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306章 蔷薇屠龙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雨季如期而至,豆大的雨点从天而降,冲刷世间万物。

    封堵大沼泽南部入口的城墙上只有几十名经验丰富的工头冒雨巡视,其余的雇工回到各自的房舍,享受与家人团聚的时光。

    领主通常不会在雨雪二季召集民众从事繁重的户外劳役,这两个月是天然的假期。但是,总有些人要担负起巡逻和警戒的责任,尤其面对异族威胁的时候。

    城墙之外五百多米处地势开阔,这里建有一座木质岗哨,里面驻扎着几名约克家族的士兵,他们都是经验丰富的斥候,专门监视大沼泽中的动静。

    屋外天寒地冻,雨势正急,屋内暖意融融。几名斥候围坐在火盆边上,说说笑笑,这时一名年轻的士兵推开木门,寒风灌入房间,惹来一阵叫骂。年轻士兵不以为意,随时关上房门,涎着脸坐到火盆面前,狠狠地抽了下鼻子:“好香!”

    “丹尼尔,还没到换班的时候。”斥候队长看了年轻士兵一眼,还是给他盛了一碗热乎乎的肉汤。

    “佛里奥在盯着,他的眼神最好了。”丹尼尔接过汤碗,笑嘻嘻地说道。

    “不能大意,上次蚁人入侵也是雨季。”斥候队长放下勺子,说道:“喝完了,赶紧出去看看,烽火台的柴火可不能打湿。”

    “头,不用担心。我们裹了两层油帆布,保准不会受潮。”另一名斥候接口道。丹尼尔把肉汤吃了个干净,放下碗,意犹未尽地咂了咂嘴道:“真舒服六足鳄的尾肉就是好吃。”

    “没你的份了!”斥候队长斜睨着丹尼尔,说道:“这是最后一点六足鳄肉了,再想吃就得等杰克他们回来了。”

    “我们能有这口福全亏了杰克。”丹尼尔把目光从汤锅里移开,干笑着掩饰道:“下次,我也和杰克一块去大沼泽侦查,老是白吃他们的猎物,总觉得过意不去。”

    这座警戒哨并非处于侦查的最前沿,约克家族承担防御蚁人的重任,新兴的兰德尔家族便主动派遣一支斥候小队,深入大沼泽,探查敌情。杰克就是兰德尔家族的斥候队首领,他和他的手下据说都是被纳尔森勋爵搭救的山民,所以他们保留山民寡言的脾性,捕猎的时候习惯用手势沟通,或者模仿动物的叫声。这些人话不多,出身又低贱,约克家族的斥候原本是看不起的,但他们遵照山民互助的传统,每次出任务回来,总会给岗哨留下一些猎物,而且还都是平是难得一见的沼泽野味。久而久之,双方便有了交情,至少约克家族的斥候是这样认为的,杰克他们实在是太沉默了。

    “你真的要去,杰克也不会带你。”斥候队长拨弄木炭,待火苗升腾,放下火钳道:“杰克他们第一次出任务,去了14个人,回来7个,第二次去了12个人,回来7个,第三次去11个人,回来8个,自此以后他们就没死过人。你再看看他们带回来的猎物,先是泥虾、泥龟,接着是水豚、麋鹿,现在是六足鳄、巨蚺说实话,我们谁也配合不了他们,去了只能是拖累。”

    “头说的对。”一个身形精瘦的斥候点头道:“杰克他们还真是野人,同伴死了都没见他们落过泪”斥候队长接口道:“山民勇士认为捕猎和被猎是一回事,不值得哭。他们开辟新猎场总有人送命,等环境和野兽的习性都摸熟,新猎场就归他们了。”

    “兰德尔子爵大人还真是嘿嘿,让杰克他们送死,眉毛都不皱一下。”丹尼尔有些愤愤不平地道。斥候队长盯着他看了好一会,直到丹尼尔神情变得不自然,才道:“幸好大家都是兄弟,你背后议论子爵大人要是被主人知道了,少不了一顿鞭子。”

    丹尼尔想起菲妮克丝大人对兰德尔子爵笑靥如花的模样,顿时缩了缩脖子,干笑道:“都是兄弟,都是兄弟”众人哈哈大笑,抓住这个机会敲了丹尼尔的一顿酒,这才罢休。斥候队长也矜持的笑道:“杰克他们人不错,就是出身差了,有些事情总得归他们做。”自豪感油然而生,大家纷纷点头,“我们可是千年传承的约克家族”正说笑着,门外突然传来萨特猎犬的狂吠和代表急需援助的哨声。

    “走!”斥候队长擎起一根油木火把,就冲了出去,其他人也各自点燃火把跟上队长。屋外雨声如潮,队长大声问道:“怎么回事?”斥候佛里奥吐掉含在嘴里的哨子,指着不远处,大喊道:“杰克回来了一个人!”

    斥候们脸色大变,放眼望去,看到雨幕中一个矫健的人影正朝这里走来。队长将火把递给佛里奥,独自冲进豪雨中,他跑到近前发现果然是杰克。

    “杰克,其他人呢?”

    杰克甩开抓住自己肩膀的手臂,平淡的说道:“遇到怪物,跑散了。”队长脸色发白,紧张的问道:“是蚁人吗?”

    “不是。”杰克摇了摇头,队长松了口气,然而杰克的下一句话又让他警觉起来。

    “从没见过的双头大蜥蜴,有二十米长。”

    双头大蜥蜴?不会是异化生物吧?斥候队长暗暗激动,沉声道:“我们先回岗哨再说。”

    没过多久,大沼泽发现疑似异化生物的消息传到了菲妮可丝男爵的耳中。当天下午,兰德尔子爵携同菲妮可丝男爵在斥候队长和杰克的带领下深入大沼泽,他们亲眼见到了那只怪物。

    于是,一只红眼信鸦带着确凿的消息飞往金水城。

    十天后,西尔维娅带着一队人马赶到妮可在大沼泽临时修建的狩猎营地,她见维克多的第一句话是,“它还在吗?”

    此时,小雨初晴,寒风乍止,太阳从云层的缝隙中投下几道光柱,为乌云镀上了金装。西尔维娅身穿精致纤美的秘银铠甲,满头金发比阳光还要耀眼,蔚蓝纯净的眼眸里光彩熠熠。维克多知道,只有兴奋的时候西尔维娅的眼睛才会如此闪亮。兴奋的不止西尔维娅一人,与她同来的四名大骑士,吉瑞斯子爵,佛瑞德子爵,布鲁斯男爵,妮可的老师翠丝莉男爵,还有学者大师埃德文和塔西佗,以及金水城的驻守神父康利牧师,他们围着维克多和妮可,一个个都竖起了耳朵。

    “在!”维克多点点头,说完便和熟人一一寒暄,然后把西尔维娅拉到一旁,悄声道:“亲爱的,你怎么把埃德文和塔西佗大师都带过来了,这怪物很危险,他们要是有个闪失,那可怎么办?”

    西尔维娅嘴角微扬,还没来得及开口,埃德文拉着塔西佗大师气势汹汹地赶了过来,“维克多小子,我全听到了。巨型异化生物百年难得一见,异化龙蜥更是闻所未闻,这样的奇物,我们怎么能错过?”

    维克多尴尬地笑了笑,他没想到这老头耳朵这么灵光,却不知道埃德文精通唇语。西尔维娅朝塔西佗大师颌首致意,对维克多介绍道:“塔西佗大师是最顶尖的药剂师,精通异化战兽培育学,有大师的帮助,我们将事半功倍。”

    埃德文大师嚷嚷道:“可不就是嘛。我们上次大沼泽抓到的异化鼠不能培育战兽。塔西佗还笑话我学问不精,说那只异化鼠营养不良”塔西佗矜持的道:“正常的异化鼠应该与战马的体型相当,你们捕获的异化鼠只有林豹的体型,明显属于异化程度不够。而且,在同一个区域发现两只异化生物我从没听说这种事情。”顿了一下,他又问道:“兰德尔阁下,您刚刚认为这么多高阶骑士都保护不了我们两个老头子?那只怪物有这么强?”

    “维克多和妮可都被那只怪物惊住了。”宛如青春美少女的翠丝莉大骑士带着弟子走了过,说道:“妮可,你来介绍一下吧。”

    “是。”妮可向西尔维娅和学者大师屈膝行礼,娇声沥沥的道:“那只怪兽是维克多手下的斥候先发现的,它就生活在前面的湖泊里,我们用血食把它引出来,发现它连头带尾有二十多米长,大约五米高,体型堪比巨龙,长有两颗龙蜥脑袋,前后四肢,腹下还有一对巨大的腹鳍,背上和尾部生有倒刺。它看起来很笨重,其实移动速度快的惊人”妮可心有余悸的道:“比我跑的还快,幸好我们事先准备了许多野猪,我只要跑的比野猪快就行了。”

    “这就难怪了。”塔西佗沉吟片刻,说道:“那只异化鼠多半是为了躲避异化龙蜥,才潜入地下,而你们恰好路过那里,它忍不住进食的欲望,便跳出来攻击你们。因为它没有完全异化,所以不能培育异化战兽。”

    埃德文眼睛一亮,急声问道:“也就是说,异化生物可以感知到同类的气息?”

    “这是最合理的解释!”

    “我们一直认为异化生物嗜血无脑,没想到它们还能感知同类这是个新发现!需要进一步验证!”

    “恐怕很难关键是这种发现对异化战兽有没有影响如果”

    两位学者大师谈论不休,康利神父也加入了进去。

    整个都跑偏了。

    人类习惯用自身的观念去脑补未知的现象,越是学识渊博的专家学者越难以跳出固有的思维局限。说白了就是不会脑洞大开。

    维克多暗暗好笑,西尔维娅妙目一转,问道:“你和它交手了?”

    “嗯!”维克多点点头,严肃的说道:“这只怪物拥有沼泽龙蜥的动态视觉和闪电反射,还具有很高的元素抗性,它的再生能力令人瞠目结舌,我射瞎了它的两只眼睛,仅半天的工夫就复原了。亲爱的,你绝不能大意”

    “你没把它吓跑吧?”西尔维娅将秀发盘起,定定地看着维克多。

    “呃怎么可能?”见西尔维娅一副跃跃欲试地模样,维克多有些气急败坏。这些天,炼金民兵时不时把野猪抛在岸边,伊图戈斯有血食可吃,偏一直徘徊在附近。虽然维克多要借助西尔维娅的力量除掉这只怪物,但他绝不希望西尔维娅发生意外。

    “那只怪物暂时不会离开前面的大湖,它也不是骑士的力量可以对付的我不是让你准备几架小型床弩吗?”维克多不知不觉用上了质问的口吻,西尔维娅撇了撇晶莹的红唇,说道:“改造床弩至少要十来天,太慢了。”

    “我们不就是人型床弩吗?”佛瑞德.约克子爵笑着接口道,他的手中握着一支婴儿手臂粗细,2.4米长的精铁长矛。“七十米内,我们大地骑士投矛的威力不比床弩差多少,如果康利神父为我们加持神术,有效射程则可提升到一百米。”

    此时,三名大地骑士各自摆弄着两把同样的精铁长矛,后面的几名骑士则抱着一大把,显然大骑士投掷长矛速度远远超过床弩的射击速度。维克多暗自懊悔,上次应该把纳尔森那家伙叫上,不过,他的力量足够,但准头恐怕比不上大骑士。

    “我可以先射瞎怪物的四只眼睛,你们再用铁矛投射它的脑袋,这样就万无一失了。”维克多颌首道。

    “先看看再说。”西尔维娅举步向前,其他人紧随其后。

    湖水暗绿,寒意袭人。西尔维娅盯着静谧幽深的湖面,随意的问道:“它在那呢?”妮可挥手示意,上百名强壮的士兵拖着野猪走到湖边,他们先用铁桩钉入地下,再把野猪的后腿捆在桩子上。四十多头野猪挣扎嚎叫,却无法摆脱绳索的牵绊。士兵将事先准备好的血水倒入湖中,然后迅速撤离。

    没过多久,湖面出现一道巨大的阴影,当它跃出水面时,轰然巨响,水波如同瀑布从满是骨刺的背脊上滑落。狞恶凶猛的巨兽呈现在众人的面前,埃德文和塔西佗两位学者大师不由自主地向前靠,想要看个仔细,但被几名骑士拦住了。

    伊图戈斯发现岸上有许多猎物,却先吞噬离它最近的野猪。维克多取出短弓,说道:“让你们看看它的闪电发射和动态视觉。”说着,连射五箭,绳索应声而断,重获自由的五头野猪立刻拼命逃窜,而移动的猎物引起了巨兽的注意,只见两颗龙蜥脑袋昂首连击,空气中响起一串震耳欲聋的爆鸣,那五头野猪不见了踪影。

    迅雷不及掩耳的攻击让大骑士的神情也沉重起来,翠丝莉叹了口气,向西尔维娅问道:“我觉得的维克多的建议很正确。”

    西尔维娅头也不回,淡淡地问道:“塔西佗大师,这只巨兽的眼睛有价值吗?”

    塔西佗想了想,说道:“嗯尊贵的殿下,如果按照兰德尔子爵所言,这只巨兽的再生能力已经远远超越了沼泽龙蜥,龙蜥的眼睛向来是再生药剂的主材,至于它的眼睛能不能调配出超凡再生的药剂,我也不能确定。但我诚恳地请求您,不要冒险!”

    西尔维娅盯着正在进食的异化龙蜥,叹道:“这样一只巨兽应当有自己的名字。”

    “伊图戈斯。”

    “伊图戈斯?”西尔维娅侧头朝维克多嫣然一笑,“亲爱的,你率先发现了这只双头龙蜥,有资格为它命名。”

    “好!它就叫伊图戈斯,龙兽伊图戈斯!”

    “亲爱的,别冒险。不值得”维克多沉沉地说道,刚要抬手射瞎伊图戈斯的眼睛,却西尔维娅按住了,“亲爱的维克多,你对我缺乏信心。”她又对密友问道:““翠丝莉,你说我猎杀伊图戈斯需要多长时间?”

    翠丝莉冷淡的道:“只要一个眨眼,它就能咬死你,你杀它也同样不会需要太长时间。”

    “的确如此。”西尔维娅点点头,对所有人说道:“伊图戈斯的力量远非骑士可以匹敌,它拥有龙脉的动态视觉和闪电反射,以及超凡再生和元素抗性的天赋,看似无解,其实它还没有蝎尾狮身兽对骑士的威胁大。它力量虽强却很粗糙,攻击速度快如闪电但缺少变化,它弱点几乎摆在了明处。”

    “虚空元素不仅可以重创对手,今天就让你们看看虚空元素正确的运用方法!”西尔维娅抽出一柄精金长剑,剑身不过二指,薄如蝉翼,锋利无匹。她转身向双头龙蜥走去,姿态优雅,身姿曼妙,仿佛庭中漫步,而非斩杀强敌。

    伊图戈斯见到一个小小的猎物靠近,张开血盆大口,浑不在意地咬了下去,西尔维娅纤足一点,便跃上了它的后颈,长剑一划,伊图戈斯的这颗脑袋顿时瘫在泥地里,但它另一只脑袋毫不犹豫地发动了闪电噬咬,空气中响起一声霹雳,恐怖的蜥蜴脑袋化作一团模糊,直击伤害自己的罪魁祸首。以维克多的目力也只能看到一个大概,论绝对速度,伊图戈斯的攻击已经超越了他的天启,然而,西尔维娅却全身蓝光流转,如同失去了重量,好似蓝色的柳絮,随着狂暴的气流向上飘飞,萦绕在伊图戈斯的颈间,下一刻,剑光如水,伊图戈斯小山似的身体轰然倒塌。

    西尔维娅持剑立在伊图戈斯的脑袋上,明艳不可方物。

    “死了吗?”埃德文大师率先打破了场上的寂静,不确定的问道。巨兽的身体虽然不再动弹,但它那血腥的眼睛仍然开阖不止,胸腔也在起伏不断。

    “没死。它的颈椎被切断了。”维克多重重地吐出一口气,西尔维娅刚刚巧妙应用虚空风元素的特性,以小胜大,以轻胜快,两剑制敌的风采令人叹服仰慕。

    伊图戈斯的力量远远超过黄金骑士,但它的体魄强度还比不上白银蚁人,西尔维娅洞悉它的弱点,仅凭骑士的内在力量,用薄剑顺着颈骨的缝隙切断颈椎,轻描淡写地就使其瘫痪,这得益于神灵骑士的精神扫描,任何人都无法复制,但她避实就虚的战术却给维克多上了一课。

    康利神父上前祝贺道:“恭喜殿下,愿殿下两剑屠龙的美名史诗传唱。”

    西尔维娅轻弹长剑,笑吟吟的道:“屠龙还差的远,不过伊图戈斯的脑袋却值得收入蔷薇庄园。”

    “殿下,应当把龙兽的脑袋挂在黑堡的大门上,供人瞻仰。”吉瑞斯子爵手持巨剑,单膝跪地,扬声道:“我是否有这个荣幸,为您斩下伊图戈斯的首级,制成标本?”

    “吉瑞斯子爵,请动手吧。”西尔维娅颌首同意,吉瑞斯顺着伊图戈斯的伤口,一剑将它的脑袋斩断,血浆从脖颈中喷涌而出,约克家族的士兵纷纷上前,用手指蘸血涂在额头,以示荣耀。塔西佗大师也取了一点血,置入一个装有透明药剂的水晶瓶中,轻轻摇晃。药剂渐渐变成晶莹剔透的碧绿色,埃德文大师惊呼道:“生命之绿!顶级的生命之绿!”

    塔西佗也激动的喃喃道:“从未见过的龙脉异化兽,从未见过的生命之绿。”

    “大师这意味着什么?”西尔维娅问道。

    “恭喜殿下,约克家族将拥有自己的异化战兽,而且极有可能具备再生天赋,虽然比不上沼泽龙蜥的再生效果,但必定超过其他异化战兽的愈合能力。”塔西佗盯着水晶瓶,说道:“颜色如此纯净,我估计最多二十年就可以培育出来,或许时间更短,这毕竟是从未有过的异化血肉。我想,各大王族一定愿意花费巨资向约克家族求购伊图戈斯的血肉。”

    “您知道,这是不可能的。”翠丝莉冷淡的说了一句。

    “是我失言了。”塔西佗摇头苦笑,西尔维娅则说道:“大师,还请帮我们选择战兽的母本,设计培育方法,我必有重谢。”

    “这是我的荣幸。”塔西佗郑重施礼,约克家族的骑士个个喜笑颜开,异化战兽可以确保一个家族数百年的威名。西尔维娅走到维克多面前,柔声道:“亲爱的,我会请最好的皮匠大师为你定制一件龙蜥皮甲伊图戈斯的血肉我可不能给你,但我向你保证,约克家族有的你就会有。”此时的西尔维娅面泛桃花,美艳惊人,她显然开心到了极点。

    “你高兴就好。”

    维克多无所谓地耸了耸肩膀,弱化版的异化战兽那能比的上炼金龙蜥,何况他还有伊莫森这个国宝级的巫师,就算原版的异化巨兽他都能培育出来。西尔维娅眼波流转,轻咬红唇,“亲爱的,我有一件重的事情和你谈,我们先去银月庄园吧。”

    “也好。”维克多点点头,对其他人施礼道:“诸位阁下,我先走一步,我将在银月庄园设晚宴,为诸位庆功。”

    众人回礼致意,妮可想要跟过去,却被翠丝莉拽住了,看到维克多和西尔维娅渐渐走远,她不由得对自己的老师翻了个白眼。翠丝莉气的咬牙切齿,低声呵斥道:“乱想什么?教廷来信,教宗指明要访问兰德尔家族。”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