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86章 迁徙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一支车队在银月河畔的道路上缓缓前行,上百名精锐骑兵在车队的前后梭巡,他们当中最引人瞩目的是30名跨坐在迅鸟上的士兵,这些极具特色的轻骑兵环绕在一辆贵族马车的两侧。

    这辆封闭式的贵族马车由四匹健壮的挽马拉动,车厢华丽而厚重,如同一座移动的小屋,车壁上篆有银月纹章。紧随其后的是5辆造型奇特的大型马车,这些马车用幽暗森林特产的红木和铜质铆钉打造,非常的坚固耐用,车厢分上下两层,下层装货,上层载人,厢壁是一排排栅栏,用油帆布撑起来的防雨篷充当车顶,必要的时候还可以将卷好油帆布放下来抵御来自侧面的雨雪,这种敞篷设计便于通风又减轻了马车的自重,唯一的缺点就是不太保暖,但每辆马车上都坐满了乘客,几十个人挤在一块,怎么也不会太冷。敞篷客货马车的后面跟着7辆常见的辎重马车,以及备用的马匹牲口和上百只猎犬。

    二十多辆马车和上百骑兵组成的迁徙队伍绵延数百米,浩浩荡荡地向北行驶,滚滚车轮碾碎枯枝落叶发出的脆响与健马的嘶鸣,猎狗的吠叫,还有乘客的嘈杂声交织在一起,显得颇为热闹。

    这些噪音传入贵族马车的车厢内,已变得细不可闻。莉莉娅拉上车窗帘,蜷在沙发上说道:“真是不可思议。我们当初从黑堡迁徙到兰德尔领整整走了20多天,现在只花了4天就要抵达北境的渡鸦镇了。”

    “四年前的兰德尔领还是一片荒野,既没有补给点又没有道路,现在的人马丘陵处于建设期,为了运转石料和物资,约克家族率先完善的就是沿河道路和岗哨,我们这一趟迁徙,不用采猎补给,不用安营扎寨,也不需要派人寻路。”维克多笑道:“最关键的当然是步行和乘车的区别。”

    “小财迷,你现在还反对我建造客货马车吗?”

    维克多发展大型客货马车的许多举措都让莉莉娅困惑不解,家族领地有丰富林木资源,维克多偏偏要购买舒尔茨男爵的红木,山丘营地明明可以免费制造马车,维克多非要向各村的作坊下马车订单。

    维克多解释说,采购红木是为了加深对舒尔茨男爵领的影响力,让村民赚钱致富不仅可以激发他们的劳动热情,还将提高他们对兰德尔领的归属感,同时又能吸引商贩来平湖镇做生意,而领主作为规则制定者有太多的方法把钱再赚回来。

    莉莉娅对这些道理似懂非懂,但她核算了成本之后,立刻就抓狂了。

    各村的木器作坊分工合作,各自制造蜥皮车轮、车轴、车梁、车架和车壁,他们的效率高的惊人,每三天都能组装好2架马车,而传统的马车制造方式,木匠带着几名学徒忙活一个月也不见得能造好辆马车。但是,制造马车的工钱也大相径庭,木匠打造一辆马车最多赚4个金索尔,兰德尔领生产一辆马车却要付出去0个金索尔的工钱,因为参与的人实在是太多了,每辆马车至少要动用80个劳力。

    工钱加上挽马和原材料的采购费用,每辆马车的成本为50枚金索尔。兰德尔领的80辆马车一共花费了4000金索尔!这还不包括马车的备件。

    挽马的饲养成本更是让莉莉娅难以忍受,这些体重近200磅的巨马个个都是大胃王。吃的多也就算了,还要时常喂**饲料!真是吃的比牛多,比人好。

    这次渡鸦镇之行,客货马车的好处终于凸显无疑。

    维克多巡视渡鸦镇不仅是要安排走私商队的北上事宜,也是为了迁徙人口,确保实际控制那片领地。因此,莉莉娅招募了500多流民,乘坐5辆大车共同北上。渡鸦镇与平湖镇相隔上千公里,如果步行至少要跋涉40多天,其中艰辛不必提了,这一路上采办的食物补给就是一大笔开销。而客货马车每天能行驶0公里,最多20天就能抵达目的地,节省时间不说,还节省了大笔伙食费。

    想到这里,莉莉娅眉开眼笑地靠在维克多的肩膀上,说道:“亲爱的,你最了不起了。”

    风之季的三月,天气转凉,马车内却温暖怡人。莉莉娅穿着一件薄丝内裙,光着白生生的小脚,一截笔直修长的小腿也蜷在裙摆外面,因为坚持锻炼缘故,线条极为优美流畅,没有丝毫赘肉,光洁的肌肤闪耀迷人的光泽,令维克多大为心动。

    莉莉娅的容貌在普通人当中算是出类拔萃,但比爱丽娜姐妹还有所不如。自从嫁给了维克多,她格外重视保养美容,每天都坚持用冷热毛巾交替擦拭身体,她的肤质渐渐变得柔润紧致,而朱蒂也没有忘记讨好深受维克多宠爱的贴身侍女,派人送来了贵妇养颜的药剂秘方,莉莉娅服用之后,脸上些许雀斑也褪去了,加上灵猴秘形的塑形活血效果,此时的莉莉娅光彩照人,细腰桃臀,妩媚而又健美,论气质容貌比普通贵族夫人还要更胜一筹。

    长路漫漫,维克多与爱侣共处一辆马车,却什么也没发生。

    “咔擦。”

    车厢的另一端,穿着侍女服的小贝尔趴在桌子上,专心致志地用钳子夹碎一枚梗果,取出硬壳里的果仁,装进旁边的罐子里。小家伙的姿态和神情完全符合侍女的仪态,如果她没有不停地偷吃坚果的话那就更完美了。

    只见她偷偷观察了一下了维克多主人和莉莉娅夫人,然后用最隐蔽的方式把根果仁塞进嘴巴里。可惜她嘴巴里“吧唧”“吧唧”的咀嚼声,大到连莉莉娅都能听到。

    维克多顿时就乐了,他招手道:“贝尔,过来。让我看看你剥了多少坚果了?”

    贝尔抬头看了看维克多,又低头看了看银罐子里浅浅地一层坚果,一边把嘴里的美食咽下肚,一边慢吞吞地抱着罐子向维克多走去,眼珠滴溜溜地直转,小脑袋瓜子里正想着对策。

    车厢虽大,贝尔虽小,也是几步的距离,可她磨蹭了半天也没走过来,最后干脆来了一个假摔,在羊绒毯上打了个滚,把罐子里的果仁撒的到处都是。

    “哎呀!主人,果仁撒了。”贝尔扑扇着大眼睛,一脸无辜的说道:“果仁都脏了,还是给贝尔吃吧。”

    “嗯,好吧。”维克多故意逗她,拖了个长音说道:“那......今天的晚餐你也不用吃了,好像有烤鹿肉哦。”

    贝尔先是喜笑颜开,随后红扑扑的小脸一垮,眼睛里已经开始酝酿泪水,鼻子抽啊抽的,眼看就要哭了出来。莉莉娅大为心疼,将她抱了过来,放在腿上,安慰道:“大人是在逗你,贝尔当然可以吃晚饭了。”

    维克多笑着说道:“你这么宠贝尔,她将来还怎么做个合格贵族侍女?”..

    莉莉娅白了维克多一眼,贝尔则把小脑袋埋在她的怀里。也许是因为马车的颠簸,也许是因为莉莉娅温暖的怀抱,贝尔很快就睡着了。

    莉莉娅将贝尔抱到小床上,又盯着她看了一会,叹道:“贝尔真是可怜,虽然我也从小失去了父母,但我有哥哥,现在还有你。贝尔什么亲人都没有了。”

    她有个厉害到不行的父亲,也是个见不得光的父亲。

    维克多在心里默默吐槽。其实山区要塞就算暴露了也没什么大不了,但他收留巫师和兽人贸易的事情绝不能让外人知道,哪怕是莉莉娅也不行。维克多倒不是担心莉莉娅会泄密,而是为了保护她。豢养巫师非常危险,教会一旦得悉,维克多未必有事,但莉莉娅极有可能成为教会杀一儆百的对象。

    虽然贝尔年幼懵懂,别人不会把她的话当真,维克多也不敢冒险,他不但仔细排查了贝尔接触的人,还亲自前往小教堂,在米勒神父那里旁敲侧击,确定没有风险之后,这才把她带在身边。贝尔还算乖巧机灵,接到维克多的警告后,不再谈起自己的父亲。不过,小姑娘好吃贪玩,精力充沛,稍不留心就跑出去找小朋友玩耍,让人头疼不已。

    “你觉得她可怜?”维克多摇头道:“这个小家伙长的不漂亮,还贪吃贪玩,我都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么多人喜欢她......连狗都喜欢她!”

    莉莉娅仔细想了想,笑道:“我第一眼看到她就觉得很亲切,很可爱总有些人特别讨人喜欢,贝尔就是这类人。”

    维克多点点头,正要开口,马车却开始减速,渐渐停住了。维克多拉开窗帘,见到亲卫队长格鲁正赶过来。

    “格鲁,发生什么事了?”维克多问道。

    格鲁答道:“大人,我们已经进入了索伦子爵的领地。前面有一位骑士和一位神父想要见您?”

    “哦?索伦麾下的骑士?”维克多眯了一下眼睛道:“他是谁?”

    “那名骑士自称是索伦子爵的弟弟,伯勒斯.温布尔顿男爵。”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