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479章 女王的手段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乔舒亚和尼姆家族的历史可以追溯到兰特帝国的早期。他们的先祖跟随奥古斯特家族在布利诺尔三岔河流域开疆拓土,共同创建了冈比斯王国。这两个家族历经千年不倒,底蕴之厚重超乎常人的想象。

    兰德尔家族有多少年的历史?到今年风之季的四月,维克多穿越才满六年。严格算起来,兰德尔家族的历史五年未满,比起拥有千年底蕴的公爵家族,简直就是一个新生儿。

    人类的社会性决定了金字塔状的社会结构。就好像一群古猿,个体无法生存,必须依赖族群的力量繁衍生息。假如族群成员一个要往东,一个要往西,那族群就不存在了。这时候,最强壮的古猿会用暴力让其他成员屈服。随着古猿族群的壮大,古猿首领的个体暴力不足以维持族群的完整,首领需要帮手。族群中出现了上、中、下阶层。古猿族群演化成人类王国,阶层暴力统治将导致“王侯将相宁有种乎”的内斗。人类王国还需要阶层思想统治。

    暴力、阶层和思想都是人类王国的统治工具,并形成政治游戏规则。

    如果维克多的武装力量强大到无可匹敌,那他一定自己制定游戏规则。但维克多深知兰德尔家族弱的可怜。

    底蕴浅薄的兰德尔家族缺少可靠的中间阶层。兰德尔领号称十万民众,事实上,十万人口的一半都在菲妮克丝男爵领修建要塞和港口,他们由约克家族的封臣进行管理。兰德尔家族控制不了如此庞大的人口。

    看看维克多提拔的中间阶层都是些什么人?战熊佣兵、农夫、流民首领、自由民商贩……再看看实力公爵家族的中间阶层……天生点燃心灵之火的骑士。

    骑士指挥官和佣兵指挥官能一样吗?

    维克多已经开始培养自己的小骑士,但这需要时间。现在乃至将来,他都得依赖并尊重人类王国的政治游戏规则。

    在金字塔状的社会结构中,没有上级跪舔下级的道理。公爵当然不用看子爵的脸色。

    以往,奥古斯特家族和神灵骑士进行政治对抗。维克多充当双方沟通的桥梁,王国的大领主都对他客客气气的。如今,约克和奥古斯特联姻,维克多的政治光环自然就消失了。尼姆公爵和乔舒亚公爵有什么事情可以直接联系金水城,没有必要再和兰德尔子爵打招呼。这叫政治对等原则。

    维克多迅速调整心态,自嘲地说道:“在巨龙的身前站久了,我还以为自己是巨龙。”

    “很有智慧的话,可我并不喜欢。”

    西尔维娅轻轻推了维克多一把,娇嗔道:“你本来就是巨龙的一份子。”

    “那你为什么要瞒着我?他们给了你什么好处?”维克多语气冷淡地问道。

    无论尼姆公爵和乔舒亚公爵有什么样的企图,他们按规矩办事,维克多无话可说。但蔷薇庄园瞒着他,就有些过份了。

    看着维克多冷峻的面容,西尔维娅心里是又爱又恨。

    作为一名女性神灵骑士,西尔维娅找不到比维克多更好的伴侣。她给维克多最大的自由,生怕他背离月精灵的血脉天性。维克多在外面找了一堆情人,西尔维娅也忍了。目前看来,自由放任的培养策略起到了效果。

    作为一个大势力的首脑,西尔维娅最讨厌的就是外围领主阳奉阴违。当初,约克家族的外围小领主仗着神灵骑士的名声,在外面横行霸道,惹了麻烦又要约克家族出面善后。西尔维娅把他们统统赶走,一个不留。兰德尔子爵才华横溢,比那些白痴强了无数倍,可他的政治嗅觉过于迟钝,还总喜欢先斩后奏,破坏性也比那些白痴强了无数倍。

    管他吧,又怕扼杀他的才华,不管吧,他的杀伤力实在是太惊人。

    西尔维娅有时候想起维克多干得一些事情,就恨得牙痒痒。

    维克多为了一点小事就悍然射杀王国的白银骑士奥斯丁。死掉的大骑士和活着的大骑士,孰轻孰重?维克多只要展示自己的风行天赋,奥斯丁当时就会投降。野柳城现在怎样,还会怎样,约克家族却能收获年幼的普里莫。

    射杀王国白银骑士的问题才解决,维克多又偷偷摸摸地弄出了个黄金团。西尔维娅只得重新调整家族策略。

    你好些事情都瞒着我,现在还有脸怪我不通知你?不行,必须敲打敲打这个家伙……西尔维娅垂下眼帘,温柔地笑道:“半个月前,培罗主教把兰德尔领大教堂的设计方案拿给我看。他对兰德尔子爵的才华和慷慨赞不绝口,开玩笑说,等兰德尔大教堂建好后,他都想搬过去……我仅是想想兰德尔大教堂的模样,都为它的庄严奢华而感到震撼。”

    “亲爱的,兰德尔大教堂一定花了你不少钱吧?”西尔维娅扬起绝美的脸庞,含情脉脉地说道。

    爱侣的笑容甜美如蜜,维克多却汗毛直竖,干巴巴地笑道:“没有多少钱……五十年的工期,平均每年也就4、5千金索尔的费用。”

    西尔维娅点点头,轻声说道:“的确没花多少钱……大教堂的政治意义非同小可。亲爱的兰德尔子爵,您的志向可真让人钦佩。不愧是我的男人,以后,王都大教堂都要被兰德尔教堂压过一头,更何况我的金水城大教堂。”

    维克多硬着头皮说道:“宝贝,兰德尔家族底蕴浅薄,我建大教堂主要是为了吸引教会收藏编撰的典籍。另一方面,兰德尔领有大教堂才会有修道院……你看,我每年都要在野柳城采购一些药材,配置药剂。如果兰德尔领有自己的修道院,那些僧侣就会把修道院种植的草药卖给我,还会向农夫传授水果嫁接技术……”

    “我也想修一个大教堂。”

    西尔维娅楚楚可怜地望着维克多。

    维克多沉默了几秒,他承认自己在这件事情没有顾及约克家族的感受,违背了基本的政治规则。

    “好!我替金水城设计一个更大更漂亮的教堂,工期30年,兰德尔家族每年向金水城教堂捐赠1500金索尔,作为修建新教堂的费用。”维克多并非拖泥带水的人,痛快地应允道。

    “亲爱的,你对我真好!”

    西尔维娅转嗔喜,献上香吻,转而说道:“尼姆家族和乔舒亚家族分别送来5万金索尔礼金,祝贺约克家族出了一位王后。”

    维克多挑起细长的眉毛,质问道:“为了十万金索尔,你就眼睁睁地看着他们设局,把朱蒂赶出布里亚特家族?”

    西尔维娅未做回应,维克多又说道:“朱蒂和我的私人关系暂且不提,你应该知道野柳城商铺的价值。兰德尔家族的商铺越多,我在野柳城市场的话语权就越重。我可以决定黄金团的黑商在那家商铺采购货物,我失去市场上的话语权,等于失去对黄金团黑商的控制。”

    “亲爱的,我正在整合冈比斯的黄金团……”维克多将自己的计划原原本本地说了出来,最后诚恳地说道:“索菲娅整合北方的商道至少需要5年的时间。这5年,我可以把四十万金索尔的咖啡卖到纳维尔、苏斯和博瑞王国。你帮我保住朱蒂,我分你一半的利润,绝对不止10万金索尔。”

    西尔维娅深深地看了维克多一眼,摇头失笑道:“真有你的,居然用这种方法和索菲娅争夺黄金团的控制权。你就不怕她和你翻脸?哦,对了,你确实不用担心,兰德尔子爵必然是黄金血脉。”

    “你同意了?”维克多盯着西尔维娅问道。

    西尔维娅叹了口气,侧头笑道:“陪我走走。”

    银月西垂,东方的天空泛起了鱼肚白。西尔维娅挽着维克多胳膊,在草坪上散步,开衩睡裙的裙摆下,两条修长圆润的美腿时隐时现,雪玉玲珑的纤足沾着晨露,显得分外晶莹。

    “冈比斯的两座港口分别建在契布曼领和妮可的领地。王室、乔舒亚家族、尼姆家族、威灵顿家族都需要一个靠近港口的落脚点,用来储备物资,转运士兵和领民,收集情报……没有比野柳城更好的选择了。”

    “这是一笔何等惊人的财富?”

    “王国不能用粗暴的武力或政治手段强迫布里亚特家族乖乖听话。可如果他们要行使领主权利,提高商铺和仓库的租金,征收高额的交易税,也是大家所不能接受的。”西尔维娅微微一笑,说道:“如你所言,商铺的比重决定了野柳城市场的话语权。但对于依靠自由贸易的布里亚特家族来说,市场的话语权能够左右他们的决定。所有的商铺都抵制布里亚特家族的新政策,他们就推行不下去。”

    “野柳城扩建新的市场。四大公爵和四大王侯已经决定重新分配野柳城的商铺。你和契布曼家族都在削减的范围之内。”

    “谁让你们靠港口那么近?实力又弱……契布曼伯爵不甘心,他在利用你。”西尔维娅轻笑道:“大家都认为你是约克家族的一份子,事实也的确如此。我不想拿走你现有的商铺,可各大势力不容许约克家族占据最大的商铺比重。所以,新商铺就没你的份喽。”

    维克多想了想,颌首道:“既然如此,没有就没有……你保住朱蒂的地位总可以吧?”

    “亲爱的,我们别无选择。”

    西尔维娅摇头道:“小家族想要往上爬,得依靠大家族的血脉。他们发展到一定程度,大家族会给他们血脉高贵的子嗣吗?这时候,他们必须自己想办法培养高贵血脉。方法很简单,让自然觉醒的女见习骑士孕育家族的后代。布里亚特家族坚持采用这个方法长达两百多年……所以,布里亚特子爵迎娶朱蒂。普里莫就是布里亚特家族辛辛苦苦培养的后代,大概率会晋升白银骑士。而朱蒂孕育了白银骑士的后代,身体受到了损伤,骑士之路已经断绝,只能依靠精力药水勉强晋升初阶骑士。小家族的女见习骑士先给高阶骑士生孩子,再改嫁几乎是必然的结局……朱蒂的运气算好的,她至少是布里亚特子爵夫人。”

    西尔维娅停下脚步,转过身,凝视着维克多的眼睛,问道:“大骑士性格强势。如果普里莫成就白银阶,执掌布里亚特家族,又有你做靠山,他会怎样做?你会怎样做?你们会怎样做?”

    三个问题让维克多无言以对。

    西尔维娅淡淡地说道:“我们把朱蒂赶走,断了布里亚特家族和你的亲密关系,得到一个稳定的野柳城。我允许朱蒂使用黄金药剂,这样,你就能得到一个美貌温柔的资深女骑士。亲爱的,你觉得如何?”

    “那黄金团就这样算了?”维克多不甘心地问道。

    “黄金团和约克家族的关系一旦暴露……你知道后果。”

    西尔维娅坚定地说道:“东部的黄金团让索菲娅去头疼……我只要亚瑞特的药材。事实上,除了黄金团,还有更重要的事情等着我们去做。”

    “你的岩砖!”

    西尔维娅再次迈动长腿,牵着维克多的手,边走边说:“岩砖比黄金团更珍贵。但我们不能独吞岩砖,也不可能独吞。关键在于如何把岩砖的技术卖个好价钱……单靠我的力量,人马丘陵无法承受来自四面八方的压力。如果冈比斯王国都和我们站在一起,那就要另当别论了……王国内部的分歧,可以慢慢谈,王国团结对外,人马丘陵能用岩砖换来什么?”

    维克多兴趣缺缺地说道:“能换的太多了……金币、物资、秘方、血脉优秀的小骑士。”

    “吾爱,我相信,这些你都能给我。”

    西尔维娅搂着维克多的脖颈,红唇凑到他的耳畔,气息芬芳如兰:

    “金索尔和银索尔的铸造权怎么样?”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