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476章 焦头烂额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野柳城对兰德尔家族有多重要?

    兰德尔领地处人类王国的西南边陲,糟糕的地理位置使得兰德尔领特别容易被边缘化。★看★最★新★章★节★百★度★搜★追★书★帮★如果没有蚁人的存在,维克多宁愿关起门来,埋头发展,图个逍遥自在。既然兰德尔领成了抵御蚁人的前线,维克多就需要补充人口、物资和技术,尽快壮大兰德尔领的实力。地形狭长的布里亚特领正是维克多与外界沟通的最好桥梁。

    兰德尔家族80以上的贸易活动都是在野柳城发生的。兰德尔家族吸收的流民也是经过布里亚特家族的引导,有序流入兰德尔领。为了确保家族贸易口岸和吸纳人口政策的长期稳定性,维克多占据了野柳城七分之一的商铺。

    商铺的比重决定了各家族在野柳城市场上的话语权。

    维克多出于黄金团战略的考虑,决定盘活千里之外的渡鸦镇贸易。他推动人马丘陵组建统采统购的双头蜥商会。但渡鸦镇距离兰德尔领太远,兰德尔家族的大宗商品主要还是通过野柳城市场向外兜售。

    按道理来说,兰德尔家族的商品现在要卖给双头蜥商会,维克多在野柳城的商铺显得不太重要了。可实际上,他手里还有云雀山脉和大沼泽的物资。这些货物必须经过野柳城的商铺,卖给自由民商人,流向各大城镇的黑市,最终实现黄金团的东进战略。

    兰德尔家族失去野柳城市场的话语权,意味着失去对自由民商人的控制。他们完全可以从其他家族的商铺购买商品,进行转运倒卖。黄金团的东进战略将彻底崩盘。

    布里亚特家族打算扩建野柳城市场,维克多提前就和朱蒂打了招呼,要求拿下七分之一的新商铺,保证兰德尔家族在野柳城的商铺比重不变。

    如今的野柳城交通便利、贸易发达、物资丰沛、人口稠密。布里亚特家族依靠野柳城的商贸,坐地分肥,赚的盆满钵满。布里亚特家能有现在的局面,维克多不敢说全是自己的功劳,他也是主要的幕后推手。

    吉莉安突然说,野柳城新市场的商铺没有兰德尔家族的份额。维克多听了之后,既惊又怒且疑。

    布里亚特家发生父族和母族争权的变故,朱蒂为什么不通告我?

    维克多首先怀疑自己遭到朱蒂的背叛,接着又猜测朱蒂可能受人挟持,身不由己。

    送走吉莉安,维克多回到平湖镇的当晚,立刻召回专门负责野柳城商铺和黑帮的老约翰,询问野柳城的状况。老约翰却表示,野柳城风平浪静,没有任何异常。

    维克多还是不放心,第二天夜里,他调遣一支500人的雇佣军大队,抵近兰德尔和布里亚特领的边境岗哨,自己则带着30名亲卫,秘密造访朱蒂的父亲——金溪镇领主,马修布里亚特男爵。

    男爵对于维克多的突然造访,表现的十分热情,拐弯抹角说了半天,就是希望维克多能劝朱蒂夫人回心转意,不要信任外人如何如何。

    维克多算是明白了,一切都如他所预料的那样,马修男爵在布里亚特家的势力坐大,朱蒂母子开始考虑平衡的问题,提拔普里莫的堂叔担任领地治安官,以限制母族的权力。尽管马修男爵再三强调朱蒂受人蛊惑,但他否认朱蒂母子失去自由。

    维克多未明确表态,只是邀请朱蒂到银月庄园做客。

    两天后,朱蒂夫人欣然赴约。在维克多的逼问下,她哭哭啼啼地说出了事情的原委。

    原来,马修男爵最近的吃相太难看,被人抓到了把柄。小普里莫趁着舅舅詹姆士率领家族士兵,参加鱼人战争的空隙,当着朱蒂的面,拿出账簿,公然指责外公一家侵吞野柳城的财税收入,并要求让他的堂叔担任野柳城的治安官。

    马修男爵贪墨主君财富的证据确凿,朱蒂无话可说,只得命令父母离开野柳城,回到金溪镇。

    朱蒂告诉维克多,她夹在儿子和父母中间感到左右为难,借这个机会,敲打一下马修男爵也好。但这毕竟是布里亚特家族的丑闻,没有必要四处宣扬。

    至于野柳城扩建的新商铺,朱蒂明确表示,她绝对维护兰德尔家族的利益,最好的商铺都给维克多留着。

    事情真的这样简单吗?

    维克多相信朱蒂没有撒谎,她没有欺骗维克多的能力。契布曼伯爵也没有撒谎,他没有必要和维克多开这种玩笑。

    那契布曼伯爵让吉莉安传话的目的是什么?他为什么说,野柳城的新市场没有兰德尔家族的商铺?

    契布曼伯爵的地位和朱蒂有天壤之别,他知道的事情,朱蒂不一定知情,即便是野柳城的内部事务。

    布里亚特家的两派势力积怨已久,相互倾轧看似顺理成章,但没有外部势力的推动,野柳城的平衡不会轻易发生变化。既然朱蒂和马修男爵都被蒙在鼓里,说明普里莫的父族抱了一条很粗的大腿。

    在冈比斯王国,能够让契布曼伯爵忌惮的势力只有王室和几位公爵。王室首先可以排除,契布曼伯爵和鸢堡走的很近。约克公爵和威灵顿公爵在野柳城有产业,他们同样不希望有外来者分享野柳城商业红利。那就只剩下尼姆公爵和乔舒亚公爵了,他们中的任何一家把触角伸进野柳城都会引起契布曼伯爵的警觉。因为野柳城距离铜城太近。那是契布曼伯爵渴望得到的领地。

    问题在于,尼姆公爵或乔舒亚公爵想要插足野柳城的贸易,为什么不先和平湖镇打招呼?

    事情已经很清楚了,他们瞒着朱蒂夫人,暗中支持普里莫的父族出面争权就是针对维克多的一次试探。如果维克多不能采取有效措施,朱蒂肯定会被赶出布里亚特家族。

    然而,维克多现在没有精力处理野柳城的事情。他们出手的时间点刚好卡在鱼人战争的开端。

    人马丘陵的鱼人战争开始了。兰德尔家族的雇佣士兵在战场上的表现只能用惨不忍睹来形容!

    焦头烂额的维克多什么都没说,他送走朱蒂,直接赶往雇佣军团的主战场。

    火之季的一月,天气渐渐炎热。灼热的阳光烘烤大地,金水河的水位下降,露出大片被晒干的滩涂。数百只鱼人在滩涂上抢食同类的尸体,空气中弥漫着浓浓的血腥味。

    滩涂的另一边,兰德尔家的工匠用拒马和箭塔围出一片安全区。百夫长阿尔达正在安全区内,朝一群左臂绑着黑布条的雇佣士兵大声咆哮

    “我身上的装备和你们一样,硬皮甲,鱼人没有!盾牌,鱼人没有!头盔,鱼人没有!单手精铁矛,鱼人没有!战靴,硬皮手甲,硬皮腿铠……这些,鱼人都没有!它们只有一身挡不住精铁矛的鳞片,只有一嘴咬不动硬皮甲的牙齿,还有可笑的脑子和矮小的身材!一个战士同时对付3只鱼人不会比宰杀3条大鱼更困难。”

    阿尔达指着箭塔喊道“看到没有……这是箭塔。我们要做的事情很简单,到滩涂上宰杀鱼人,然后退回到箭塔的射程之内休息,再宰杀鱼人,再退回来休息……是不是很简单?这么简单的事情,还有人做不好!还是有人临阵退缩,害死自己的兄弟!”

    百夫长两眼通红,面目狰狞地怒吼道“我说的就是你们这群‘黑带子’!你们就像粪坑里的蛆虫一样软弱,就像牛屁股上的脓疮一样恶心……呸!”

    阿尔达朝地上吐了口唾沫,杀气腾腾地在逃兵面前来回踱着步子,冷笑道“知道我为什么要挑你们加入我的队伍吗?因为杀你们比杀鱼人还要简单!如果你们敢逃跑,我会像宰兔子一样,从后面把你们都宰掉,然后我的中队就可以退回去休整!”

    阿尔达择人欲噬的目光让“黑带子”们脸色发白,簌簌发抖。

    “幸好你们遇到了仁慈的兰德尔主人。即便你们被我宰了,主人也会保留你们的名誉,让你们葬入家族墓地,给予你们的家人十亩的封田!要我说,你们这些懦夫根本就不配享有这样的待遇!”

    阿尔达从身旁拽出一位胳膊绑着红带子的士兵,大吼道“他,昨天还和你们一样,绑着黑带子,今天,他已经换上了红带子!”

    “士兵,告诉这群杂碎,你是怎么摘下黑带子的?”

    “听从号令,黑带子先冲上杀鱼人,最后退回来,只要不出卖战友,就能摘下黑带子!”士兵挺起胸膛,大声回答。他顿了顿,又笑道“被鱼人杀了,也能摘下黑带子。”

    “说得没错!不管你是死是活,只要勇敢就能摘下黑带子。”阿尔达大笑,拍打士兵的肩膀,喊道“勇士,告诉这群可怜虫,你是怎么佩上红带子的?”

    “我昨天杀了6只鱼人,军团长亲自为我绑上红带子,还赏了我1枚银索尔!”士兵骄傲地说道。

    “听到没有?宰5条鱼,再活下来就有资格佩上红带子!每宰一条鱼就能得到5个铜索尔的赏钱!河滩上到处都是铜索尔,就等着大家去捡!”

    “黑带子”中的一些人眼睛开始放光,表现的跃跃欲试。

    阿尔达的声音变得嘶哑,他解下水囊,仰头猛灌几口,抹了抹嘴,低声骂道道“向这群白痴喊话比杀鱼人还累。”他顿了顿,又继续喊道“勇敢的人解下黑带子,勇敢智慧的人佩上红带子。什么叫智慧?相信你的战友,保护你的战友,依靠你的战友,把学到的东西都用出来!听明白了吗?”

    “听明白了!”

    “出发!”

    阿尔达戴上头盔,捡起盾牌和单手戟,率领90名士兵越过安全线,走向滩涂阵地。另外两支准备就绪的百人队也跟了出来。所有的“黑带子”组成作战阵型,顶在队伍的最前面。

    滩涂上的鱼人见到入侵者,便吱哇乱叫地冲了过来。双方撞在一起,相互厮杀,鱼人的鲜血很快就染红了河滩。随着雇佣士兵的挺近,河里冒出更多的鱼人,战斗变得焦灼,充当突击队的“黑带子”开始出现死伤,那些转身逃跑的人无一例外地被三个百夫长和他们的卫兵无情斩杀。

    营地的箭塔上,纳尔森双持两把精金战斧,望着下方的战斗,快意地笑道“看到那些‘黑带子’被杀,我心里就舒服!害死战友的懦夫死光了才好!”

    “比十天前好多了。”

    身穿精金铠甲的妮可将目光转向身边的维克多一眼,抿嘴笑道“亲爱的,还是你有办法。”

    雇佣士兵的力量、智力、装备、武技、组织性都比鱼人强出一截,但新兵的胆怯无能也出人意料。

    鱼人不会跑出滩涂的范围,鱼人战争也不以剿灭鱼人族群为目的。人类军队完全掌控战斗的烈度和频率,按道理来说,500名雇佣士兵足以控制一片河滩,吊着鱼人打。实际状况却是,雇佣士兵看到密密麻麻的鱼人从河里扑上岸,当场就崩溃了。他们甚至连怎么逃跑都不会。相互推搡,挤作一团的逃兵又怎么可能跑得过河滩鱼人?

    鱼人向来都是越胜越疯,越疯越多,一支满编500人的大队死了小半,百夫长以上的军官和炼金辅兵全部阵亡。妮可和纳尔森不得不亲自出手,把追击的鱼人给杀散了。

    雇佣军的规矩临阵脱逃,按罪当斩!

    怎么斩?真要斩,500人的大队都得死,3000多人的雇佣军立刻完蛋。不斩……更完蛋!

    维克多赶到河滩阵地的第一件事,就是把逃兵拎出来,绑上黑布带,编入其他百人中队,强迫他们充当炮灰。雇佣军团经历了几场恶战,逃兵死的也差不多了,活下来的人都发生了转变。

    开战十天,雇佣军团死伤400余人,其中有200多人是被军官斩杀的逃兵。这个数字相当惊人,但放在每一场战斗中,又显得微不足道。到了第十天,雇佣军团的军心士气总算稳住了,作战效能得到极大的提高,每天的死伤数量也控制在十几人之内。

    维克多射死了800米外的一只凶暴鱼人,放下长弓说道“这场鱼人战争至少要持续5、6年……到目前为止,抚恤雇佣军团的牺牲者,已经耗费掉我4000多金索尔的和近4000亩的封田。”

    纳尔森低下脑袋,嘀咕道“要我说,那些逃兵就不配享有抚恤……”

    “抚恤!当然要抚恤……封田还是我的地,抚恤金还是会流入家族的宝库,雇佣军团却不再是以前的那支雇佣军了。”维克多看着奋勇杀敌的雇佣士兵,笑道“把所有的雇佣士兵都拉过来,让他们轮番上阵。”

    妮可心中一动,柔声问道“亲爱的,你要走了吗?”

    “嗯。”维克多点头说道“昨天晚上,平湖镇教堂的戴恩牧师派人把野柳城驻守神父的信函拿给我看,我已经知道,是尼姆公爵和乔舒亚公爵联手暗算我们兰德尔家族……我准备去一趟蔷薇庄园,和西尔维娅谈谈这件事。”

    妮可忧心忡忡地说道“夫人不提醒你,肯定有她为难的地方……”

    正说着,独眼龙格鲁登上箭塔,向维克多和妮可行礼,气喘吁吁地说道“大人,戴恩牧师派人传讯,米勒老爷听说了‘黑带子’的事情,要来找你算账……戴恩牧师拦不住米勒,他让你自己想办法。”

    纳尔森脸色大变,赶紧说道“大人,千万不能让米勒神父跑过来啊!”

    维克多干笑两声,转头对妮可说道“我先回去了……你们该怎么做,还是怎么做!反正那些人都是战死的封臣士兵。”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