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443章 今晚明夜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冈比斯北境山多地少,多铎南境地少山多。

    多铎王国东南部的德韦米克侯爵领群山环抱,山林密布,地理环境十分复杂,人口分布也极不均衡。水源充沛,土壤肥沃的中央区域人口稠密,而周边的深谷密林则人烟稀少,往往有猛兽和怪物出没。

    由于战争的关系,多铎北方的民众在撒桑铁蹄的肆虐下沦为流民。他们拖家带口,背井离乡,向王国的中部和南部迁徙。德韦米克家族响应国王和教会的号召,安置了一部分民众,但还有许多流民滞留在野外。他们依托溪流山涧,结寨自保,靠种菜采药、捕猎伐木为生。迫于内外的双重压力,东南部的领主对这些霸占山林的流民采取不承认、不驱赶的绥靖政策,利用贸易手段和教会的影响力对他们加以控制。

    德韦米克侯爵领的偏远地区逐渐出现了许多大大小小的自由民营寨。规模小的营寨只有两、三百人,而规模大的有近千号人。尽管领主坚决不承认流民营寨的合法性,但营寨的自由民始终与外界保持联系,甚至协助领主的军队清剿野外的怪物群落,打击越境商队和偷矿盗匪。长久以来,流民营寨与地方村落相安无事,形成一种依附共生的合作关系。

    最近一年,双方的关系突然急转直下。领地的合法村民开始仇视居住在野外的流民,他们通过提高粮食和生活用品的价格盘剥流民营寨积攒的财富。如果流民猎手扩大捕猎采集的范围还会遭到民兵的追捕。而领主的守备队也放弃了偏远地区的巡逻路线,不再向流民营寨提供武器补给。流民的生活日益艰难,和本地村民冲突不止。领地内关于清剿盗匪呼声一浪高过一浪。

    流民营寨通过与本地人的姻亲关系得知,当地村民掌握了建造溪流水库和梯田,以及饲养野猪的技术。他们看中了流民占据的土地,要把外来者全部赶走。而领地的主持神父也告诉流民代表,北方的战争已经结束,教会将分批组织他们返回故乡,重建家园。

    德韦米克领的流民在这片土地上生活了近百年,早已忘记了北方的故乡。尽管他们一百个不乐意,但也只能默默接受领主与教会的安排。

    可是,村长老爷们没有足够的耐心,他们迫不及待地想要争夺土地。登石城治安所和守备军在半年内以清剿盗匪的名义,攻破了五座流民营寨。领主军队的剿匪行动让流民们惶恐不安,十几座营寨的首领主动与附近的村长苟合,带领家人和心腹爪牙帮助民兵解散流民营地。

    四千多流民无家可归。他们中的大部分人涌入登石城的棚户区,还有一些背负血债的亡命徒朝更偏远的山区营寨逃窜,企图混入其他营寨,躲避民兵的追捕。

    侯爵领北部一处隐蔽山谷的小型营寨就迎来了一批不请自来的恶客。起先只有数十人,他们打碎营寨大门,用武力压服流民首领,接下来的数十天,陆陆续续又有数百名外来者进入营寨。

    营寨居民惊恐地发现这些人绝不是什么流民盗匪,而是一群精锐士兵。他们清一色的彪悍男子,眼神锐利,行动矫健,兵甲精良,几乎每个人都装备了强弓硬弩,长矛利剑、皮甲战靴。有些人甚至配有锁甲鸢盾和单手战戟,一副重装步兵的打扮。

    再迟钝的人也知道这些士兵来者不善。幸好,他们没有放手杀戮,只是将营寨居民控制住,并提供日常所需的食物。但那些试图逃跑的人都无一例外地被当场斩杀,悬首示众。在死亡的威胁下,营寨居民选择了顺从。

    营寨中央的位置竖起了一座新建的小木楼,士兵的首领正在里面讨论一场突袭计划。

    “根据我们掌握的情报,登石城的治安官瓦蒙率领4名见习骑士、80名骑兵和100名步兵负责护送霍拉伯爵的车队。霍拉伯爵现在的总兵力包括4名骑士、8名见习骑士和280名精锐士兵。另外,他们还能临时武装80个仆役,充当轻装弓箭手。如果不出意外,这支队伍将在一天之内进入我们的攻击范围。五天之后,我们必须追上去展开突袭。而我们的食物补给只能坚持三天。”兰德尔家族的熊团指挥官巴里特介绍道。

    “对手的士兵超过300人,比预想中的要多,其中还有180名骑兵……我认为单凭兰德尔大人的山民猎手恐怕对付不了他们。剑齿虎商团能不能再调一些精锐过来?”说话的是蔷薇庄园的秘密骑士奥罗。

    在奥罗看来,兰德尔家族的山民佣兵虽然人多势众,素质不错,但缺乏和骑士协同作战的经验,很容易就被对方的骑士小队击溃。如果他们在战斗中逃散,非但不能成为骑士的助力,反而会危害骑士的安全。奥罗更希望剑齿虎商团能召集更多的护卫参与这次行动。眼看突袭行动即将开始,可剑齿虎商团只调集了97名武装护卫。这么点人不足以稳住400名山民佣兵的阵脚,更谈不上为蔷薇骑士提供掩护。奥罗对此十分不满。

    剑齿虎骑士尼古莱苦笑了下,为难地说道:“我们已经尽力了……剑齿虎的精锐主要集中在我家主人的身边。德韦米克侯爵的手下对主人的商队盯地很紧。他们根本过不来。我们现在只能靠纳尔森大人的山民佣兵,实施突袭计划。”

    奥罗摇了摇头,冷冷地说道:“骑士不倒下,骑士小队就不会崩溃。骑士小队不崩溃,士兵就算暂时后退,很快又能重整队形,再次扑上来。如果骑士没有精锐扈从配合,面对敌人的骑士小队,绝无胜算。剑齿虎来了3名骑士、6名见习骑士,那97名护卫都是你们的贴身随扈。如果没有人掩护蔷薇骑士,我们只能充当翠丝莉大人的随扈,实施斩首战术。”

    “理当如此。”尼古莱点点头,指着桌上的地图说道:“这里是德韦米克家族的一处中型岗哨,拥有四座箭塔和15米高的石墙,常驻40名士兵。霍拉伯爵的车驾肯定要在这里休整过夜,但中型岗哨容纳不了400多人。霍拉伯爵的车队和普通士兵只能在岗哨外扎营。这时候,他们的骑士小队和普通士兵被岗哨隔开了。我们可以在夜里对霍拉伯爵的车队发起进攻,他们的骑士一旦出门支援,我们便顺势杀进去。有翠丝莉大人在,霍拉伯爵插翅难逃!”

    巴里特拧着眉毛问道:“这位大人,如果霍拉伯爵他们坚守不出,我们该怎么办?”

    尼古莱不以为然地说道:“这座岗哨只有两道吊门,十五米高的石墙也难不住骑士。如果霍拉伯爵坚守不出,等我们击溃了他们的士兵,你们就堵住大门。我们剑齿虎骑士追随翠丝莉大人和蔷薇骑士从城墙上突破,再从里面打开大门,你们就可以杀进来了。”

    巴里特摇了摇头,指着地图说道:“距离这处岗哨15公里,有一座2000多人的村子。如果霍拉伯爵点燃岗哨的烽火台,只需要再坚守两个大沙漏的时间,就能等到至少600民兵的支援。而且,岗哨位于道路一侧,非常适合骑兵突袭。”说着,他抬起头,盯着尼古莱,沉声问道:“就算我们干掉了霍拉伯爵,我的人在这种开阔地带怎么逃过德韦米克骑兵的追杀?”

    尼古莱干咳一声,略显尴尬地说道:“我家主人,呃……我是说兰德尔主母大人会抚恤那些牺牲的战士。”

    “不行!我家主人命我带领熊团,可不是让我拿他们当牺牲品!”巴里特硬邦邦地怼了回去。

    尼古莱不悦地问道:“那你有什么主意?”

    “贵族车队庞大臃肿,行动缓慢,一天最多能走40公里。现在又是雨季,霍拉伯爵的车队冒雨前行,难免要选择地势高的位置扎营过夜。”巴里特森然笑道:“山地限制骑兵机动,信鸦飞不了夜路,篝火不算烽火。他们孤立无援,正适合我们突袭。”

    “他们还居高临下,以逸待劳,光用弓弩就能把你的人挡住……这样打?呵呵,撤退起来倒是很方便。”

    尼古莱冷笑一声,转头对纳尔森问道:“勋爵阁下,你怎么说?”

    纳尔森哈哈一笑,瓮声瓮气地说道:“要我说,你们在旁边看着就行!”

    尼古莱和奥罗担心山民佣兵会在战斗中被霍拉伯爵的军队击溃,可兰德尔家族的秘法战士有可能被消灭,唯独不会崩溃。至少,纳尔森相信家族的秘法战士无所畏惧。

    一支不会崩溃的军队到底有多强?可以参照蚁人的表现。

    纳尔森曾经问图尔南斯:黄金骑士能否凭一己之力,杀光1000蚁人?

    图尔南斯回答说:黄金骑士充分利用时间和空间的互换,别说1000蚁人,就是10000蚁人,他也能慢慢杀光。问题是,蚁人首领不会任由黄金骑士为所欲为。如果黄金骑士被蚁人大军围困,1000个蚁人足以把他淹没。

    为了兰德尔大人的任务,巴里特调集了400名熊团佣兵,其中有200名秘法战士和50名精英卫士。虽然兰德尔家族培养的秘法战士,其个人实力只与普通精锐士兵相当,可精英卫士的战斗力堪比资深见习骑士。

    如果这都打不赢霍拉伯爵的护卫队,纳尔森还不如一头撞死。

    纳尔森近乎盲目的信心令尼古莱和奥罗相顾愕然。尼古莱沉吟片刻,站起身对翠丝莉鞠躬问道:“大人,我们听您的吩咐。”

    翠丝莉身穿女士秘银铠甲,靠在窗边,正饶有兴趣地望着窗外的熊团佣兵。过了片刻,她头也不回地轻声问道:“维克多为了熊团,耗费了不少心血吧?”

    纳尔森与巴里特对视一眼,开口说道:“熊团的骨干都是最初追随主人的山民猎手,他们经历过兰德尔领的蚁人战争,修炼我的灵猴秘形长达4年半,每月都服用三支昂贵的壮体药剂。我们又从冈比斯四十多个山寨,近万山民中挑选出200多个最好的猎手,这才有了如今的熊团。”

    翠丝莉第一次见到熊团佣兵被吓了一跳。如果不是他们具有明显的山民猎手特征,她还以为这些人是某个大家族培养的精锐士兵。比如,他们脚底有厚厚的老茧,行动保持安静,沉默寡言,习惯用手势沟通,只有首领才与外人对话,擅长使用弓箭和陷阱、精通野外生存技巧、普遍没有信仰等等。最可怕的是,他们能够建造防御工事,会利用野外的动植物资源制作毒药、止血药剂、弓弩、标枪,甚至是精良的长弓和藤皮甲。

    熊团是一支能够穿山越岭、自给自足、不断补充兵源的军队!

    山民佣兵的实战能力姑且不提,维克多拥有熊团,意味着他可以通过山林小道,袭击或支援任何一个领主!

    换作以前,翠丝莉肯定要怀疑维克多的用心,现在嘛……我男人的军队不就是我的军队吗?

    翠丝莉还真舍不得让熊团打消耗战,可转念一想,她发现黄金团与熊团相辅相成,黄金团所到之处,就是熊团建立山民据点之地。维克多交出了黄金团,熊团便失去了财源和外部支持。维克多只能命令熊团帮索菲娅打一场硬仗,唯有如此,索菲娅才愿意继续供养熊团。

    纳尔森的说法印证了翠丝莉的猜测,她背对众人,嘴角噙笑,暗忖:“这家伙的点子真多。”

    见翠丝莉默不作声,纳尔森等了一会,便主动说道:“大人,我家主人交待我,最好不要请您出手……以免,给您带来不必要的麻烦和危险。”

    纳尔森的本意是不希望怒涛骑士参与突袭行动,免得她在战斗中看出精英卫士和秘法战士的端倪。翠丝莉却听到了维克多对自己的关怀。她的笑容更显温柔,那双浅蓝色的大眼睛都弯成了月牙。

    翠丝莉抬头看了眼黑沉的天空,淡淡地说道:“下雨了。”

    话音刚落,一滴雨水打在窗框上,紧接着,窗外响起了淅淅沥沥的声音。翠丝莉转过身,表情平静地问道:“这场雨不会小,至少要下到晚上。霍拉伯爵的车队肯定要扎营避雨。我们现在出发,大约什么时候能碰上他们?”

    巴里特毫不迟疑地回答道:“我们至少需要半天的时间赶路,然后休息到下半夜,就可以展开突袭!”

    翠丝莉点点头,吩咐道:“从现在开始,剑齿虎和蔷薇骑士服从纳尔森勋爵的命令。我只带两名蔷薇骑士和10名家族的秘法战士在战场的外围活动。如果霍拉伯爵带人从其他方向撤离战场,我必取他性命。可他要是从战场的正面突围……”

    纳尔森目光灼灼,声音冷冽的说道:“交给我。”

    “那就出发吧。”

    巴里特走出屋外,用力吹响一枚形状奇特的口哨。随着野狼般的嗥叫响彻林间,整个营寨都活了过来。

    尼古莱冒着雨追上纳尔森,问道:“勋爵阁下,营地的那些流民怎么处理?”

    “我家大人不喜欢滥杀无辜……”

    纳尔森咧嘴笑道:“所以,熊团里的山民和流民才愿意为我家大人效力。”

    “留几十个人看着他们到后半夜,让他们自己逃命。”

    **********************

    陶德踩着泥泞的道路,漫步在登石城的流民棚户区。雨势渐渐变大,他却没有避雨的意思,只是拉起了斗篷后的兜帽,遮住了头发。

    瓦蒙勋爵口口声声说,登石城的治安暂时由他负责,可治安所的士兵根本不听他的调遣。陶德能做的仅仅是仰仗鬼面骑士的恶名,在登石城的棚户区时不时地溜达几圈,恐吓那些不安份的流民盗匪。如果流民发生暴乱,当然还得由他承担责任。

    天空上的一只渡鸦似乎承受不住冻雨的威力,盘旋了几圈,落在一个棚屋的顶部。罗恩从渡鸦身上收回目光,上前对陶德低声说:“我们的人来了。”

    陶德心中一动,装作避雨的样子,快步走到那座棚屋面前,闪身躲了进去。逼仄潮湿的棚屋内点着一支牛油蜡烛,借助昏黄的烛光,陶德看到五个男人。其中还有一个熟人——圆脸杀手费奇。

    费奇对着陶德嘿嘿一笑,然后与另外两个中年男人连滚带爬地撞出棚屋,就像被鬼面骑士给踢出去的样子。

    棚屋内,一个头发花白,长着鹰钩鼻的中年人轻声说道:“我就是巴罗尔。”

    陶德想了想,微微鞠躬道:“大人有什么指示?”

    “当然是来抓假面兄弟会的影子。”

    巴罗尔笑道:“事实上,这场地下战争马上就要结束了。主人说不定还要同博瑞人展开合作。不过,主人希望了解假面兄弟会的秘密。所以我们要在他们消失之前,抓住关键人物。”

    陶德皱眉道:“有点困难……我虽然圈定了几个目标,但也不能确定谁是掌握假面传讯方式的影子。嫌疑最大的那个人住在靠近贵族区的一处宅院里,而那个位置是治安士兵重点巡逻区域。我现在没法调动治安所的士兵,为你们创造抓捕条件。”

    巴罗尔点点头说道:“德韦米克家的封臣急着驱赶流民盗匪,争夺土地,造成领地的动荡和混乱。秩序的新旧交替无可避免,却给了我们趟浑水的机会……你也许已经猜到了,德韦米克领即将发生一件大事。”

    陶德不无遗憾地摇头道:“可惜,我没能亲身参与这件大事。”

    “你是水银的人。水银有水银的使命。”

    巴罗尔说道:“没有水银的帮助,那位大人很难瞒过德韦米克家,把几百人偷偷地带进来。当然,这主要是你的功劳,你提供的情报帮了大忙。现在,我也想帮你一个大忙。”

    “帮我?”

    “是的。”巴罗尔点点头说道:“主人很看重你,我也很看好你。你做到了我做不到的事情。水银需要一位高贵的骑士首领,否则我们就跟不上家族的脚步。水银应该由你来领导。这就是我冒险见你的原因。”

    陶德近乎自语地说道:“这也是我需要的……”他抬起头,沉声问道:“你准备怎么帮我?”

    “明天晚上,德韦米克侯爵将宴请我们的主母大人。我可以保证他们到明晚才能接到噩耗。然后我会鼓动那些混入棚户区的流民盗匪来一场大械斗。这样的话,治安所和盗贼工会有事情可忙了。”

    陶德颌首道:“我明白了……你给我准备了多少人手?”

    巴罗尔看了眼罗恩,笑着说道:“30个罗恩这样的好手全归你调遣。我另外还给你准备了60多个佣兵,他们和流民盗匪几乎一模一样。”

    “足够了。”

    陶德牵动唇角,笑容凄厉如鬼。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