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31章 继续发酵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需要我说多少遍?我真的没有想那么多!”

    罗兰双手捧着耳朵,尖俏的下巴搁在圆柏木书桌上,嘴巴里嘟囔个不停,委屈的模样像足了受冤枉的少女。

    能让堂堂长公主摆出鸵鸟的姿态的人只有戈隆侯爵。

    戈隆侯爵不会被罗兰的模样所欺骗,尽管这位殿下插科打诨的能力让人头疼,可听说了利奥波德侯爵府发生的事情,戈隆侯爵也坐不住了,他会同凯瑟琳王后、威廉姆斯大公,以及夜枭的俩位负责人一道找罗兰问个究竟。

    “罗兰,我重新再问一遍。”戈隆侯爵的神情非常严肃,他敲着桌子问道:“你怎么知道维克多具有火元素亲和天赋?你为什么要当众揭穿他的秘密?还有,你说这是还给西尔维娅的人情是什么意思?”

    “好吧。我就详细解释一下。”戈隆侯爵的唠叨同样让罗兰头疼,不厌其烦的询问总能让长公主投降。

    “那天,我去找维克多......哦!对了,是通知他接受元老院的质询。嗯!就是这样。”罗兰非常肯定地点点头,如果戈隆知道她去偷窥维克多,只怕又要被唠叨半天。

    戈隆侯爵面无表情。明面上,王室不能直接插手元老院的事务,元老院更不可能指派长公主去通知维克多接受质询。不过,罗兰私会维克多只是一件小事,戈隆并不打算拆穿长公主殿下,他现在只想弄清楚事情的原委。

    “小维克多跟着我学过很多东西,算是我的弟子。师生见面,怎么说我也要考校一下的他武技。”罗兰得意洋洋地说道:“在我指点他的时候,发现他能够扰动火元素!呵呵,维克多自己竟然完全不知情。”

    “如果这是秘密,维克多为什么要暴露给我看?因为这本来就不是秘密嘛!所以我根本就没有暴露维克多的秘密!”罗兰摊开双手,一脸无辜状。

    这种强大的逻辑让所有人都无话可说。罗兰又正色道:“但是我发现了一个问题。维克多扰动火元素的状态非常奇特,他的精神变得极其敏锐,身体的协调性完全不逊色于大骑士,可他的情绪变得呆板,这又和我们骑士不同。另外维克多扰动的火元素非常不稳定,与他本人并不契合,这可能是导致他情绪僵硬的原因。”

    “我虽然不知道这是不是血脉变异的现象,但这种不稳定,不契合的扰动是维克多的致命缺陷,白银阶的骑士只要把握了这个弱点,小维克多就危险了。”

    “我查阅了关于德拉文的传记和研究记录,可惜没找到类似的记载。不过我也想出了一个帮助他融合火元素的训练方法——扰动火元素的同时,一心二用,唤起情绪。维克多在舞会中的表现说明了这种训练方法的效果很好,非常好!”

    “西尔维娅没有为难小爱德华,我就帮她训练小维克多,算是我还给她的人情。”罗兰叹了口气,幽幽地说道:“唉,小维克多幸好遇到我这样负责、聪慧又美貌的老师。戈隆老师,你说是不是啊?”说着,罗兰眨了眨祖母绿一样的眼睛,看看这个,瞅瞅那个,一副快来夸奖我的表情。

    凯瑟琳王后可是很清楚罗兰与维克多的底细。罗兰所谓的老师,也就是她曾经教过维克多下棋、钓鱼、演话剧而已,至于剑术也教了一点点,那是演话剧的需要。凯瑟琳蹙着眉,说道:“西尔维娅是火焰骑士,她不可能不知道维克多的状况。既然她没有训练维克多,肯定有原因。罗兰,你训练维克多也许是件坏事。”

    “放心吧。”罗兰信心满满地说道:“西尔维娅什么也没有说。既然她不提这件事情,我当然可以随便训练小维克多。”

    “说的不错。”威廉姆斯点点头,接口道:“西尔维娅不在意维克多的天赋,我们也不必想的太多,毕竟维克多仅仅是有可能发生血脉变异,而他的血脉变异和剑圣德拉文究竟是不是一样,谁也不知道。”

    其实,维克多从没有在西尔维娅面前展示过超限,他曾经用x-3和超感探查过西尔维娅的元素属性,在短短两秒终内,西尔维娅就察觉到维克多与火元素亲和。只不过当时的那种扰动极其轻微,远远比不上超限状态,而且再也没有出现过,西尔维娅还为此失望了很久,如果她像罗兰这样直观的察觉到维克多的变化,多半就是另一种局面了。现在,哪怕西尔维娅接到了维克多的消息,她也只会认为这是放任自由的结果,并更加期待维克多后面的变化。

    目前还没有人知道这是个误会。

    “西尔维娅殿下何止是不在乎兰德尔子爵的天赋,她连子爵的安全都不在意。”玛格丽雅的声音一如既往的清冷,像森冷的剑直指问题的要害。

    “有道理!”

    夜枭的另一个负责人,瓦鲁斯困惑地说道:“可是这不合理啊?!”

    维克多来王都接受质询,约克家族没有派遣骑士护送,这可以认为是西尔维娅对奥古斯特家族的诚意。可是维克多的血脉与火元素亲和,不管他能不能像剑圣德拉文那样变异成金发金眼的形象,但他有这种潜力是不会错的。而德拉文的变异血脉对火焰黄金骑士繁衍子嗣极其重要,西尔维娅怎么也应该确保维克多安全无忧。

    “西尔维娅到底在想什么?”

    威廉姆斯也是疑惑不解。如果维克多是王族阵营的人,威廉姆斯宁可把自己的继承人送到人马丘陵做人质,也不会让维克多去冒险,哪怕他仅仅是有潜力而已。那可是横压一个时代的剑圣德拉文!先不论他的圣级实力,光凭他的子嗣全都踏入巅峰领域这一点就能让各大王族心动不已。

    “去揣摩西尔维娅的想法有什么意义?根本猜不中嘛!就算猜中了也不知道是不是猜中了。”

    罗兰用手指卷弄着自己的秀发,很是无聊的样子。戈隆瞪了她一眼,缓缓说道:“玛格丽雅,维克多这段时间有什么特别的地方?”

    玛格丽雅说道:“兰德尔子爵没有表现出什么特别之处,他参加了7次宴会,和派西柯家族的特尼斯子爵走的比较近。不过,兰德尔子爵的手下频繁出入外城,他们在自由民贸易区打听各种商品的物价和来源。昨天,兰德尔子爵拜访了拉扎鲁斯大主教,但不清楚他们具体谈了什么?”

    “维克多后面的行程是怎么安排的?”戈隆侯爵继续问道。

    “兰德尔子爵今天就要离开王都,他要先去拜访威灵顿公爵,然后绕过布里亚特领,从卡桑镇进入索林姆侯爵领,最后由契布曼伯爵领,回归兰德尔领。整个行程需要3个月,等他回到人马丘陵的时候应该是火之季的第一个月。”

    “卡桑镇在什么地方?”

    戈隆侯爵对这种乡下小镇完全没有印象。威廉姆斯接口笑道:“卡桑镇靠近幽暗森林南侧,是南部领主舒尔茨男爵的领地,也是进入索林姆侯爵领的必经之路。维克多的行程囊括了布里亚特领的所有邻居,唯独绕过了布里亚特领,这是对南部领主的尊重。布里亚特家族曾是索林姆家族的支系,现在他们又要从南部领主势力中独立出来。如果维克多先拜访威灵顿家族,再访问野柳城,最后才去索林姆家族,索林姆侯爵的脸上怕是不好看。”

    “小家伙还挺老练的。”戈隆侯爵点点头,又瞪了罗兰一眼,才说道:“维克多能和罗兰周旋一曲的时间,实力应该不差。但他的身体太脆弱,毒药就能要他的命。让内务府派人沿途护送,确保维克多的安全。我们必须把活生生的维克多还给西尔维娅。”

    凯瑟琳颌首道:“我会安排的。”

    “不如让我去吧!保证没人能动的了小维克多。”罗兰眼睛一亮,立刻坐直了身体。

    “不行!”凯瑟琳坚定的摇了摇头,说道:“罗兰,你的身份特殊。一举一动都会引起不必要的猜测。还是老老实实的待在王宫吧。”

    “既然这样,我看也不必太紧张了。”罗兰懒洋洋地靠在椅背上,轻笑道:“西尔维娅都不在意,我们就不用管他。现在,各大领主家族哄着维克多还来不及呢.....谁想杀他?谁敢杀他?”

    谁想杀他?谁敢杀他?

    房间内瞬间变得静谧无声,隔了半天,戈隆侯爵盯着罗兰一字一句的说道:“撒!桑!人!”

    如果说三王国中有可能出现一位圣域强者,那最着急的就是撒桑人。撒桑帝国会不惜代价把维克多扼杀在萌芽中,而他们动用的力量必然是算计莱恩的那帮人。

    “罗兰,找出谋害先王的幕后黑手才是你的目的。是吗?”威廉姆斯站起身,淡淡地笑着,眼神中杀气毕露。

    “凯瑟琳陛下!”威廉姆斯朝王后鞠躬,郑重地说道:“这件事情我绝不插手。夜枭完全由您调派,我私人拿出5万金索尔作为行动经费。如果抓到了他们的尾巴,请务必通报给我。”

    莱恩被人算计,威廉姆斯一度成了最大的嫌疑人,就连戈隆侯爵也曾怀疑过他。威廉姆斯有苦说不出,奥古斯特家族人丁单薄,他和莱恩是一母同胞的亲兄弟,自幼感情极好,怎么可能为了王位去谋害自己的兄长?但威廉姆斯也不敢确定自己的身边人有没有胆大妄为之辈,经过夜枭的慎密审查,配合牧师的侦测谎言,所有人的嫌疑都被排除了。这桩悬案就像一根刺扎在威廉姆斯的心里,他恨不得把撒桑帝国的鼹鼠挖出来碎尸万段。现在有了机会,威廉姆斯也顾不得西尔维娅的态度了,他要是不明确表态连摄政王的位子都坐不稳。

    凯瑟琳冷漠地点点头,微微颤抖的纤手显示出她的内心并不平静,她向夜枭的两位首领问道:“确保维克多安全的同时,找出潜伏在王国中的撒桑密探。你们有把握吗?”

    “正常的情况下,密探把兰德尔子爵的消息传递到撒桑帝国,撒桑帝国再传回命令,至少需要5个月的时间。只要他们传递消息就会暴露。不过,我担心这里面有巫师插手。”玛格丽雅冷冰冰地说道。

    “这种可能性很大。”瓦鲁斯说道:“我们虽然也有类似的力量,可是不能确保他们的忠诚。为了以防万一,还是请教会的人保护兰德尔子爵比较妥当。”

    “我会请求拉扎鲁斯大主教的帮助。教会同样希望看到另一位剑圣德拉文。”凯瑟琳自信地说道。

    “我要亲自见见维克多。”戈隆侯爵站起身,朝凯瑟琳鞠躬行礼道:“陛下,王室收藏的那本流火之矢能送给兰德尔子爵吗?”

    “当然可以。我们留着德拉文的战技卷轴根本没用!”罗兰拍案而起,嚷嚷道:“我再次声明!我真的不是这个意思!是你们想多了!”

    没人理会罗兰的自白。戈隆、瓦鲁斯和玛格丽雅先后离开了会议室,而威廉姆斯朝凯瑟琳和罗兰点头致意,也走了出去。

    “凯瑟琳,我真的不是这个意思!你要相信我。”

    看着一脸无辜的罗兰,凯瑟琳忧伤地说道“亲爱的,我相信你是真的要离开了。”说完,凯瑟琳转身离去,房间内只剩下罗兰。

    “我真的没想这么多......”罗兰无奈摇头,喃喃自语,又跺脚道:“谁叫你不让我摸耳朵,这下你麻烦大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