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457章 地位超然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金水城,黑堡,议事大厅。★首发追书帮★

    人马丘陵的附庸领主和高阶骑士响应约克公爵的召见,齐聚于此,商讨关于安置流民的问题。

    “维克多提出的佃户制是个绝妙的主意!”

    恩比瑟约克拍打橡木长桌,胖脸上满是兴奋和赞叹的表情,激昂地说道“佃户制的核心思想在于,领主让民众富有,富有的民众使家族强大!”

    领主们面面相觑,谁也不说话,大家的目光来回梭巡,最后都落在长石堡伯爵的身上。

    约克公爵的叔叔,大骑士特尔兰登只得站起身,问道“大人,民众富有指的是什么?让家族子民富有,我可以支持。但如果是流民……流民是否富有和家族强大有什么关系?事实上,哪怕是子民富有,都和领主没有直接的关系。主君总不能无故剥夺子民的财富吧?”

    “叔叔请坐。”约克公爵抬手示意了下,笑眯眯地说道“是不是很费解?呵呵,维克多临去渡鸦镇前,和我讨论了一个早上。对于他的观点,我当时也无法理解。低贱的流民凭什么分享我们的土地和财富?我们又不是流民的主人!”

    众人交头接耳,点头称是。乌莲娜夫人却娇笑着说道“只要是维克多的施政提议,无论我们是否理解他的意图,都值得商榷。”

    议事大厅顿时为之一静。特尔兰登伯爵赞赏地看了伯爵夫人一眼,他根本不想在领地治政的问题上,站在维克多的对立面。只不过,他作为恩比瑟的叔叔,家族成员总把他当成制衡公爵权力的谏言者。

    恩比瑟颌首笑道“伯爵夫人说得没错,我和家族学者讨论了两天,终于明白了维克多的设想。”

    “目前,封堵蚁潮的的三道城墙已经竣工。按照当初的约定,人马丘陵有义务在20年内,接纳冈比斯王国的40万流民。但教会认为,以人马丘陵的实际状况,完全有能力接收100万流民。威廉姆斯摄政王传来信笺,要求我们在明年的风之季前,分批接收北方诸郡的6万流民。流民迁徙的具体的事宜由教会负责。”

    “既然我们现在是冈比斯的后族,那就没有理由拒绝王室的要求。”

    约克公爵缓了缓,继续说道“我必须提醒诸位,北部诸郡的流民不是一般意义上的松散流民。他们在王国北部结寨而居,繁衍了上百年。相比那些居无定所的流民团伙,他们有能力,有见识,有财产,更团结,自成一股势力。”

    “摆在我们面前最大的难题是,如何掌握这些外来者?”

    冈比斯北方诸郡的流民主要是多铎王国的难民。他们在冈比斯生活了上百年,领主突然要他们让出土地,迁往遥远的人马丘陵。他们难免会心怀怨恨。而且,冈比斯王国的领民能把他们赶走一次,就能赶走第二次。这让他们对自己的未来更加彷徨不安。

    如果人马丘陵一次接纳几十人,上百人,问题都不大。可是,即便教会分批组织流民迁徙,那也是动辄数千人的规模。

    数千名同病相怜,心怀怨恨、内心彷徨的流民在迁徙路上必然守望互助,抱团成势。对于负责迁徙流民的牧师而言,有组织的流民团体更容易配合他们的工作。但对于人马丘陵的领主来说,数千人的流民团体代表重大隐患。

    前一拨流民还没安置好,下一拨又来了。麻烦就像雪球,越滚越大,最终,变得一发不可收拾。

    高阶骑士们沉吟不语,那些小领主更是面带忧色。约克公爵环视一圈,胸有成竹地说道“维克多认为,人口对于人马丘陵,是最宝贵的财富,流民的素质和能力越高越好。关键在于,如何把这些人变为我们的财富。维克多提出的佃户制完美地解决了这个问题。”

    “北方诸郡的流民现在最渴望什么?稳定的生活,不会再被人赶出家园,其实就是合法的子民身份。”

    恩比瑟探手拿起桌上的兽皮纸,扬了扬,说道“这份租田文书满足了他们的渴望。他们只要拿到这份文书,就拥有了佃户的身份。佃户不是流民,他们的租田文书由领主签发,具有合法性。佃户也不是在册子民,租田文书每二十五年重订一次,佃户家庭可以优先续约。如果佃户不能按时交租、懒惰愚昧、违反家族律法,领主有权中止租约。除此之外,佃户家庭和领民家庭没有什么区别,保留三成的收获,每年4个月的劳役或民兵训练。流民有了租田文书,就会把自己的家庭当成领民。还有什么比这个吸引他们的?”

    “最妙的是,租田文书只颁发给一夫一妻的流民家庭。流民首领一般都有许多女人,他们注定不能成为佃户,那些没有妻子的光棍汉只会挖他们的墙角。流民团伙因此瓦解。我们的麻烦自然就解决了。”

    “好!”

    特尔兰登伯爵大声赞叹道“佃户的子女才有资格加入雇佣兵团,佃户想要续租,工作必然卖力。我们的领民有更多的时间打造军备,满足雇佣军团的需要,有利于南拓战略。维克多提出的佃户制将流民变成了我们的财富!”

    既然是讨论维克多的提议,那佃户制肯定得到了西尔维娅的赞赏。特尔兰登伯爵自从被西尔维娅收拾过了之后(反对股份商会,被夺走幼子),他实在是不愿意再充当公爵谏臣的角色。西尔维娅从鸢堡带回了一个小奥古斯特,特尔兰登伯爵夫妇还想着把那个孩子据为己有。反正,爱德华和安娜将来生下地子嗣,要还给佛瑞德和奥黛尔,制衡公爵权力的任务应当交给未来王后的父母。

    何况,维克多的佃户制确实令人惊艳。

    再好的政策,只要公爵向附庸领主推行,那就必须有人站出来质疑。这是大家族维系稳定的制度。大家的目光聚焦在佛瑞德子爵的身上。佛瑞德无可奈何地站起身,说道“佃户制让流民满意,让子民满意,让教会满意,但它损害的是领主的利益。我们为了安置流民,平白无故少了三成的收获,而且年年如此。当然,我能承受的起,可家族的新生领主怎么办?他们特别缺钱……”

    几位新册封的附庸男爵频频点头,却听到佛瑞德说“佃户分三成收获,太多了……给他们一成半就行。”见那几位男爵脸色发黑,佛瑞德又说“我们帮王国的领主安置流民,他们就应该向我们付钱。我提议,家族拿出资金,补贴新生领主。”

    恩比瑟猛地站了起来,努力张大眼缝,瞪着自己的弟弟,高声问道“补贴?你去要,还是我去要?你出,还是我出?”

    佛瑞德耸了耸肩膀,摊开双手,重新坐下,摆出无辜的表情,仿佛在说你们都看到了,我不是没反对,是公爵大人不同意补贴大家。

    几道目光齐刷刷地钉在恩比瑟的胖脸上,他抖了抖脸颊,痛心疾首地说道“你们真是太浅薄……维克多怎么说的?民众富有,家族强大。适当的人口是最宝贵财富……你们为什么要把佃户和自己财富分开看?你们为什么不能佃户当成自己的财富?”

    大骑士布鲁斯接口说道“大人,我相信维克多的才华和远见,但我现在还不清楚,民众富有和家族强大的关系,我们以往都是认为家族富有强大……请您给我们解释一下,什么叫民众富有,家族强大?”

    恩比瑟拍了拍肥硕的肚皮,侍从立刻呈上一杯加蜜的鲜羊奶和餐巾。恩比瑟举起杯子,喝干羊奶,用餐巾擦拭嘴角后,慢条斯理地说道“穷鬼流民,居无定所,缺衣少食,他们的儿女发育不良,身体孱弱。富有的佃户,安居乐业,衣食无忧,他们的儿女自然比流民子女更加健壮聪明。一个瘦弱的流民雇工能种15亩地,一个强壮的佃农能种30亩地。8个瘦弱雇工种120亩地,8个健壮的佃农,4个人种120亩地,其余的4个可以做工、学手艺,或者当雇佣军。所以,越穷越弱,越富越强。”

    “我们到底应该接纳穷弱的流民雇工,还是培养富强的佃户?”

    “佃户4到8岁的子女可以免费寄宿在通识学校。这个年龄段关系到孩子今后的成长发育。我们一边向他们灌输忠诚英勇的家族观念,一边让他们锻炼身体,磨练意志,练习苍狼战技的第一层秘法,提前为雇佣军团培养合格的兵源。”

    “佃农父母在子女身上看到家庭的希望,他们当然愿意拿出积蓄,送孩子去军事学校和工匠学校学习。等他们的子女成年,我们得到了精锐的雇佣士兵、熟练的工匠和健壮的农夫。家族是不是更强大了?”

    这一番论调点燃了附庸领主们的热情,大家交头接耳,议论纷纷。

    “原来如此……果然是民众富有,家族强大。”

    “不愧是西尔维娅殿下选中伴侣……兰德尔子爵的才华让我无话可说。”

    “我认为,兰德尔子爵的才智可以同阿尔雅大学者相媲美……”

    议事厅一片嘈杂,约克公爵不得不用力拍打桌子,提高音量,“都给我安静下来,等我把话说完,你们再讨论。”

    众人停止议论,恩比瑟接着说道“佃户制精彩的地方不止培养士兵和工匠。它是维克多为人马丘陵量身打造的治政方案,别的家族没有办法效仿佃户制。”

    “以往,约克家族的一个村子控制方圆20公里的领地,能够养活3000到10000子民。领主应当保证子民的生计。因此村子的人口越多,上缴给领主的供奉就越少。但在人马丘陵,300平方公里的土地能够养育10000到20000人,甚至更多。人马丘陵目前不缺土地,缺的是战士、农夫、矿工和工匠。如果人马丘陵有足够多的佃户,我们的领民就能带着佃农开辟荒地,建设新村子。这样一来,领主的财富总量反而增长了。”

    “另一方面,佃户虽然依附于村落,但他们是我们由分配下去的。佃户与村民属于两个同的群体。佃户小家庭没有对抗村公所的能力,他们注定要依赖领主。佃户相当于领主的耳目,和村落相互监督,相互制约。领主的影响力会进一步扩大,至少村长没办法瞒报领地的总收入。”

    说着,约克公爵摇头笑道“以前,领地的自然资源有限,村民采集领地资源,大家睁只眼闭只眼就算了……现在,丘陵上有一半是梯田,领地的收获可不是一个小数目。要不然,教会为什么要改十一税的征收办法?我们总不能像摄政王那样,每个村子都设一个税务官吧?”

    附庸领主们不禁失笑,一个棘手的问题居然就这样解决了。

    约克公爵用白白胖胖的手指敲了敲桌子,继续说道“至于分给佃户的收成,大家不必在意。佃户不是流民,他们不能自由流动,否则就会失去租地权。领主制度规则,民众遵守规则。我们有太多的方法,掌握佃户的收成。比如,垄断交易渠道,操控物价大家要遵循一个原则,民众的收获和商品只能卖给领主,领主的商品只能卖给双头蜥商会。”

    拥有双头蜥股份的高阶骑士领主神色不变,那些没有股份的附庸小领主却有些不自然。但他们没有办法对抗家族的意志。双头蜥掌握众多资源,实际上已经垄断了人马丘陵的对外贸易。

    约克公爵有些头疼,维克多当初提出股份商会的时候就已经布了一个超乎他想象的局。维克多和西尔维娅正筹备将双头蜥与黄金团对接,其中还涉及到黄金恢复药剂的秘密。这些事情暂时不能向所有的附庸领主公开,但身为约克家族的公爵,恩比瑟有责任安抚家族成员的情绪,他沉吟片刻后,说道

    “我保证在座的诸位,无论是采购物资,还是销售货物,双头蜥都会给出最合理的价格。同时,双头蜥商会将向没有股份的家族成员提供低息借款,借款额度相当于领地年收入的三倍。每三年借款一次,还款期不超过五年。”

    新生领主的脸色顿时好看了许多。恩比瑟点点头,开口问道“关于家族推行佃户制,谁还有异议?”

    众人纷纷摇头,表示同意实施佃户制。恩比瑟颌首说道“那么,大家现在回去,把家族学者派过来,共同制定佃户制的具体细节,然后我会把实施方法提供给培罗主教,请教会配合我们分派佃户。”

    领主们起身向约克公爵施礼告退,一个接着一个离开议事大厅。

    恩比瑟独坐一会,摇了摇头,对身边的书记官麦克斯说道“你看,水利工程、青砖贸易、双头蜥商会、雇佣军、黄金团、佃户制……只要是维克多的提议,总能顺利通过。我当初只是要求领主统采统购,竟然没几个支持我的……”

    麦克斯上前一步,躬身说道“兰德尔子爵才华横溢,但大家支持他的提议,主要是因为兰德尔子爵地位超然。如果,他处于您的位置,还是会受到各位大人的质疑和抵制。不过,兰德尔子爵所有的施政举措对您都特别有利……黑堡的影响力已经不知不觉地覆盖家族的每一个角落。”

    “麦克斯,你说的没错。”恩比瑟艰难地从座椅上站起身,哈哈一笑,拍着书记官的肩膀,说道“维克多是看西尔维娅夫人的面子……夫人才是黑堡的靠山。”

    “派人把会议的讨论结果通报给蔷薇庄园。”

    蔷薇庄园,水晶花房。

    西尔维娅从老管家的手中接过黑堡会议记录,等老管家离开花房,她转过身对翠丝莉娇笑道“亲爱的,你猜猜看,讨论的结果是什么?”

    “佃户制是维克多提出的,那还有什么好猜的?肯定是通过了……”翠丝莉坐在圆几边藤椅上,托着下巴,懒洋洋地说道。

    西尔维娅聘聘婷婷地走到翠丝莉身边,坐下调侃道“对维克多这么有信心?难道是爱情让我的守护骑士失去了思考能力……我看看,这里有没有变大?”

    翠丝莉拍开西尔维娅伸向自己胸口的纤手,嗔道“干什么呀?”

    “我又不是没摸过,现在有了情人就把我给忘了,真叫人伤心。”西尔维娅嘟起红唇,一副伤心委屈的娇俏模样,然后又忍不住咯咯的笑了起来。

    翠丝莉脸蛋飞红,咬着粉色唇瓣,不自然地把脑袋扭到一旁。西尔维娅拢起披肩秀发,轻笑道“你只看到维克多惊才绝艳的一面,其实他也有犯傻可爱的时候。”

    翠丝莉转过头,望着西尔维娅蔚蓝的眼眸,惊讶地问道“你是说维克多组建的熊团?可我却认为熊团非常有价值。”

    西尔维娅伸出纤美的食指,点了点翠丝莉的额头,“所以我说你被爱情冲昏了头脑,处处都想着维护心上人……索菲娅就不会这么认为,她会先用熊团,然后再抛弃熊团,否则她的事业不可能成功。维克多组建黄金团的时候,根本就没有考虑清楚……任何实力领主都不能掌握潜力如此庞大的商业组织。他只要是我的男人,就别想主导黄金团,更别想拥有熊团武装。”

    “熊团和维克多的关系一旦暴露,必将遭到领主的联合绞杀。”

    翠丝莉猛然想起,德韦米克家的高阶骑士确认她的身份后,一个个脸色都变得特别难看。熊团能够把她带到德韦米克领,就能配合西尔维娅袭击任何一个领主,就连黄金骑士也很难保证自己的安全。

    这样的熊团实在是太可怕了!

    没有谁能够容忍西尔维娅把触手伸进自己的地盘。熊团不灭,任何领主都不会与黄金团合作。

    “明白了吧。索菲娅是唯一适合执掌黄金团的人选,我们只要按股份分红就可以了”西尔维娅摇头叹道“幸好,那个家伙把黄金团交给了索菲娅,要不然黄金团会给他和我带来大麻烦……比他射杀奥斯丁布里亚特还要让我头疼的麻烦。”

    翠丝莉思索片刻,眼眸一亮,平淡地问道“这么说,索菲娅和维克多的关系好不了了?”

    “嗯,黄金团越壮大,他们的关系就越冷淡……除非,索菲娅晋升黄金阶,或者维克多成为太阳精灵,那他们又会好的如胶似漆。”

    翠丝莉偷偷翘起的唇角立刻扁了下来,浅蓝眼眸也黯淡了些。西尔维娅噗嗤一笑,扶着翠丝莉的肩膀,说道“露馅了吧?妮可的嫉妒心全是跟你学的。”

    翠丝莉横了西尔维娅一眼,撇了撇嘴,又托起下巴,呢喃道“不知道,那个家伙现在到那了?”

    西尔维娅盈盈起身,一本正经地说道“守护骑士翠丝莉,我命令你去把我的爱人接回蔷薇庄园。”

    翠丝莉虚提裙裾,屈膝施礼,清丽绝伦的脸蛋浮现出甜美的笑容。

    “如您所愿,我尊贵的主人。”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