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386章 御前会议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维克多登上领主宅邸的四楼,一身黄色束腰连衣裙的妮可正俏生生地站在会议室门口。追书帮小说网.zhuishubang.com

    “亲爱的,快进来。”她微笑着上前挽住心上人的胳膊,推开铁橡木大门,“夫人正准备派人找你,你就回来了。”

    会议室内,约克家族的大小领主和九位白银骑士齐聚一堂,几十双眼睛齐刷刷地望着走进来的维克多。西尔维娅坐在主位上,转过头冲维克多嫣然一笑,柔声道:“亲爱的,请坐到我的身边。”

    银月庄园四楼的会议室与传统的领主大厅不同。

    领主大厅类似教室,大领主高居王座,右手是领主夫人,左手是家族第一继承人,王座的对面是一张张三人桌,代表附庸领主夫妇和继承人的位置。

    这间会议室仿照现代会议室,中间摆放着一张椭圆形的红木拼桌,可供40个人入座,桌子的外围还有一圈牛皮沙发椅。这样的布局胜在亲切随和,但无法体现家族领袖的权威,违反礼制就算不得正式场合。

    不过,维克多不想看到约克公爵和西尔维娅坐在一块,这让他很别扭。当然,恩比瑟约克同样不愿意待在西尔维娅的身边。神灵骑士的嫌弃总是以精神威压的方式,明确表露出“别接近我”的信号,凡人很难抵挡这种无形的压力,恩比瑟一旦靠近西尔维娅就会满头冷汗,如坐针毡。

    维克多在西尔维娅的身侧坐下,看到恩比瑟和凯特琳娜在会议长桌的对面,周围人对此视若无睹,仿佛他才是约克家族的公爵。维克多不禁有些啼笑皆非的感觉,仔细观察后发现,会议室的座次安排别有蹊跷。

    约克公爵和凯特琳娜夫人的左右手分别是大骑士布鲁斯和翠丝莉的哥哥瑞文子爵,排在后面的是四位男爵领主。他们有个共同的特点——都是新册封的附庸领主,非常依赖公爵的支持,算得上是恩比瑟的嫡系。

    接下来是大骑士吉瑞斯子爵和梅特洛子爵,他们的领地护卫着公爵直属领,两人轮流戍守中部要塞,与恩比瑟的关系较为亲近。

    然后是哈纳斯子爵和沃尔特子爵,这两位大骑士曾经侍奉东部三行省的两位伯爵。在各自的主君被尼奥维斯特以叛逆罪名绞死之后,他们接受西尔维娅的招揽,宣誓效忠,成为约克家族的附庸领主。他们的位置恰好在会议桌的中间。

    再往后,佛瑞德子爵、奥黛尔夫人、特尔兰登伯爵和乌莲娜夫人,四位大骑士相对而坐。他们是约克公爵的弟弟和堂叔,论实力、论血脉,论继承权都足以挑战恩比瑟和凯特琳娜的地位。

    最后才是蔷薇庄园的智囊团成员、妮可、守护骑士翠丝莉、维克多和西尔维娅。

    如果倒过来看,恩比瑟和凯特琳娜的位置才是主座,他们按照远近亲疏来排列位置。正过来看,蔷薇庄园根据附庸领主的实力安排座次。

    维克多仔细想想,发现西尔维娅剥夺恩比瑟自由进出蔷薇庄园的权利是发生在凯特琳娜晋升大骑士之后,也就是说,无论有没有维克多的存在,西尔维娅都要让凯特琳娜代行公爵夫人的职责,使蔷薇庄园跳出公爵夫人宅邸的局限,成为约克家族的最高权力机构。.zhuishubang.com

    恩比瑟弱小的时候,西尔维娅必须扶持他。布鲁斯和凯特琳娜先后踏入白银领域,恩比瑟一脉羽翼丰满,她便摆脱了公爵夫人的角色,行使家族守护者的职权。

    神灵骑士给附庸领主的压力太大,唯有充当客观公正的守护者,西尔维娅才能竖立自身的权威,确保约克家族的团结与稳定。

    实际上,西尔维娅现在是人马丘陵的女王,翠丝莉和妮可是女王的亲卫首领,维克多是內相,恩比瑟是王位继承人,其他人则是女王的领主。

    这是一场蔷薇女王的御前会议!

    维克多撑着下巴,盯着西尔维娅完美的侧脸,心想:我刚穿越过来,就睡了一个女王还是我刚过来就被女王给临幸了?

    西尔维娅精神敏锐,心思玲珑,亲密爱人的心理活动她了如指掌,悄悄地用高跟鞋在维克多的脚背上使劲碾了碾,挑着柳眉道:“亲爱的,教宗冕下和你谈了什么?”似笑非笑的神情仿佛在说:给我等着,待会再收拾你。

    维克多抿了抿嘴唇,把与克莱门特的对话一五一十地说了出来。

    “教宗支持我的雇佣军团,他明确三个条件,第一,尽量安置流民;第二,雇佣军团和神职者不参与领主之间的战争;第三,兰德尔领的管事、执事和军官必须在学校接受见习牧师的培训。”他总结道。

    西尔维娅思索片刻,问道:“你站在兰德尔家族立场上,对教宗提议有什么看法?”

    维克多沉吟着道:“我有两个选择,继续吸纳流民,扩充雇佣军团。或者有限度的吸纳流民,把现有的流民家庭转化为兰德尔领的子民家庭,专心培养下一代的士兵。我偏向第二种选择。”

    “首先,大量吸收流民会挑战兰德尔领的行政体系,增加安置成本。其次,流民雇佣士兵的训练时间太短,战斗力和忠诚都难以保证,还特别容易被渗透。最后一点,雇佣士兵的实力不足,他们的伤亡一定很大,死的人多了,我会非常被动,甚至有被教会制裁的危险。”

    “教宗为我解决了大多数难题。他安排见习牧师开设学校,帮我转化流民,培养士兵和执事。而战斗牧师协同雇佣军作战,一定程度上提高了士兵的战斗力、勇气和生存能力。战斗牧师都参与其中,教会没有任何理由追究我的责任。换句话说,在开拓战争中雇佣军的牺牲合理合法。”

    “最重要的是,我没有选择的余地。”维克多耸了耸肩膀,摊开双手说道:“如果我拒绝教宗的提议,意味着教会保留问责的权利,神父只要稍稍鼓动,那我只有解散雇佣军团,可我的封臣士兵太少,没了雇佣军,我拿什么去守卫南部要塞?更别提开拓南大陆了。”他侧过脑袋说道:“亲爱的,我只能同意教宗冕下的条件。”

    西尔维娅微微颌首,又问道:“那你知道克莱门特的意图吗?”

    “难以捉摸……”维克多摇了摇头,说道:“我想,你这里肯定有答案。追书帮小说网.zhuishubang.com”

    西尔维娅点头道:“我收到消息,王国南方教区的萨恩将接替拉扎鲁斯,担任冈比斯的红衣大主教。塞恩是塔莫尔牧首的亲信,而塔莫尔曾经与克莱门特争夺过教宗的宝座。”

    “教会内部的关系错综复杂,枢机院三大首席牧师分别是克莱门特、塔莫尔和弗里德斯。弗里德斯背靠光辉骑士团,把持撒桑帝国和沃顿大草原的教务。多铎王国和苏斯王国的红衣大主教都是塔莫尔的亲信。纳维尔、冈比斯和博瑞王国属于克莱门特的势力范围。”西尔维娅顿了顿道:“现在,冈比斯的教务即将落入塔莫尔的手里,你对此有什么联想吗?”

    维克多皱了皱眉,喃喃道:“培罗也是冈比斯红衣主教的热门人选,他担任人马丘陵的主教,因此失去了披上红袍的机会……克莱门特为什么要让他的弟子放弃冈比斯大教区?”

    西尔维娅轻笑一声,蔚蓝的双眸闪耀着睿智的光芒:“未来二十年是领主们推广新农牧、积蓄力量,整合内外的时期。克莱门特判断的没有错,新农牧一旦成功,领主和封臣就会驱逐流民雇工,为子民家庭腾出生存空间。”

    “撒桑帝国一直在抵御北部荒野的兽人。光辉骑士团肩负着消除兽人威胁,光复人类故土的责任,他们利用流民迁徙,整合帝国内部势力,任何人都不能指责他们。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弗里德斯会把大草原教区丢给克莱门特,好让他接过安置流民的包袱。”

    “克莱门特身为当代教宗,安置流民责无旁贷。问题是,该怎么安置?”

    “人马丘陵有土地,纳维尔王国修建超大规模的水利工程,需要数量众多的雇工,也有开发土地的潜力。可是,安置大量流民不符合我们的利益。”

    “我们需要忠诚的子民,勇敢的士兵。二十年的时间足够子民繁衍壮大,我们为什么还要接纳软弱的流民?”西尔维娅环顾全场,淡淡的道:“几乎所有的领主都这么想。克莱门特显然有不同的看法。”

    “谁开拓,谁占有。如果按照传统的开拓方式,我们竞争不过奥古斯特家族,纳维尔竞争不过撒桑帝国。而维克多的雇佣军团或许是我们在开拓中崛起的契机。”

    “同样的道理,撒桑帝国如果在开拓中拔得头筹,光辉骑士团可以召集更多的神职者,弗里德斯的声望随之大涨,他必定会代表光辉骑士团重掌枢机院,出任新教宗。可如果纳维尔王国和人马丘陵利用雇佣军团掌握开拓的主导权,教会的资源就会向克莱门特偏斜,这也是他反败为胜的唯一机会。”

    “安置流民是大局,开拓领土是大势,大局大势都在克莱门特这一边,光辉骑士团也得向枢机院低头。”

    “我们原本的战略是,扩充獠牙军团,组建开拓民兵团,招募流民建辎重兵。以獠牙军团为战斗主力,开拓民兵为防御主力,流民辎重兵承担运输补给、修建防御设施、开拓耕地的工作。现在,克莱门特给了我们第二种选择,训练流民雇佣军团,让雇佣士兵参与战斗任务。”

    西尔维娅站起身,目光灼灼地说道:“诸位,这是一个重大的战略抉择问题,我需要充分听取不同的意见!”

    每个人都在沉思,没有人说话,隔了一会,佛瑞德子爵率先打破会议室的安静。

    “既然教宗和我们的利益一致,我们可以抛弃保守的辎重兵战略,彻底实行兰德尔子爵的大军团战略。”他朝维克多笑了笑,继续说道:“平湖镇的阅兵式大家都看到了,雇佣士兵纪律严明,士气高昂,战斗力虽然弱了一些,但教宗的冕下施展的英勇术弥补了这方面的缺陷,那是一支可以实战的军队。请大家注意两点,雇佣军团成立了才两年半,他们还有很大的提升空间。其二,雇佣军团的人数众多,足足2000多人,几乎接近獠牙军团的一大半的兵力,而且还能继续扩充!”

    “兽人怪物不接受投降,开拓战争非常残酷。对我们而言,家族的每一个封臣士兵都很宝贵,如果有流民雇佣军团作为辅助,封臣士兵的伤亡人数会大大降低。实战是训练精锐士兵的最好手段,教宗支持我们用土地册封精锐的雇佣士兵,这就意味着开拓战争不会损伤家族元气,我们会越打越强!”

    佛瑞德子爵重重地拍了桌子,瞬间点燃了参会者的热情,大家交头接耳,议论纷纷。

    大骑士乌莲娜姿势优美地将胸前的秀发撩至肩后,轻启红唇道:“我的叔叔卡迪亚男爵自幼寄养在博瑞王国的亚夏家族,他曾经参加过先锋堡的开拓战争。卡迪亚叔叔认为博瑞王国开拓南大陆失败的原因在于投入的军队和工匠人数太少。”

    “博瑞人开拓南大陆之前做了充分的准备,他们的斥候侦查到一块水土丰美的湖泊地,然后调集7万大军,这几乎是博瑞王国的动员极限,超过这个数量就会让七大联岛的生产停顿。博瑞人突袭湖泊附近的蛮族聚居地,蛮族死伤惨重,四散奔逃。博瑞人一举拿下了那片土地,开始建造先锋要塞,清剿周边零星的蛮族小部落,始终都没有遇到强大的对手。先锋要塞逐渐成型,就在博瑞大军集中力量修建南岸码头的时候,十万蛮族蜂拥而至,它们切断了南岸码头与先锋要塞联系,博瑞人的主力不得不趁船撤离,驻守先锋堡的6000精锐被蛮族团团围困,成了孤军。他们坚守了一年半才被教会联军解救出来,生还者不足3000,而博瑞王国的死伤总人数超过3万。”

    “事实证明,南大陆的蛮族具有出色的智慧和强大的个体实力,他们利用外敌的压力,先整合大小部落,暂时不与人类军队交锋,等人类修建要塞,积蓄物资,完善了生产设施,再发动猛攻,把人类主力赶下河,扭转了战局,再围困先锋堡,抢夺博瑞人的物资和生产设施。”

    “如果博瑞人动员10万军队,同时修建两座互为犄角的要塞,他们或许就在南大陆站稳了脚跟。现在,蛮族依托先锋要塞和生产设施,形成了强大的蛮族王国,人口超过百万,直接威胁博瑞七大联岛的安全。”

    “所以,我们面对异族对手,必须拿出一锤定音的力量,绝不能给它们任何喘息的机会!”

    “我们需要实施大军团战略。”

    维克多从座位上站起来,抚胸施礼道:“抱歉,特尔兰登伯爵夫人,请容许我打断您一下。我这里有个问题想请教。”

    乌莲娜眸光闪动,饶有兴趣地打量着维克多,娇笑道:“兰德尔阁下,您请问吧。”

    妮可转过脸,背着乌莲娜翻了个白眼,任何试图追求维克多的高阶女骑士都是她的情敌。翠丝莉没好气地瞪了妮可,又瞪了维克多。妮可的嫉妒心让她这个当老师感到丢脸,但爱徒变得如此善妒,是受了元素海的影响,可归根结底还是维克多的缘故。

    维克多无视这对师徒的怒气和醋味,彬彬有礼地问道:“蛮族曾经与人类通婚,博瑞人和南方蛮族有过对话吗?”

    乌莲娜淡淡地笑道:“蛮族曾经与人类通婚,也有解不开的血仇,何况我们要夺取南大陆的土地……”说到这里,她蹙起细长的眉毛,露出深思的表情。

    西尔维娅惊讶地对维克多说道:“你在担心博瑞人向蛮族王国通风报信,扯我们的后腿?”

    能通婚就能交流,交流代表一切可能。博瑞人面对一个强大的蛮族王国,开拓南大陆的计划受阻,他们完全可以传播冈比斯南下的消息,分散蛮族王国的实力,好让他们也实现登岸计划。

    乌莲娜颌首道:“有这种可能。博瑞人抓几个蛮族俘虏就行了……”

    哈纳斯子爵龇牙一笑,森然道:“那我们就更需要压倒性的实力!”

    西尔维娅深深地注视着维克多,轻轻地说道:“你有什么想法?”

    维克多靠着椅背,吐了口气道:“实施大军团战略,我们开拓南大陆绝不会失败!”

    “原因很简单,我们是战略进攻,南方土著种族是战略防守,双方拼的是消耗。我们的领地完整,雇佣士兵和战备物资源源不绝,南方土著则不断地失血。我们随时可以渡河,想怎么打就怎么打,今天扫荡它们的猎场,明天摧毁它们的采集地。土著种族没法渡河,只能挨打,不能还手,它们怎么赢?”顿了一下,又摇头道:“我不担心南大陆的开拓战争……蚁人才是我们的心头大患,这些怪物也处于战略进攻的态势。虽然我们有高墙要塞,悬崖峭壁,可蚁人一次扑过来二十万,那人马丘陵至少要保持15000的常驻兵力……这才是我推行大军团战略的初衷。”

    “两线作战!”特尔兰登伯爵哈哈一笑,接口道:“看来,招募流民,组建雇佣军团势在必行!”

    领主和学者又议论了起来,这次点头的人居多。

    凯特琳娜站起身,目光扫过全场,声音轻灵悦耳:“既然大军团有这么多的好处,为什么其他领主想不到?为什么西尔维娅殿下会犹豫?”

    “事实上,大军团并非兰德尔子爵首创,大家还记得黑皇帝伽尔徳美尔吗?”

    此言一出,全场寂静无声,气氛几乎凝固。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