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452章 守密人议长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整个梦境殿堂只有我们两个人……老师,您还是叫我鲁迪吧。★首★发★追★书★帮★”王座上的阴影议长深沉叹息“我现在特别担心,阴影议会近30年的研究成果无以为继。”

    查理向前一步,出现在高台之上,身下浮现出黑曜石王座,与阴影议长的位置齐平他看了看空空荡荡的殿堂,感慨地说道“听我的导师说,阴影议会最辉煌的时候,有8位师在这里共同探讨法术的真谛。最萧瑟的时候,议长一脉独自守护梦境殿堂的秘密。如今的黑袍护教团只有5个成员,学术派人才凋敝,除了我这个老家伙,其他人都没有达到6级法师的魔力水准……阴影议会恐怕真的要进入冬眠期了。”

    鲁迪沉默了下,摇头说道“查理老师,你不用试探我。关于阴影议长一脉的传承秘法,我无法言语。但我可以保证,我这一脉永不断绝!”

    查理凝视鲁迪议长的眼睛,颌首说道“只要特里戈瓦尔家族还执掌裁判所,黑袍护教团就不会断绝。我的时间虽然不多了,但将来,总会有黑袍教士成就6级法师,进入梦境殿堂。如果他在殿堂中看不到阴影守密人,那阴影议会的传承就真的断了。你们守密人的总是一脉单传,我真害怕你这里出问题。”

    “不会的!”

    鲁迪议长想了想,又补充道“阴影议会并非第一次进入冬眠期。老师不用担心。”

    “但愿如此。”

    黑袍护教团只有一个,阴影议会有两个。

    特里戈瓦尔或许把黑袍护教团当成家族势力进行培养,黑袍教士却不这样认为。他们有崇高的理想和追求,并为教会,乃至整个人类国度做出了卓越的贡献。

    巫师的觉醒随机出现,其天赋能力更是千奇百怪。早在1700年前,铁山帝国腹地的某个主城,有一位自由民觉醒了瘟疫天赋,他在迁徙的过程中造成17000多人染病而死。教会和领主对突如其来的大瘟疫束手无策,直到教宗施展大预言术,神职者才抓住了罪魁祸首。可叹的是,那名巫师自己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那是人类历史上最惨烈的巫师事故。

    有鉴于此,圣山修道院的乌勒里克教士明确提出黑袍护教团的构想。他认为现在的巫师都是教会的羔羊,本身可以提供信仰之力。神职者以其对巫师采取镇压手段,不如将巫师群体纳入教会的监管之下。唯有如此,才能避免相同的悲剧。

    教会可以在艾尔教国的信徒当中挑选信仰坚定,天赋弱小的巫师,组建黑袍护教团。黑袍教士负责引导普通巫师摈弃自身的巫术天赋,专修法师议会的精神冥想法。巫师只能提升自身的魔力,却没有法术模型可用。这样一来,即便天赋再强大的巫师也变成了弱小的法师。他们不可能威胁到人类国度的安全。

    乌勒里克教士的想法很好,但他犯了一个原则性的错误。

    初代教皇靠镇压神选者的丰功伟绩,开创了光辉教会。乌勒里克公然宣称,教会应当联合巫师。他的论调置教皇一脉的神权正统于何地?那时,教皇保罗三世正打算以消灭巫师组织为借口,打击教会内部的贵族势力。乌勒里克简直是把自己的脑袋送给教皇祭旗。

    保罗三世组建宗教裁判所,下达的第一个命令就是清除教会内部的异端。

    乌勒里克死了,他的务实构想却被特里戈瓦尔和圣山修道院继承了下来。

    特里戈瓦尔在圣山修道院牧师的帮助下,完善了黑袍护教团自我救赎的理念,组织结构和行事原则。

    黑袍护教团设有一个首席一个次席。他们修炼一种特殊的精神冥想法,身体会逐渐虚弱,直至瘫痪,只能困在裁判所指定的高塔内,过着与世隔绝的生活。但他们的灵魂会随着魔力增长而变得强大,能够附身魔宠,并赋予魔宠一定的施法能力,比如,区分巫师与凡人的洞察术。

    首席和次席的主要工作就是利用魔宠寻找巫师,监控组织内的巫师成员。

    黑袍教士在第一时间接触被黑袍主教发现的野巫师,促使他们加入巫师组织。黑袍教士还负责担任野巫师的导师,教他们练习另一种精神冥想法。

    这种精神冥想法来自圣山修道院的收藏,本身具有重大缺陷。它唯一的好处是让练习者感到愉悦,热衷于冥想修炼。可是,独特的魔力属性与巫师的天赋格格不入,巫师想要施展自身的天赋还得花一小段时间构建魔力回路。裁判所的神职者抓捕这类巫师,总是特别轻松。

    黑袍护教团必须遵循守密原则。黑袍教士绝对不能向巫师门徒透露自己的真实身份。圣山修道院给出的理由无懈可击守密是为了避免被魔鬼察觉,黑袍教士才能暗中观察巫师组织内部的邪恶者,从而完成自我救赎和救赎巫师。否则,黑袍教士有可能被魔鬼盯上,最终滑入罪恶的深渊。

    黑袍教士与巫师门徒保持单线联系,特里戈瓦尔的世俗力量以巫师组织的名义潜伏在巫师门徒的身边,帮助裁判所掌握野巫师的行踪。

    阴影议会由此而来。

    黑袍护教团无疑是阴影议会的核心,但在这种组织结构下,黑袍教士与巫师门徒的联系被特里戈瓦尔家族给割裂了。

    千百年来,黑袍护教团收拢的巫师学徒数不胜数,特里戈瓦尔轻松收割的阴影巫师不胜枚举。

    然而,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

    巫师无法使用圣力,神职者同样不了解魔力的奥秘。黑袍主教虽然没有强大的法术,可他们把魔力提升到了5级,其智商、精神力量和灵魂强度已经远超凡人。他们非常清楚,阴影议会的巫师门徒有没有被耳语者诱惑,对至高主是否虔诚。裁判所净化的巫师门徒并非都是听从魔鬼呓语的邪恶者。

    但是,被锁在高塔内的黑袍主教全身瘫痪,他又能做什么?有些黑袍主教向裁判所提出质疑,特里戈瓦尔家族总能找出冠冕堂皇的借口,让他们哑口无言。毕竟,黑袍主教与世隔绝,掌握的外界信息太少,同巫师门徒也没有建立起深厚的感情。

    只能说,裁判所设计的黑袍护教团组织结构太巧妙了。黑袍教士和阴影门徒根本没有反抗的余地。

    不过,裁判所的这种行径与黑袍护教团的宗旨相悖。特里戈瓦尔小看了黑袍教士对理想的追求与执着。

    黑袍主教钻研精神冥想法、法术模型和神术模型。他们希望阴影巫师能够帮助教会拓展新的神术,让裁判所正视阴影议会的价值,最终实现救赎巫师的崇高理想。

    经过几代黑袍主教坚持不懈的努力,阴影议会在冥想法和精神诅咒神术上取得了显著成果。裁判所开始对阴影巫师采取宽松政策。

    参天大树被人掘断根系,但只要有阳光、水源、土壤和空气,大地终会生出新的花朵。

    裁判所提供环境和掩护,圣山修道院提供法师议会的精神冥想法,黑袍主教有了法术传承,一个具备组织凝聚力的新议会诞生了。

    任何组织的内部都会有不同的声音。尤其阴影议会被人为的割裂成黑袍教士和阴影巫师。

    黑袍主教希望通过钻研神术,为巫师正名。阴影门徒却想把学到的超凡本领卖给世俗领主,成为贵族。

    阴影议会分裂成黑袍学术派和世俗权力派。

    对于权力派巫师,裁判所在他们投靠世俗领主之前就会痛下杀手,无一漏网。但并非所有的阴影巫师都迷恋世俗权力,他们当中同样有醉心于法术研究的学术巫师。可由于他们不是黑袍教士,裁判所还是会净化学术派的阴影巫师,只要他们的研究与神术水晶无关。

    阴影议会有许多理论研究和学术课题就这样夭折了。黑袍主教痛心疾首,却又无可奈何。

    700年前,阴影议会出了一个惊才绝艳的人物——罗蒙。

    罗蒙的天赋是推演,一种不具备任何杀伤力却又格外强大的巫术天赋。他推演出全新精神冥想法,并发明震慑术。当代的黑袍主教修炼了罗蒙冥想法,在睡梦中进入了罗蒙所构建的梦境殿堂。

    黑袍主教和暗影巫师终于有了第一次面对面的接触。黑袍主教通过罗蒙了解到外界发生的事情,罗蒙也知道了阴影议会和黑袍护教团的秘密。

    特里戈瓦尔从此失去了对阴影议会的掌控。

    双方经过十几次接触和讨论,罗蒙提出了阴影议会的政治主张——阴影议会应当成为独立于教会和领主之外的第三股政治力量。

    他认为,巫师是神职者的猎物,阴影议会依附于教会,黑袍护教团的理想不能实现。黑袍主教经过深思熟虑,最终认同罗蒙的看法。他们共同制定了阴影议会组织结构和发展方略,以及行事原则。

    信仰即生存光辉之主是人类的保护神,阴影议会的成员只有信仰至高主,才能在人类社会中立足。背弃信仰的成员必须交给裁判所净化,以免危害到议会的生存。

    守密传承法术传承是阴影议会发展壮大的基础。学术派巫师应当掌握阴影议会的实际权力。

    凡是能专心把罗蒙冥想法推到6级的巫师自动进入梦境殿堂,其余的巫师都可以牺牲和利用。六级巫师在梦境殿堂中交流学术成果和外界信息,制定阴影议会的发展战略。罗蒙负责记录所有的学术成果,担任梦境守密人。黑袍主教负责用阴影议会的学术成果向教会换取更多历史秘闻和法师议会的传承。

    守密人脱离黑袍护教团的视线,独自培养守密人门徒。只要梦境守密人不灭,阴影议会的传承就不会断绝。

    世俗化阴影议会必须发展世俗力量,努力争取领主和民众的支持,迫使教会承认巫师的合法性。梦境守密人担任阴影议会的议长,黑袍主教担任议会的信使传令官。

    裁判所以为黑袍主教是阴影议长,其实阴影议会的权力掌握在守密人的手中。阴影议会后来又创出降临术,通过巫师议员操控假面兄弟会。阴影议会在东部联盟经营了数百年,形成一股庞大的潜势力。

    近代,人类世界发生的许多大事件都和阴影议会有关,他们甚至参与了三百年前的圣城之乱。当时,阴影巫师帮助尼奥维斯特家族,试图让兰特帝国重新崛起,结果功败垂成。教皇莫名其妙地被扣上了与巫师勾结的大帽子,爆出惊天丑闻。尼奥维斯特被纳赫蒂加尔狠狠骂了一顿,再也不敢庇护阴影巫师。特里戈瓦尔也被吓出一身冷汗,暗中清洗黑袍护教团。阴影议会的权力派议员更是死的一个不剩。阴影议会进入了最长的一次冬眠期,直到有黑袍教士进入梦境殿堂,阴影议会才回到正轨。

    特里戈瓦尔终究舍不得巫师的超凡力量。阴影议会蛰伏了两百多年,开始变得活跃起来。阴影巫师有了失控的迹象,黑袍主教查理对此深感忧虑。

    “前几年,我们接受狡狐幽魂的雇佣,刺杀兰德尔子爵。刺杀行动导致蛊惑者和兽王两位议员失踪。这一次,里伯又违背议会的决议,私自将血卫士的秘密交给多铎王国。他这是想背叛议会,成为多铎的贵族!”

    查理冷冷地说道“希望明天的净化能让其他议员警醒。”

    议长鲁迪笑道“现在的议员都是新生代的权力派巫师,他们对法术研究缺乏兴趣,迷信力量与权利,没有经历过净化的切肤之痛。我们确实有必要让裁判所净化一个议员给他们看看。”

    查理点点头,问道“那是不是把里伯留在多铎的门徒都撤回来?”

    “议会同多铎王室合作不能终止。我已经派人接手里伯留在多铎的门徒了。”

    “什么?”查理惊讶地问道“议长大人,您不是说议会要暗中渗透诸王国的底层,收拢新觉醒的巫师学徒吗?”

    鲁迪议长摇头说道“发生了两件事情,让我不得不改变主意。”

    “假面兄弟会在登石城遇到了对手。我们的血卫士和影战士损失惨重,连负责联络的威利巫师也死了。”

    查理皱眉道“难道雄鹿商团请高阶骑士出手了?”

    “当天,约克家族派高阶骑士袭杀路德维希家的高阶骑士。但在此之前,我们的血卫士和影战士就遭到了强有力的阻击。高阶骑士不可能参与底层民众的斗争。而且,威利受到了密言魔咒的反噬。”

    “我不认为高阶骑士的精神力量能够迫使一个三级巫师吐露秘密……除非是人马丘陵的那位陛下亲自出手。这显然是不可能的。”鲁迪议长说道“我怀疑,南方三王国也藏着一个隐秘的巫师组织。他们同样想在王国底层建立势力。”

    黑袍主教思索许久,颌首道“可能性很大。神灵骑士拥有非凡的吸引力,他们的身边总能凝聚许多力量。既然那个神秘组织帮助温布尔顿女侯爵对抗假面兄弟会,那他们多半是想投靠人马丘陵。”

    鲁迪议长苦笑道“所以,我们渗透西部王国的底层,收拢巫师学徒的计划已经失败了……”

    “另一件事情,登石城发生流民暴乱,死伤3000多人。克莱门特教宗成了最大的赢家。枢机院责令所有的领主,暂缓驱散流民营寨,由枢机院安排流民迁徙事宜。”

    “这和我们有什么关系?”黑袍主教疑惑地问道。

    鲁迪议长摇头叹道“克莱门特教宗是新农牧体系的主要推动者,他现在掌握了流民人口的分配权,新农牧将在几年内覆盖所有的领地。诸王国的实力会得到较大提升。我们原先的战略是渗透西部诸王国和撒桑帝国的底层,收拢巫师学徒,积攒实力,帮助撒桑帝国对抗北部荒野的兽人。”

    “我们对撒桑领主已经没那么重要了。而且我们渗透西部王国的底层,收拢巫师学徒的计划宣告失败。我们现在唯一的选择就是走上层路线,让多铎王室帮我们收拢巫师学徒……还有,巴塞留斯家族也可以联系一下。”鲁迪议长沉声说道“当然,这有可能会引起特里戈瓦尔家族的警觉。但是,如果我们在大开拓时代毫无建树,再想获得领主和民众的支持就难了。”

    “……说得没错。”黑袍主教喃喃自语,突然抬头问道“我们是不是可以选择投效人马丘陵?我们有神灵骑士的庇护和支持,特里戈瓦尔不敢轻举妄动。”

    鲁迪议长沉吟着说道“我也想过……我们现在投靠人马丘陵会遇到那个强大的竞争者。另外,神灵骑士组建的势力总是昙花一现,难以持久。我们先借助佛里德里希和巴塞留斯家族的力量壮大议会的实力,等兰德尔子爵成为太阳精灵,再联络人马丘陵也不迟。”

    “大人,您考虑的很周全。”黑袍主教心悦诚服地说道。

    。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