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382章 参与和期待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黎明前,太阳还未跃出地平线,平湖镇沉浸在黑暗中。.zhuishubang.com

    镇治安所里烛火通明,三个身穿细亚麻衬衣,脖子上系着灰毛巾的男人,老老实实地站在办公室的中央,等候治安官的吩咐。

    治安官芒克靠着牛皮沙发,双腿搁在橡木办公桌上,一把紫色的小匕首在指间灵巧飞舞,耍出令人眼花缭乱的招式。自从当上了兰德尔领的治安官,又娶了一位年轻娇美的室内女仆做妻子,猴子的生活变得安定富足,身形渐渐壮硕,脸上也有了威严气度,同以前那个贼头鼠目的流氓恶棍判若两人。可他始终没有放下武技训练,反而更加刻苦地练习秘形,如今也算小有成就,等闲两、三个壮汉都不是他的对手。

    拇指一弹,精金匕首直接跳入鞘中,芒克放下腿,坐直身体,评价道:“衣服还算体面干净。”

    一个身材魁梧,满脸横肉的大汉挤出谄媚的笑容,点头哈腰道:“不敢误大人的事情。”

    芒克对灰毛巾首领恭敬的态度很满意,点点头说:“主人对今天的阅兵式和狂欢节非常重视,邀请了许多真正的大人物观摩。到昨晚为止,有4万多民众赶到平湖镇,估计今天中午之前,还会有数千人过来。莉莉娅夫人亲自交待我,平湖镇的治安和卫生绝不能出任何差错!我要求所有的灰毛巾协助治安士兵,维护好平湖镇的秩序。让你们的手下都放机灵些,每个人都戴上红袖圈,衣服也要穿得干净整齐,别让人闻到一身的大粪味,都听明白了吗?”

    “大人,您放心。”大汉拍着壮实的胸口,大声保证道:“1248个灰毛巾全都用肥皂把衣服洗干净了,一个个都香喷喷的,绝不给大人丢脸……”

    “蠢货,我丢什么脸?你们三个才是粪头!”芒克笑骂道:“准备好了就赶紧滚出去做事……别忘记带上红袖圈!”

    三名大汉笑嘻嘻地套上红袖圈,转身走出平湖镇治安所。

    ***********************

    清晨。平湖镇政务所。

    几名管事亦步亦趋地跟在莉莉娅的身后,边走边汇报:“治安所已经召集了1000多名灰毛巾,他们将配合治安士兵,封锁两条主干道,确保第一军团的行军路线畅通无阻。芒克大人表示平湖镇的秩序绝对不会出岔子。”

    “我们从各村征调了90名执事,每三个执事率领60名雇工,在镇东区搭建临时帐篷,供5万人临时居住,民众的饮用水和卫生状况都有保障。”

    “米勒神父的教堂侍从和600名护士已经设好了40个救济站,他们负责向民众提供医疗救助,发放基本的生活物资和食物。追书帮小说网.zhuishubang.com”

    “食物准备的怎么样了?”莉莉娅脚步不停,高跟鞋敲击地板,发出“笃”“笃”“笃”的清脆声响。

    “夫人,请放心。”粮食主管追着莉莉娅的步伐,说道:“我们在10天前就开始做准备。按照您的吩咐,各村的面包房向前来参加狂欢节的民众免费发放足够两天食用的黑面包。另外,大食堂向各村面包房征召了一半的人手,临时雇佣1200名帮工,我们能够为8万人提供充足的食物。”

    “公共马车呢?”

    “80辆公共马车正常发车。我们又从货场和砖窑村调集420辆栅格货车,简单改装一下,免费运送各村的老弱妇孺。”

    “各商铺、酒馆和旅社已经备足货物和酒水,他们遵照政务所的命令,在狂欢节期间,向民众折价出售商品,差价从交易税中扣除。”

    说着就到了会议室的门前,莉莉娅停下脚步,转身说道:“你们的准备工作我很满意,但大家要记住,阅兵式和狂欢节是兰德尔大人对我们后勤能力的一次审视和考验,这关系到家族的未来,也关系到各位的前途。诸位,请恪尽职守,绝不可有丝毫怠慢,还要查漏补缺,积累经验。”

    “主人的意志便是我们的使命!”管事们异口同声地说道。

    “都去工作吧。”

    管事们躬身告退,莉莉娅转向会议大厅,身穿大号鳄皮甲的玛西举手推开厚重的铁橡木门。她因为鲁莽险些犯下杀人重罪,被领主判了二十年的苦役,没想到却被莉莉娅夫人调到身边当护卫。玛西打心底里感激莉莉娅的赏识和搭救,更不会错失出人头地的机会,发誓忠于兰德尔家族,忠于莉莉娅。

    会议厅内,20多个男女正相互攀谈着,他们是11个巡回剧团的负责人。见到莉莉娅走了进来,剧团的代表们纷纷起身见礼。

    “兰德尔夫人,早安。您今天真是美极了,让我情不自禁地想拜倒在您的裙下。”一名衣着华丽的吟游诗人用夸张的语调赞美着,他屈膝弯腰,想执起莉莉娅的纤手,行吻指礼。

    莉莉娅身穿得体的白色蛛丝连衣群,蓝色水蜥皮腰带勾勒出丰胸细腰,脚踩小牛皮高跟鞋,走起路来摇弋生姿而又气场十足,让长裙下的双腿显得格外的笔直修长。她原本就有百里挑一的美貌,如今养尊处优,每天都用牛奶沐浴,服食昂贵的养颜药剂,雪白肌肤变得莹润紧致,一双杏眼炯炯有神,亚麻色秀发盘成贵妇髻,耳垂挂着红宝石耳坠,光洁的脖颈上戴着一串稀有的淡水珍珠项链。zhuishubang整个人看起来美艳雍容,比这些具有贵族血脉的吟游诗人更有贵族风范。

    无视吟游诗人的殷勤,莉莉娅环顾四周,樱唇轻启道:“先生女士们,准备的怎么样了?”

    “尊贵的夫人,请您放心。为了这一天,我们已经演练了足足三个月。今天,我们会用美妙的歌喉,向所有人歌颂兰德尔家族的高尚与伟大。”吟游诗人顺手掸了掸膝盖,若无其事地说道:“如果,我们的表演打动人心,希望您能额外满足我们一个小小的要求…10支洗练药剂,会让我们信心百倍。”

    一支洗练药剂的成本不足2000金索尔,但它的价格就是2000金索尔,只多不少。以兰德尔家族目前的财力,10支洗练药剂也是一笔巨款。莉莉娅脸色一冷,玛西立刻上前一步,杀气腾腾地瞪着坐地起价的吟游诗人。

    “呃……五支……我是说一支……这位女士,我想说的是,药剂的事情就不用麻烦了。”吟游诗人面对比男人还要高壮的女护卫,不由自主地向后退了半步,额头上悄悄渗出冷汗。

    “闭嘴,卡雷斯!”

    一名身材高挑丰满的女子走上前,挤开自以为是的吟游诗人,轻提裙裾,向莉莉娅施礼道:“尊贵的夫人,请不要在意这个白痴的胡言乱语。兰德尔家族的酬劳足够丰厚,我们不应该有非份的要求……”

    她大约26、7岁的年纪,五官俏美,皮肤却略显粗燥,一头漂亮的金发和蔚蓝的眼睛为其增色许多。这种风霜磨砺的气质让莉莉娅回忆起随佣兵团四处流浪的生活,冰冷的神情渐渐缓和了下来,沉吟道:“乔安娜小姐,你想说什么?加报酬?”

    “不!不!不!”乔安娜连连摇头,抿了下薄薄的嘴唇,鼓起勇气说:“尊贵的兰德尔夫人,您教给我们曲子实在是……抱歉,我有些激动。”缓了口气,用崇拜的语气说道:“我从没想过一首曲子会如此的激昂壮烈,让人热血沸腾,充满斗志……我不知道该怎样形容她,但她的作者一定是一位了不起的音乐大师……能够演唱这首战歌是我毕生的荣幸,我只希望,在演出结束之后,我能见一见那位音乐大师,哪怕仅仅对他说一声谢谢。”

    乔安娜用满怀期待的眼神看着莉莉娅,她热爱歌唱与舞台,并没有趁着自己年轻貌美的时候嫁入富有的封臣家庭,而是选择跟随巡回剧团四处流浪。生活的艰辛和频繁的演唱破坏了乔安娜的嗓子,让百灵鸟般的声音变得沙哑暗沉,再也无法赢得听众的掌声和赞美,她只能退居幕后,专心教导剧团的新秀歌者。

    兰德尔家族招募歌舞剧团和吟游诗人,为阅兵式献歌,那是一种前所未有的合奏合唱方式,需要各个剧团长时间的磨合与演练。兰德尔家族向表演者们开出丰厚的报酬,乔安娜准备做完这趟生意就谢幕嫁人,她没料到兰德尔子爵没选那些新秀歌者,反而相中了她,并称她的嗓音充满金属质感,是这首新曲最好的主唱。

    事实也的确如此,新曲简直是为乔安娜量身定做,她相信这场表演将把自己的演唱生涯推上巅峰,从此再无遗憾。如果有,那就是没有见到新曲的作者。

    莉莉娅的唇角扬起一丝自豪的笑纹,挑眉说道:“这首歌的作者你已经见过了……”

    见过了……乔安娜冥思苦想,却听到莉莉娅骄傲的声音,“他是我的丈夫,兰德尔子爵大人。”

    原来是他……乔安娜怔怔地出神,脑海中俊美柔弱的子爵怎么也无法和慷慨豪迈的音乐大师重叠在一起。

    莉莉娅淡淡地说道:“如果你们表演的好,我会请求兰德尔大人亲自褒奖各位,但我不能保证什么。有许多身份高贵的大人都将参加这次阅兵式,包括约克公爵大人,培罗主教大人……还有教宗冕下……我的丈夫必须陪伴贵宾。”

    莉莉娅目光转向吟游诗人,冷淡的道:“至于这位先生,你恐怕还不知道一支洗练药剂的真正价值。我现在告诉你,一支洗练药剂价值2000金索尔!”

    此时,吟游诗人卡雷斯满脑子都是“公爵大人”,“主教大人”和“教宗冕下”,苍白的脸上渐渐浮现出激动的潮红,对着莉莉娅的背影大声说道:“尊贵的夫人,我一定不让您失望!”

    “是你们……最好别让我失望,否则……”

    莉莉娅头也不回地离开大厅,大门重重的关上,歌剧团的代表瞬间像炸了锅一样地议论了起来。

    ************************

    上午,银月庄园。

    爱丽娜姐妹盛装打扮,站在家族侍从和室内女仆面前。

    “封臣的三大义务是什么?”爱丽娜雪白的小手交叉于腹前,望着自己调教的侍从和女仆问道。

    “尊重、建言、援助。”少男少女身穿侍从侍女的正装,异口同声的答道。

    “封臣有责任为他的封君提供一切尊敬服务。包括在隆重的场合中陪同他的君主。比如,今天的阅兵式。”爱丽娜温婉一笑,缓缓说道:“当然,你们现在还不是兰德尔家族正式的封臣,但终有一天,你们会担任家族管事、军团百夫长,成为真正的封臣,或封臣的妻子。”

    成年侍从和室内女仆各有所归,已经离开了银月庄园。庄园侍从和女仆的人数不减反增,他们现在更有上进心和家族意识,听到爱丽娜夫人的话,或激动,或羞涩,但每个人都渴望证明自己的能力。

    “今天,你们将作为兰德尔子爵的封臣,为高贵的客人提供尊敬服务,牢记你们的身份和礼仪,不要让家族蒙羞。这是主人对你们考验和期待。都听明白了吗?”妹妹爱丽丝颇为严厉的说道。

    “听明白了!”

    爱丽娜和妹妹相视一笑,说道:“你带他们准备马车,我去看看大人和妮可夫人准备好了没有。”

    *****************

    银月庄园的主卧。

    维克多站在银镜面前,全身都被造型精致的黑色铠甲包裹,整个人都显出内敛、深沉、神秘而又暗藏力量的气质。

    一双纤长的玉手从腋下穿过,温柔地环抱他,妮可光洁柔滑的俏脸贴着维克多的脸颊,双眼迷离,红唇暗吐芬芳,“维克多,这样真好……”

    隔着礼仪铠甲,维克多也能感受到妮可的心跳与体温,笑着问道:“因为,在我的身边是你,而不是索菲娅?”

    “嗯。”妮可嘟起小嘴,轻哼了一声,痴缠娇憨的模样特别可爱。

    “就算她在,你也有权站在我的身边。这2000名雇佣士兵当中有400人是菲妮可丝男爵的部下。”

    “我的就是你的,永远如此。”妮可转到维克多面前,修长的手指摩挲着黑甲,蹙眉道:“正午的时候阅兵,阳光会让这套铠甲会变得滚烫。为什么不选择银甲?我真担心你会吃不消。”

    “银甲反光刺眼,不利于观众注视。还有,士兵都是黑甲,如果将军与士兵格格不入,只会成为敌人攻击的对象……好吧,我没有你想的那样娇贵。”维克多无奈地说道。

    “亲爱的,你是我的勇士。”

    妮可满怀歉意,在爱人的唇上啄了一口,又担忧地说:“维克多,2000名雇佣士兵走一圈,就能改变教宗冕下的想法吗?”

    “改变教宗的想法?不,阅兵式并不是表演给教宗和西尔维娅看的。”

    维克多摇了摇头,说道:“阅兵式动员了兰德尔家族所有的封臣、管事、执事、军官和士兵、以及他们的家人和手下,这些人既是参与者,也是见证者。我希望阅兵式能够凝聚人心,树立家族精神,让他们对家族产生荣誉感和归属感。这才是举办阅兵式和狂欢节的目的。”

    “咚”“咚”“咚”

    门外传来爱丽娜的声音:“大人,夫人,马车已经准备好了。”

    维克多牵起妮可的玉手,笑着说道:“妮可,让我们共同见证兰德尔家族的诞生!”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