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58章 猛人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火之季的四月,正值蔷薇花开,

    清晨,蔷薇庄园满庭芬芳,曲折的藤蔓已铺满院墙的一侧,一簇簇的蔷薇盛开在碧绿的叶墙上,远远望去好像一道五颜六色的花帘。晶莹的露珠点缀其间,在朝阳的映照下犹如钻石般熠熠生辉。

    西尔维娅将自己挂在吊椅里,红唇噙着微笑,一手抱胸,一手托腮,金灿灿的秀发像阳光一样随意地洒在肩头,优美莹润的雪白小腿在鹅黄色的裙摆下轻轻摇晃着,意态慵懒,神色迷人。

    骑士贵族无疑是受世界法则眷顾的一群人。单论容貌气质,男性贵族大多英俊挺拔,贵女个个娇艳动人,其中又以苏斯王国的贵族最为出色。

    西尔维娅是苏斯贵族出身,拥有最绝顶的美貌,可在她身上看不到骑士特有的自信与骄傲。相比罗兰的至真至纯,索菲娅的性感妖娆,吉莉安的冷艳高傲,妮可的刚柔相济,西尔维娅没有让人一见难忘的鲜明气质,完全不像一位强大的神灵骑士,而只是位享受闲适生活的绝色贵妇。

    维克多初次邂逅西尔维娅时,还以为她只是一位性情放荡的普通贵妇。随着时间的推移,维克多越发觉得只能用完美来形容这个女人,她的肌肤光洁细腻,发丝均匀如一,以维克多的超凡视力也挑不出任何瑕疵,她身上每一根线条都符合完美的定义,看似随意的一颦一笑,一举一动都在诠释什么是优雅,一个简单的眼神就能让人领悟她的心意,似乎贵族的仪态训练就是为她量身打造的,或者只是在效仿她。

    事实上,贵族的礼仪训练确实是在模仿巅峰骑士。对普通贵族而言,即便不能踏入巅峰领域也要努力向黄金骑士靠拢,不如此就不能体现骑士血脉的高贵。维克多修炼金蟾秘形,觉醒血脉天赋,逐渐触摸到世界法则,在他看来,黄金骑士沟通代表世界本源的元素海,已然达到天人合一的境界,他们举手投足都有着符合自然规律的美感,并潜移默化地影响其他的人感官。

    西尔维娅是火焰黄金骑士,巅峰骑士中的巅峰,精神意志形诸于外,当她想让人瞩目的时候,谁也不能忽视,想要隐藏的时候,敌人很难察觉到她的存在。这正是金蟾秘形所描述的天人最高境界,随心所欲,无所不至。

    这也是为什么西尔维娅的身边没有男人环绕的原因,轻易就被她影响的人,她看不上,只会觉得公爵夫人凛然不可侵犯,自惭形秽之情油然而生,不容易受到影响的超凡骑士则可以感受到美丽外表下的煌煌之威。高阶骑士对骑士之道各有各的理解和追求,最忌讳受人影响,动摇信念,如果不想断绝自己的骑士之路,谁还敢追求西尔维娅?

    登临绝顶,无人并肩,这就是神灵骑士的写照。

    唯有维克多受到了西尔维娅的青睐,开始的时候他还为自己的魅力而沾沾自喜,渐渐地却发现西尔维娅一个**的眼神就能激发他最原始的冲动,一个亲切的微笑也能让他感受到脉脉温情,又或者轻松写意,而他偶尔才能感染到西尔维娅的情绪。维克多终于领悟到自己和西尔维娅的亲密关系并不对等,对方始终占据主动,自己才是弱势的一方。

    维克多承认自己十分享受和西尔维娅亲近,也很难抵挡她的魅力,但西尔维娅和那些钟爱他的女人不同,她从未沉溺于男女之情。

    幸运的是,西尔维娅越来越放松对维克多的“压榨”,自从维克多具现风元素以后,她不再轻易向维克多施展魅力,而是努力营造出亲切宽松的氛围。尤其这次重逢,维克多明显感受到西尔维娅的热切期待。

    维克多知道西尔维娅在期待什么,这个女人一直在向他传递一个信息,我们很亲密,但我不需要裙下之臣,与我并肩前行,你才能让我倾心!

    当备胎的感觉并不让人愉快,那怕是唯一的备胎。

    维克多踏步进击,将烦躁与愤懑随着拳头轰出,一声爆鸣在空气中炸响,结束了伏牛秘形的训练。

    清新而熟悉的芳香在维克多的鼻间荡漾,不知何时,西尔维娅已经站在他的身旁。

    “你每天都练习这种体术吗?”

    维克多眉毛一扬,得意地道:“那当然!你没觉得我的体力越来越好了吗?”

    “我昨晚就知道,你又觉醒了一种新天赋。”西尔维娅眼波流转,娇笑道:“效果还不错。”

    被西尔维娅揭穿了激活的奥妙,维克多不禁嫩脸一红,讪讪无语。

    “不可思议!”

    “什么?你是说昨夜吗?”

    西尔维娅翻了个白眼,嗔道:“你刚刚那一下不可思议。”

    顺着西尔维娅的目光,维克多看到草坪上深深的脚印,这是他刚刚练习伏牛秘形留下的痕迹。

    “这对骑士来说算不得什么吧?”维克多不以为然的说道。

    西尔维娅仔细端详着维克多脸庞,似乎要从中找出什么异样,随即又展颜道:“到了骑士的阶段,任何体术都变得不算什么。但枯燥的练习本身是为磨练意志和体魄,这其中也涉及克服情绪的过程,要将愤怒、恐惧、残暴、冷血、兴奋转化为自身的力量,而不能被这些负面情绪所左右。”

    “你的部下创出的这种”

    “伏牛秘形。”

    “这确实是一种高明的炼体术。”西尔维娅微微颌首,说道:“但其中没有克服情绪的训练内容。在传统的武技训练中,总会有教官通过无情的鞭挞和严厉的斥责激发士兵的情绪,从而达到锻炼心志的目的。这可能跟你的部下常常经历实战有关,他能在战斗中活下来,自然已经克服了负面情绪。”

    “你刚刚那一拳饱含了愤愤不平的味道。我不关心是为了什么。”西尔维娅似笑非笑的横了维克多一眼,继续道:“据我所知,你修炼伏牛秘形的时间还不长,在此之前几乎没有接受过严苛的武技训练。但是你第一此实战就射杀了无数众多的豺狼人,还直面过食人魔,冷静果敢如同身经百战的骑士,似乎你天生就不受恐惧、仿徨,这些情绪的困扰。”

    “这还是我第一次见到你带着情绪出手。所以我才说不可思议。”西尔维娅再次打量维克多了几眼,抿嘴笑道:“原来你也是有脾气的,而且还没有真正的克服它们。”

    -3的秘密自然不能暴露,维克多只得说道:“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战斗的时候精神高度集中,除了达成目标以外,想不到其他的事情。罗兰殿下认为这是个致命缺陷。”

    “罗兰的看法没错,我以前没有注意到这一点。”西尔维娅点点头道:“你天生不受负面情绪的干扰也就算了,如果仅仅是压制的话始终是个缺陷。”

    “这样不好吗?难道你们巅峰骑士战斗的时候也有负面情绪?”维克多不服气地问道。..

    “怎么可能没有情绪呢?只是我们的意志已经完美的控制住了情绪。”西尔维娅挽起维克多的胳膊,两人在庭院中漫步,边走边聊,“事实上,巅峰骑士接受元素海冲刷意志而又幸存下来的第一件事就是要找回人类的各种情感,包括恐惧、忧虑、情爱等等。否则,巅峰骑士将无法摆脱元素海的影响,要不了多久,仍然难逃被元素同化的下场。”

    “我踏足巅峰领域后,立刻前往北部荒野寻找足以致命的怪物。”西尔维娅美丽的面容上,流露出缅怀之色,“我遇到了蝎尾狮,那只怪物让我重新体会到恐惧的滋味。最后,它的皮毛被我做成了沙发。”

    “蝎尾狮?黄金阶的怪物能威胁到你?”维克多不可置信地说道:“我以为你无敌了。”

    “无敌?哪有什么生物是无敌的?”西尔维娅解释道:“巅峰骑士再强大也要受限于人类的身体。有些怪物天生就比人类要强横的多,比如白猿、九头蛇蜥,还有传说中的巨龙,我和这些生物战斗多半难以幸免.......当然,它们也会死在我的反击下。”

    “在人类当中,神灵骑士也称不上无敌。如果三名巅峰骑士率领几十名大骑士,不惜性命的围攻,完全可以留下神灵骑士。所以,我也需要城堡和军队!”

    维克多停住脚步,凝视那双蔚蓝的眼眸,沉声道:“我保证这样的事情不会发生!”西尔维娅噗嗤一笑:“好啊!我期待你的表现。”

    “嗯。”维克多干咳了一声道:“然后呢?”

    “什么?”

    “杀了蝎尾狮然后你嫁给了约克公爵?”

    “恩比瑟?我欠他一份人情,但他对我已索然无味。”西尔维娅点点头,又侧首对维克多调笑道:“亲爱的,你嫉妒了?”

    “嗯。我是嫉妒了。”维克多有心否认,可看到西尔维娅明艳动人的俏脸,干脆承认了下来,又说道:“其实,我是想问你神灵骑士生育子嗣的问题。我和戈隆侯爵聊过,但他没有细说。”

    “哼!承认就承认,最后还要拿个问题来搪塞我。”西尔维娅不满地哼了一声,但是还是解释道:“骑士血脉生育艰难,尤其共鸣了3个元素位的骑士,时时刻刻都在与四大虚空元素交互,是真正意义上的超凡骑士。超凡骑士想要和伴侣生育后代,必须彻底放松自己的身体和心灵,回归凡物的本质,在放纵的过程中,双方的元素位将产生共鸣。”

    “神灵骑士与火元素亲和,火元素暴虐的特性会瓦解骑士伴侣的元素位。而凡人的血脉更不可能承受神灵骑士的血脉。”西尔维娅淡淡地说道:“火焰骑士都是偶然产生的,这可能是血脉变异。几千年来,只有剑圣德拉文与火焰骑士生育过后代,而且他们的两个孩子都踏入了传奇领域。”

    “剑圣德拉文是风、火、水三系亲和的变异血脉。”西尔维娅在维克多唇上轻轻一吻,柔声道:“现在,明白大家为什么稀罕你了吧?”

    血脉和-3没有关系,这纯碎是个误会!

    维克多无从解释,只能在心中呐喊,嘴上却说道:“德拉文流火之矢的卷轴,你有什么看法?”

    “这个我帮不你,上面涉及到神文的排列,这已经不是骑士能够理解的内容了。”西尔维娅柳眉微蹙,摇头叹道:“据说,神文无法记录,只有神职者和巫师才能具现。”说着,她又笑道:“德拉文具现神文的时候,被教会当作巫师围剿。他和光辉骑士团大战了几场,打败了所有的传奇圣骑士,还霸占了骑士团团长的伴侣,传奇圣骑士艾莉婕。最后,德拉文和艾莉婕的子嗣也觉醒了圣骑士血脉,教会才认定德拉文不是巫师。”

    用这种方式自证清白,真是个猛人!

    维克多听的目瞪口呆,对剑圣佩服不已。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