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427章 合理的支持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索林姆侯爵敲了敲桌子,吵吵嚷嚷的会场顿时安静了下来。

    谁也不能蔑视大地骑士尊严,尤其他已到了蜕变的最后时刻。谁也不能忽视一位大领主的意见,尽管索林姆家族的青铜血脉日渐衰败,但铜城的军队仍然冠绝南方领主。

    “这或许是我最后一次参加元老院的会议……有些事情,我就直说了。”

    老侯爵很满意领主们的态度,扬声道:“在冈比斯立国之前,索林姆就在金水河北岸建立了定居点,至今已有632年。作为冈比斯的南境守卫者,索林姆也有364年的历史。”

    “虽然我们是南境守卫,但王国南方的状况,在座的诸位大人都很清楚……群山环抱,交通不便。金水河岸的鱼人、西边的森林人马都与铜城互不相犯……我必须承认,长久以来,索林姆对王国的贡献实在是太少太少。身为南境守卫,索林姆名不符实。”老侯爵声音低沉的叹道。

    贡献太少,名不符实。

    一句话道尽了索林姆家族没落的根本原因。四大公爵听了之后也都唏嘘不已。

    索林姆家族曾经是兰特皇室的宫廷伯爵。为了平衡日渐强大的奥古斯特领主集团,帝国皇室册封索林姆为帝国的南境守卫,带领一支军团开拓金水河北岸的荒地,并对奥古斯特形成南北包夹之势。

    尼奥维斯特家族失势,索林姆向鸢尾雀家族投诚。但索林姆与奥古斯特之间有天然的隔阂,以至于他们放弃冈比斯公爵爵位,拒绝迎娶王都贵女。

    冈比斯各大家族的骑士响应鸢堡的号召,北上多铎王国,抗击入侵的撒桑人。唯独索林姆推三阻四,只派遣少量的封臣士兵,回应国王的战争令。冈比斯的领主联军对索林姆心怀愤恨,铜城的士兵自然没有好下场。

    铜城的精锐士兵总是全军覆没。索林姆家族更加确信,奥古斯特在针对他们,于是干脆连封臣士兵也不再派遣,只用些囚徒、流民和山民冒充家族士兵,应付了事。

    这种状况加剧了冈比斯领主与铜城的矛盾。而多铎和纳维尔的骑士家族对偏安一隅的索林姆也冷眼相看,不愿意和铜城联姻。

    外无强敌,内患自生。其他家族的骑士血洒疆场,索林姆家的骑士越来越多,娶的又是小家族的贵女。青铜骑士生育见习骑士,见习骑士生育普通贵族。茫茫多的贵族子嗣纠缠在一起,索林姆内部的利益争夺越来越激烈。

    布里亚特、契布曼都是索林姆内斗的失败者。他们被赶出铜城不算,连索林姆的姓氏也被剥夺了。他们作为冈比斯的独立领主,反而渐渐打开了局面。

    鸢堡抓住机会,用优质的洗练药剂换取铜城的资源,彻底搅乱了索林姆的青铜血脉。最终造成索林姆分崩离析的局面。

    “摄政王殿下,我代表索林姆家族接受王都税务官入驻铜城。”老侯爵站起身,向威廉姆斯深深鞠躬,

    现在才认输……未免太迟了……恩比瑟暗自感慨。

    约克家族曾经也有类似索林姆的忧虑。但獠牙城一马平川,无险可守,而约克家族的实力和血脉都比不上索林姆。除了努力迎合奥古斯特,獠牙城别无选择。在抗击撒桑帝国的战争中,相比乔舒亚、威灵顿和尼姆,约克家族的骑士总是承担最危险的任务,对撒桑骑士也毫不留情。冈比斯牺牲的第一位高阶骑士就出自獠牙城,约克家族战死或被俘的骑士超过十五个。

    由于家族骑士的英勇奋战,獠牙城不仅融入了冈比斯,还赢得了多铎和纳维尔贵族的尊敬。通过纳维尔的大领主的引荐,约克家族被布兰斯泰特引为奥援,互换子嗣,保持青铜血脉,总算在王国东部站稳了脚跟。

    即便如此,约克家族还是被王室打压的很厉害。獠牙城的实控领地面积缩小了近三成,用于安置鸢堡的侍从骑士领主。而深水城拿出来的领地却少的可怜。约克与乔舒亚摩擦不断,互相敌视。那些外围领主都是些墙头草,不停地给獠牙城制造麻烦。

    王室和乔舒亚家族的联手打压加渗透导致约克家的综合实力在冈比斯大领主中垫底。否则,莱恩.奥古斯特绝不敢在神灵骑士面前分割东部三行省。结果鸢堡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连未来的王后都成了约克家族的守护者。

    胆子太大不行,胆子太小也不行……维克多怎么说来着,就像走在冰面上,小心翼翼还要勇猛向前……恩比瑟.约克看了看威廉姆斯,看了看索林姆侯爵,又看了看乔舒亚公爵,情不自禁的挺直了腰背。

    如果他有腰的话。

    “至于新税征收的具体细节,由我的继任者负责。我不做讨论。”索林姆老侯爵环顾左右,继续说道:“建港造船,渡河南拓关系到冈比斯的未来。作为王国的南境守卫者,我有个建议。”

    “索林姆阁下,敬请直言。”摄政王举手示意道。

    老侯爵目光转向恩比瑟,微笑着说道:“我完全赞同约克公爵的看法。冈比斯想要南拓,必须有足够的港口和船舶。然而,金水河自人马丘陵到索林姆领的河段,两岸多山,适合建港的河滩较少,而且河道狭窄,水流较为湍急,大型帆船很难横渡,只能沿河而下,逐渐靠近南岸,还要寻找适合登陆建港的地方。”

    “诸位有没有想过,我们的船如果逆水而上,怎么回港?”

    会场一时寂静,只有书记官们鹅毛笔书写羊皮纸的沙沙声。

    头发花白的乔舒亚公爵眯了下眼睛,接口笑道:“索林姆阁下大可不必担心船舶逆水的问题。每年的风之季,博瑞王国的大型渔猎船凭借季风,逆水西行上千公里,驶入靠近苏斯王国的福纳斯湖,在那里撒网捕鱼,猎杀水蜥。我们的战舰完全可以……”

    “可以先驶入菲斯湖,到了风之季,战舰再从菲斯湖扬帆西上,回到近千公里以外的港口。”

    索林姆侯爵表情木然地打断乔舒亚公爵的发言,转而道:“诸位大人刚刚都没有说话。大家显然都明白,王国东境南部的菲斯湖岸才是建港的最佳地点。”

    “既然我们要发动鱼人战争,既然我们要在上游建两座港口,为什么不能在地理条件更优越的菲斯湖岸多建一个港口?”

    书记官们仿佛得到了号令,纷纷卷起会议纪要,脚步匆匆,表情惶急地离开会议室,向各自的休息室跑去。

    金水河自西向东流淌,绵延不知几万里。她在冈比斯境内的河段,北岸山丘密布,南岸多为悬崖峭壁,根本不适合渡河登陆。幸好金水河流经冈比斯的东南角,汇成人类世界第一大湖——菲斯湖。

    菲斯湖面积超过10万平方公里,湖面东西长700多公里,南北最宽处300多公里,仅北岸线就超过1900多公里,沿岸森林密布,地势平缓,多为浅滩。金水河的四条大支流汇入湖泊,除了布利诺尔河与圣路易斯河,另外两条大河都源自南大陆,分别是皮图鲁河,以及悲泣红河。

    据说,一万多年前,北方蛮族为了躲避神选者的屠戮,聚百万之众,砍伐森林,制造木筏,冲破鱼人的阻挠,从菲斯湖北岸出发,通过悲泣红河,逃往南大陆。

    蛮族的木筏尚且可以横渡菲斯湖,何况冈比斯的大型战舰?

    事实上,冈比斯战舰就是要先驶入菲斯湖,再寻找适合登陆的地点。而冈比斯王国的克鲁门男爵领位于菲斯湖的湖口。那里水流平缓,距离南岸浅滩只有43公里。克鲁门领才是建设港口的绝佳地点。

    如果克鲁门男爵领有一座港口,冈比斯的船舶想来就来,想去就去。战舰来往南北不用先等季风期,再逆水西行,驶回遥远的契布曼港和蔷薇港。

    所有人都知道克鲁门男爵领的地理条件得天独厚,但除了索林姆老侯爵,没有人提起那里。

    菲斯湖北岸还有两大势力,艾尔王国和兰特帝国领。如果冈比斯在菲斯湖口发动鱼人战争,纳赫蒂加尔和尼奥维斯特必定乘势起兵,清剿规模庞大的湖岸鱼人,建设自己的港口。

    冈比斯的鱼人战争一旦变成三大势力共同的鱼人战争,就成了政治立场问题。莱恩国王正是陨落在兰特皇帝的手中,冈比斯绝不能让兰特帝国领再次壮大起来。

    可笑的是,兰特皇帝仍是冈比斯王国名义上的主君,索林姆侯爵的提议算不上背叛。

    乔舒亚公爵作为王国东境守卫者,克鲁门男爵的宗主,他必须表明自身的政治立场,根本不需要家族智囊团的建议。

    “我反对!”

    乔舒亚公爵从座位上站了起来,先看了看面带微笑的摄政王,目光扫过全场,从容不迫的说道:“菲斯湖北岸的鱼人数量超过百万,招惹它们等于发动全面战争。大家不会忘记,博瑞五大家族为了清剿河滩鱼人,整整打了80年的鱼人战争,几乎到了崩溃边缘。我们绝不能重滔覆辙!冈比斯多山的河岸线才是我们最大的战略优势,因为鱼人的数量相对较少,种群分散在各个河滩,对付起来也更容易。”

    “我们所谓的鱼人战争是以吸引河滩鱼人,建设港口为主。绝非动员王国的全部力量,打一场毫无意义的种族战争,再白白便宜了邻居。”

    “博瑞五大家族当初的力量怎么能和冈比斯相比?菲斯湖的鱼人怎能和大河湾鱼人相提并论?”

    索林姆侯爵推开椅子,走到威廉姆斯面前,单膝跪下,沉声说道:“殿下,我发誓索林姆对奥古斯特从未有过背叛之举,过去如此,现在如此,将来亦如此。”

    威廉姆斯颌首道:“嗯,我确信这一点。”

    “殿下,艾尔教国的主力在撒桑东部,以及苏斯的黄昏森林。单凭尼奥维斯特和纳赫蒂加尔两大家族的力量无法清剿菲斯湖的鱼人,更谈不上建设港口。可是大开拓已成了人类的共识。当诸国放下对彼此的戒心,当我们和博瑞王国在南大陆取得成功,教会必定要有属于自己的港口。我认为就算光辉骑士团腾不出手,苏斯王国也会同艾尔教国合作,在菲斯湖畔建几座港口。既然如此,我们为什么不能联合起来,共同清剿菲斯湖的鱼人?”

    威廉姆斯笑容可亲的说道:“我更倾向于苏斯王国会开拓东部联盟,或者和博瑞王国合作……索林姆阁下,请继续发表您的意见。”

    索林姆老侯爵低着头,沉声说道:“戈隆殿下为我指明了晋升的道路,我需要一场轰轰烈烈的战斗。索林姆愧为南境守卫,对王国没有尽到应尽的义务。我愿意献出150万金索尔,作为在菲斯湖建港的费用,并召集5000铜城精锐,充当屠戮鱼人的主力。如果我战死湖岸,就当是弥补索林姆家族以往的过失。如果我侥幸踏足黄金领域,索林姆愿充当殿下手中的利剑,在南大陆为冈比斯披荆斩棘,万死不辞。”

    索林姆家族垂死挣扎。威廉姆斯感到十分棘手。

    国王应当为高阶骑士创造晋升的有利条件。索林姆侯爵赌上家族全部的财富和力量,宣誓效忠王室。鸢堡仍然拒绝他,那就显得奥古斯特毫无王者气度。威廉姆斯格外狼狈不说,还让其他领主心生嫌隙。

    如果威廉姆斯接受索林姆侯爵的请求,冈比斯势必要同尼奥维斯特家族合作。威廉姆斯更想斩下尼奥维斯特的脑袋,又怎么可能和兰特皇帝结盟?

    戈隆侯爵静静地坐在角落里,仿佛一尊没有生命的雕像。威廉姆斯收回目光,敲了敲扶手,淡定的说道:“索林姆阁下,请起身。”说着,摄政王长身而起,对着众人道:“我个人支持索林姆侯爵的提议,可我没有表决权。那么,就索林姆侯爵的提议,请诸位大人作出表决。”

    “反对。”

    “反对。”

    “反对。”

    在一片的反对声中,轮到了约克家族。恩比瑟接过书记官刚刚递过来的信笺,扫了一眼,沉声说道:“约克家族附议。”

    会场陷入死一般的寂静,所有人都不可置信地看着约克公爵,就连戈隆侯爵也睁开了眼睛。

    威廉姆斯第一个反应过来,开口说道:“只有约克公爵附议。索林姆阁下的提议不能通过。”

    老侯爵洒然一笑,说道:“既然如此,我就先告退了。我很快就要北上,看看北部荒野的半人马氏族是否名副其实的狂野。”

    “祝索林姆阁下武运昌隆。愿您的长剑饱尝敌人的鲜血,愿您就此登上巅峰之位。”众人起身鞠躬,异口同声的说道。

    索林姆侯爵一言不发,走向会议室的木门。临出门前,他转身对约克公爵颌首道:“阁下,请替我向西尔维娅殿下致意。”

    等索林姆侯爵离开了会议室,恩比瑟抖了抖的脸颊上的肥肉,低着脑袋,用所有人都能听到的声音嘀咕:“你应该向兰德尔子爵致意……”

    这下参会者的目光就更诡异了。恩比瑟觉得这么坑维克多有些不妥,他很快想到了一个消除政治影响的办法,继续小声嘀咕道:“这家伙和契布曼家的小姐打的火热,不愿意她嫁给别人……唉,真是不知轻重。”

    所有人的目光齐刷刷地盯向摄政王。威廉姆斯板着脸说道:“继续下一个议题。”

    ********************

    布利诺尔,约克家族的府邸。

    西尔维娅双手抱胸,对着正在查看地图的维克多娇嗔道:“你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为什么要支持索林姆侯爵的提议?这让我们非常被动!”

    维克多抬起头,笑着说道:“因为合理。”

    “就是因为在菲斯湖畔建港非常合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