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320章 西尔维娅的手段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索菲娅要来?还带着一群野蛮人狂战士?!”

    “是啊。我听到这个消息立刻就过来与你幽会。一想到索菲娅回到你的身边,我们以后只能悄悄地偷情,我的心都碎了。”

    银月庄园的书房,西尔维娅依着书桌,手托香腮,黛眉微蹙,忧伤笼罩着绝美的面容,蓝宝石般的眼眸里却显出促狭的笑意。

    小情人气急败坏的模样实在是太有趣了。

    维克多摸了摸下巴,颌首道:“你说的没错了,要不……我们私奔吧!”

    “好啊!”西尔维娅作出“惊喜”状,深情款款的道:“亲爱的,我想去看南大陆的风景。你陪我去。”

    “我当然愿意陪你,可是金水河太宽,河中又有巨兽横行,我们恐怕很难渡河。”..

    “这确实是个问题。”西尔维娅点点头,抿嘴笑道:“索菲娅很有钱,你骗她为我们修一座大型港口,我们不就能渡河了吗?”

    “这才是你的目的吧。”维克多没好气地说道:“我想知道你准备把野蛮人安置在哪里?”

    西尔维娅撇嘴道:“兰德尔子爵夫人的客人当然由兰德尔子爵安置。别忘了,你们夫妻可都不是我的附庸。”

    “当初我真傻,不知道要抱你的大腿!”维克多懊恼地说道。西尔维娅得意又妩媚地白了他一眼,“你可没少抱。”

    维克多俊脸一红,掩饰性的咳嗽一声,正色道:“亲爱的,客人也分好坏,如果这群野蛮人是恶客,你有把握镇压他们吗?”

    西尔维娅坦言道:“野蛮人的天赋原本就比我们人类强大。按照克莱门特信中的说法,哈拉尔德长老能够轻松压制彼得公爵,他应该是传奇阶的狂战士。我没有把握稳赢他,而且他们当中还有三位黄金阶的狂战士,上百位野蛮人战士,这份实力足以碾压蔷薇骑士团。”

    “不过,克莱门特会安排000名精锐圣武士监视野蛮人的动向,传奇武士图尔南斯和五级战斗牧师奥拉夫也将留守人马丘陵。有教会的协助,我们大可不必担心武力冲突。毕竟这些野蛮人势单力孤,缺少后援。”

    看着西尔维娅淡然的神情,维克多叹道:“亲爱的,你的心真大。这群野蛮人一旦翻脸发狂,比蚁群还要难对付。”

    蚁人数量庞大,悍不畏死,黄金骑士如果陷入蚁潮多半也难以幸免。但蚁人缺乏智慧,呆板僵硬到近乎机械,蚁人首领一旦阵亡,蚁群还会自相残杀。人类军队利用蚁人的弱点,实施针对性的战术,消灭蚁群并非难事。

    这些野蛮人的整体实力肯定不如蚁人,但他们个人实力强大,体力变态,能征善战,机动突袭能力极强。如果野蛮人采取游击战术,他们转战千里便会荼毒千里,对人马丘陵造成的破坏,引起的恐慌绝非蚁灾可比。

    机动作战原本就是骑士擅长的战术,西尔维娅当然明白维克多的意思,她轻轻地摇了摇头,问道:“野蛮人要渡河,谁能拒绝?谁敢拒绝?”

    维克多一窒,顿时无话可说。西尔维娅叹道:“对于野蛮人暂居人马丘陵,我也很忧虑,但是站在整个人类的立场上,任何势力都不能拒绝野蛮人的请求!”

    “撒桑帝国、纳维尔王国和苏斯王国没有拒绝野蛮人入境,博瑞王国没有拒绝野蛮人渡河。冈比斯和人马丘陵同样不能拒绝野蛮人的到访。这是态度问题!”西尔维娅对维克多说道:“亲爱的,野蛮人的请求不同于命令,他们尊重人类的领地,我们就要拿出友善的态度,即便无法和亚瑞特山结盟,也绝不能为人类增加一个强敌。尤其是你,责无旁贷!”

    就因为索菲娅这个便宜老婆,我责无旁贷?

    维克多愣了半天,郁闷的道:“索菲娅惹下的麻烦却要我来承担!这个女人明明可以把野蛮人送过河,还有教宗……他为什么要把野蛮人引到人马丘陵?”

    “索菲娅差点成了别人的妻子,你真的不生气?”西尔维娅嫣然一笑,挪到维克多的身侧,轻揉他的额角,说道:“有态度不代表我们不需要试探野蛮人的真实意图。克莱门特认为野蛮人南下与森林人马西迁有关联,这也是我想要弄清楚的事情。博瑞王国与索菲娅的矛盾只是一个借口。野蛮人完全可以抛下索菲娅和博瑞人合作,但他们没有这么干。既然野蛮人不着急,那我们完全可以慢慢试探,查出事情的原委。”

    “而且,这是个难得的机会!”

    西尔维娅嘴角噙笑,眼眸闪亮,明媚的容颜闪耀夺目。维克多握住她柔嫩细滑的纤手,问道:“因为索菲娅掏钱建设港口?”

    “这只是一方面。”西尔维娅秀眉轻挑,在维克多的唇上啄了一口,屈指虚弹,桌上的金铃发出一串悦耳的响声,蔷薇庄园的老管家提着一个橡木盒走进书房,他一言不发地将盒子放在书桌上便躬身告退。

    维克多打开木盒,里面是一块淡红色的转头,他拿起砖头端详了一下,惊讶的道:“这是……铁砖?它的质量似乎不过关。”

    “是的。”西尔维娅点头道:“我的工匠改进了山丘营地的铁砖制法,用地藤、山岚苔藓、红泥和鱼人粘液取代最关键的金丝草,加上铁粉和矿渣,生产出新铁砖。这种铁砖的强度与岩砖差不多,生产成本比普通的铁砖更高。”

    炼金辅兵掌握三种制砖技术,第一类是瑟银砖,第二类便是铁砖,岩砖只能算第三类。在制造岩砖的基础上增加两道工序,掺入一定比例的铁粉和矿渣就能生产出二类铁砖。铁砖的份量比灰岩重,坚固程度与黑曜石相当。不过,铁砖的实用性远不及物美价廉的岩砖,首先它的制造工艺复杂,研磨铁料,粉碎矿渣费时费力不说,运输铁矿石也是一笔不菲的开销。事实上,制造铁砖不如采购石料划算。其次,铁砖的份量沉重,运输困难,松软的丘陵无法承受铁砖城堡的重量,铁砖城墙的建筑高度也受限制。

    因此,维克多从没有考虑过生产铁砖。在西尔维娅拜访山丘营地的时候,他很大方地把铁砖制法交给约克家族。然而,约克家族的工匠改进铁砖的生产工艺,使它的生产成本提高,强度降低,唯一的亮点就是替换掉金丝草。

    维克多心念一转,顿时对新铁砖的真正意义了然于胸,忍不住赞叹道:“鱼目混珠?用新型铁砖做外墙,掩盖里面的岩砖,再拿新铁砖的生产工艺安抚各大势力……非常精彩的手段。”

    西尔维娅摇头道:“亲爱的,各大势力都不是白痴。新型铁砖拖延不了太长时间,岩砖和巨型砖窑总要交出去的。”

    “我们原先的策略是暗中储备岩砖,等水渠贯通人马丘陵全境再集中建设家族城堡和要塞,一边稳住冈比斯,一边和其他势力谈判……可是,我一点把握都没有啊!”

    西尔维娅苦笑道:“岩砖的价值太大!消息一旦泄漏,教会、撒桑帝国、多铎、纳维尔……所有势力都会联手对付我们。不要说区区一个约克家族,就算冈比斯王国也抗不住四面八方的压力。”说着,她又抬起头,神采奕奕的道:“现在有一个让我们从容布局的绝佳机会!”

    “索菲娅借野蛮人的势力自保。而我们则借势筑城!”西尔维娅起身,走到书房后墙的地图面前,纤指点在节制闸的位置上说道:“建设港口要用到大量的石料,我向索菲娅提出用铁砖修建港口,要求她为人马丘陵采购铁矿石,再把铁砖工艺泄漏出去,没人会在乎成本高昂的铁砖。港口是为野蛮人修建的,就算有人察觉到岩砖的存在,在野蛮人离开人马丘陵之前,他们也不敢向我们施加压力!”

    岩砖工艺一定保不住,交出岩砖必然要交出巨型砖窑的设计方案,人马丘陵固然能够从中获得巨额财富,但人力资源的竞争也会随之而来。增加雇工薪酬只是小问题,人马丘陵作为开拓领对流民的吸引力远不能和成熟领地相比,如果缺乏劳动力,势必拖慢水利工程和基础设施的建设进度,从而影响到新农牧的发展。

    尽管约克家族生产岩砖的时候格外小心,但岩砖生产储备的越多,暴露的风险就越大。如果岩砖的秘密外泄,维克多设计的人马丘陵发展战略将遭遇重挫,原先400万的投入资金会翻倍,20年的发展计划也许会变成40年,再加上新农牧滞后造成的产出减少,那损失就太大了。

    西尔维娅顺势而为,巧妙设计,利用索菲娅的资金修筑港口,收购铁料,野蛮人客人令各大势力投鼠忌器,再利用铁砖掩盖岩砖,人马丘陵大兴土木,修城筑堡,迅速实现预定战略,可谓一举多得。

    维克多承认这是非常高明的策略。可是,为什么要把野蛮人安置在兰德尔领?教会的高阶神职者率领000多圣武士驻守兰德尔领,我的炼金塔怎么办?走私商团怎么办?秘银矿怎么办?

    想到这些,维克多试探着问道:“亲爱的,能不能把野蛮人安置在其他领地?这里有4万多雇工,野蛮人会引起他们的恐慌,这不利于巨型要塞的建设。”

    “野蛮人是高山之子,他们习惯居住在山地。兰德尔领西侧的雷利尔山脉正好可以安置他们。”

    卧槽!这尼玛的……山区要塞也要保不住了!

    维克多断然道:“不行!”

    西尔维娅定定地看着维克多,灼灼的目光似乎要洞穿他的一切想法。就当维克多头皮发麻的时候,她轻笑着问道:“你就那么讨厌见到索菲娅吗?”

    维克多一言不发,来了个默认。

    嗯,瞌睡送来了枕头,很好!

    西尔维娅斟酌片刻,说道:“索菲娅,她……”

    “亲爱的,你想说什么?”

    “她很漂亮……”

    “索菲娅长得确实挺美的,可女骑士不都这样吗?”

    西尔维娅欲言又止,左右为难的模样既动人又新鲜,维克多感到新奇的同时又暗自好笑。西尔维娅羞恼地瞪了他一眼,沉吟片刻,问道:“亲爱的,你了解索菲娅吗?”

    “不是很了解……她好像是苏斯王国的小贵族出身。”维克多搜索脑海中记忆,好奇的道:“你好像也是苏斯贵族出身,你和索菲娅是什么关系?”

    “亲戚。”西尔维娅笑了笑,说道:“所有的苏斯贵族都可以拉上亲戚关系……我踏入巅峰领域便成了辛西娅女王的堂妹,我看重索菲娅,她就是我的表妹。在我遇到她之前,她只是一个在底层挣扎的见习骑士……你想听吗?”

    西尔维娅坐回维克多的身边,一双修长的美腿优雅地并在一起,拿起沙发几上的咖啡杯,轻轻地啜了一小口。维克多点点头,她才继续说道:“第一次见到索菲娅的时候,我正带领几名侍从骑士,进行野外狩猎训练。当时,索菲娅和她的商队被一群豺狼人追杀,索菲娅完全可以独自突围,但她始终没有放弃同伴,以至于身负重伤。我救了她们,索菲娅拿出夹带的秘银作为酬谢……原来她私购秘银,为了逃避苏斯王国的追查,选择通过偏僻的荒野,结果遇到了一大群豺狼人。被我救了以后,她又用辛辛苦苦带出来的秘银酬谢我。”

    “当年的索菲娅没有现在的美貌、智慧和实力,但她性格始终未变,就像哥特猎犬,咬住东西就绝不松口。”说着,西尔维娅深深地看了维克多一眼,“小家族资源有限,父母生育众多子嗣,从中挑选优秀的继承人,却无法兼顾所有的子女。小家族的兄弟姐妹之间竞争激烈,亲情淡漠,你应该深有体会。”

    维克多接口道:“我的家庭对我没有半点影响。”

    西尔维娅颌首道:“至少你还接受过凯瑟琳的宫廷教育,索菲娅却没这么幸运。她渴望证明自己,努力抓住每一次机会,珍惜属于她的东西,包括同伴,同时她又厌恶家族。我在她的身上看到了巨大的潜力和高贵的品质,我希望能够招揽她,但这并不容易,而且她伪装的太好了。”

    “在外人眼中,索菲娅是一位标准的贵族女骑士,其实她桀骜不驯,外柔内刚。凯瑟琳想要索菲娅放弃商会,实际上深深地触怒了她。”

    “所以,索菲娅背叛了温布尔顿小男爵?”维克多似笑非笑的说道。

    西尔维娅笑道:“你在宫廷生活了三年,所有人都认为你是王后的人。我都准备要好好地调教调教你,没想到你竟然背叛凯瑟琳。显然,索菲娅对你伤害很大,我很好奇你是什么时候爱上她的?”

    对小男爵的伤害很大……和我没有半个铜索尔的关系!

    维克多在心里默默吐槽,但为了抵制野蛮人入驻兰德尔领,他还得扮演受害者的角色,“第一次见到索菲娅的时候,她和我在一张桌子上吃了一顿饭。”

    西尔维娅呆了一下,笑倒在维克多的怀里,“凯瑟琳一定没想到三年的教育居然比不上索菲娅的一顿饭……你们俩还真是相像。”

    “你和我说这么多,到底在打什么主意?”维克多皱眉问道。

    西尔维娅坐直了身体,将凌乱的发丝撩至耳后,嫣然道:“索菲娅很后悔,她如果早知道你对她的感情,绝不会把你送给我。这和爱情无关,完全是由于她的性格。索菲娅珍视每一份诚挚的情谊,不会轻易辜负同伴的信任,正因为如此,剑齿虎商团才会凝聚在索菲娅的身边。当然她或许会由此爱上你也说不定。”

    维克多摸了摸下巴,狐疑的道:“你说了索菲娅这么多好话……我感觉不太妙啊?”

    西尔维娅没有理会他,继续说道:“索菲娅选择了最难的一条路,她想创建属于自己的商业家族。现在,她已经无路可走了。”

    “小家族投靠大家族,大家族结成一股势力,各方势力汇聚成一个王国。每一位骑士都有归属,他的能力越强,在所属阵营的地位就越高。冈比斯六大家族代表六大势力,所有的黄金骑士都出自这六大家族。戈隆侯爵,我,都是小家族出身,最终还不是分别加入奥古斯特和约克两大家族?”

    “黄金骑士想要开创自己的家族,王国的资源该如何分配?政治格局如何平衡?索菲娅想创建属于自己的家族,这又怎么能行的通?我一直在等她醒悟,可没想到这一天会来的这么突然。”

    “索菲娅接受野蛮人委托的那刻起,她的道路就已经断绝了。一位黄金阶狂战士追随者是山上部族对索菲娅的认可,但站在领主角度去看,索菲娅和她的追随者其实山上部族与人类沟通的桥梁。各大势力想拉拢索菲娅,就不能任她组建独立的商业家族,温布尔顿商会受到打压不可避免,一直到索菲娅选择阵营为止。”

    维克多心中一动,追问道:“你是说温布尔顿商会完了?”

    “换一个主人而已,这可能需要一个过程。”西尔维娅摇头道:“索菲娅现在的身份比商业贵族重要的多。”

    “嘿嘿,如果索菲娅预见到现在的局面,不知道她还会不会接受野蛮人的委托?”

    “一定会的!任何人都不会错过这千载难逢的机会。不同的是,其他人会选择成为撒桑帝国的领主,而不是一个商业贵族。”西尔维娅回答道。

    “确实如此。”维克多想了想,点头表示赞同。西尔维娅靠入他的怀抱,吐气如兰的说道:“亲爱的,只要你重新接受索菲娅,我就不会这么为难了。”

    “……”

    这个女人原来是打算把索菲娅连人带钱外加野蛮人追随者,一口吞掉!我就知道她投怀送抱准有想法……

    维克多恼怒地问道:“你准备把我还给索菲娅?”

    “你生气了?”西尔维娅柳眉一挑,杀气腾腾的道:“那我去杀了索菲娅!”书房里的温度瞬间降了下来。

    维克多吓了一跳,连忙道:“不用这么狠吧?!”

    西尔维娅噗嗤一笑,杀气严霜的脸上如冰河解冻,柔声道:“在我的心中,你比索菲娅和野蛮人加起来都重要,其实我是想把索菲娅送给你,就像妮可和爱丽娜姐妹那样,还有我……只是我肩负了太多的责任,非常需要你的支持。亲爱的,你会帮我的,对吧?”

    “我要是拒绝呢?”维克多表现的颇为不满。西尔维娅歪着脑袋,看了他好一会,笃定的笑道:“你不会拒绝的,因为你对女人有很强的独占欲,无论如何索菲娅都是你的妻子,你无法忍受她投入别人的怀抱。”

    “……”维克多张口结舌的道:“这个……这个,我必须承认啊?是的,我必须承认。亲爱的,你说的没错!”

    “其实,我和索菲娅没什么恩怨。”维克多摊开双手无奈的道:“但是,你考虑过野柳城没有?野蛮人入驻兰德尔领,契布曼家族,威灵顿家族和布里亚特家族必然要提高戒备,那谁还有心思经商?流民雇工还敢不敢迁入人马丘陵?”

    “确实……”西尔维娅点点头,又摇头道:“可你的态度对索菲娅很重要,非常重要!”

    “你把索菲娅想的太简单了,她是意志坚定高阶骑士,不是没有主见的贵族夫人。”维克多不以为然地说道。

    西尔维娅握住维克多的手,认真的道:“亲爱的,是你把自己想的太简单了。现在,你的态度就代表我的态度,代表约克家族的态度。”

    维克多受约克家族影响的同时,约克家族也被维克多影响。西尔维娅从金水城到兰德尔领,千里迢迢,投怀送抱,只是为了获得他的支持。温情脉脉的背后是尊重与信赖,西尔维娅仅凭这一点,就足以令维克多心折。

    维克多与西尔维娅相视一笑,说道:“好吧,索菲娅是我的妻子,而且还是位绝色美人,我会好好待她,这并不为难。至于野蛮人和圣武士,我们可以把他们安置在渡鸦镇西侧的山区。只不过,多铎人要生气了。”

    西尔维娅眼睛一亮,轻笑道:“多铎人?谁在乎呢。”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