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428章 不速之客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亲爱的,你来看。”

    维克多揽住西尔维娅的纤腰,指着桌上的兽皮地图说道:“艾尔王国是人类世界的政治中心,也是最大的物资集散地。东部联盟和博瑞王国十一税是通过苏斯王国的商道汇聚于艾尔。撒桑帝国、沃顿大草原的十一税通过纳维尔王国流入艾尔。多铎王国的十一税则是通过冈比斯的商道。”

    “领主缴纳的十一税绝大多数都被主教留用当地,运往艾尔的物资总量较少,更多是象征意义。因此各地的红衣主教和教廷往往委托大型商团转运十一税和救济物资。各家的商队不可能为了教会白跑一趟艾尔。他们以贸易为主,顺带运送教会的物资。久而久之,艾尔王都成了人类国度最大贸易城市。”

    “如果艾尔境内的菲斯湖畔有一座港口。我们人马丘陵的商品物资就能通过金水河航道,直达贸易中心。风之季的时候,船队再把采购到的物资运回蔷薇港。根据我的推算,航运的运输成本只有陆运的两成。而且船队来往自由,沿途无需向领主缴纳过境税。这就意味着,人马丘陵可以摆脱商队和领主的盘剥,商品的销售利润至少能增长5倍!”

    “亲爱的,你知道五倍的利润代表什么吗?”

    维克多松开西尔维娅,双手撑着兽皮地图,热情洋溢的说道:“兰德尔领去年在野柳城的销售收入为19000金索尔,扣去各项成本和人工,净利润不超过2000金索尔。如果利润翻5倍,那就是10000金索尔……”

    “等等。”西尔维娅瞪大漂亮的眼睛,惊讶地问道:“恩比瑟告诉我,他去年在野柳城赚了18000金索尔,在金水城赚了54000金索尔。兰德尔领怎么只赚这么点钱?”

    维克多怔了一下,才反应过来。西尔维娅不清楚利润和收入的区别。

    大多数领地都实行自给自足的农业经济模式。领主对贸易利润和生产成本没有明确的概念。比如畜牧业,牛羊长大了就赶紧出手,至于什么饲养成本、销售成本根本不需要考虑。反正领地里的牧草割了又长,长了又割,雇工的工钱少的可怜,把剩余的牛羊卖掉就是财富,那些烂在手里的才叫损失。

    “亲爱的,收入和利润不是一个意思。你可以把利润看成额外的收入……这么说吧,要是没有野柳城的市场,我恐怕连2000金索尔的利润都赚不到。”

    维克多头疼地解释了几句,见西尔维娅兴趣缺缺,决定抛出她感兴趣的内容,转而说道:“金水河的航道一旦开通,等于打破了鸢堡对人马丘陵的物资封锁。黄昏森林的秘银、药材、丝绸,纳维尔的铁料、金矿,以及博瑞人的精金、面包果都能通过金水河直抵人马丘陵。”

    还有火元素水晶和瑟银矿……维克多在心里补充了一句。

    西尔维娅点点头,若有所思的说道:“继续,我听着呢。”

    “你发现没有,菲斯湖也是一片等待开拓的领地。”维克多在地图上点了点,说道:“菲斯湖的北岸的浅水区都能供养百万鱼人,那整座湖泊蕴含了多少财富?按照谁开拓谁占有的原则,艾尔和兰特帝国领不会眼睁睁地看着冈比斯人掠夺菲斯湖里的财富。索林姆老侯爵的看法很准确,艾尔肯定要在湖畔建设港口,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

    西尔维娅左臂搭着桌子,右手托住精致的下巴,纤细腰肢向下塌陷,衬托翘臀格外的浑圆饱满。她抬起头,看到情人热切的目光正盯着自己的腰臀,不禁娇嗔道:“你根本没准备支持索林姆侯爵在菲斯湖湖口建港的提议。你也知道索林姆侯爵提议必定受到所有人的反对。但索林姆侯爵会把会议内容透露出去。冈比斯地领主都反对和兰特帝国领结盟,共同打击湖岸鱼人,只有约克家族表示支持。等尼奥维斯特建起湖畔港口,你以此和帝国领建立良好的外交关系。”

    “亲爱的夫人,这不正是你同意我的原因吗?”

    维克多挨着西尔维娅坐下,右手很不老实地摩挲她的腰臀,说道:“菲斯湖湖口是战略要地,鸢堡掌握这里就能封锁金水河航道。我们就算有港口,有战舰,也动弹不得。所以鸢堡肯定要在菲斯湖口建设一座港口。等尼奥维斯特主动发起鱼人战争,他们便顺势在克鲁门男爵领抢建港口,从而扼住金水河的咽喉要道,占据开拓南大陆的主导权。只不过。索林姆侯爵把所有人都明白的道理给说破了。”

    “如果我们能和尼奥维斯特保持暧昧关系,克鲁门港的战略意义将大打折扣。”

    维克多继续说道:“到时候,鸢堡反而要联合我们,抑制尼奥维斯特在菲斯湖的活动。”

    西尔维娅摇头道:“你想过没有,既然建港口有这么多好处。苏斯王国为什么不在福纳斯湖或者菲斯湖建设港口?”

    维克多皱眉道:“福纳斯湖虽然靠近苏斯王国,但距离国境还有近千公里。苏斯王国的主力军团集中在黄昏森林一线,就算他们有实力两线作战,也不能跑到遥远的福纳斯湖打一场无关紧要的鱼人战争。否则,光辉骑士团有充分的借口把2万圣殿军从黄昏森林防线调到撒桑帝国的东部。”

    “但我认为,接下来的二十年,苏斯王国会支持艾尔在菲斯湖畔修建港口……”

    “绝无可能!”

    西尔维娅挑眉问道:“你知道尼奥维斯特的皇后是爱莱雅诺女王最小的姑姑吗?”

    维克多沉吟着点头道:“我知道。700年多前,光辉骑士团诱杀兰特帝国的皇帝、皇储、大公等直系血脉。帝国皇室为了重续高贵血脉,与当时的苏斯王室达成一项盟约。尼奥维斯特只迎娶紫眼血脉的贵女为皇后。”

    “光明新约之后,苏斯王国开始与撒桑帝国交好,成了光辉骑士团的坚定盟友。”西尔维娅接口说道:“三百多年来,尼奥维斯特与紫眼皇后的子嗣要么夭折,要么横死,没有谁能继承皇位。反倒是纳赫蒂加尔贵女与皇帝生下的子嗣维系着兰特帝国的传承。近三任紫眼皇后干脆连尼奥维斯特的孩子都没有诞下,双方只保持名义上夫妻。古老盟约已经名存实亡,苏斯王室却不肯放弃兰特帝国皇后之位,不惜把王族贵女推入火坑……亲爱的,你不觉得奇怪吗?”

    维克多困惑的道:“我对此很费解。”

    “这是光辉骑士团的意思。”西尔维娅淡淡地说道:“尼奥维斯特见大势已去,彻底投靠了纳赫蒂加尔。而艾尔王族一直都是教皇的忠犬。兰特皇室成了教皇一脉的世俗代言人。光辉骑士团把持尼奥维斯特的皇后位,可以有效遏制兰特皇室对三王国的世俗影响力。”

    维克多皱眉道:“教皇一脉?教皇不是被架空了吗?光辉骑士团有必要继续针对兰特皇室吗?”

    “被架空?这话要是让中阶以下的神职者听到了,你看他们会不会和你拼命?”西尔维娅横了维克多一眼,似笑非笑的道:“没错,现在每一任教皇都由教廷指定,可伊诺克的子孙只要戴上教皇冠冕,就是一名圣域强者。你认为连我都要忌惮的圣灵牧师甘愿当一个傀儡?被高高举起的教皇更需要小心提防,他在民众和中低阶神职者的心目中有着仅此于至高主的地位。”

    西尔维娅沉默了一下,眼眸变得幽深难测,平静且坚决地说道:“谁也不希望教皇一脉重掌神权,谁也不会帮助艾尔修建港口。三王国的领主更不允许尼奥维斯特卷土重来。”

    “索林姆老侯爵明白其中的道理。他之所以提出不可能实现的建议,纯粹是为家族尽最后一份努力。唯有如此他才能放下一切,专心冲击黄金领域。只有你这个傻瓜不明所以,站在所有人的对立面。”

    西尔维娅严肃地说道:“我不管你有什么样的想法,都不要和尼奥维斯特产生瓜葛。除非他肯放弃皇位,彻底终结兰特帝国的传承。”

    维克多颌首道:“我知道了。”

    知道不代表维克多放弃在菲斯湖建港的计划,在菲斯湖建港也不一定要和尼奥维斯特产生政治上的联系。

    维克多打算把黄金团的南北贸易交给索菲娅,他将集中力量经营东部到西部的商路。金水河航道对黄金团意义重大。至于港口的所有权和使用权,完全可以通过教会枢机院进行分割。

    维克多相信克莱门特教宗肯定乐意支持一个亲枢机院的中立组织。因为枢机院的立足点就是不偏不倚的中立立场。而黄金团本身也属于中立的贸易武装集团。只要枢机院愿意替黄金团背书,许多难题都能迎刃而解。

    神职者不干预世俗……这条戒律真是棒极了!

    当然,现在还没到向西尔维娅摊牌的时候,维克多有一肚子的话也只能憋着。

    “幸好恩比瑟还算机灵,知道用吉莉安为你掩饰一下。”西尔维娅叹了口气,莞尔道:“要不然,我可被你害惨了。”

    “那你为什么支持我的提议?”维克多不服气地反问道。

    西尔维娅笑意促狭,表情委屈地道:“你当时又没有细说缘由,我以为你真的是为吉莉安的婚事故意给威廉姆斯难堪。我问都不问就支持你的决定,还不是为了讨吾爱的欢心?”

    维克多生出不妙的感觉,追问道:“吉莉安的婚事怎么了?她的联姻对象不是魏格尔.奥古斯特伯爵吗?”

    “鸢堡和契布曼没有达成正式的婚约,一切皆有可能。”西尔维娅摇了摇头,笑道:“我听说鸢堡有意和契布曼互换子嗣。”

    互换子嗣对于吉莉安这样的白银女骑士而言,等于培养自己的亲密配偶。这就难怪契布曼伯爵夫妇没有带继承人参加国王的加冕典礼,他们是担心吉莉安向维克多求助,破坏家族与王室的血脉联姻。

    维克多怒火中烧,正要站起身,一只洁白无瑕的纤手搭在他的手背上。西尔维娅温情脉脉的眼神让他渐渐冷静了下来。

    “你应该明白,吉莉安总要嫁人的,她不可能一直陪着你。”西尔维娅柔声说道:“当然,她可以和丈夫保持家族职务上的关系,与你保持亲密的伴侣关系。但现在情况变了,而问题出在你身上。”

    维克多一头雾水的问道:“为什么?”

    “奥古斯特不允许铜城拥有白银血脉。”西尔维娅凝视维克多的眼睛,朱唇轻启:“我也不允许!”

    “索林姆的前车之鉴,契布曼家族都看在眼里。他们想统治铜城就不能拒绝奥古斯特的渗透。吉莉安作为契布曼家族的继承人必须为此付出代价。所以鸢堡与契布曼互换子嗣,实际上是用一个小奥古斯特提前换你和吉莉安的子嗣。假如你们接下来的十年都没有子嗣,契布曼伯爵自然要从家族中挑一个孩子还给鸢堡,而吉莉安不得不和已经成年的丈夫共同繁衍后代。”

    维克多板着脸说道:“也就是说,我和吉莉安只能再相处几年的时光?”

    “你还有我,而我只有你。”西尔维娅温柔的道。她转了转眼珠,又娇笑着说:“你把吉莉安拐过来,我绝对支持。或者,我把翠丝莉、乌莲娜、奥黛尔和凯特琳娜都赔给你。怎么样?”

    “咱们能不谈这件事吗?”维克多恼怒地说道。

    “孤独感是高阶骑士的大敌。白银骑士一旦疏离世俗生活,元素海对灵魂的侵蚀就越严重,实力飞速提升的同时,寿命也在变短。你有时间去抚慰别人家的高阶女骑士,为什么对我的高阶女骑士视而不见?”西尔维娅微微嘟起红唇,不满地说道。

    维克多心中一动,喃喃道:“古代骑士应该有抵御元素海侵蚀灵魂的方法……蓝芋或许是相关药剂的主材,不仅只针对黄金骑士。”

    西尔维娅摇头道:“神选者时代,白银骑士连繁衍后代的资格都没有。他们是执行城邦战斗任务的主要力量,经常陪同巫师外出,每天过得既危险又充实。索菲娅无意中就走上了类似的道路。古代的白银骑士都要冲击黄金领域,他们从不考虑自身寿命的问题。现在的白银骑士成了青铜血脉的源头,寿命当然是越长越好。”

    维克多暗暗想到:巫师果然在有意识的保护骑士血脉。代表凡人的教皇一脉却恰恰相反……法师协会的传承应该是断绝了,可是假面兄弟会的背后明显有炼金帝国的影子。这其中到底藏着什么秘密?

    “你要是再撩拨我,我现在就吃了你!”西尔维娅凑到维克多耳边,吐气如兰的说道。

    维克多赶紧把手从西尔维娅的翘臀上拿开,尴尬地甩了甩。

    只要和西尔维娅在一起,他总是不由自主地占她的便宜。

    这绝对是个坏习惯。

    “哼,你不觉得太迟了。”西尔维娅搂着维克多的脖子,神情妩媚地说道。

    看着那双水盈盈的蔚蓝眼眸和娇艳欲滴的晶莹红唇,维克多的心猛跳了几下。正当两人越靠越近的时候,宛如清丽少女的翠丝莉闯进卧室,淡淡地说道:“抱歉,打扰两位亲热了。”

    “没关系,我们时刻欢迎你的加入。”西尔维娅总喜欢调戏自己的守护骑士。

    “我绝对没有这个意思!”维克多赶紧举手表明态度。翠丝莉向来对他没什么好脸色。他更不想招惹妮可的老师。

    翠丝莉朝西尔维娅翻了个白眼,又冷冷地瞪了维克多,说道:“我们在布利诺尔外城区的驻地来了几位不速之客。他们自称是兰德尔家的护卫,说有重要的事情禀报兰德尔子爵。”

    “维克多的属下?他们为什么不去侯爵府,反而跑到我们的驻地?”西尔维娅蹙眉问道。

    翠丝莉看了看一脸意外表情的维克多,回答道:“具体的情况,他们不肯说。家族护卫也不敢为难兰德尔子爵的人。另外,他们还挟持了一名贵族。那名贵族自称是埃克特.温布尔顿勋爵,并要求面见索菲娅。”

    西尔维娅把目光转向维克多,问道:“埃克特是谁?”

    “埃克特勋爵是雄鹿商团驻登石城的总管。索菲娅说他失踪了两个月……具体情况我也不清楚。”维克多疑惑地摇了摇头,起身说道:“我先去看看,回头再和你解释。”

    “好。我等你回来。”

    西尔维娅取来披风,亲手替维克多系上,抿嘴笑道:“翠丝莉,你陪维克多一块去,贴身保护他。免得有刺客假扮成兰德尔家的护卫,企图伤害我的爱人。”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