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55章 组织忠诚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猴子觉得自己这段时间的经历大起大落,如同在做梦。他先是背叛了自己的老大巴罗尔,接替他黑堡镇鬣狗头目的位置,成了自由民当中的大人物,可一场蚁灾又把他打回了原形,接着巴罗尔老大非但没有死,还找到了自己和妹妹艾尔莎。猴子原以为这下死定了,没想到巴罗尔没有杀他,反而把他拉入了一个全新的世界,密探的世界。他这时候才明白,从巴罗尔老爷收留自己和妹妹艾尔莎的那刻起,他已经成了巴罗尔的棋子。

    妹妹艾尔莎被扣为人质,猴子也失去了自由,但他很清楚只要自己还有用,巴罗尔就不会轻易朝自己和妹妹艾尔莎举起屠刀。于是,猴子重新开始为巴罗尔工作,并接受更进一步的密探训练。

    在巴罗尔了的带领,猴子和同伴游历了许多繁华的城镇,接触当地的灰色势力,其中自然少不了杀戮、欺诈和收买。最后,他被巴罗尔丢在了舒尔茨男爵领的红木镇。

    巴罗尔命令猴子在红木镇发展灰色势力,留意舒尔茨男爵领的动静,当组织派人前来接洽的时候,必须服从使者的命令。猴子没有拒绝的权力,而且他已经习惯了自由民鬣狗的生活。

    事实上,猴子觉得跟着巴罗尔老爷也不错。至于自由,呵呵,那是什么东西?能当饭吃吗?

    很快,猴子就在红木镇混的风生水起,这得益于他善于钻营和机敏狡诈的品性,组织给他留下的帮手汉米尔也出了大力。

    汉米尔沉默寡言,武技高超,杀人不眨眼,不贪图女色钱财,简直是个强大、自律而又冷血的怪物!猴子越来越觉得水银的势力深不可测,他不敢背叛,却渴望得到组织的重用!

    现在,机会来了!组织的幕后大老板就在眼前,而且还提拔自己做了治安官!

    维克多开口道:“巴罗尔在黑堡镇培养了5个门徒,我只见你一个人,知道是为什么吗?”

    绝不要耍小聪明!猴子暗暗告诫自己,老老实实地说道:“大人路过红木镇的时候,我猜到了巴罗尔老爷是您的人,只是我不敢想,不敢问,我怕死..”

    当年,西尔维娅为了让王后凯瑟琳与维克多反目,设下圈套,让纳尔森杀掉了王子党贵族的管事。维克多追查当事人巴罗尔的下落,亲自见了猴子一面,接着巴罗尔复活,绑架了猴子兄妹。几个月前,维克多刚到红木镇,水银的人就联系了汉米尔和猴子。所有的事情联系在一起,猴子怎么也猜到了巴罗尔的幕后老板就是维克多,但他不敢露出半点马脚,只是他能想到的,巴罗尔又怎么可能想不到。

    事实上,只要维克多启用了红木镇的暗子,那个人就有可能察觉到幕后老板是谁。但对巴罗尔来说猴子始终是个隐患,他把猴子留在红木镇原本打算利用完了之后就灭口。幸运的是,维克多没有杀手下灭口的习惯,而且猴子当初给他的印象还不错。

    “见到你妹妹了?”

    猴子抬起头,感激地说道:“见到了,谢谢大人。”

    猴子的妹妹艾尔莎现在被一个战熊佣兵的家庭收养,小姑娘很机灵,养父母对她视如己出,她在兰德尔领的生活的很滋润。猴子远远地看了一眼,但没敢相认。

    “别把自己想的太重要,也别把领主想的太可怕。你随时可以去见你妹妹。”猴子连连称是,维克多又问道:“你在红木镇是怎么和治安官搭上关系的?”

    “大人,红木镇的治安官葛瑞是舒尔茨男爵夫人的弟弟,他在卡桑镇捅了篓子,被一伙山民盗匪打断了脊椎,舒尔茨男爵把他调到红木镇担任治安官。红木镇原治安官留下的班底,葛瑞用的不顺手,我抓住机会干掉了鬣狗头子,又拿钱贿赂治安官。葛瑞就把我当成了心腹,我平时负责帮他收取例钱,恐吓不老实的旅馆老板,收拢小偷骗子,盯住来往的商队。我就是给治安官干脏活的。”

    维克多点点头,问道:“你在平湖镇待了有十几天了,你认为这里怎么样?”

    “很漂亮,很干净。”猴子想了想,说道:“就是太干净了”

    “太干净不好吗?”莉莉娅冷冷地问道。

    “不是,不是!”猴子连连摆手,讪讪地说道:“这里没有是我自己不习惯。”

    维克多淡淡地问道:“没有什么?”

    “这里没有酒馆,旅店。我是说。。。。。那种酒馆。”

    “找乐子的地方!哈哈。。。。。”纳尔森笑着笑着,声音就低了下来,琳达和莉莉娅正恶狠狠地盯着他。

    “十几起凶杀案,加上要绞死的十几个死囚。兰德尔领几个月的时间,死三十多个人!”维克多扫了莉莉娅和琳达一眼,问道:“猴子,你觉得正常吗?”

    “大人,我在黑堡镇和红木镇都没有遇到过要绞死犯人的情况。”猴子答道:“我们会把那些坏规矩的人打到半死,实在不行那只能拖出去埋了。”

    维克多指着猴子对众人笑道:“这就是我选猴子当治安官的原因。专业的事情要交给专业的人做。处理自由民中的恶棍也是一样。”

    “猴子,你知道治安官是干什么的吗?”

    管理治安啊!话到嘴边,又被猴子咽了回去,他没当过治安官,也不敢当着领主老爷的面瞎说,于是说道:“全凭大人吩咐。”

    “鬣狗给治安官干脏活,而治安官是给领主干脏活的。”维克多淡淡地说道:“琳达是勋爵夫人,以她现在身份不适合继续担任治安官。而你上台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绞死那些杀人犯!”

    治安官明面上负责维持地方治安,背地里还要为领主做许多见不得光的事情,他们掌握领地的灰色组织,勾连盗匪和佣兵,打劫私自入境商队,驱散野外的流民营地。

    维克多一直打算把琳达换掉了,只是碍于纳尔森的情面,也没有合适的人选。恰好米勒神父质问维克多:怎么能让一个孕妇去执行死刑命令?维克多将米勒的原话转告给纳尔森夫妻,纳尔森和琳达顿时变得闷闷不乐。维克多也向他们说明了治安官干脏活的本质,并顺势解除了琳达的职务,还为她安排了新工作。其实琳达也早就不想当治安官了,她只想打理好纳尔森的领地,照顾两人未出世的孩子。

    琳达推荐一个老佣兵接手治安官的职务,被维克多否决了。佣兵不熟悉恶棍的鬼蜮伎俩只是个借口,分权制衡才是维克多的目的。战熊佣兵把持兰德尔领的军事,那就不能把治安司法也交给他们。

    维克多选择了猴子。

    猴子是个恶棍,干脏活正合适,而且他势单力薄,除了紧紧抱住维克多的大腿别无选择。提拔猴子当治安官,不但可以迅速平息自由民恶棍的争斗,他还能成为维克多与工分制成员的缓冲。

    “猴子,兰德尔领与其他领地不同。”维克多说道:“你要管好自由民的治安,我的封臣和领民也在你的管辖范围之内。如果他们当中有人谋财害命,欺男霸女,你敢管吗?”

    “敢!”猴子很光棍的说道。

    维克多点点头道:“我对领地的治安有个基本的要求,恶棍能不能变好不重要,但别让老实淳朴的人变成恶棍!你明白吗?”

    “大人,您放心。”猴子恭敬地说道:“我会把那些恶棍治的服服帖帖,保证他们不敢欺压老实人!”

    “纳尔森,琳达,你们带猴子去治安所。顺便告诉那些治安士兵,如果不配合芒克治安官就回家种地。”维克多吩咐完了以后,又对猴子说道:“好好表现,我保证你会活的很舒服。但也要记住,琳达监察官会盯着你!”

    纳尔森咧嘴一笑,拍了拍猴子的肩膀,说道:“走吧,芒克治安官!“

    猴子敬畏地看了琳达一眼,朝维克多和莉莉娅躬身告退。

    待三人离开会议室后,莉莉娅蹙眉问道:“维克多,你相信猴子的忠诚?”

    “我不信!”维克多摇头反问道:“三年多以前,我的封臣还是自由民,你相信他们的忠诚吗?”

    莉莉娅犹豫了下,说道:“总比猴子要可靠,你为什么不在他们当中挑选治安官?”

    维克多沉声问道:“那你想过没有,如果我选的封臣治安官与其他封臣同流合污,欺上瞒下,会对家族造成多大损害?如果我杀了他们,其他封臣人人自危,导致家族核心分崩离析。那我是杀还是不杀?管还不是管?”

    “这”

    “忠诚是一种宝贵的品质,是一种无可动摇的信念,源自于归属感和认同感。领主家族要花上百年的时间才能培养出忠心耿耿的封臣。而自由民没有归属感,当然不会有忠诚!”维克多叹息道:“兰德尔家族的封臣都是自由民,我怎么能奢望他们忠心不变?”

    莉莉娅不服气地说道:“其他人我不知道,但我们战熊佣兵个个对大人忠心耿耿!难道我们不是自由民?”

    “没错。”维克多点点头,笑道:“那是因为你们接受了我!”

    “我们接受你?”莉莉娅瞪着水汪汪的大眼睛,疑惑地说道:“明明是大人接受了我们嘛!”

    “你从小生活在佣兵团,没有发觉你们和自由民不同吗?”维克多解释道:“你们就像一家人,对佣兵团有很深的归属感和认同感。不抛弃同伴就是你们的信念。蚁人围攻山丘营地,我抵抗到最后也没有抛弃任何人。从那时起,战熊佣兵才算真正的接受我,所以你们会对我忠心耿耿。”

    莉莉娅默默地点点头。

    “工分制成员没有佣兵团的信念,我又怎么可能相信他们的忠诚?而且,人是最善变的,懒惰的人也许会变得勤奋,朴实的人也可能变成恶棍,有时候就是一念之差,有时候是因为环境的变化。”

    维克多淡淡地说道:“说实话,战熊佣兵也会变,何况其他封臣呢?”

    “不!他们不会变......”莉莉娅倔强地声音越来越弱,她确实已经察觉到战熊成员相互攀比的现象。

    “无论会不会变,我要告诉你的是,作为家族首脑不要把家族的未来寄托在别人身上。”维克多说道:“兰德尔家族的底蕴太浅,根本不能保证手下的忠心!但我们可以保证组织的忠心!”

    “组织的忠心?”

    “对!一个具有完善的制度的组织,即便个别成员背叛组织也没有多少影响,要是个个都背叛,那就是我们的问题了。”维克多说道。

    莉莉娅眨了眨眼睛,娇声问道:“亲爱的,什么是完善制度的组织?”

    “这个嘛......”维克多脸色一囧,租赁雇佣制只是照搬集权制,他那里知道其中的理论。

    维克多干咳一声,说道:“总之就是少了谁地球都能转!”

    “地球是什么?”莉莉娅好奇地追问道。

    “这个不是重点!”维克多故作淡定,说道:“我的意思是,拿钱干活,干不好的就滚蛋,让其他人来!”

    “那我呢?”莉莉娅惊问道。

    “亲爱的,你是我的合法伴侣,兰德尔家族的夫人,我怎么可能抛弃你呢?”维克多连忙解释道:“可要是你不愿意管理家族内政,那我只能找个管家,还得把你的年俸给他。现在你应该明白了吧,年俸都是为职务准备的。”

    莉莉娅若有所思地点点头,问道:“你打算换村长?”

    “我能提拔自由民担任治安官,也能让自由民当村长!当然这仅仅是个例,我基本上不会再让自由民担任重要职务。”维克多摇头说道:“不过,未来的事情难以预料。谁知道我们的官员会不会背叛家族,会不会遭遇不幸,总不能少了一个村长就让村务瘫痪吧?而且,我们的这些村长没见多少世面,他们大权在握的时候,很容易被有心人拉拢腐蚀。”

    “为了避免这种情况,我们首先要分权,不能把村镇的权力委托给村长一个人。其次,要对家族官员和管事进行有效的监督,最后要建立一个相对公平的奖惩机制。”

    “分权我已经完成了,监察官和治安官也可以起到监督的作用。但你要完善监督的细节,还要拿出一套针对官员和管事的考核奖惩办法。”

    莉莉娅嘟嘴撒娇道:“你教我。”

    “我不管!你拿俸禄就要干活!”维克多很大气的摆了摆手,说道:“但我可以告诉你,一定要把人事任免权握在手上,不能交给各村的村长!另外,把每个建房入户的自由民家庭归入在册人口。他们以后就是我们的子民了。我明天要去黑堡镇,希望我回来的时候,你把这些事情都办好了。”

    “你就会欺负我!”莉莉娅跺脚娇嗔。

    维克多把小美人拉到怀里,调戏道:“亲爱的,我就喜欢欺负你。”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