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98章 信息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大草原平坦辽阔,壮美无垠,没有丘陵,少有树林,没有道路,轻易也见不到圣城的踪影,只是一望无际的草原,季风吹过,草叶摆动就好像绵绵不息的波涛。所以,大草原又被称为沃顿草原,或者沃顿草海。”..

    莉莉娅眨了眨眼睛,好奇的问道:“为什么叫沃顿草原?”

    “因为沃顿河。”亚伯勋爵笑着解释道:“夫人,沃顿河是一条横贯大草原的浅水河,她是大草原的生命河,十二圣城就分布在沃顿河的两岸。草原人把她叫作卡丽桑河,意指母亲河。”

    “没人知道沃顿草原到底有多大,也没人确定沃顿河的源头在那里。草原人传言沃顿河源自大草原最西边的鬼影森林,那片森林后面有一道高耸入云的山脉。学者们认为那条山脉十多铎王国西北角沃伦山脉的一部分。沃顿河的名称也由此而来。”亚伯勋爵喝了一口咖啡,继续说道:“沃顿河既宽又浅,最窄的河道也有十多米,最深的地方不到一米。她蜿蜒崎岖,有许多支脉,并形成大面积的草甸湿地。那里水草丰美,栖息着数不尽的羚羊、野马、野驴、草原犀,还有短角野牛。当然也少不了棕熊、狼群、月刃豹之类猛兽,据说有人瞄见到过可怕的剑齿兽。我个人认为传言属实大草原的动物实在是太多了,光野牛就不会少于千万只。”

    “我有幸见过一次野牛群迁徙的情景我真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词汇来形容那种壮观的场面。我想即便是骑士也没有办法在上百万只奔牛的蹄下幸免于难。”亚伯勋爵感概地摇了摇头,继续说道:“不过,对人类威胁最大的还是草原里的豺狼人和食人魔。尤其是那些豺狼人,它们行动矫健,感知敏锐,驯养草原灰狼作帮手,老远地就能闻到人类的味道。如果,商队被这些畜生盯上了,那可要小心了,必要的时候得放出红眼鸦,向圣城求援。”

    “向圣城求援?”维克多抓住关键点,兴致勃勃的问道:“亚伯老师请详细介绍一下圣城的情况吧。他们如何确保商队的安全?城内有那些势力?又是怎样运转的?”

    亚伯勋爵恭敬的道:“大人,沃顿草原的2座圣城控制着近50万平方公里的面积,人类主要在这片区域中活动,除此之外皆是荒野。”他顿了顿,又道:“大人,我们雄鹿商会只去过圣盔城、圣羽城和圣铠城,其他圣城的情况我所知不多,但都大同小异,我就给您介绍一下最大的圣铠城吧。”

    维克多搅动咖啡杯里银勺,颌首道:“那就聊聊圣铠城。”

    “圣铠城坐落于沃顿河南岸,离多铎王国的白水要塞只有7天的车程。它约莫22平方公里的面积,没有城堡,没有护城河,只有壕沟和一圈24米高的石制城墙,这道城墙的下半部分是光滑的灰岩,上半部分是用碎石和灰浆砌起来的。目前,这座草原城市归撒桑帝国的伯尔尼公爵所有,城镇事务由教会的杜拉女牧师管辖,她的麾下有000名圣武士和23位神父,伯尼尔家族的普斯里大骑士率领800名撒桑骑兵驻扎在城内,他们只负责保卫城池和领地,不参与具体的管理工作。”

    维克多皱眉问道:“这么点兵力,这么矮的城墙,怎么能挡住多铎人的突袭?教会从不插手领主之间的战争。难道是草原人在帮助撒桑军队抵御多铎人?”

    亚伯摇头道:“草原人和教会一样,他们也不插手外人的战争。至于,多铎为什么没有进攻圣铠城,我就不得而知了,估计是有其他原因。作为中立的商队,我们不关心,也不打听这些事情。”

    维克多点点头,抬手示意亚伯继续介绍。

    “平时,圣武士和撒桑骑兵携带0天的干粮,外出巡视,清剿圣盔城周边的怪物。草原牧民一般不居住在城内,他们驱赶牲口逐水草而居。到了水之季,牧民便回到圣城,在城外搭建帐篷,宰杀牛羊,出售兽皮牛角和马匹牲口,购买粮食军备。等渡过雨雪两季,牧民们将再次离开圣城。”

    “商队可以在圣铠城买到撒桑帝国的粮食和亚麻布、牧民的牛羊肉、优质皮革、羊毛织品,各类草药,还有马匹牲口。大多数小商队往往止步于圣铠城,而我们这些畅行无阻的大商队会继续北进,再走20多天的路程,就可以进入撒桑帝国。不过,我们要向圣城缴纳每人金索尔的渡桥费,圣城的牧师也会给我们三只红眼信鸦,方便我们遭遇不测的时候,向圣城求援。”说到这里,亚伯苦笑道:“我们雄鹿商团缴纳的渡桥费少则7、8百,多则上千。因为,我们要雇佣数百人的佣兵护卫。”

    维克多问道:“为什么要雇佣这么多人?草原上的豺狼人很猖獗吗?”

    “豺狼人只是一方面,主要是防备草原牧民。”

    莉莉娅惊讶地道:“这怎么可能?老哈姆就是草原牧民,他说草原的儿子彪悍勇敢,热情好客,草原女儿美丽多情。草原人都是光辉之主的虔诚信徒,不会伤害旅人,反而救助落难者。”她转头对维克多说道:“老哈姆从不撒谎!”

    “美丽的夫人,您的手下确实没有撒谎。草原人无论男女个个骑术精湛,箭法如神,彪悍勇猛。他们一人双马,驾鹰牵犬,能在马背上用反曲弓射中200米外的草原旱獭,敢于用弯刀和棕熊肉搏,小股的豺狼人盗匪根本不敢和草原战士对抗。”亚伯面色古怪的说道:“牧民不伤害旅人,可他们的热情却让人受不了”

    “牧民部族遇到小商队或者旅人,一定会热情的招待他们。不把客人灌醉,他们绝不罢休,然后他们让自己美丽多情的妻子或者女儿陪侍客人。”

    莉莉娅粉脸微红,维克多则玩味的问道:“客人醒了之后呢?”亚伯摇头失笑,“那就别走了,安心的当个牧民吧!如果强行要走的话”维克多放下银勺,接口道:“酒也喝了,肉也吃了,女人也睡了,再要走,那就是对草原人的侮辱,又是在野外呵呵,连人带货一起留下。”

    “牧民部族中的勇士不是骑士吗?他们身为贵族怎么能这样这样蛮横?”莉莉娅涨红了脸,气呼呼的说道。

    亚伯轻蔑的笑道:“勇士也能算贵族?他们早已失去了家族的姓氏和骑士的荣耀,他们血脉驳杂,最强的勇士也要依靠撒桑帝国的提供的洗练药剂才能晋升为见习骑士。牧民勇士的举止和普通牧民没有区别,有的勇士甚至不是牧民的首领。”

    教会和撒桑领主共治圣铠城,它是草原里的庇护所,补给站,贸易口岸,军事据点,也是教会为草原人信徒设立的教堂。尽管神职者对草原牧民的影响力巨大,但牧民仍然属于半野民。草原人游牧为生,居无定所,他们虽然有信仰却无法时常在教堂祈祷,也不需要供奉领主,而领主只能通过贸易获取牧民手中物资。所以,三者没有构建出稳定的保护、救赎和奉献的关系。草原牧民类似于山民,只不过牧民更强大,更团结,他们甚至形成了自己的文化和传统,可以被称为沃顿人。

    为了抑制兽人势力的蔓延,当权者必须容忍沃顿人的半独立性。对于游牧民而言,人口资源极其重要,热情好客的互助精神是他们团结同胞,繁衍壮大的根源。这和山民接纳落难者的习惯如出一辙。

    试想一下,一个牧民小部族遭遇豺狼人的袭击,部族成员四散逃命,他们失去了赖以为生的牛羊,在茫茫大草原上不是饿死就是被野兽吃掉,如果其他牧民部族不伸出援手,那么沃顿人的整体实力将不断削弱,难免要在残酷的生存竞争中消亡。任何一个沃顿牧民都不希望自己落得同样悲惨的下场,当所有人都需要的时候,热情豪爽,妻客留人的风俗也就成了一种理所当然的传统。

    话又说回头,失去了豺狼人氏族的威胁,沃顿人会变得和地球上的匈奴民族一样,依靠战争去掠夺人口和财富。

    其实莉莉娅一点都不在乎草原人是热情还是蛮横,这种风俗习惯成了自由民商队北上的阻碍,那就不行!亚伯勋爵脸上也挂着冷笑,看来大型商团面对热情的沃顿人就算不会被吞并,也要和他们交易,那2成的粗糖就是这样卖给了牧民,至于牧民保障了商路的安宁,他是绝不会考虑的。

    屁股决定脑袋不外如是。维克多心里觉得好笑,但他不得不承认,小规模的走私商队不可能穿越沃顿大草原。

    亚伯端起杯子,喝了口又香又苦的咖啡,继续说道:“商队在撒桑帝国边境的马蹄镇稍作休整,再向北走四天就到了铜戟城——戴克里安家族的主城,也是商队的终点。我们在那里交割货物,再用青麦和亚麻布装满马车,然后沿路返回。”

    莉莉娅好奇的问道:“撒桑人的城市是不是像野民的村寨?”

    “呃夫人,尽管撒桑人的野蛮的名声一直在三王国流传,但我向您保证这不是事实。”亚伯顿了顿,说道:“铜戟城是我见过的最繁华的城市,那里人口稠密,贸易发达,秩序井然,街道很干净当然,它的环境和秩序不能和约克家族的金水城相提并论,更比不上平湖镇,不过它的规模是金水城四倍,有近30万的人口”维克多插口问道:“撒桑帝国有多少人口?多少军队?有什么特产?那些商品比较紧俏?帝国内部势力有那些?”

    亚伯尴尬的道:“大人,我对撒桑帝国的了解并不多我们雄鹿商团只到过铜戟城。撒桑帝国的温布尔顿家族在铜戟城设有商会,我们只要和他们交易就行了。除非是去参加条顿公国举办的野蛮人大集市,否则我们不需要跑太远,而且那是剑齿虎商团的任务,他们才是索菲娅大人的心腹”

    “说你知道的。”维克多不以为意地挥了挥手。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