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421章 政治婚姻与爱情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没过多久,一连串的脚步声停在屋外的过道里。追书帮小说网.zhuishubang.com旋即,不显突兀的敲门声响起。

    休息室内三个人早已做好了准备,维克多开口道:“请进。”

    五位少年鱼贯而入,首先是巴斯特恩家的持盾者,他仔细打量了房间,稳重地朝后面点了点头,示意安全。接着,利奥波德家的持剑骑士护在爱德华的身侧,葛瑞华德家的持弓骑士与路德维西家的执马骑士紧随其后。

    少年骑士们表现的一丝不苟,维克多却能看出排练的痕迹,以及游戏的成份。

    毕竟,他们还不满13岁,正是青春飞扬的年纪。

    成年人的心理优越感让维克多对小国王和他的少年骑士产生了一种居高临下的审视。

    嗯,也许是轻视,再深究的话就成了嫉妒。

    小国王一身皮质紧身猎装,做工精美的鸢鸟形黄金肩章扣着白色半短斗篷,脚上是高帮皮靴,整个人显得挺拔干练,英气勃勃。

    爱德华继承了奥古斯特家族的英俊容貌,但裸露在外的皮肤呈微褐色,尤其双手较为粗糙,指掌之间有许多老茧,那是长期练习各种兵器所留下的痕迹,配合饱满的额头,高挺的鼻梁,紧抿的唇线,给人留下一种坚忍不拔的印象,而那双率真热情的眼眸又让他如同晨曦般的温暖纯净。

    这小子真帅……维克多暗暗赞道。

    维克多刚穿越的时候,特别惊讶索菲娅和高阶女骑士超越世俗的美貌,那几乎达到地球拍摄科技的修饰效果。直到后来,他才认识到超凡骑士走向天人合一,他们的外型都很出色,即便刻意留下疤痕的戈隆侯爵也给人一种粗犷的完美感。

    不过,超凡骑士的外在是他们心灵意志的体现,除非他们主动示好,否则总给人一种不容侵犯的威严或圣洁感。

    爱德华和他的小骑士们阳光帅气,英姿勃发,那种蓬勃向上的青春活力让人不由自主地想和他们亲近,而他们用肢体语言进行交流的默契和信赖更加令人羡慕。就好像孩子总想着要加入某小团体的那种感觉。

    深厚的感情从青梅竹马开始培养。这就难怪大家族有交换未成年的子女传统。约克公爵的身边也有一帮忠心耿耿的骑士,他自称少年时期和奥黛尔相爱过,恐怕并非吹嘘。

    维克多收敛思绪,上前施礼道:“陛下,日安。”直起腰,扫了眼门外,微笑着问道:“罗兰殿下没有来吗?”

    作为古老血脉的超凡者,维克多在非正式场合无需向小国王行封臣礼。而且这次私人会晤原本没有爱德华,他的突然到访才显得奇怪。

    “维克多,好久不见。”

    “玲娜姐姐,你好。”

    爱德华也不回答维克多的问题,只是笑着打了招呼,便把目光转向安吉丽娜,热情洋溢地说:“安娜。我从内务府得知你到了鸢堡,特地来见你!你能来看我,真是太好了!”

    “陛下,我可不是来看你的……”安娜鼻子微皱,嘟起花瓣似的小嘴,抬了抬下巴,傲娇的说道。只是她唇角上扬,漂亮的大眼睛弯成了月牙形,那股子开心劲怎么也遮掩不住。

    爱德华呆呆地看着少女发愣,直到安娜翻了个白眼,他才醒转过来。小国王红着脸,期期艾艾的说:“啊?你不是来看我的?哦,这没关系。总之,你来了……我答应过,要带你去看鸢堡的兽穴……那里面关着各种各样的猛兽……哦,对了我先给你介绍四个好朋友。”

    “约克小姐,你好。我是爱德华的执马骑士,埃比尼泽路德维西……爱德华说人马丘陵西边的大沼泽里有一种螃蟹比茶桌还大,味道鲜美极了……是真的吗?”

    “我什么时候说有茶桌那么大?我说的是比银盆大……”爱德华急忙辩解道。追书帮小说网.zhuishubang.com

    “约克小姐,我是国王陛下的持剑骑士,米尔沙克利奥波德。您可以叫我米克……对了,我能叫您安娜吗?”

    四位小见习骑士围着安娜,争先恐后地介绍自己。受到国王冷落的维克多和凯特琳娜面面相觑。

    这是什么情况?

    维克多初见爱德华的时候,小王子才2岁多,相当于地球上4岁左右的小男孩。而凯特琳娜是看着爱德华出生的。爱德华对幼儿时期的玩伴和未婚妻印象模糊,自然不会对维克多和凯特琳娜有多深厚的感情。

    何况,凯特琳娜曾给这小子换过尿湿的裤子,他还在维克多身上擦过口水。这些糗事对于少年国王来说,恨不得没人提起才好。

    相比之下,明艳动人的同龄少女就可爱多了。

    问题是,爱德华和安娜是什么时候认识的?

    维克多想起,爱德华曾经访问过人马丘陵。按照礼节,约克家族的直系子弟要出面招待小王子。爱德华恐怕就是在那个时候认识了血脉高贵,年龄相仿的安娜,并结下了一份友谊。

    爱德华生活在鸢堡,母亲是王后,姐姐是黄金骑士,两任未婚妻都是大领主之女。他的身边要么是性格强势的成年骑士贵族,要么是对他毕恭毕敬的侍从。在这种环境下成长的爱德华特别擅长对高贵的女性装乖卖萌,同时又渴望拥有平等交流的伙伴。而安吉丽娜身份显赫,约克家族几乎没有能够与她平起平坐的同龄人。当高傲的安吉丽娜遇上性格随和的小王子,两人自然就成了好朋友。

    十二岁正是友情和爱情傻傻分不清的年纪。少男少女久别重逢,难免会脸红心跳,情愫暗生。

    安娜和爱德华眉目传情,那种骄傲又羞涩,幸福又甜蜜的模样让人心生向往。

    维克多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

    初恋不含一丝杂质,纯净又美好。无论是地球还是这个世界都有许多歌颂爱情的故事,其中总有恶父母、恶兄长企图把真心相爱的男女主角分开。他们无一例外的成了爱情故事中的反面角色,受到世人的唾骂。

    然而,等事情落到了自家的头上,每个人都成了“恶父母”和“恶兄长”。

    想把我家的宝贝疙瘩带走,先得有充分的诚意,具备承担责任能力,最后才能谈爱情。

    维克多不是安娜的父母兄长,爱德华与安娜在那眉来眼去,他也没有自家小白菜被猪拱了的感觉。但作为人马丘陵的领主,安吉丽娜布兰斯泰特约克的监护人,维克多认为自己有必要当一次扼杀初恋的“恶人”。

    安娜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的监护人准备破坏她和爱德华的重聚,她正兴致勃勃的问小国王:“爱德华,这次狩猎会,你的猎物是什么?”

    “一头很大的公熊。”持弓骑士插口说道。

    “它是明斯克山林中的恶霸熊,一顿能吃光一只活蹦乱跳的小公牛。不过,宫廷狩猎总管开始削减它的食物,最后还要饿它两天,好让它变得更加凶猛。”持盾骑士接着说道。

    “不用担心,我能对付它。”爱德华自信的说道。

    “我不担心你,我只担心那头熊。希望它不要被国王吓到腿软,那样的话,狩猎会就太无趣了。”安娜摇了摇头,噗嗤一笑,发光的小脸蛋犹如盛开的鲜花,美的叫人挪不开眼睛。

    这或许就是少女吸引爱德华的原因,其他的宫廷贵女只会叮嘱国王小心谨慎,却忽略了少年的骄傲。.zhuishubang.com

    爱德华傻乎乎的看着安娜,眼睛都不眨一下。安娜羞涩地低下头,又抬起脑袋,嗔怪的横了他一眼。

    爱德华意识到自己的失态,他掩饰性的拍着胸口说:“我保证那将是一次精彩的猎杀!嗯,到时候,我把熊牙献给你……它的牙可长可锋利了……对了,你想去看看它吗?”

    “好啊!”安娜开心地说道。

    维克多终于不能忍了。在安娜和爱德华离开之前,他站出来阻止道:“陛下,请留步!”

    爱德华停住脚步,故作好奇的问道:“维克多,你有什么事吗?哦,对了,罗兰姐姐一会就到,你和玲娜姐姐不妨再等等。”

    演!继续给我演!约克家族的小公主都要被你拐跑了,还问我有什么事?鸢堡长大的国王连起码的礼数也不知道吗?

    维克多在心里暗暗吐槽,脸上却保持着优雅和煦的笑容,“我并没有接到鸢堡的正式邀请,安娜也没有。”

    “哦,这样啊……”爱德华“恍然大悟”,颌首说道:“那我现在正式邀请安娜参观鸢堡的兽穴。”他的眼神中流露出一丝期待和恳求。

    维克多啼笑皆非,但还是摇头道:“并非今天。国王召见的对象也不能是安吉丽娜布兰斯泰特约克。”说着,维克多的目光越过爱德华,威严的说道:“安娜,回来吧。”

    可惜维克多容貌柔美,气质文雅,板着脸也没有多少杀伤力。安娜嘟着小嘴,委委屈屈的站在原地不动。这给了爱德华极大的信心,他再看维克多,就如同看一个情敌。

    爱德华挡在安娜的身前,昂首挺胸的说道:“兰德尔卿,我以冈比斯国王的名义,邀请约克小姐造访鸢堡!”

    “这是国王陛下的要求!”巴斯特恩家的持盾骑士上前一步,咬着牙说道。只是他的眼神乱飘,不敢直视维克多的眼睛。面对一位古老血脉的超凡者,巴斯特恩家的小见习骑士显得底气不足。

    不过,爱德华只能看到他雄壮的背影。其余的少年骑士也有样学样,纷纷上前,相互打气,瞪大眼睛,想用稚嫩的目光迫使兰德尔子爵放弃。

    包括安娜在内,这里的每一个小见习骑士都共鸣了11个元素位,属于资深的见习骑士。而且他们随时都能踏入青铜领域。但由于少年的身体和心智都还没有发育成熟,他们必须先锻炼体魄和意志,等成年之后,再共鸣后面的元素位。唯有如此,骑士之路才更加平坦。

    基础属性低,斗气共鸣元素位带来的提升效果就很有限。爱德华现在的实战能力还比不上普通血脉的成年见习骑士。

    这五个小家伙加起来也不够维克多一只手打的。

    维克多当然不能教训国王和他的誓言骑士。凯特琳娜在旁边笑而不语,一副看好戏的姿态。

    所以,维克多决定看着爱德华倒霉,他为难的说道:“既然是国王的要求……好吧,如您所愿,陛下。”

    爱德华大喜,他开心的笑道:“维克多,谢谢你。呃……狩猎会的时候,我请你吃熊肋排。”然后,他拉起安娜的小手就往外走。

    “我们快离开,趁……”

    “陛下,请注意您的礼仪。”

    随着清冷悦耳的声音,一个修长窈窕的身影出现在门口,刚好挡住了爱德华和安娜的去路。

    这位身材高挑的年轻女士未佩戴任何首饰,一袭洁白的宫装长裙,棕色秀发,浅蓝眼眸,五官十分精致,雪白晶莹的皮肤没什么血色,樱唇也只呈现淡淡的粉色,加上冷淡的气质,她就仿佛冰雪雕琢的美人。

    毋庸置疑,这是一位高阶骑士。

    四位誓言骑士见到她,直直的杵在原地,一个个噤若寒蝉。

    “嗨……玛格丽特……你也来了……”小国王扭动僵硬的脖颈,干巴巴的笑着,但他并没有松开安娜柔软的小手,反而握的更紧。

    玛格丽特威灵顿,威灵顿家族的嫡女,白银骑士,爱德华奥古斯特的未婚妻,冈比斯未来的王后。她的母亲是威灵顿家族的守护者,怒涛骑士瑟拉尔威灵顿,而她的父亲是威灵顿公爵,但生父却是黄金骑士戈隆奥古斯特侯爵。

    自从西尔维娅掳走了凯特琳娜,凯瑟琳王后便向威灵顿公爵提出联姻请求。威灵顿公爵夫人并不愿意把黄金骑士的血脉送入王宫,但威灵顿公爵出于政治上的考虑,说服了家族守护者,把玛格丽特送入鸢堡,成为凯瑟琳母子的强大后援。

    正是因为玛格丽特和戈隆侯爵的特殊关系,王国守护者在长公主拒绝登基的情况下,保持中立立场,事实上,支持了爱德华登上王座。

    威灵顿家族付出了巨大代价,但也收获了丰厚的回报。两任王后足以确保威灵顿家族未来几十年的利益。尤其在大开拓的背景下,威灵顿家族与鸢堡的亲密关系显得弥足珍贵。

    玛格丽特出身显赫,但安吉丽娜也不输给她。

    作为约克家族的小公主,她同样有黄金骑士的血脉,具备布兰斯泰特与约克家族的双重继承权,父母是大骑士,伯母是神灵骑士,监护人一个是温布尔顿女侯爵,另一个是古老血脉的月精灵贵族。最重要的是,爱德华给了高傲的少女莫大勇气。

    她反握住小国王的手,一副天真烂漫的表情,“哇,好漂亮的姐姐……爱德华,她是你的宫廷女爵吗?”

    面对安娜的挑衅,玛格丽特的目光只与凯特琳娜目光碰撞了一下。不知何时,凯特琳娜的气场全开,风姿气度丝毫不输给冈比斯未来的王后。在两位高阶女骑士的中间,小见习骑士们都得靠边站。

    维克多总算明白凯特琳娜刚刚的斗志所为何来。

    一个前任,一个现任……爱德华手里还攥着一个……可这是为什么呀?你连孩子都有了,还要为了小国王争风?难道是因为,你给这小子换过尿布?

    玛格丽特收回目光,转向安娜,冷淡又认真的说:“约克小姐,我不是爱德华的宫廷女爵,但我肯定是第一个睡爱德华的女人,因为我是他的未婚妻,玛格丽特威灵顿。”

    爱德华奥古斯特以手捂脸,和他的誓言骑士在风中凌乱。

    安娜:“……”

    凯特琳娜:“……”

    维克多:“……”

    “陛下,附庸的附庸不是你的附庸。国王应当恪守尊重义务,必须维护封臣的声望和名誉,不允许殴打封臣,不允许调戏封臣的妻子或女儿。”玛格丽特继续说道。

    在未来王后清冷的眼神中,爱德华终于松开了安娜,嗫嚅道:“安娜是我的朋友。”

    玛格丽特想了想,平静地摇了摇头:“她还未成年。她的监护人不同意你把她带走。”

    安娜和爱德华求助似的看着维克多。

    “我确实不能同意。”维克多无奈地耸了耸肩膀。

    “不同意什么?”白金色的秀发跃入维克多的眼帘,一身猎装的罗兰俏生生的出现在门口。

    她蹬着半高跟的小皮靴,跳到凯特琳娜的面前,给密友一个大大的拥抱,“亲爱的,见到你,我真是太高兴了。”

    “哇,凯特琳娜,你今天真是美极了。整个鸢堡都因为你的到来而黯然失色。”罗兰松开密友,夸张的惊呼道。说着,还斜斜地看了一眼玛格丽特。

    维克多恍然大悟。

    只有罗兰才能干出这么离谱的事情。她特意叫凯特琳娜打压未来的王后,为自己的弟弟撑腰出气。而凯特琳娜能够和罗兰结为知己,也有娇憨任性的一面。

    只能说,常人无法理解这两个女人之间的友情……嗯,是臭味相投。

    不过,玛格丽特能把罗兰逼到这份上,也是个百中无一的极品。

    罗兰踱到维克多面前,眯起眼睛,伸出白嫩纤美手掌,“我的礼物呢?”

    “在那。”维克多指了指壁橱上的木盒,正准备转身去拿的时候,却被罗兰踩住了右脚。

    高跟皮靴在维克多的脚背上不轻不重地碾了碾,罗兰皱着鼻子哼道:“为什么不把小可爱带过来?”她转了转眼珠,又道:“既然贝尔蒂娜没有来,那就让安吉丽娜陪我玩几天。”

    维克多龇牙咧嘴的怒道:“做梦!安娜必须和我回去,凯特琳娜可以陪你两天。”

    “四个大沙漏……我去鸢堡的兽穴看看就和你回去。大人,求你了。”安娜可怜兮兮的说道。

    “维克多,我向你保证。”凯特琳娜也开始为安娜求情。

    “好吧。”维克多终于点头应允。

    罗兰趁机在维克多的脑袋上揉了两下,想要摸他的耳朵,却被维克多躲了过去。

    “哼!小气。”罗兰对维克多做了个鬼脸,走到壁橱边,拿起木盒,趾高气扬的说道:“我们走。”

    临出门前,长公主对玛格丽特说道:“帮我招待一下兰德尔子爵……玛格丽特,你要是肯笑一笑,一定很美。”

    玛格丽特冷淡点头,却没有笑的意思。

    等罗兰她们离开了休息室,玛格丽特走到维克多身前三米,轻轻地吸了口气,平静的说道:“兰德尔阁下,你身上味道很好闻。”

    维克多无言以对,又听她说:“罗兰想让你诱惑我。”

    “……这注定是徒劳的。”维克多退到沙发上,忍不住问道:“威灵顿小姐,你说话总是这么直接吗?呃…随便坐,在这里,你是主人。”

    玛格丽特找了张椅子坐下,仍然和维克多保持三米的距离,“能说的无需遮掩,不能说的就不说。”

    “嗯,这可能不太讨人喜欢……但我尊重你的习惯。”维克多颌首道。

    “谢谢。”玛格丽特点点头,面无表情的说道:“罗兰殿下和爱德华都不喜欢我。”

    “我不这样看。”维克多摇头笑道:“长公主殿下对人……很热情,她如果不喜欢谁,就会无视谁,绝对不会刻意找他的麻烦。应该说,你引起了她的兴趣,她想改变你,或者想让你开心起来。至于爱德华……只能说,你的态度和谈话方式给了他很大压力。”

    玛格丽特静静地看了维克多一会,说道:“爱德华会是一个好丈夫,好父亲,好朋友,我还要让他成为一个好国王,因为这是一场政治婚姻。培养他是我的责任。”

    “政治婚姻也可以有爱情。奥古斯特的子孙总是先追求爱情,才考虑政治婚姻。你这样让爱德华很有挫败感,你可以先改变策略,再培养一个好国王。”

    “但我现在并不爱他。除非他成为一个好国王。”

    尬聊都聊不下去了。维克多只能闭口不言,权当在欣赏一位冰雪美人。

    这时,门外传来宫廷侍从唱名。

    “王太后陛下驾到。”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