仅仅是因为吝啬,先天条件不足才是客观因素。

    契布曼领和兰德尔领一样,实在是太偏僻了!他们位于王国的最南段,毗邻金水河,周边只有三个邻居,兰德尔领、布里亚特领和索林姆领。

    邻居少就是口岸少,口岸少意味着通商能力差。

    目前,维克多只能把青砖卖给契布曼家。由于,布里亚特家驱赶领民的原因,契布曼家和他们的关系变得极差。因此,契布曼家只有索林姆侯爵这一个贸易对象,而索林姆家族也就有了贸易垄断地位,他们想怎么拿捏就怎么拿捏,契布曼伯爵对此毫无办法。

    实际上,不对称贸易已经让维克多蒙受了巨大损失。

    以粮食贸易为例。麦子储藏三年就会变质,领主们非常乐意出售仓库中的陈粮,价格再低也无所谓,1个铜索尔往往能购买到2磅陈麦子。这些陈粮运到了兰德尔领,却要卖到每磅3个铜索尔。价格整整翻了6倍!

    这里面的成本主要有三个方面。契布曼家的利润是最小的一部分,因为他们几乎赚不到钱。其次是运输成本。最后就是领主们层层盘剥。契布曼家采购的粮食,每经过一个领地都要被抽过境税,这才是最大的成本!

    契布曼家族出售青砖也面临同样的问题,这使得巨型砖窑的成本优势荡然无存。

    青砖产业卡在销售环节上,令维克多十分窝火。如果没有青砖产业的支持,兰德尔领将独自承担修建水渠的费用。既然如此,那还不如先修溪流水库,等青砖市场培育起来以后,再实现以砖养渠。

    关于如何打开青砖的销售局面,维克多心目中有一个理想的交易对象,那就是布里亚特家。

    布里亚特领东西狭长,与八个家族接壤,是绝佳的贸易走廊。不过,布里亚特家的政局并不稳定,叔侄夺嫡,驱赶领民,这令他们与周边的领主闹得很不愉快。

    维克多决定等布里亚特家族尘埃落定,再试着和他们接触。至于以前的那点恩怨,在整体利益面前,又算得了什么?

    如果,布里亚特家新任子爵不识抬举,再算旧账也不迟!

    主意已定,维克多对妮可说道:“亲爱的,水库已经挖好了。我打算让雇工休息三天,再组织他们去兰德尔领修建溪流水库。”

    “按道理来说,应该先修建属于你的溪流水库。但我们不能不考虑,一旦这里有了可以耕种的土地,自由民就会把心思用在种地上,到时候再想使唤他们就不容易了。只有让雇工完全依靠做工糊口,他们才能专心修渠。”

    “兰德尔领有成熟的农牧体系,再修建几座溪流水库,可以产出更多的粮食。这样,我就有能力降低约克家族的物资运输成本。”维克多包含歉意地解释道。

    “嗯!我全听你的。”妮可笑着说道。

    维克多伸手揽住妮可小蛮腰,妮可顺势靠进他的怀里。

    修建溪流水库涉及到领地的核心利益,换作任何一个领主都不可能退让,但妮可毫不犹豫地就答应了。事实上,妮可更愿意充当维克多的女人,而不是领主,她对维克多言听计从,领地大小事务也完全交给维克多管理。维克多虽然忙得够呛,但也确实少了许多掣肘,多了许多便利。

    妮可毫无保留的信任与依恋,让维克多有些惭愧。妮可用自己的背景和领主身份给了维克多最大的支持,也正因为如此,维克多并不能完全信赖妮可。有些讽刺,但更多的是无可奈何。

    两人静静地拥抱在一起,享受片刻的温馨。妮可抬头看了维克多一眼,欲言又止。

    “你想说什么?”维克多好奇地问道。

    “听说,西尔维娅夫人要给你选两个贴身侍女?你打算选爱丽娜姐妹?是不是?肯定是的,她们是家族最漂亮的女见习骑士。”

    妮可努力做出一副漫不经心样子,可嘟起的红唇却暴露了她真实的想法。维克多顿时头大无比,只得尝试转移话题:“这不是我的本意。。。。。。对了,约克家族与埃里克森家族谈的怎么样了?”

    妮可眉飞色舞地说道:“埃里克森公爵被杜恩克鲁殿下关进了囚车,准备带回多铎王都治罪。杜恩克鲁以埃里克森家族监护人的身份,同意赔偿我们20万金索尔,还要替你修一座城堡,作为补偿。现在,夫人正和他商议人马丘陵北境的势力范围。。。。。。”

    正说话的时候,一名护卫急匆匆地跑过来,向维克多汇报道:“大人,王室税务官已经到河口村了。”

    ——————————————————————————

    河口村几经扩建,早已今非昔比。

    制式的青砖瓦房替代了木质棚屋,笔直宽阔的主干道可以让3辆马车并行,道路的两侧建有花坛,花坛里面种着一排的景观树,这些树木把房屋与主干道之间隔出一条供路人步行的小路。这种马路、景观树和人行道的设计是河口村独有的。

    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那圈简陋的木制栅栏,栅栏内外也没有箭塔和壕沟之类的防御设施,这恰恰说明了维克多在此筑城的决心。

    特尼斯子爵带着同僚和侍从走在河口村的街道上,这里给他的感觉就是特别整洁。

    河口村的房屋全是青砖瓦房,房屋和房屋之间的距离完全一致,所有的建筑都显得整齐划一。尽管刚刚下了场小雨,鹅卵石道路上也不见泥泞。空气自然清新,没有任何异味。干净、整洁就是一种美。

    “真是不可思议!这是我见过的最干净的小镇,这里的空气简直比王都的贵族区还要好!”

    “那是当然的,下贱肮脏的自由民进不了贵族区,但他们身上的味道可不受限制。”

    “问题是,这里的村民大多也是些自由民,可他们居住的房屋居然都是用青砖建造的!这太浪费了。。。。。。”

    “但这里没有任何艺术气息,没有雕塑,没有喷泉,没有花园,全是千篇一律的建筑,透着一股爆发户的味道。不像我们王都的贵族区。。。。。。”

    “我认识维克多子爵,他可不是什么暴发户。子爵有着极佳的艺术天赋,而精灵血脉无法容忍任何不洁,他的小镇就体现了这一点。”

    同僚们在低声交谈,其实他们大可不必如此小心翼翼。村民们都出去开垦土地了,此时的河口村特别空旷,街道上除了他们和兰德尔家族的护卫,几乎看不到人。这些贵族子弟并没有意识到,他们已经不知不觉地把这里当成了贵族区,并努力维持自己的礼仪。

    特尼斯可以看出同僚的惊讶、羡慕与嫉妒,他们渴望拥有这样的小镇。特尼斯也很羡慕,但他羡慕的不是这座小镇,而是维克多的意志在这片土地上畅行无阻。

    昨天傍晚,特尼斯一行人进入了兰德尔领。他们原本打算在野外露宿一晚,第二天再去河口村。在扎营的时候,兰德尔领的巡逻护卫找到了他们,并将他们护送到村庄里过夜。

    没人会拒绝在村子里过夜,虽然他们这些贵族可以安稳地睡在马车里,但能让手下护卫睡个好觉,也非常不错,何况高高的村墙意味着安全。

    特尼斯的同僚并不是第一次外出收税,他们很清楚领主的村子是什么样子,肮脏、恶臭、污水横流,到处都是牛粪和羊骚味。所以,他们进村过夜,却并打算离开马车,以免弄脏了自己的靴子。

    其实,这些贵族子弟并非真的娇气,身为王国的税务官,风餐露宿是常有的事情,在野外没什么好讲究的。可到了领主的村子,该端着就得端着,要不然怎么能显示出王都贵族的风仪与高贵。

    然而,兰德尔领的村庄让这些税务官印象深刻。

    壕沟、吊桥、铁橡木栅栏,箭塔、木质棚屋,这与其他领主的村子没什么不同。但是,这座村子干净整齐的出奇。

    村内的道路是用碎石子铺成,夯的很结实,两边还修有排水渠,这使得村庄的地面上看不到积水和污泥。村庄里的木质棚屋,明显经过仔细的规划,大小一致,间距相等。

    村墙也很奇特,十米高的铁橡木栅栏足以抵挡普通野兽和怪物的侵袭,但栅栏后面还有一道3米厚,8米多高的城墙。城墙用青砖和夯土建造,它不但大大提高了村墙的防御力,还为民兵提供了射击平台。

    对此,王都税务官们目睹口呆青砖建成的村墙,他们还是第一次看到。在冈比斯王都,青砖都是用来修建漂亮的庄园和别墅。

    随后,税务官又发现了许多不同寻常的地方。这座村子里只有500多村民,而村舍却可以容纳1500人。村中没有牛羊,每户人家都饲养野猪和地蜥。

    没有牛羊的村子还是村子吗?

    带着这个疑问,特尼斯询问陪同在身边的乔治村长。乔治告诉他们,在兰德尔领,牛羊是放养的,野猪是圈养的,村墙是用青砖修建的,村子必须是干净整齐的,因为这是兰德尔大人的意志。乔治村长骄傲自豪的样子,令税务官们默然无语。

    看着整齐干净的河口村,特尼斯既羡慕又敬畏。

    一年前,特尼斯曾和家族骑士来过兰德尔领。那时,这里还是一片不毛之地,维克多与几十名护卫苦苦坚守,他住的是棚屋,吃的是野菜,过着野人一样的生活。

    一年后,兰德尔领拥有了数万亩耕地,成千上万的牲口,7座村庄,8000多村民,几百名护卫。这里每一个村子,每一个人,甚至是牛羊野猪都在贯彻领主的意志,而这一点是任何一位领主都渴望的。

    兰德尔子爵现在是个不折不扣的领主!

    “特尼斯大人,我的主人已经来了。”

    兰德尔家族的护卫指着道路的另一端,一队骑兵正从那边赶来,他们簇拥的正是兰德尔子爵。

    “欢迎您,我的朋友。”维克多跳下马背,向特尼斯致意,并热情地招呼道。

    特尼斯也笑着行礼,说道:“很高兴能再次见到您,兰德尔大人。”

    维克多对特尼斯子爵有着不错的印象,他曾经帮助过维克多。

    当初,维克多不是约克家族的附庸领主,无法享受免除年金的待遇。王室显然想从维可多这里为难一下约克家族,他们向维克多征收紫蔗酒贸易的两成,维克多缴纳不了,则要支付一大笔罚金。

    维克多怎么可能把紫蔗酒交出去?正是因为约克家族垄断紫蔗酒贸易,索菲娅才源源不断地运来青麦和铁料。维克多也不愿意付钱,他提出了一个分期付款的解决办法,而特尼斯子爵一口就答应了下来,并表示愿意替维克多垫付罚金。直到现在,维克多还欠特尼斯5000金索尔和一个人情。

    这一次,维克多不但要还钱,还有许多事情可以和特尼斯子爵合作,比如雪糖和咖啡贸易。

    “特尼斯子爵,各位大人,我们去村政大厅谈年金的问题吧。”

    维克多与特尼斯并肩而行,还没走出几步,一名骑兵疾驰而来,看到维克多后,他滚下马背,气喘吁吁地喊道:“大人!我们的一支巡逻小队遇敌被歼!”

    维克多心中一惊,沉声吩咐道。“别急!慢慢说。”

    骑兵深深地吸了口气,看了税务官一眼,说道:“大人,负责巡视东部边界的护卫小队没有按时抵达哨所。纳尔森大人亲自带人去查看,发现一伙人正在掩埋他们的尸体。纳尔森大人派我回来向您求援。纳尔森大人说,对方6个人全是骑士!”

    维克多沉默了一会,转头对特尼斯笑道:“特尼斯子爵,看来我要先去处理一些事情。”

    “我和您一块去吧,我也想知道,究竟是那个家族敢于违背冈比斯领主盟约,公然侵犯您的领地。”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