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410章 重逢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布利诺尔城分为内外两个城区。追书帮小说网.zhuishubang.com

    鸢堡和大贵族的宅邸集中在寸土寸金的内城区,而外城区的居民主要是王都的次等贵族和禁卫军家属。外城区的面积超过内城区不止十倍,设有贵族区、封臣区、商铺、仓库、工坊,以及城内农田。

    蓝琥珀旅馆就建在城内农田的一片果园中。

    它由七幢石质楼房和一些木屋组成,前后左右都是硕果累累的鳄枣树,看起来更像个农庄,但这里环境幽静,空气清新,别有一番林园景致。

    “非常棒。”维克多迈下马车,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转头笑道:“没想到你在王都还有这么大一片果园。”

    特里斯与维克多并肩而立,环顾四周,不无得意地说:“这里原本属于利奥波德家的乔恩男爵,他在一次牌局中把果园的租权输给了我……当然,我能进入乔嗯他们的圈子,全靠兰德领的咖啡和雪糖。”

    “还有蜜饯和其他商品……”维克多笑了笑,又补充道:“最重要的是,你有一个精明能干的商队管事。”

    “马塞尔确实很能干,他帮我赚了许多钱……蓝琥珀旅馆也是出自他的建议。”

    “哦,这有什么讲究吗?”维克多饶有兴趣地问道。

    “布利诺尔城很大,但也很挤。各地的贵族来王都的时候,往往需要借住在亲戚朋友的家里,随从则住在外城的旅馆。身边缺少仆人让贵族感到很不习惯,可如果旅馆的房间客满,仆人只能住马厩或是仓库里,那就太丢脸了。”特尼斯耸了耸肩膀说:“这种状况经常发生,尤其每年地之季的三月,采邑领主都要到王都叙职。还有现在这种情形。”

    特尼斯左手负于身后,右手指着旅馆的建筑介绍道:“我把果园农庄改造成旅馆,每一层有12个房间,供一位贵族和他的仆人单独使用。这里有7幢4层石楼,可同时招待28位尊贵的客人。虽然蓝琥珀的位置偏僻了一些,但它足够安静也很舒适宽敞,房客又都是些有身份的体面人,采邑领主们对这里非常满意。”

    “你只接待采邑领主?”维克多问道。

    特尼斯点头说道:“正常情况是这样的。”

    维克多停下脚步,打量了一下四周的布局,皱眉道:“王都的物价不菲,你建蓝琥珀恐怕花了不少金索尔。如果这里只招待采邑领主,你肯定每年都要亏空。.zhuishubang.com毕竟采邑领主叙职只有一个月。”

    “我一开始没准备靠蓝琥珀赚钱。”特尼斯神秘地笑了笑,压低声音说道:“现在大家都知道,整个王都只有特尼斯子爵销售咖啡和雪糖,但他们不知道我每年的咖啡份额不是200磅而是500磅。多出来的咖啡我没法卖给王都贵族,而采邑领主不会惦记我在王都到底卖了多少咖啡,他们住进蓝琥珀就能买到咖啡和雪糖。虽然他们只住一个月,我每年卖咖啡的利润都超过了6000金索尔。”

    “后来,有采邑领主提出长期租房,他们一次交了2年的房钱,还派人常驻打理,作为他们在王都的临时府邸。”特尼斯摊开双手说:“蓝琥珀非但没有亏空,反而盈利了。这也是我没想到的。不过,那些拥有城内农庄租权的王都贵族也开始效仿蓝琥珀,建造贵族庄园旅馆,可他们没有咖啡。而我为了把咖啡卖给更多的采邑领主,又建了两座石楼,以满足那些没有长期租房的客人。现在的蓝琥珀名声响亮,夏塔恩男爵夫妇就住在前面的那幢楼房,我还是看在你的情面,为他们的预留了最好的楼层。”

    维克多颌首笑道:“我的朋友,我感受到了你心意……无论如何,我都要谢谢你。”

    “这是朋友应该做的事情。”特尼斯彬彬有礼地说道。

    最初的时候,特尼斯经营兰德尔领咖啡,经过领主的层层盘剥,再加王都贵族之间的人情往来,可以说只赔不赚。而王都税务官的年俸禄只有区区1000金索尔,为了掌握咖啡这种资源,特尼斯只能咬着牙硬撑。

    维克多想打入布利诺尔城的黑市,便蛊惑税务官走私咖啡牟利,并建议他从自由民商人当中挑选人手,组建自己的商队夹带咖啡和雪糖。

    特尼斯选中的马塞尔的确是个人才,他认为咖啡这么高贵的饮品不能在自由民的商铺中出售,而蓝琥珀旅馆巧妙地掩饰了咖啡的出货量。

    特尼斯子爵赚的盆满钵满,对马塞尔信任有加。但他不知道,维克多也通过马塞尔的商队,把手伸进了布利诺尔城的黑市。

    所谓靠山吃山,靠水吃水。商队的伙计自然有捞外快的门路。货物运输损耗,商队沿途打点,他们只要稍微做点手脚,就能神不知鬼不觉地黑下一笔物资。虽然数目不大,但每支商队都弄一点出来,流入自由民黑市的物资总量就相当可观了。zhuishubang

    这么多商品混在一起,即便是王国的密探也很难厘清其中的关系。

    马塞尔抱上了王都贵族的大腿,在布利诺尔的自由民市场混得风生水起。而且特尼斯只求成果,不问过程。为了让主人满意,马塞尔不仅要养活一批伙计,也有了上下其手的机会。当马塞尔跑到野柳城拿货的时候,自然要结识一些黑货商人。于是,当地的盗贼工会很巧妙地向他推荐了一位专门在布利诺尔出货的黑商。

    这位黑商经营粗糖蜜饯、山货、猪鬃刷子、腊肉香肠、油纺布……都是马塞尔在野柳城采购的商品。双方接上了头,顿时打得火热。他们按照自由民黑市的规矩,黑商负责收货供货,马塞尔负责掩护出货,生意越做越大,很快就在布利诺尔城外自由民区占据了一席之地。

    实际上,那名黑商是黄金团韦奇的下线,他经营的黑货并非商队截留下来的物资,而是来自维克多苦心经营的产业链。

    黄金团的走私商队把轻便物资运到山民据点,加工成商品,再通自由民商贩的渠道,流入自由民黑市。黄金团目前控制的黑商超过一百多人,构建的销售网络遍布冈比斯东部、中部、中南部、南部和西部的主城,甚至在向纳维尔和多铎王国境内蔓延。

    其中,布利诺尔城的出货量最大,可谓冠绝诸城。

    一方面,依附于布利诺尔城的自由民超过15万,市场潜力非常庞大。黄金团的黑商已经摸清了门路,在布利诺尔城站稳了脚跟。

    另一方面得益于冈比斯王国的人口优化。

    人马丘陵不断招募雇工,王国西部、中南部和南部的领主又在用青砖搞基础建设,他们提供了许多工作岗位。布利诺尔城便将多余的人口引入王国西部和中南部。王都的流民总数下降,导致流民家庭的工作变得稳定,收入增加,储蓄增长,消费能力自然有较大的提升。

    去年,黄金团在布利诺尔城的销售总额为3000金索尔,而今年上半年已经超过了4000金索尔,预计全年的销售总额不会低于7000。今后只会更多。

    如果把眼光放到冈比斯全境,流民口袋里的财富绝对会让领主的下巴摔到桌子上。

    维克多隐约记得先买香蕉,再卖鞋子的故事。他正干着同样的事情。

    特尼斯在为每年几千金索尔的利润沾沾自喜,而维克多要在所有人反应过来之前,提前把局布好。

    “雷诺,你们几个和阿卡待在外面,照顾迅鸟。纳尔森、格鲁、夏克陪我进去。”维克多转头吩咐了一句,便踏进蓝琥珀旅馆。

    纳尔森快行一步,低声问道:“大人,我们该向您的父母行什么样的礼节?”

    特尼斯轻笑着说道:“勋爵阁下,你们是兰德尔子爵的附庸,不是夏塔恩男爵夫妇的下属……颌首致意非常符合您的身份。”

    纳尔森恍然道:“我明白了。”他不再说话,跟着维克多和特尼斯登上旅馆的二楼。

    夏塔恩男爵一家对维克多的到访早有准备。一位衣装笔挺,头发斑白的管家端正地站在过道口。见到特尼斯子爵陪同一位被兜帽遮住面孔的贵族走上来,他神情激动又举止无措,颤声问道:“维克多少爷,是你吗?”

    维克多解下兜帽,露出俊美的面容,微笑着说:“乔里斯管家,是我。”他扶着管家的肩膀,叹道:“十几年没见,你也老了。”

    莱莉雅贝伦斯嫁给了夏塔恩男爵之后,便安排自己的管家乔里斯专门照顾小维克多的饮食起居。小男爵夜里做噩梦惊醒,乔里斯总是第一时间出现在他的面前。两人关系十分亲厚,小男爵离家的时候,抱着管家迟迟不肯撒手,乔里斯也是老泪纵横。

    “维克多少爷,我以为这辈子都见不到您了……感谢至高主的垂怜,能让我再次见到维克多少爷。”乔里斯强忍哽咽,擦了擦眼角的泪花,鞠躬道:“路德维西大人,非常抱歉。我太激动了,请您原谅我的失礼。”

    “我只有感动,并没有被冒犯。”特尼斯颌首笑道。

    “我的父母呢?”维克多解下披风,递给管家身边的侍从。

    “男爵大人和夫人正在客厅等您。”乔里斯从侍从手中夺过小主人的披风,走在前面引路。

    蓝琥珀的客厅装饰华丽而不失典雅,符合贵族的身份。维克多走进门,便看到夏塔恩男爵和莱莉雅夫人,以及一位亭亭玉立的少女和一个黑发黑眼的小男孩。少女应该是他从未谋面的妹妹佩西温布尔顿,而小男孩可能是他另一个同父异母的弟弟。

    夏塔恩男爵衣着考究,半灰的黑发梳理地一丝不苟,正神情严肃地端坐在客厅的主位上。他双手紧握成拳头,看维克多的眼神复杂,有点紧张,有些激动,还透着不易察觉的惶恐。显然他的内心并不像他表现的那样平静。

    “亲爱的维克多,我的孩子,见到你,我真是太高兴了。”

    莱莉雅夫人有着一头枣红色秀发,虽然已年过四旬,但作为一名女见习骑士,她身材高挑匀称,肤色白皙,容貌秀丽,宛如三十出头的成熟少妇。她迎上前,两眼泛着泪光,饱满的嘴唇微微颤抖,探出纤手想要摩挲维克多的脸庞。

    小男爵自幼丧母,父兄又刻意疏远他,莱莉雅却承担起了母亲的责任,对他既温柔又严厉,可以说是视如己出,但最后还是把他交给了奥古斯特家族。

    如果按照地球上的道德标准,父母出卖子女肯定要受到法律和舆论的制裁,但在这个世界,血脉高于亲情,养恩大于亲恩。骑士所构建的社会价值体系帮助大贵族不断聚拢强血脉,而小贵族很难留住优秀的子嗣。否则人类国度将陷入永无止境的内部纷争。

    夏塔恩男爵夫妇出卖小男爵是个事实,可他们流露的感情也真实不虚,更不会对当初的行为有半点愧疚。他们的做法完全符合贵族的传统。

    维克多可不会为了他的过去,对夏塔恩夫妇心怀怨恨。他任由莱莉雅抚上自己的脸庞,低头微笑道:“母亲,我也很高兴见到您。”又抬头对着男爵问候道:“父亲,您还好吗?”

    夏塔恩男爵暗暗松了口气,他一直担心维克多会给他一个难堪,“维克多……你长大了。”男爵的轻咳一声,清理浑浊嘶哑地嗓子,又按摩了一下的面部,悄悄地揉了揉酸涩的眼睛,然后站起身,施礼道:“路德维西阁下,有失远迎,请随便坐。”

    “是我来的冒昧。”特尼斯优雅地还礼,说道:“我特地带来了一瓶30年陈的杜姆酒,参加这次临时聚会。”

    他没有用“家庭聚会”这个词,但大家都觉得理所当然。

    莱莉雅夫人拉着维克多的手,娇笑着说道:“路德维西子爵大人,您太客气了。我这就去安排一些点心和酒具……维克多,你也坐。”说着,她便离开了客厅。

    没过多久,莱莉雅领着几名侍女,将糕点、蜜饯、水果和鹿肉脯一一摆放到桌子上。管家乔里斯打开瓶塞,为每个人都斟了一杯杜姆酒。

    “让我们畅饮此杯,为了今日的重逢。”夏塔恩男爵端起酒杯说道。

    “为了今日的重逢。”大家纷纷举杯,一饮而尽。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