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467章 密探的发现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纳尔森等人躬身告退,书桌对面的座位上只剩下老密探巴罗尔。★首发追书帮★

    维克多认识巴罗尔有四年多了。那时候,西尔维娅第一次想要彻底拥维克多。于是,她兴致勃勃地命令黑堡治安官设下一个局,让纳尔森杀死王后堂弟的管家,迫使维克多改变阵营,只能接受约克家族的庇护。

    实际上,维克多对鸢堡没有深刻的感情,西尔维娅做了一件无用的事情。但这件事情改变了许多人的命运,有的人因此丧生,有的人却飞黄腾达,巴罗尔就是其中的幸运儿。

    一开始,维克多并不信任巴罗尔,他只是对领主的密探感兴趣,想要从巴罗尔的身上获取相关的知识。蚁潮席卷人马丘陵,维克多率领炼金生物,坚守领地,与外界失去联系。是巴罗尔千方百计地向他传递信息,帮助他了解人马丘陵的整体局势,做出正确的应对。

    巴罗尔由此赢得了维克多的信任。接下来的时间里,他多次用实际行动证明自己的能力和忠诚,成为维克多的左膀右臂,并一手创建了兰德尔家族的密谍组织——水银。

    维克多承认巴罗尔很聪明。但是,正常人的智力水平没有明显差异,兰德尔领不缺乏聪明人。巴罗尔能够脱颖而出,除了好运之外,更重要的是他具备远超常人的求生欲和上进心。

    和野心充分发掘了巴罗尔的潜力。在兰德尔家族,他是少数几个主动接受维克多思想改造的人。他的学习热情仅次于妮可和莉莉娅。

    妮可和莉莉娅毕竟年轻,又深爱着维克多,倾慕他的才华,渴望帮助爱人开创一番事业。而巴罗尔已经年过半百,他能有这样的劲头,确实很难得。

    这些年,巴罗尔东奔西跑,为水银和黄金团的发展立下汗马功劳。他的精神还算健旺,风霜却在他的脸上留下了难以磨灭刻痕,用胭脂甲虫染过头发一丝不苟,灰白的发根透露出苍老。

    维克多审视的目光变得柔和,亲切地问道“陶德是你选中的接班人?”

    “是。”巴罗尔点点头,旋即又苦笑道“我最近接到保罗写的信,他说银白高塔的贵族子弟对他的态度突然好转。他想问问,到底发生了什么?”

    保罗是巴罗尔一手培养的小密探,也是他最青睐的弟子。维克多曾经安排两位最出色的小密探去银白高塔求学,其中就有保罗。由于银白高塔只培养贵族学者,维克多便让纳尔森勋爵夫妇收养保罗,赋予他勋爵之子的身份。

    勋爵养子身份低微,保罗在银白高塔那样的环境中,必定受尽歧视。贵族子弟对他态度转变,只有一种可能纳尔森拜图尔南斯为老师,斩杀白银骑士霍拉消息传到了银白高塔。

    巴罗尔用这种方式隐晦地指出,纳尔森勋爵的养子不能担任水银的首领。

    战熊佣兵已经成为兰德尔家族最主要的政治力量。莉莉娅掌管兰德尔领的行政和财政大权,纳尔森掌控雇佣军团和封臣护卫,琳达负责监察,巴里特领导熊团,其余的战熊佣兵间接控制2万山民。

    维克多的封臣村长早已熄了和战熊争胜的心思。治安官芒克坚决把战熊子弟踢出治安所,但也是独木难支。芒克不仅遭到众人的排挤,还和自己的妹妹闹翻。因为艾尔莎的养父母就是战熊佣兵,她现在嫁给了另一个战熊家庭的养子。

    只有妮可才能稳稳压住战熊。即便这样,蔷薇庄园都要通过联姻的方式笼络纳尔森。可见,战熊佣兵在兰德尔领的势力有多大。

    维克多微微一笑,问道“接下来,你有什么打算。”

    “水银膨胀的太快,内线成员的背景复杂,什么人都有,特别容易被其他势力渗透。我打算留在兰德尔领,为大人培养一些忠心的家族密探,取代那些不可靠的水银内线。”巴罗尔恭敬地答道。

    膨胀的何止是水银,整个兰德尔家族都在膨胀,膨胀到家族的根基不稳。

    生命层次巨大差异决定了异世界的超凡领主不同与地球君王的统治方式。光辉之主的仆人竖立了人类各阶层的意识形态,骑士领主从来都不担心凡人附庸会造反。

    同一层次的力量才需要平衡和制约,作为兰德尔家族最强大的超凡者,没有人可以动摇维克多的统治基础。

    但是,下面的人会蒙蔽执事,执事蒙蔽管事,管事蒙蔽纳尔森兄妹,纳尔森和莉莉娅蒙蔽维克多。

    一个谎言用更大的谎言去遮掩,一个错误引发一连串的错误,最终导致灾难性的后果。假如,兰德尔家族因维克多被蒙蔽而付出惨重代价,莉莉娅和纳尔森难逃惩罚。

    这就叫一手遮天。

    这就叫根基不稳。

    鸡蛋不能放在一个篮子里,领主需要听到不同声音。维克多培养见习骑士,充当游骑兵的指挥官,是在分鸡蛋。巴罗尔回归领地,训练家族密谍,是给领主增添耳目。

    维克多欣慰地赞叹道“巴罗尔,你能保持冷静的头脑,没有被水银的成就和权势迷住眼睛……非常好!”

    “你不肯回来,我也要把你叫回来。家族治下的人口超过十万,兰德尔领现在更需要水银。”维克多十指交叉,靠着椅背说道“我在领地西侧的云雀山脉建立了一个秘密庄园。家族用劝金收养了80多个3到6岁的幼童全住在那,其中有34个孩子接受过圣武士的身体重塑。我准备把那个秘密营地交给你,作为水银密探的训练营。”

    巴罗尔顿时喜出望外,他满面红光地鞠躬道“必不负大人所托。”

    维克多摆了摆手,遗憾地摇头,“可惜你的年纪大了……这时候接受圣武士的身体重塑反而会伤害自己。我特意为你准备了金葵药剂,你每年服用一支,至少能多活个7、8年。”

    “多谢大人赏赐。”

    “对了,金葵药剂的主材是葵根。它除了能够延缓衰老,还会让你变得精力充沛。”维克多上下打量巴罗尔,调侃道“你这个老光棍也该娶妻生子了……你不妨告诉我,想找什么样的女人?找几个?”

    巴罗尔怔了怔,小心翼翼地问道“大人,您都听说了?”

    “听说什么?”维克多似笑非笑地瞅着老密探,直到他尴尬不已,才做恍然大悟状“哦,我想起来……你给我的精英卫士某种‘特殊’药剂,好让酒馆女招待赚他们的钱……据巴里特说,效果还不错?”

    “精英卫士不近女色,太刺眼了……我也是为了遮掩……纯粹是为了遮掩。”巴罗尔干笑着说道。

    “无需解释。”维克多身体探前,促狭地问道“我只是奇怪,你怎么会懂这种药剂配方?你……自己经常用?”

    巴罗尔坦然承认“我确实常用那种药剂,我的那些老伙计密探个个都用……其实,我们和您的精英卫士一样,都没有生育能力。”

    维克多脸上的笑容陡然消失,眼眸变得深邃幽冷,缓缓摇头,说“巴罗尔,你不需要和我绕弯子。我要求你对我直言不讳。”

    “是。”巴罗尔抬起头,正色说道“大人,我告诉过您,我是卡尔托林家族培养的密探。这个家族的历史可以追溯到兰特帝国的初期,他们一直都是尼奥维斯特皇室的宫廷贵族。大约在43年前,卡尔托林联合另外两家宫廷贵族背叛尼奥维斯特皇室,投靠冈比斯王国。最终,引发了东部行省战争。”

    维克多点点头,接口说道“莱恩战死,三位伯爵被尼奥维斯特皇帝以背叛者的罪名处决。约克家族西迁,冈比斯向兰特帝国领割让东部三行省。”

    巴罗尔顿了顿,继续说道“无论卡尔托林家族结局如何,他们毕竟是兰特帝国早期的宫廷贵族,掌握许多不为人知的秘法。包括,秘法战士的训练秘法。”

    维克多安静聆听,未做表态。巴罗尔又说“从我记事起,我就和许多同伴在卡尔托林家族秘堡里接受训练。我们离开秘堡的前一个月,教官要求我们每人服下一瓶药剂,记录一份配方,然后带我们去了酒馆……女招待让我变成了一个男人,那年我17岁。”

    “卡尔托林家的密探都一样,不服用药剂,很淡薄,服用药剂,也没有生育能力。”巴罗尔露出回忆的神色,说道“带我执行任务的老密探声称,药剂是为了隐藏我们的身份,不近女色是为了更好的完成任务。可随着阅历的增长,我有了不同的看法。”

    “家族密探是领主的耳朵和眼睛,他必须如实汇报自己的所见所闻。男婚女嫁难免会互相影响,互相渗透,形成利益关联,从而影响密探的立场。”

    “家族密探不应该有生育能力。”

    维克多思索片刻,颌首说道“确实有道理。就好像猴子,他手下的治安士兵总能和工分制家庭扯上乱七八糟的亲戚关系。同一件事情,在不同人的嘴里有多种说法。猴子只听治安士兵的话,什么事都做不了。所以,他同时扯着‘白脖子’替治安所做事……呵呵,大家都嘲笑猴子是‘粪头’。”

    巴罗尔摇头道“主人,治安所和雇佣军是您的爪牙,监察所和水银是您的耳目。猴子再也不是水银的人了,我绝不会去见他,他也不能来找我。”

    “我喜欢有分寸的人……继续前面的话题。”维克多微笑点头。

    巴罗尔清了清嗓子,说道“直到我和精英卫士共事之后,我才意识到,卡尔托林家族可能先拿我们当秘法战士培养。可我们被淘汰了,只能培养成家族密探。”

    。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