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407章 设局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香叶镇东侧的群山中有一座新建的山民村寨,巴罗尔就藏身于此。zhuishubang

    山林的地形复杂,植被茂密,野兽与怪物横行,极大限制了人类的活动范围。因此,这里向来都是领主和教会难以管辖的法外之地。

    水银与假面兄弟会开战,维克多命令教官巴里特的熊团和费米的红隼走私商队服从巴罗尔调派,向水银提供武力支援。他又先后派过来135个炼金人类,包括15个伏牛民兵、30个灵猴民兵和90名炼金辅兵,再加上巴里特用胁迫加收买的手段控制沿途遇到的流民、山民和落单的佣兵,熊团的规模已然扩张到了422人。

    虽然熊团有一小半的成员是老弱妇孺,看起来更像一个流民团体,但这么多的流民聚在一起还是太扎眼。

    巴里特干脆命令手下在山林深处中开辟一个营寨,当起了山大王。而费米和巴罗尔则以佣兵团长和恶棍头子的身份,接受雄鹿商团的雇佣,专门对付假面兄弟会。熊团的驻地成了水银的临时老巢,兰德尔家族的支援力量都是到这里休整,再接受巴罗尔的指另。

    自从香叶镇的鬣狗头子皮特被假面兄弟会刺杀,巴罗尔便躲进老巢,通过兰德尔家族的死士指挥水银与假面兄弟会交锋。

    山寨的位置非常隐蔽,兰德尔家族训练的渡鸦可以及时传递信息,而熊团收拢的流民无法独自离开。他们不能与外界联系,自然不会暴露营地的位置。

    巴罗尔在这里很安全。

    此刻,他正在阅读一封信笺,那是他的亲传弟子费奇传回来的情报。

    木屋的门突然被人推开,熊团的巴里特和红隼的费米带着一位身材壮硕的陌生男子走了进来。

    “嘿!老狐狸,这位是兰德尔家族的精英卫士凯恩,他带来了维克多大人的密令。”费米亲热地拍着陌生壮汉的肩膀,朝巴罗尔喊道。

    壮汉的木讷神情与精英卫士如出一辙,但巴罗尔还是把探询的目光投向身边的保镖巴杜。

    灵猴民兵巴杜在水银厮混了几年,已经能够领会巴罗尔眼神中的意思,他颌首道:“凯恩是主人安排给水银的后援,我和他一块长大,他没有问题。.zhuishubang.com”

    巴罗尔这才起身,笑呵呵地说道:“原来上次抓捕假面的影战士是凯恩阁下暗中出手帮忙,真是太感谢了。”

    “什么阁下不阁下的,当初蚁人袭击山丘营地,兰德尔大人命令凯恩保护莉莉娅夫人撤离。我们早就认识凯恩了。”费米找了把椅子坐下,斜睨着巴罗尔说道:“怎么?你认为我们会把外人带进来?”

    巴罗尔心中一凛。维克多告诉过他,水银有一明一暗两股力量,明面的力量由他亲自掌控,而隐秘力量一路跟随水银,并藏身于野外。当他遭到追杀的时候,只要往野外跑就能得到隐秘力量掩护和支援。

    不过,巴罗尔无权调动水银的隐秘力量。在他看来,这固然是兰德尔大人为他安排的一条退路,也是对他的监视和威慑。

    现在这支隐秘力量的首领终于现身了,而且维克多能够让凯恩保护莉莉娅夫人,说明他在精英卫士中有较高的地位。

    难道大人对我的表现很不满,这才派凯恩出面警告我?

    巴罗尔忧心忡忡,表面却不动声色,他试探着问道:“费米,你今天怎么来了?”

    “呃,我想和你们商量一下。”费米挠了挠头,说道:“这么耗下去不是个办法,我打算带红隼佣兵团离开香叶镇,继续干我的私商买卖。”

    巴罗尔摇头道:“红隼佣兵团接受雄鹿商团的雇佣,你们应该待在香叶镇,保护鲁克执事的商队。”他又笑了笑说:“你们待在雄鹿商队的驻地,假面的杀手绝对不敢公然冒犯哈尼西男爵的权威。你这样到处乱跑才会有危险。”

    “你当我害怕那群见不得光的杂碎?”费米瞪着眼睛叫道:“我这是无聊!无聊懂吗?”

    巴里特在旁边接口道:“雄鹿商团白养着红隼佣兵团,你们有吃有喝有佣金拿,还不用干活卖命……我觉得这样也不错。”

    “你天天躲在山里面操练熊团的伙计,当然高兴。”费米撇了撇嘴,又悻悻地道:“雄鹿自己的武装护卫陆陆续续地聚到了香叶镇,鲁克执事开始克扣佣兵团的佣金,现在许多佣兵团都走了……白吃白喝是不假,可几十个金索尔的佣金顶什么用?我们红隼跑一年的私货至少能赚上千金索尔……”他拍着桌子问道:“老狐狸,我的红隼还要在这里待多久,才能干正事?”

    巴罗尔苦笑着摇了摇头,转而对凯恩问道:“主人给水银的命令是什么?”

    “主人交待三件事情。.zhuishubang.com”

    凯恩说道:“第一,水银的反击计划暂时搁置,等候主人下一步的命令。”

    巴罗尔颌首道:“确实应该暂停。”

    诱杀登石城的骑士治安官是迫不得已想出的冒险计划。假面有官方庇护,藏的太深,水银根本逮不住他们的尾巴。只有把整张桌子都掀翻,让大家都没得玩,巴罗尔才有可能反败为胜。

    可是,这样一来,水银同样会遭到登石城、香叶镇和雄鹿商团的围剿。巴罗尔好不容易才建立起来地下网络势必被破坏殆尽,说不定还会引起多铎密探的注意。水银再想渗透雄鹿商团和多铎的地下势力就难了。

    巴罗尔敢提出这个两败俱伤的方案,那是因为他相信自己的主人对假面兄弟会的秘密更有兴趣。如果能抓住假面的核心成员,拷问出他们的底细,水银也能在主人面前将功折罪。但巴罗尔没料到家族派过来的陶德居然是一位见习骑士,而且他准备打入登石城的内部,利用治安所的力量查找假面之影的踪迹。

    事实上,陶德成功的机会很大。虽然他立下功劳肯定会超过水银,但水银也能保住新发展起来的眼线和暗子。

    至于陶德的忠诚,那不是巴罗尔需要考虑的问题。而且陶德把费奇留在身边充当联络人,说明他没有脱离水银监视的意思。

    巴罗尔觉得可以接受陶德主导的新计划,他正准备给维克多写信,陈述当前的实际状况。

    “第二件事,主人要求熊团、水银和各支走私商队的首领留意那些对危险天生敏锐的年轻人,如果他们地位低贱,背景简单,就设法把他们秘密送到兰德尔领。”凯恩一板一眼地说道:“大人还叫你们不用担心。他有一种秘法可以让这些人成为像纳尔森那样的凶暴战士。”

    “我手下还真有这么个人!”费米一拍大腿,咧嘴笑道:“那小子原来是个山民少年,跟了我有一段时间,如果让他变得不喜欢女人,还不如杀了他更痛快一些……呃,凯恩,我不是说你们的坏话……”

    死士是领主的秘密和禁忌。莉莉娅和纳尔森对精英士兵来历讳莫如深,战熊佣兵隐约知道,但也不敢在领地里谈论主人的死士。那些外放的战熊佣兵与炼金人类朝夕相处,也就没那么多的顾虑,他们免不了要试探精英卫士强大的秘诀。炼金人类当然不会说出真相,他们要么沉默不语,要么用统一好的说辞搪塞过去。但是,关于精英卫士自幼被药物阉割的传闻还是在佣兵团长之间流传开来。

    自从以后,再也没有人羡慕炼金民兵的实力。

    不能当男人,要力量有个屁用!

    “我们可以吃药,就是无法生孩子,所以给我们安排女人也是浪费。”巴杜淡淡地说道。

    巴里特正在喝水,听到这话,他一口水都喷了出来,咳嗽了老半天,指着巴罗尔说道:“老狐狸,这是你干的好事?!”

    “那还能怎么办?水银的人需要掩饰身份!”巴罗尔摊开双手,无所谓地说道。

    “药物配方给我一份!”

    “他们自己就会配药…包你满意!”巴罗尔丢给教官一个鄙视的眼神,转头道:“凯恩,你继续。”

    “第三件事情只能说给巴罗尔大人听,其他人回避。”

    费米和巴里特对视一眼,起身离开木屋,并关上了房门。

    巴罗尔走到窗边,听到他们边走边说:

    “老家伙,你不行了?”

    “滚!老子好的很……”

    待两人走远,巴罗尔回到座位上,看着凯恩从腰兜里取出两封羊皮卷轴。

    “这一封是雄鹿商团投靠南风商团的伙计名单,上面注明了他们各自的背景。兰德尔大人怀疑雄鹿商团的一些骨干脚踩两只船,故意派遣心腹伙计提前加入南风商团,为自己谋后路。”

    巴罗尔展开卷轴,看到雄鹿商团驻香叶镇执事鲁克的名字,不禁微微叹息。

    时至今日,雄鹿商团已是人心涣散。下面的伙计原本就是自由民雇工的身份,他们改投南风商团只为混口饭吃,算不上背叛行为,更不应该牵连商队的执事。

    然而,水银的目标是渗透雄鹿商团的内部,拉拢其中的骨干加入黄金团,不能眼睁睁地看着他们投入南风商团的怀抱。这也是水银与假面兄弟会死磕到底的根本原因。

    外部节节败退,内部更要紧缩,杀鸡儆猴的残酷一下子就摆到桌面上。

    “大人要我怎么做?”巴罗尔沉声问道。

    “这一封卷轴记录了一份药物配方,我们的人不能看!”凯恩将封装完整的卷轴递给巴罗尔,说道:“大人要你设局把配方送到雄鹿商团某个执事的手中,让他以为这是南风商团收买德韦米克侯爵的东西,再把他秘密押解到约克家族驻布利诺尔城的府邸。大人要求人证物证齐全,不留任何破绽。另外,除了执事本人,不允许任何人观看卷轴的内容。”

    巴罗尔接过卷轴,沉吟着问道:“知道的人怎么处理?”

    “只有死。”

    “那演戏的人呢?”巴罗尔抬起头,盯着凯恩的眼睛问道。

    “大人准备了一队人手,他们将以假面兄弟会的名义护送卷轴入境,具体的路线,时间和地点由你定。但他们会誓死保护卷轴完好无缺,所以你决定下手的时候不能大意。”

    “一队人是多少人?”巴罗尔发现自己的喉咙嘶哑的可怕,连忙端起杯子喝了一口水。

    “15个。”

    这是要牺牲15名家族死士,或许更多……巴罗尔的瞳孔猛然收缩,杯子里的水也晃了出来。凯恩的声音却一如既往的平淡,“主人让我转告你,我们死的人已经够多了,而这场战争的胜负在棋局之外。”

    巴罗尔沉默许久,长长地出了口气,涩声道:“我明白了。我会安排好一切,绝不让主人失望!”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