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444章 生死胜负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半夜时分,霍拉.路德维希在豪奢温暖的马车里,搂着两名女见习骑士,睡的正香。远处传来警戒犬的狂吠声将他从睡眠中惊醒。

    虽然警戒犬叫声凄厉,霍拉却懒得睁眼,还伸手揉捏着怀中香软嫩滑的娇躯,逗得贴身侍女嘤嘤细喘。他身后的女见习骑士不甘示弱,修长的玉腿也缠了上来。

    路德维希家族培育的警戒犬体型中等,战斗力低下,感知却很敏锐,对同类的鲜血尤其敏感,非常适合夜间警戒。德韦米克领的北部山高林密,有夜行猛兽袭击警戒犬实属正常。值夜的斥候很快就会去料理那头不知死活的野兽。

    斥候的哨声突然变得刺耳急促,霍拉猛第睁开眼睛。营地内有条不紊地响动让他稍稍安心,但还是推开美人的纠缠,掀开羊绒厚毯,赤裸着身体站在车厢的地板上,沉声吩咐道。

    “着甲。”

    霍拉伯爵身材挺拔匀称,肌肉紧密结实,在车厢水晶灯迷蒙的光线下,仿佛一尊充满力量与阳刚之美的雕塑。两名女见习骑士吃吃一笑,迈下软榻,开始为主人披甲。

    她们同样不着寸缕,弯腰俯身之间,雪白玲珑地娇躯妙态毕露。可霍拉对眼前的臀波乳浪视若无睹,神情冷峻严肃,任由两位侍女挨挨擦擦也不为所动。

    没过多久,一阵尖锐的呼啸声由远及近,霍拉终于色变。车厢顶部响起笃的一声,营地内随即传来战马的哀鸣和士兵痛苦的嘶喊。

    “长弓射手!”

    霍拉从牙缝里挤出了一句话,扭过头看到两位贴身侍女娇艳的脸蛋已然失去血色,变得苍白如纸。他微微笑道:“宝贝,别怕……去把我的秘银甲拿出来。”

    主人的沉着冷静给了侍女莫大的安慰与勇气。她们表现出见习骑士应有的水准,掀开床铺,拖出一个沉重的木箱,从里面取出一套银白色的重装铠甲,动作熟练地为霍拉披挂。

    马车的包铜木门被人用暴力扯断,刺骨的寒风夹着惨叫嘶鸣灌入温暖的车厢。两名侍女惊呼出声,躲到霍拉伯爵的身后。

    护卫骑士罗伯特本能地看了眼两具雪白曼妙的身躯,目光转向霍拉伯爵,高声叫道:“大人,敌袭!”

    “出去!”

    罗伯特张了张嘴,随即跳下马车,转身背对着车门。

    霍拉倒不是恼怒罗伯特窥见贴身侍女的春光。在生死存亡关头,两个以色娱人的女见习骑士又算的了什么?霍拉.路德维希需要时间突破第25个元素位,踏足超凡领域,为自己争取一线转机。

    长时间打磨的斗气无比精纯,轻易便共鸣了令普通骑士渴望之极的第25个元素位,接着是第26个、27个……直到共鸣了第28个元素位,汹涌澎湃的斗气才无以为继地平息下来。霍拉略显遗憾地摇了摇头,他再有5年的时间就能共鸣整整32个元素位,达到白银骑士的中级阶段,而现在仅仅是初级圆满。但无论如何,他的生命形态都发生了质变,不再是个凡人。

    虚空元素与身体的交换让霍拉感知到三百五十米外,大约有200个长弓手不断地将一支支锥形箭倾泄到临时营地。这个结论冲淡了晋升超凡领域带来的喜悦,令霍拉的心情愈发沉重。

    长弓威力巨大,最大抛射距离接近420米,280米内可以穿透硬皮甲和垫衬甲,或者侵彻锁子甲,150米内的正面击中连板甲也抗不住,到了80米的范围,长弓射出的锥形破甲箭简直无坚不摧。

    相应的,长弓射手必须有强健的体魄,高超的技术和稳定的心理素质,经过长年累月的艰苦训练才能充分发挥长弓利箭的威力。

    当然,这些敌人仅仅采用最远抛射的方式,射击固定的营地,算不上专职长弓手。可是,他们背后的意义却令霍拉感到不寒而栗。

    320米以上射程,长弓缺乏实战价值,强弩之末没什么有效杀伤力,更谈不上准头,即便是普通士兵都能机动躲避射击。但在黑暗的环境中,长弓手不需要精准射击,只要借助篝火的亮光,把利箭射进营地就行了。超远的射程抵消了营地居高临下的优势,让营地的重弩手没有反击的余地。一波一波的箭雨就算杀伤效率低下,也能压得营地守卫抬不起头。只能挨打不能还手的局面会迅速瓦解士兵的斗志,而受惊的战马四处逃窜,造成营地混乱。失去了战马意味着他们无处可逃。因为长弓手从来不会单独行动。

    200个长弓手的后面有多少敌人?600还是800?他们又有多少骑士……或者高阶骑士?

    也就是说,这些敌人目标明确,掌握所有的情报,拥有压倒性的实力。霍拉却对他们一无所知。

    不过,现在不是追究敌人身份的时候,霍拉必须设法保住性命。

    “大人,您还好吗?”一名贴身侍女怯生生地问道。

    霍拉回过神,在她们丰盈雪白的胸乳上摸了一把,轻佻又不失温柔地笑道:“宝贝,别害怕……打扮地漂亮一点,待在车里等我回来。”

    两名女见习骑士腮染桃红,细心地为霍拉扣好秘银手甲,戴上头盔,在他转身下马车的时候,娇声道:“愿敌人在您的刀剑下血流成河。”

    “嗯。”霍拉脚步停顿,闷闷地应了一声,头也不回地迈下马车。

    罗伯特看到霍拉身周时隐时现的黄色气流,表情复杂地嗫嚅道:“大人,您提前晋升了……”

    “别在意,伙计。敌人是冲着我来的,我不拿出全部的实力,岂不是对不起他们辛辛苦苦地跑过来堵我?”霍拉哈哈一笑,拍了拍罗伯特的肩甲,抬头向营地望去。

    不出霍拉所料,除了少数几个倒霉蛋被头两波箭雨射伤,大多数士兵都安然无恙地躲在马车后面。但受惊的马群牲畜四处乱跑,有些已经冲出了营地。好在雨后的营地非常潮湿,篝火又被人扑灭,没有引发火灾。但敌人射过来的长箭依然落在拥挤黑暗的营地里,表明那些长弓兵并非普通的射手。

    罗伯特用精金盾牌挡住一支坠落的长箭,问道:“大人,是什么人对付我们?”

    “我们没有牧师随行……多半是索菲娅侯爵。”霍拉摇了摇头,顶着呼啸而至的箭雨,边走边说:“现在追究敌人的身份没有意义,关键……”他突然惊怒交加地喊道:“瓦蒙.德韦米克!你给我站住!”

    登石城的治安官根本不搭理霍拉伯爵的怒吼,跨上战马,带领四十几名骑兵,径直向长箭射来的方向冲了下去。

    “大人,瓦蒙勋爵聚拢了一批战马,说是要冲散敌人长弓兵。”罗伯特惊疑不定地解释着。他刚刚还钦佩瓦蒙骑士的英勇壮举。

    “这个混蛋要逃跑!”霍拉伯爵咬牙切齿地说道,环绕秘银铠甲的虚空元素猛然扩张,无形的力场让罗伯特后退了半步。

    逃跑?瓦蒙为什么还要往敌人的阵地上冲?这不是送死吗?

    护卫骑士罗伯特困惑不解,但他也不敢向暴怒的白银骑士追问缘由。

    霍拉出身名门,自幼接受精英统帅教育。他在马车上就已经掌握了当前的战局。

    敌人趁夜潜行,又从一个方向发动突袭,说明他们调动的力量有限。意味着他们不可能,也没准备全歼营地内的所有人,其作战目的就是为了斩首霍拉。长弓箭雨覆盖营地,看似声势浩大,实际上对士兵的杀伤有限,主要是为了驱散战马,造成混乱,再派精锐强攻营地。这时候,应当组织士兵坚守营地,利用马车的掩护,在山坡上居高临下的狙击敌人,只要挨到天亮,放出红眼信鸦,未必不能反败为胜。

    如果放弃有利地形,率领士兵突围。在天黑路滑,敌人衔尾追击的情况下,士兵必然溃散。没有士兵的掩护,霍拉伯爵将暴露在对方高阶骑士的元素感知下。

    瓦蒙勋爵看透这一点,他知道自己不是敌人的目标,也不想为霍拉陪葬。他选择从敌人的正面突围主要是担心其他方向的超凡骑士小队错把他当成霍拉伯爵。

    原因很简单,如果对方有三名以上的高阶骑士,根本不需要长弓手覆盖射击,这时候已经冲进了营地。所以瓦蒙决定赌一把,就赌敌人为了瓦解营地士兵的斗志,会放他一条生路。

    营地内还有100多个治安所士兵,瓦蒙勋爵临阵脱逃对他们的影响非常大。敌人趁机将他们策反,霍拉都不会觉得奇怪,更谈不上背靠背的协同作战。

    霍拉对瓦蒙恨得咬牙切齿,却没有心情向部下解释,更没有时间犹豫,命令道:“把所有的士兵都调动起来,放弃战马,步行作战,等瓦蒙冲散了敌人长弓兵,我们就从正面突破!”

    “遵命!”罗伯特咆哮一声,用力拍打胸甲,跑向营地,传达主人的命令。

    没过多久,山坡下传来短兵相接的战斗声,营地内的长弓箭雨变得稀稀落落。霍拉身披秘银重甲,跳上一辆马车的顶部,拔出秘银长剑,扬声喝问道:“路德维希家的士兵可以背对敌人吗?”

    “绝不!绝不!”一百名多士兵的怒吼声在山谷中激昂回荡。

    “多铎王国的勇士可以逃避冲锋陷阵的死亡吗?”

    “绝不!绝不!”一百多名治安所士兵热血沸腾,共同发出战斗的咆哮。

    “那就握紧你们的武器和盾牌,服下沸血药剂!跟着我,正面击溃敌人!”

    三百多名士兵纷纷服下沸血药剂,用兵器敲打盾牌,大吼一声“杀!”。一支支队伍从营地中冲了出来,宛如一条条狂暴的巨蟒径直扑向黑暗中的敌人。

    四百米的下坡路对于沸血状态下的士兵,瞬息可至。黑暗的环境加上分散的阵型极大限制了长弓射手的发挥。可还是有少量士兵被呼啸而来的锋利长箭洞穿身体。同伴的惨叫声激发了士兵的勇气与怒火,他们冲过两波箭雨,便看到了影影绰绰的敌人。

    这些身穿皮甲的敌人面对近在咫尺的对手,没有口号,没有退缩,只是丢掉长弓,拿出十字弩射了一轮,再丢掉十字弩,擎出硬弓,散开阵型,边游走边射击。

    移动射击是一种难以掌握的近身箭技。弓手需要冷静的头脑、敏捷的身手和充沛体力,以及面对近在咫尺的敌人却不慌乱的勇气。路德维希家的士兵这时候才发现,原来敌人的长弓手居然都是精锐的近战弓手。

    不过,近战弓手是非常鸡肋的兵种。几乎没有家族会训练近战弓手,除了缺少近战武器的山民猎手!

    路德维希家的精锐士兵身披钢环锁甲,内附硬皮甲胄,尽管被射的满身都是羽箭,看着十分吓人,却都是轻微伤。只有那些被射中头面咽喉的人才会重伤毙命。

    在微光的夜里,一边移动位置,与对手保持十五米以上的距离,还要射中对手的要害谈何容易。

    路德维希家的士兵服用了沸血药剂,速度和力量大增。不少人都抓到了机会,挺起长矛直刺近战弓手。可是,敌人的身手格外敏捷,皮甲的重量又远低于锁甲,他们拔出精铁弯刀也能和路德维希家的盾矛步兵正面周旋。即便被单手矛刺穿身体,他们握住透体的短矛,凶悍地向前猛扑,反手就劈下士兵的脑袋或手臂。

    战斗焦灼纠缠,却没有想象中的激烈,死伤的士兵也并不多。霍拉的士兵和治安所士兵怒吼连连,追着敌人的弓手猛打猛杀,连作战小队的队形都保持不住。霍拉看的暗暗焦急,身形一闪,劈死了两名近战弓手,大声喝道:“不要纠缠!往前突破!”

    就在此时,敌人的三队重装戟盾手在三名铠甲骑士的率领下杀入战场,试图冲散正在集结的士兵。

    霍拉眼睛一亮,秘银长剑指向敌人的骑士小队,下令道:“干掉他们!”然后,他拉住转身欲战的罗伯特,低声迅速说道:“对方的高阶骑士还没有现身,我们趁乱冲出去!”

    骑士的体力和速度比战马强的多,扈从士兵没有坐骑根本追不上自己的骑士主君。霍拉从一开始就没准备带领士兵突围。这些士兵的作用就是掩护他冲出战场。现在,敌人的骑士小队已经出现,负责战场拦截的高阶骑士的力量被分散,正是霍拉率领骑士护卫突围的好机会。只要霍拉能乘乱突破,敌人也没有心思歼灭这么多的士兵。霍拉只要一路狂奔,等对方的高阶骑士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追不上了。

    然而,霍拉伯爵带着自己的骑士刚跑两步,就撞见了真正的对手。

    三名被精金铠甲包裹的严严实实的骑士带着三十多名士兵拦住了他们的去路。为首的那个人手持两半1.6米长的精金斩首巨剑,面具下的目光如同无形有质的钢锥。

    霍拉的脑海中浮现出一个熟悉的身影,他长笑一声,秘银长剑指着对手喝道:“原来是纳尔森.兰德尔勋爵!你以为你不用战斧,我就认不出你了?”

    “嘿,我现在用什么都一样杀你。”纳尔森举重若轻地挥舞出两朵剑花。

    “杀我?就凭你这个凶暴战士也想杀大骑士?”霍拉冷笑着说道:“你们的三个骑士再后面和我的士兵纠缠。我这边有两名骑士,六名见习骑士。而你只有2个骑士帮手。等我宰了你,再去找索菲娅算账!”

    “无聊的试探。”

    纳尔森一步跨过十米,三步到了霍拉的面前,精金斩首巨剑急速斩向他的头颅。霍拉运转斗气,虚空地元素沉入体内,精金盾牌击碎空气,带着狂乱的激波拍向迎头而来斩首巨剑。

    霍拉有十足的信心掀开凶暴战士的直劈。虚空地元素让他脚下的泥土坚固如岩石,地元素亲和的白银骑士借助大地的力量,从来不会被正面击退或者击垮。凶暴战士踩着烂泥地又能使出多少力量?

    秘银长剑环绕着褐色气流,只等纳尔森露出空挡,就能刺穿他的铠甲,震碎他的心脏!

    这时,霍拉听到一声充满力量感的心脏脉动,犹如战鼓轰鸣。斩首巨剑猛劈直下,力量狂增一倍,压着精金盾牌劈入霍拉的秘银肩甲,几乎要将他剖成两半。

    纳尔森用出了振动秘法,强大的力量推动巨剑切入霍拉的身体,他只感觉切的是一块坚韧的岩石,剑锋抵在心脏的上方再也无法寸进。

    霍拉手中的精金盾牌正死死挡住剖心一剑,一层稀薄的血雾从恐怖的伤口喷出,又被无形的力量吸了回来。他抬起头,目光深邃冰冷。纳尔森浑身的寒毛竖起,想也不想,松开右手的巨剑,抬腿就踹向霍拉的胸甲。

    狂暴的踹踢没能撼动霍拉伯爵半步,纳尔森借力向后疾退。

    纳尔森退的快,霍拉追的更快。湿滑的泥土在他的脚下凝固,力量节节贯穿,秘银长剑发出骇人的嗡鸣声,直刺纳尔森的胸口。

    骑士的标准战技——突刺!

    双方的骑士已经撞在了一起,似乎谁也无法改变纳尔森必死的结局。他的身后却蹿出一位普通士兵,毫不犹豫地迎向无可阻挡的突刺!

    霍拉目呲欲裂,秘银长剑一搅,那名士兵强壮的身体被无形的力量扯成碎块。漫天的血肉中,闪过一道凄厉的紫色流光,掠过霍拉伯爵脖颈,高贵的头颅伴着冲天而起的血泉,飞落在烂泥污水中。

    胜者生,负者死。生死胜负只在一瞬间的凶险。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