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314章 侯爵之死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野蛮人南下渡河,从亚瑞特山到博瑞王国,行程有一万多公里。沿途的领主对野蛮人入境心怀戒惧,索菲娅这一路上全靠教会从中斡旋,才顺利抵达博瑞王国。

    队伍到了红港,博瑞王国的奥雷格大主教亲自出面接待了索菲娅,并把野蛮人安排在距离港口5公里的一处山谷里,奥雷格还向五大执政家族压,要求他们尽快安排渡河事宜。

    奥雷格年过七旬,身材矮胖,圆圆的脸上长着一个搞笑的大鼻子,平日里穿着简朴,为人亲切随和,丝毫没有大主教的架子。此刻,他神情庄重,身穿红色大主教长袍,头戴冠冕,手持秘银权杖,几位高阶牧师和数十名全副武装的圣武士护卫左右,尽显一国主教的威仪。

    索菲娅原以为奥雷格受到了五大家族的蒙蔽,对艾菲索斯侯爵的图谋并不知情,她现在才明白自己实在是太天真了。在奥雷格的心中,她索菲娅根本就是别人家的孩子。

    大主教身份尊贵,与国王并肩。若是豪门出身贵族面对一位大主教和几位黄金骑士的威逼利诱,或许已经妥协了。可惜,索菲娅外表美艳动人内心却桀骜不驯,骨子里充满了叛逆精神,藐视一切权威,任何人敢强夺她的东西,都是她的敌人。指望她妥协,还不如杀了她来的更容易一些。

    此刻,索菲娅恼怒不已,本性流露,那还管什么贵族礼仪,什么地位差距,毫不客气地当面讽刺奥雷格大主教。

    奥雷格出身低微,几十年的摸爬滚打,早已洞悉信仰的真谛,那会在乎索菲娅的冷嘲热讽,他对彼得公爵喝道:“彼得陛下,你怎么能和远道而来的客人切磋武技,这真是太失礼了。”大主教一脸的责怪,就好像刚刚那个五阶神术不是他丢的。

    “脸皮真厚。”索菲娅还剑入鞘,两眼望天,声音小的全场的人都能听见。

    奥雷格大主教只当听不见,亲切的道:“索菲娅,哈拉尔德长老都开始指点彼得陛下的武技了,看来你们已经谈妥了哎呀,那就尽快安排野蛮人战士渡河吧。”

    索菲娅冷笑连连,彼得公爵却摇头道:“索菲娅侯爵,我们的条件不会变,只要你加入博瑞王国,船只随你调用。”

    “看来我的面子不管用啊!”奥雷格大主教的沉着脸说道:“那教宗和裁判长大人的请托,你们也打算拒绝?”

    彼得公爵和安德烈对视了一眼,讶异的道:“克莱门特冕下和特里戈瓦尔大人驾临博瑞王国?我们事先毫不知情啊!”

    “哼!还有第一圣武士图尔南斯大人。”奥雷格大主教不满地哼了一声,又对索菲娅和颜悦色的说道:“索菲娅,我奉命带你去红港,觐见教宗冕下和裁判长大人。你放心,教宗冕下一定会把事情安排妥当的。我想博瑞元老院还不至于驳回两位大人的建议.彼得、安德烈,你们说是不是?”

    彼得公爵沉吟片刻,说道:“博瑞王国的事务由元老院决定我们还是先觐见教宗冕下和裁判长大人。”

    “教宗和裁判长要先见索菲娅侯爵。你们可以随后过来。”奥雷格殷切的说道:“索菲娅,船已经准备好了。教宗和裁判长事务繁忙,可不能让他们久等。我们现在就出发吧。”

    索菲娅黛眉微蹙,从彼得公爵的反应来看,博瑞王国对教宗、第一圣武士和裁判长的突然到访毫无准备。不过,这三个大人物是不是来给自己撑腰的,那就值得商榷了。

    一位传奇牧师,一位传奇圣武士和一位传奇圣骑士联袂到访,怎么看都是在防备野蛮人。可细思之后,事情恐怕又不会这么简单。

    教宗克莱门特名义上是各地主教的首领,代表教会的保守势力,六级圣武士图尔南斯则是他的心腹,手中掌握着2000名精锐圣武士。有传言说,这两人联手就能体现人类国度的最强战力。而传奇圣骑士特里戈瓦尔不仅是裁判所的领袖,同时也是光辉骑士团的副团长,他属于圣骑士阵营,代表教会的激进势力。

    彼此的立场不同,意见必然相左。

    索菲娅无法确定他们的来意,可无论事情发生怎样的变化,先和北岸的野蛮人汇合都是最稳妥的选择,但在离开之前,她还有件事情需要了结。..

    “你们要关押我,难道就这么算了?”

    “还有这样的事情?!”大主教奥雷格“勃然色变”。

    “索菲娅侯爵,我想你是误会了。”彼得公爵坦然的说道:“我们只是邀请你加入博瑞王国,选择权在你。”

    “是吗?看来我真的是误会了。”索菲娅笑吟吟的道:“葛瑞托侯爵大人,你很了解我啊,连我调集400万金索尔的事情都知道。”

    “我我在冈比斯有很多好友。”葛瑞托侯爵好不容易才从地上爬起来,华贵的礼服上沾满了尘土,满头大汗的模样显得十分狼狈。

    “我懒得和你绕圈子。艾米梅是我的扈从骑士,把她交出来!”索菲娅喝道。

    “这”葛瑞托嘴唇蠕动了两下,惶恐不安地看向彼得公爵。索菲娅心里顿时一惊,厉声道:“你们把艾米梅怎么样了?她要是出了事,我绝不放过你们!”

    彼得公爵抬起眼皮,冷冷地问道:“葛瑞托侯爵,艾米梅骑士是谁?

    “大人,您我”

    葛瑞托浑身颤抖,语无伦次。大主教奥雷格严厉的问道:“怎么回事?”

    “三个月前,索菲娅的侯爵的车驾抵达红港口,葛瑞托侯爵亲自接待了他们。他随后声称,那是个冒名顶替的骗子,她的真实身份是冈比斯王国的密探,意图刺探我们的药剂配方。葛瑞托侯爵私自下令处死了那名女骑士。在此之前,我们五大家族并不知情。所以,那名女骑士死于葛瑞托侯爵的私刑。”

    彼得公爵的声音森冷如刀,葛瑞托侯爵手足冰凉,他看到索菲娅仇恨的眼神,那还不明白自己的处境。

    “谋害贵族骑士是重罪!葛瑞托侯爵,我现在施展侦测谎言的神术,请你向至高主说明,彼得公爵所言是否属实!”大主教奥雷格掏出一颗白水晶,白金色的符文围绕着水晶缓缓流转。

    葛瑞托侯爵脸色阴晴不定,沉默良久才惨然道:“彼得公爵所言属实,我处死艾米梅骑士之前,没有向元老院通报。”说着,他抬起头,激动的道:“索菲娅大人,艾米梅骑士的确是夜枭安插在你身边的密探”

    “人都被你们杀了,还不是随便你们怎么说!”索菲娅眼睛通红,咬牙切齿的道。

    “孩子,没人能在至高主面前撒谎。葛瑞托侯爵所言真实不虚。”

    奥雷格扬起手中白水晶。水晶晶莹剔透,并没有变成血红色。索菲娅微微一窒,拔出长剑,恨恨的道:“艾米梅与我情同姐妹,无论她是不是王国安插在我身边的密探,都轮不到博瑞人处决她。艾菲索斯侯爵,拔出你的剑,我要为我的姐妹复仇。”

    “你疯了!你身为大骑士竟然为了一个密探向博瑞王国的侯爵提出复仇决斗!她只是个靠精力药水晋升的骑士!”葛瑞托侯爵面容扭曲,哆哆嗦嗦地指着索菲娅。

    “索菲娅侯爵,除非你加入博瑞王国,否则我不能容许冈比斯的大骑士挑战博瑞王国的普通贵族!”彼得公爵伸手拦住索菲娅,看到野蛮人哈拉尔德握紧了斧子,又缩回了手,“葛瑞托侯爵加害你的扈从骑士自然要接受制裁。”

    奥雷格大主教接口道:“按照光明新约的条款,贵族谋害骑士应当剥夺其爵位,受流放之刑。”

    “不!我宁愿接受复仇决斗!”

    葛瑞托侯爵猛地跳起来,抽出腰间的装饰长剑冲向索菲娅,却被一名大骑士按在了原地。安德烈优雅地说道:“葛瑞托侯爵,让普通贵族接受骑士的复仇挑战是王国骑士的耻辱。您前面也说过,如果您犯了错误只会身败名裂。现在,您虽然失去了爵位,至少保住了性命。”

    “不!不!我要决斗,我要决斗。”

    葛瑞托侯爵拼命挣扎,状若疯狂,然而大骑士的手臂好似铁索,将他牢牢地定在原地,葛瑞托只得大喊道:“艾米梅是我杀的!索菲娅,你不是要为她复仇吗?来啊!杀了我啊!快杀了我!”

    对于普通贵族而言流放是比监禁和死刑更加严厉的惩罚,这意味着整个家族的衰落。如果家族当中有骑士子弟至少还有东山再起的希望,可艾菲索斯家族的骑士子弟全部加入了其他家族,葛瑞托被剥夺爵位等于艾菲索斯家族的终结。

    葛瑞托不再是高高在上的宫廷侯爵,而是一个为了家族延续一心求死的老人。在他的身上,索菲娅看到了温布尔顿老侯爵的影子,而大贵族的冷酷亦让她感到不寒而栗。

    艾菲索斯家族尚且如此,温布尔顿商会的命运又将如何?索菲娅垂下了长剑,精致的面容上泛起对未来的迷惘。

    “美丽索菲娅夫人,我愿意充当您的执剑者,向您的敌人发起复仇挑战。”雷蒙.彼得持剑上前,俊美的面庞上满是倾慕和狂热。

    “哦。”索菲娅淡淡地应了一声,未置可否。

    雷蒙转身走向场中,抬手示意大骑士松开葛瑞托侯爵。葛瑞托仔细理平了衣角,接过装饰剑,向彼得公爵鞠躬行礼道:“陛下,我想知道王国如何安排艾菲索斯家族?”

    “元老院已经有了决议,艾菲索斯商会解散,艾菲索斯家族拿出八成积蓄换取一块伯爵领,从今以后艾菲索斯家族为博瑞王国的伯爵领主,自主招募骑士。”

    “不胜感激。”葛瑞托侯爵松了口气,长剑指向雷蒙,喝道:“雷蒙少爷,让我领教一下你的剑术。”

    微风乍起,剑光一闪即敛,葛瑞托的胸口沁出一点鲜红,缓缓地倒在了地上。

    艾菲索斯侯爵死于执剑者的复仇决斗。

    雷蒙走向索菲娅,单膝跪地,剑柄倒转。按照礼仪,索菲娅应该接过长剑以示赞赏,可她那有心思和一个贵族子弟玩追求的把戏。

    “我们走!”

    圣武士们让开了一条道路,索菲娅带着娜塔莉雅和哈拉尔德越过雷蒙向山下走去,自始至终都没看他一眼,雷蒙的俊脸瞬间涨的通红。

    只有小贵族才会为了心仪的贵女进行执剑决斗,想要用这种方式打动一名女骑士,只能说是太幼稚了。如果你干掉了一名大骑士,索菲娅说不定能看你一眼。

    安德烈微微一晒,这种事情不需要点破,在场的人也不会在意雷蒙的窘境。大主教奥雷格叹了口气,说道:“七大联岛太小,容不下第六个家族啊。”

    “葛瑞托先斩后奏,其实是胁迫我们支持他的计划。既然他失败了,我们就不能放过他!”彼得公爵说道。

    “哼!你们要和野蛮人长老谈判,没说过要动手啊。”

    “我们也没想到,打赢了才能和野蛮人谈。”彼得公爵苦笑着摇了摇头,又道:“大主教阁下,葛瑞托侯爵之死应该可以给教宗冕下一个交待吧?”

    “裁判长大人才急着要把野蛮人送走,教宗冕下是来给我们撑腰的。”

    “那就好。”彼得公爵点点头,安德烈则笑道:“既然如此,我们可以继续坚持王国的态度。”

    “没这么简单。”奥雷格大主教摇了摇头,说道:“野蛮人南下既是机遇,也是麻烦。撒桑帝国担心我们激怒山上部族我看你们还是拉拢索菲娅来的更现实一些。”

    “索菲娅不按常理出牌,真让人头疼。”

    “这是你们的事情.我该做的已经做了。按照约定,请准备好船只,确保野蛮人随时可以渡河。”说完,大主教与一众神职者向山下的港口赶去,他还要带索菲娅去觐见教宗。

    安德烈目送大主教走远,说道:“艾菲索斯商会先由雷蒙主持。公爵大人也不要忘记你的承诺。”

    “当然。”彼得公爵和头道:“近期,我会向四大家族公布恢复药剂的配方和来源。”

    “那么,我也告辞了。”安德烈转身离去,不一会就消失在山脊上。彼得公爵这才对自己的长子说道:“雷蒙,我们需要谈一谈。”

    “是的,父亲。”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