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470章 尝试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哲学是研究自我认知,认识世界,再追求自我完善的方法。说的通俗点,就是我在这个世界上能够掌握那些权能,该如何掌握这些权能。

    异世界与地球的法则不同,但智慧人类的出发点一致,同样具有生存、繁衍和思考的本能,导致两个世界的社会结构惊人地相似,某些理论甚至共通。

    例如,光辉教会研究的心灵之力理论。

    心灵之火,主宰自身。你可以决定今天睡个懒觉、看会电视、吃点零食,或者学习知识、节食减肥、外出锻炼身体。

    心灵之触,在自身与外界互动的过程中影响彼此。你外出锻炼身体的时候,发现家门口的小河,水流湍急。于是,你决定花几个月的时间,在河边建一座水磨坊。

    心灵之光,制定规则,实现想法。你拿出一笔钱,采购材料,招募工匠,要求他们按照你的想法,在指定的地点,指定的时间内盖好水磨坊。几个月后,水磨坊竣工,你的想法实现了。

    心灵之光其实就是掌握规则之下的权能。普通人最微弱的心灵之光,无非是,你不听我的,我揍你,然后被警察抓走,关进拘留所;企业家的心灵之光,大家好好干,我们今年要上市,因为偷税漏税,企业家进了监狱;始皇帝的心灵之光,征调百万民夫,修筑万里长城,因为违背民众生存和繁衍本能需要,秦帝国二世而亡;孔圣的心灵之光,那就不得了了,照耀华国的几千年,经过儒家学子不断堆砌完善,形成无比辉煌的华夏文明,甚至向周边的小国辐射。可由于儒学之光限制了民众的思考本能,在西方解放思想,科技高速发展的近代,华国不得不另设灯塔,打破桎梏,浴血重生。

    作为一名穿越者,维克多最大的优势是来自地球世界的见识,他的心灵之光照亮兰德尔家族的发展道路,对人类王国也产生了深远影响,尤其约克家族推行他的佃户制,已经有了封地集权的雏形。人类王国由此而迸发的潜力,符合维克多抵御神秘入侵者的愿望。

    不过,这是一个有超凡存在的世界。心灵之光不仅表现在统御人心上,它同时也是个体意志干涉现实的超凡力量。

    图尔南斯的心灵完美掌控自身,让他的肉体力量成长到常人的二十倍左右,还能调动内潜,模拟兽人的嗜血、狂暴之类的天赋,他的心灵之力还可以感知危险,扭曲食人魔督军的感官和直觉。

    第一圣武士的存在证明了心灵之力的非凡之处。

    维克多眼红的不是图尔南斯的力量,而是他对世界法则的理解和运用。图尔南斯就像一个先行者,朝自己的目标摸索前行,并掌握道路之上的权能。维克多有风行射手的道路,可他的眼前一片黑暗,分不清东南西北,想要前进也没有明确的方向。

    巴罗尔谈论秘法战士和生育能力的关系给维克多提供了一条思路:既然两个世界的智慧人类有共同的本能需要,那干脆效仿地球的神学体系,自己给自己设一座灯塔,通过向上堆砌,证真验伪的方式,不断靠近异世界的本源法则,从中掌握自身的权能。

    当然,从人类本能出发的地球神学也有缺陷。它指出,繁衍本能的终极使得同级不同类的智慧生物无法共存,只能建立上下级的关系,一方的心灵之光必须照亮另一方的道路(你得听我的)。

    但是,异世界的智慧生物共存至今,有争战,有附庸,也有结盟。人类、精灵和蛮族至少平等共存了几万年。

    自设心灵灯塔最不怕的就是犯错。反正人类无法幻想不存在的事物,无论怎么折腾都是在世界法则的大屋子里蹦跶,心灵灯塔照亮多少算多少,如果走了弯路,大不了推倒了重设。

    维克多手里还握着一张底牌。

    金蟾秘形其实就是华国古代道士修炼心灵之力的完整方法,它的内视如同心灵之火,以心映景类似心灵之触,天人合一几乎等同于心灵之光。

    金蟾秘形在地球上有没有用,维克多不知道。既然图尔南斯达到了心灵之触的境界,说明异世界的法则支持心灵之力超脱肉身。这与金蟾秘形的追求不谋而合。

    维克多打算修改金蟾秘形的修炼方法,让它契合异世界的法则。在此之前,维克多必须对异世界的法则有所了解。

    这就需要借鉴地球神学体系,用x-3进行假设推演。

    首先,维克多假设有一个最高造物主。祂从混沌中苏醒,演化地、火、风、水,四大元素海,确立元素海转化虚空元素,虚空元素转化世界万物,万物以虚空元素的形态回归元素海的第一条世界法则——元素循环。

    元素海转化的虚空元素在下降的过程中,又交织在一起。虚空元素即将演变成第二个元素海,与第一个元素海进行循环。造物主不喜欢这样的世界,祂把虚空元素变成四种稳定的世界元素——大地、火焰、空气和水流,分别代表物质、能量、空间和时间。

    这是第二法则:现实世界元素稳定。

    光有这些还不够,造物主开始改造世界,祂的意志分裂成许多部分,各自完成自己的工作。由于现实世界元素稳定的法则,造物主的意识体结合四大元素,变成了许多原初神灵。祂们是造物主的化身,具备心灵之光调动元素海改造世界的莫大威能。

    第三条法则:原初神灵的心灵之光改造世界。

    原初神灵秉承造物主丰富世界形态的意志,各有各的喜好。有一个原初生命特别喜欢沼泽环境,祂被古代炼金师称为黑泽之王。还有一个原初生命喜欢土壤和岩石,祂是炼金人类意志侧中的大地之母。

    大地之母创造出一片平原,前脚刚离开,黑泽之王就跑过来把平原变成了沼泽。每个原初生命都争着改造世界。祂们效仿造物主,开始制造原初生命,作为自己的帮手。黑泽之王的远古蛇蜥出现了,大地之母创造了山岳巨人。

    帮手多了,碰面的机会也多了,争斗不可避免。巨人杀远古蛇蜥,远古蛇蜥杀巨人。为了应对原初生命之间的争斗,黑泽之王继续创造新的生命,用来保护远古蛇蜥。沼泽巨蜥诞生了。

    然而这是个死循环,生命越多,战争越激烈。原初生命繁衍众多后代,祂们的力量分散在血脉中。

    远古蛇蜥生育九头蛇蜥,沼泽巨蜥进化成各式各样的沼泽生物。这些生物具有两个最重要的本能:生存和繁衍。其中的一部分产生了智慧,进化成蜥蜴人。

    体型庞大、力量超凡的九头蛇蜥有能力挖掘水道,改变地貌。蜥蜴人离不开沼泽环境,它们想要生存、繁衍、壮大,必须协助九头蛇蜥扩张沼泽面积。

    如果沼泽生物持续繁衍壮大,打败所有的竞争对手,整个世界都将被沼泽生物改造成黑泽之王的沼泽神国。但是,喜欢河流湖泊的原初生命创造出凶猛的水生生物抵御九头蛇蜥,比如水蜥巨兽、利齿虎斑鱼、河滩鱼人等等。

    现实世界变得丰富多彩,呈现稳定的多样性,代表世界法则趋于稳固多样。此时,最高造物变成了一个泛意识体,祂持续改造世界,制定现实世界的法则。黑泽之王同样是沼泽生物的泛意识体,祂的心灵之光照亮沼泽生物的发展道路。

    最高造物主通过创造世界、改造世界、稳定世界完善自身法则。祂赋予原初神灵调动元素海,改造世界的心灵之光。原初神灵赋予巨兽后裔调动虚空元素,稳定世界的心灵之光。远古巨兽赋予血脉子嗣生存、繁衍、争斗进化、适应进化的心灵之光。

    生物意识的总量越大,造物主掌握的法则权能越多。祂的意识海调动元素海,把混沌转化为自身的一部分。

    世界在向外膨胀。

    智慧生物繁衍发展的终极,是把世界改造成适合自己的形态。世界形态走向单一,意味着造物主某个化身的泛意识体将取得最高权限。同时,造物主掌握的法则变少,世界停滞不前,逐渐走向混沌的终点。

    因此,最高造物主的泛意识有一个维护世界多样平衡的修正机制。当某个种族威胁到世界平衡,它将遭到其他物种的强烈抵抗。这就意味着,任何一种生物都有危机进化的潜能,可以让它们跑的更快、感知更敏锐、力量更强、更聪明……甚至突然拥有某种超凡天赋。

    以其说突然拥有,不如说觉醒。因为往上追溯生物的繁衍,可以看到远古巨兽和原初神灵。

    繁衍,或者说血脉藏着神灵的秘密。

    维克多假设的这个造物主模型还有许多不足之处。那些拥有自我意识的邪神就不符合泛意识神灵的设定。但它解释了心灵之光干涉现实的超凡现象。

    首先,生物的心灵之力与造物主的心灵之力没有本质区别,同样具有调动元素改变现实的想象力特质。光辉之主的圣力池正是模仿造物主的意识海,通过收集人类信徒的心灵之力,掌握调动虚空元素,改变现实的权限。

    其次,生物个体的形态稳定。普通人类不能通过想象力把自己变成半人马、食人魔之类的物种。但生物个体具有始祖神灵赋予的血脉潜能,月精灵可以控风、豺狼人可以嗜血、食人魔会狂暴……但并不是每个生物都能掌握血脉天赋。

    现实中,只有少数食人魔具备狂暴天赋和敏锐的危险直觉。它们无一例外都是心灵强大的个体。

    如果把生物个体看成个体世界,那它本身就是现实世界法则的集合体。它的心灵之力相当于个体世界的主宰。心灵之力越强大,主宰自身法则的权限就越高,挖掘的血脉潜能就越多。

    问题在于,该如何强化自己的心灵之力?

    维克多已经找到答案了——危机进化。

    有两种情况会触发危机进化机制,死亡和灭绝。

    灭绝对应繁衍。维克多猜测,昆虫个体的心灵之力极其微弱,它们繁衍能力特别强大。如果昆虫出现灭绝危机,特殊个体能够凝聚群体的心灵之力,呈现出异化状态,变成没有繁衍能力,但体型庞大、汲取其他生物血脉的异化生物。异化体死亡后,它的血肉会污染别的生物,逐渐演化出新物种。

    另外,秘法战士通过锁死自己的繁衍本能,解放更多的心灵之力,调动其他方面的血脉潜能。

    当然,维克多绝不会选择这条路。

    孤独一生,还要力量干嘛?

    死亡对应个体世界毁灭,心灵主宰感到恐怖。骑士的生死试炼能够最大程度地激发血脉和元素海共鸣。纳尔森在生死战斗中,刺激心灵之力不断壮大。维克多对此有也切身体会,他就是在面对凶暴豺狼人的时候,激发了风行天赋。

    但是,生死试炼的风险很大,死了可就真的死了。这种极端的心灵之力修炼方法,不具备可持续性。

    金蟾秘形可以解决这个问题,实际上,金蟾秘形的生命潜藏就是模拟生死寂灭的心灵状态。

    维克多修炼金蟾秘形,觉醒了月精灵的盲感天赋。他得到剑圣德拉文遗留下来的卷轴,掌握虚空风元素,开创苍蓝之刃。他在幽暗森林修复炼金塔的法则水晶,自身与虚空水元素交互,无意中进入金蟾秘形的内视,得到激活天赋。

    从此之后,维克多修炼金蟾秘形再没能获得新的血脉天赋。

    关于这一点,维克多隐约知道问题出在那……他有点排斥精灵血脉,内心不想变成一个异族。

    但今天,他决定验证自己的假设。

    维克多离开书房,带着四个炼金民兵,穿过走廊,沿着螺旋楼梯,爬上城堡塔楼的顶部。

    “守在这。不要让任何人打扰我。”维克多向雷诺吩咐了一句,独自一人走进阁楼。

    逼仄的阁楼内静谧而昏暗,维克多推开两扇相对的窗户,空气伴着阳光涌入房间,在他的耳畔呼呼作响。

    维克多面对镜子,映出一个身材修长匀称,五官精致宛如艺术品的俊美少年。他头发乌黑光亮衬托肤色白皙如玉,耳朵略尖,细长的眉毛笔直如剑,一黝黑深邃的眼眸氤氲生辉,显得柔美又神秘。

    “挺好看的……”

    维克多颇为自恋地对着镜子摆动了几下身体,深深吸了口气,看着镜中的自己,低语道:

    “其实当个精灵也不错,至少颜值比大多数白银女骑士还要高……首先是用x-3 暗示自己是一个具备风语天赋的高等月精灵,然后用月精灵的形态作为观想对象,x-3同步记录金蟾秘形的自我调整……让我看看,金蟾秘形的修炼方法会发生怎样的变化?”

    做好所有的准备工作,维克多侧躺在床上,摆出婴儿蜷曲在母体内的姿势,阖上双眼,观想自己是高等月精灵,主体意识渐渐进入无思无想,无欲无求的生命潜藏状态,呼吸和心跳同步,时断时续,若有若无,代表生命的萌发和寂灭。

    微风随着他的心跳,时而环绕身体,时而消散无痕。

    不知过了多久,维克多的主体意识从黑暗中苏醒。观察的能力首先变得清晰,他以居高临下的姿态审视自己,仿佛高高在上的神灵观察一个世界。

    维克多“看”到满眼翠绿,翠绿中有一道黯淡鲜红。翠绿之外是深绿、靛蓝、褐黄和金色,四种光辉。深绿光辉不断融入翠绿;褐黄光辉依附在翠绿的表面,不增不减;金色光辉吸收翠绿,保持光芒不灭;每当金色光辉闪烁的时候,翠绿外面的靛蓝光辉都会随之变化。

    他明悟到,翠绿是月精灵血脉,鲜红是他的人类血脉。四种光辉分别代表四大元素,虚空水元素自动涌入体内,壮大月精灵血脉;懒惰坚固的土元素像世界的外壳,维系身体的稳定结构;代表魂火的金色光辉从翠绿中汲取能量,控制靛蓝的虚空风元素。

    维克多这才发觉自己可以“思考”了。他试着让翠绿流动起来,只见金色魂火越来越亮,汲取翠绿的速度也在加快,魂火熊熊燃烧,翠绿终于开始流动。他惊讶地发现,黄褐色光芒也随之变强,以维持平衡稳固的形态。但是,深绿光辉融入翠绿的速度有些跟不上魂火的消耗,而那道鲜红变得越发黯淡……

    这是全新的涌动天赋!

    维克多停住涌动,一切又恢复了平衡。他继续观察了一阵,尝试感知外界。于是,他向上攀升,“看”到自己卧在床榻上。身体周围的景象清晰,直径两米之外就很模糊。

    这是盲感天赋!它能不能加强?

    维克多用力“睁”大眼睛,阁楼内的景象慢慢变得历历在目。他突发其想,“我能不能看阁楼外面的景色?”

    先是窗台,然后顺着塔楼的石壁向下蔓延,维克多甚至能“看”到填充青砖缝隙的灰浆。

    “我干嘛要爬?我现在又不是实体……我可以飞!”

    景色瞬间发生变化,维克多“看”到城堡下方的马厩,身穿粗亚麻短袍的马夫正用耙子清理马粪;下一刻,他出现在不远处的树梢上,观察树洞里的松鼠一家;接着又来到庭院的井边,“看”到女佣打水,浆洗衣服。

    这是一种很奇妙的状态,看不到阳光,闻不到气味,听不到声音,却能清晰地观察直径30米之内的景色,30米之外则一片模糊。但景象切换的速度非常快,简直就像驭风飞行。

    是风在向我传递信息!这是高等月精灵的最终天赋——风语!

    维克多没有激动,他已变成了欢快、自由的风,调皮地想要卷起女佣的裙摆,可惜没有成功,他的力量太微弱。他掠过井边,飞向迅鸟兽拦,碰见一只吸血牛氓,便把它从迅鸟的脖子上卷走。

    可怜的牛氓在维克多的“环抱”里翻着跟头,拼命地扇动翅膀却无济于事,最后被带上树杈的鸟巢,直接落入向父母求食的雏鸟大张着的嘴巴里。

    “不用谢我……”

    维克多呜咽着拂过树叶,飞向远方。正当他玩得开心的时候,突然感到心慌。他本能的知道:

    x-3在示警,请求停止金蟾秘形,否则x-3将不复存在!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