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442章 冻雨将至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登石城,贫民区,瘸狗酒馆。

    寒冷的水之季是一年中酒馆生意最好的时候。流民忙碌了大半年,手头上总算有些宽裕,也有足够的空闲为自己找些乐子。精明的酒馆老板会用酒水、食物、赌博游戏、细皮嫩肉的女招待,以及难得的热情掏干流民顾客口袋里每一枚腥味十足的钱币。

    四名身材高大的壮汉环抱双臂,守在瘸狗酒馆的橡木大门外,眼神阴鹫地盯着来往的路人。他们脚下几头恶犬则朝靠近酒馆的人大声狂吠,作势欲扑。街上的行人纷纷避让,尽量绕开酒馆大门,而那些真正的寻欢客见到这副情景,立刻掉头,选择光顾其他的酒馆。

    不知情的人还以为这间酒馆的老板沾惹了麻烦,遭到黑帮势力的打压,让他在生意旺季做不成一笔买卖。

    这种事情很常见,生意兴旺的酒馆旅社总会招来同行的嫉恨,而这行生意与地下势力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瘸狗酒馆不一样,它是登石城贫民区最大最好最公道的酒馆,没有恶棍敢在这里找麻烦。因为它还是登石城盗贼工会的据点。

    每年水之季二月的最后三天,瘸狗旅馆都不对外做生意。登石城的大大小小的黑帮头目齐聚于此,交换情报,讨论地盘分配,并向治安所上缴供奉。他们谈论的话题涉及到登石城发生的盗窃、欺诈、抢夺、械斗、人口贩卖和谋杀事件,自然不能让外人旁听。

    酒馆内热闹非凡,上百名面目凶狠的恶棍打手将一楼大厅挤的满满当当。他们不用为这三天的吃喝玩乐付账,黑帮头目已经缴清了治安所的供奉,不会在乎花点小钱收买自己的心腹打手。

    酒香伴着汗腥味,男人的狂笑、怒骂声中夹着女招待的尖叫与嬉笑。酒馆老板卡斯帕笑眯眯地看着狂欢的人群,嘈杂环境让他忽略了门外恶犬的哀鸣,直到厚重的橡木门被人重重地推开。

    扑面而来的寒风中站立着一个挺拔瘦削身影。他看起来像20岁左右的年轻人,全身被金属鳞甲包裹,脸上有三道纵横交错的巨大伤疤,几乎将高挺的鼻梁割断,让原本的俊俏的面容看起来凄厉如鬼。他的目光锋利,如同森冷的剑刃能够切开人的咽喉,所指之处鸦雀无声,喧闹的酒馆变得安静如墓园。

    年轻人提着带鞘长剑,走向吧台,拥挤的人群立刻分开一条道路,一名身穿幽蓝锁甲的壮年士兵跟在他的身后,战靴踏过地板,留下一串由深到浅的血脚印。

    “鬼面骑士!”

    某个第一次参加盗贼聚会的打手想到了什么,忍不住惊呼出声。他身边的同伴突然伸出粗壮的胳膊,楸住他的头发,凶狠地撞向木桌,发出砰地一声巨响,然后动作地熟练地将昏迷的冒失鬼塞进桌子底下。周围的恶棍们仿佛什么都没看到,保持着酒馆内的安静。

    第一,鬼面骑士克拉克大人不喜欢别人提鬼面。第二,他真的是一位骑士。

    这是登石城的盗贼用六条人命得出的结论。

    酒馆老板卡斯帕笑容可掬的倒了两杯青麦酒,递给克拉克和他的得力属下罗恩,殷勤地说道:“大人,这是新到的麦芽酒,味道很独特,您尝尝。”

    克拉克把长剑搁在吧台上,端起酒杯喝了一口,只觉得酒液苦涩辛辣,难以下咽。他吐掉酒水,望着杯中的白沫,声音低哑地说道:“难喝。”

    士兵罗恩倒是默不作声地喝光整杯青麦酒。卡斯帕注意到罗恩身上的精铁锁甲有大片暗红的血渍,眼角不由抽搐了下。如果罗恩在地板上留下的血脚印是狗血,那他身上的血渍肯定是人血。

    克拉克骑士在治安所专门负责清剿侯爵领的盗匪流寇。他显然刚刚出任务回来,此刻正杀机盈胸。卡斯帕闻到甜腻的血腥闻,头皮一阵发紧,低声下气地解释:“大人,紫蔗酒已经断货一个月了,我们这真的没有更好的酒了。”

    “嗯。让露西和珍妮准备热水,我要回房洗澡。”克拉克吩咐了一句,提起长剑,带着罗恩向酒馆的二楼走去。

    大约在五个月前,瘸狗酒馆迎来四名不速之客,为首的就是鬼面克拉克。他包下三间带壁炉的房间,霸占两名最漂亮的女招待,每天大鱼大肉,一住十多天却不肯付一个铜索尔。酒馆老板做生意公道,但也不是善类,面对白吃白喝白嫖的客人,他有的是办法。等女招待摸清了他们的来路和足足四十八枚金索尔的钱包,卡斯帕决定按规矩办事,留下钱袋,再把人卖到矿里做苦役。

    当天夜里,十几个彪悍强壮的黑帮打手闯进克拉克的包房,被当场杀了六个。卡斯帕见情况失控,赶紧招呼外面的治安士兵出面镇压。克拉克不慌不忙地摸出一份羊皮文书,如狼似虎的治安士兵态度大变,恭恭敬敬地将他们请到了治安所。

    盗贼工会连夜打探消息,卡斯帕得知克拉克竟是一名高贵的骑士,差点没被吓死。他更没想到,第二天一早,克拉克大人又回来了,住进原来的房间,珍妮和露西成了他的专用侍女。他此处把瘸狗酒馆当成自己的家,白吃白住一直到现在。

    卡斯帕很不解,骑士老爷不是应该住进贵族区的别墅吗?至不济,也可以选择封臣区的旅社,克拉克骑士为什么要留在贫民区?卡斯帕不敢问,登石城的盗贼工会也不敢问,因为克拉克已经是治安所的治安队长,专门带人清剿侯爵领的盗匪营地。他每次出门半个月,回来的时候总是浑身浴血,四名随扈士兵也只剩下罗恩。盗贼工会通过关系,确认克拉克骑士至少亲手杀死了67名凶悍的盗匪。久而久之,鬼面骑士的名声开始流传于登石城的地下势力。

    克拉克临上楼前,扫了眼战战兢兢的恶棍打手,心生鄙夷。

    他相信自己现在的实力不输给大多数初阶骑士,可还没有自大到以为自己能够以一敌百。事实上,这些恶棍当中不乏武艺精湛的好手,如果他们不计生死,一拥而上,利用狭窄的空间,只要肯牺牲十几个人,未必不能干掉他。可面对骑士,恶棍没有丝毫斗志,就像再多的绵羊也杀不死落单的孤狼,只会沦为狼爪下的猎物。

    当然,黑帮恶棍敬畏鬼面骑士的主要原因在于,他是治安官瓦蒙的手下。任何一个盗贼工会都要依靠治安所的势力才能生存。在登石城黑帮看来,鬼面骑士可以算做自己人。

    鬼面骑士就是陶德。他设法引起登石城治安官瓦蒙的注意,成功混进了治安所。但瓦蒙勋爵并没有把他安排在城内,而是派他出去干脏活——清剿侯爵领的自由民营地。

    自由民营地其实就是盗匪营地,他们偷采领地的野生资源,劫杀过路的流民,称得上穷凶极恶。不过,自由民营地也有自己的后台。就像城内的盗贼工会听命于治安所,野外的自由民盗匪与城防军有很深的瓜葛。因为他们能够帮助城防军监视野外的状况,限制怪物的活动范围,洗劫不走官道的商队和旅客。

    陶德率领治安士兵清剿盗匪营地,遭到了激烈抵抗,兰德尔子爵交给他的四名秘法战士死了三个。他意识到登石城的治安官根本没有同城防军指挥官协调好,自己卷入了治安所与城防军的内部斗争。瓦蒙治安官除了把他这个新人交出去顶罪,陶德想不出第二种可能。但是,陶德并不在乎治安官的算计,他在登石城的贼窝住了几个月,该查的事情都已经查清了。

    就在陶德通知巴里特准备收网的时候,他又接到了新的命令。巴里特要求他暂时按兵不动,探查登石城的军力调动、领地内道路巡逻、岗哨防御部署和盗匪营地的位置,

    这个命令让陶德既惊悚又兴奋。路德维希伯爵的车驾恰好路过登石城,兰德尔大人极有可能在图谋一件大事。陶德想到自己能够为主人的大事出力,就激动不已。至于被主人灭口的问题,他不屑去想。从服下黄金药剂的那刻起,陶德就把自己命放在了兰德尔家族的赌桌上,他要自己的忠诚赌一个辉煌的前程。

    真正的赌徒一旦下了赌注,就不会再想着收回赌注。

    洗了个热水澡,换了身衣服,陶德带着罗恩匆匆赶到治安所。

    治安官瓦蒙第一时间接见了他。听完他的任务汇报,瓦蒙勋爵语气和蔼的问道:“克拉克,你一直住在下等人的旅馆,有失贵族的体面。为什么不搬到封臣区的鳟鱼旅馆?或者,在贵族区租个小别墅。以你每年300金索尔的俸禄,省着点用,完全住得起别墅。”

    陶德摸了摸脸上的疤痕,苦笑着说道:“大人,我没有钱……”

    瓦蒙.德韦米克初次见到陶德的时候,还以为他是一个野骑士。但陶德坦承自己曾是埃里克森公爵的秘密骑士,现在是多铎王国的逃犯。他带着四名扈从,从人马丘陵跑到登石城是想投靠少年时期的同伴,为自己谋一条出路。可他没法联系上自己的朋友,只能暂时住在下等人的旅馆。随后,瓦蒙找来了陶德口中的同伴——登石城政务厅的书记官克里。克里向瓦蒙证实了陶德的身份。

    考虑到陶德剑技精湛,又是共鸣十一个元素位的资深骑士,瓦蒙勋爵得到德韦米克侯爵的首肯后,便收留了他,还替他重新伪造了身份,改名为克拉克。

    克拉克的服从性很强,执行清剿盗匪的命令从不打折扣,死了三个扈从也丝毫没有怨言,加上他的实力不弱于初阶骑士,瓦蒙动了收服他的心思。

    治安官沉吟片刻,问道:“克拉克,你知道流民盗匪和黑帮头目是如何掌握权力的吗?”

    陶德摇了摇头,说道:“我没考虑过这个问题。”

    “治安队长应该考虑这个问题。”瓦蒙笑着说道:“当有10个流民肯为你杀人,你就可以控制60个流民。如果有30个流民服从你的命令,你就可以控制300名盗匪。黑帮头目和盗匪首领要做的仅仅是笼络好自己的爪牙。”

    “摧毁他们也很容易。只要杀掉头目和几个爪牙,黑帮或者盗匪团伙自然就瓦解了。”瓦蒙顿了顿,接着说道:“我们贵族不一样,我们经营的是家族。如果家族首脑死了,他还有继承人,家族依然存在,权力始终不变。所以我们重视配偶、兄弟和子女。”

    “我知道你的想法。”瓦蒙在脸上虚画了下,说道:“存一笔钱,购买再生药剂,请牧师帮你恢复贵族的容貌,然后恢复名誉……一瓶再生药剂价值16000金索尔,我都买不起,你买的起吗?”

    “这……”

    “如果你有这笔钱,还不如买精力药水,试着冲击一下骑士阶。但你还是不买不起。”瓦蒙摊开手,摇头道:“对此,我也爱莫能助。”

    陶德默不作声,眼神中透着不甘。瓦蒙笑了笑,说道:“你自毁容貌,还不是为了逃避追捕?你恢复了容貌,连侯爵大人都不可能继续庇护你,你还怎么恢复名誉?至于精力药水,你基本上也没希望了。”

    “大人的意思是?”陶德迟疑的问道。

    “就用克拉克的身份,从头再来。贵族的容貌也不用考虑了。”瓦蒙摇了摇头,转而问道:“你是不是很奇怪,我为什么要在水之季,派人清剿自由民营地?”

    “大人,我是秘密骑士出身,只知道服从命令,不问理由。”陶德恭敬地说道。

    “我很满意你的态度,但我还是要告诉你原因。”

    瓦蒙站起身,走到窗前,望着登石城的街道,缓缓说道:“从我祖父开始,我们家一直担任登石城的治安官。治安所的士兵都是我家的封臣子弟。这几个月,我们打掉三个自由民营地,你死了三个扈从,而我的士兵死伤37人。我付出巨大代价就是为了获得更多的封地。”

    “流民盗匪占据的山地原本没什么用,但现在不一样了。我的封臣只要修建三个溪流水库,就能建起三个村庄,把我的勋爵领扩张到580平方公里。可是,那些流民盗匪服从马尔特指挥官。如果我不先下手,侯爵大人多半要把这些土地册封给马尔特一家。”

    “说起来,治安所里只有你是外人。不过,你在战斗中表现英勇,保护了许多治安士兵。他们在我面前没少说你的好话。”瓦蒙转过身,淡淡地说道:“你效忠我,我给你一个村子,还把我的侄女嫁给你。虽然她只是普通的贵女,但也不会嫌弃你的容貌。”

    陶德半跪在地上,“激动”地说道:“愿为大人效死!”

    这个替罪羊要不要抛出去,还不一定,怎么能这么快接受他的效忠?

    瓦蒙治安官上前拉起陶德,哈哈笑道:“不着急向我宣誓效忠……我有事要你做。”

    “大人尽管吩咐。”

    “路德维希伯爵还没走,温布尔顿女侯爵就到了家族的边境。她带着300名护卫和600人的大型商队,手下还有十几个野蛮人追随者,据说其中有一个黄金阶的野蛮人狂战士……”瓦蒙摇头叹道:“侯爵大人要求家族军队全力戒备,可金黎雀伯爵不愿意和温布尔顿女侯爵照面,执意要先行一步。马尔特那个家伙不肯护送路德维希伯爵,说城防军要配合侯爵大人的军事调动。”

    治安官冷笑一声,说道:“我还不知道他的心思吗?你驱散了三个营地的盗匪,那些流民没了活路,要么到登石城过冬,要么抢占其他盗匪的老巢。路德维希伯爵看到侯爵领的道路不太平,马尔特肯定借机在侯爵大人说治安所的坏话!如果登石城出了乱子,那也是我的责任。”

    陶德的心砰砰直跳,故作镇定地问道:“大人,您的意思是让我带人护送路德维希伯爵?”

    “你?”瓦蒙睨了他一眼,讥笑道:“你的这张脸可不行,身份也不够……我亲自带人护送金黎雀伯爵!”旋即,他又拍着陶德的肩膀,说道:“鬼面骑士凶名在外,登石城的盗贼头目都认识你。我带走治安所大半士兵,登石城的治安就交给你了。如果那些盗匪流寇在登石城闹出事端,我唯你是问!”

    “大人,您放心!我绝不让治安所蒙羞!”陶德郑重地行了个骑士礼,大声保证道。

    瓦蒙满意地点点头,挥手说道:“我留给你的人手不多,你回瘸狗酒馆准备准备……眼看就要下冻雨了,登石城可不能死太多的流民。”

    “克拉克不会让大人失望的。”陶德施礼告退。

    他走出治安所,抬头看了看铅云密布的天空,对灵猴民兵罗恩低声笑道:“德韦米克家的这场冻雨看来不会小。”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