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491章 纳维尔的麻烦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在所有的王都大教堂中,纳维尔王城的克格斯顿大教堂是最矮的一座,也是最贵的一座。它通体用名贵的白釉岩堆砌而成,高高耸立的钟塔则采用更加稀有的黄釉岩。黄昏降临,暮霭笼罩纳维尔王城的天空,落日的余光下,克格斯顿大教堂氤氲生辉,美轮美奂,7吨重的紫金大钟左右荡起,悠扬的钟声响彻克格斯顿全城,人们驻足抬头,立刻会被钟塔顶部的那道紫金光芒迷得挪不开眼睛。

    克格斯顿大教堂的风格一如纳维尔贵族的品味——奢华,奢华,还是奢华。

    纳维尔山林密布,沟壑纵横,盛产各类矿石、木材、兽皮和珍稀的香料、草药,但要说纳维尔领主个个富得流油,那肯定是谣言。事实上,纳维尔的小领主普遍比较拮据。不过,当整个王国的骑士贵族都集中在克格斯顿城的时候,财富攀比蔚然成风,自然造就了人类国度中最豪奢的王城。

    菲尔德拉.雷克斯站在富丽堂皇的教堂会客室内,寸许长的金发根根竖立着,显得精神饱满,心情愉悦。他笑声爽朗,极富感染力。

    “冕下,佃户制和互助会真是绝妙的设计,凭这份功绩,您必将在教会和诸王国的历史上留下足迹。我看,哪怕是阿尔雅贵女也要叹服于您的智慧。”

    克莱门特身穿白袍,坐在椅子上,目光温润地看着纳维尔的国王,颌首道:“你说的没错,开创佃户制的那个人,他的智慧和眼光绝不输给阿尔雅牧师。但那不是我。”

    “我知道,我知道。”

    雷克斯的脸上浮现出了然的笑容,“佃户制是蔷薇女王的情人开创的,你只是根据佃户制设立了新的传教制度。弗里德斯和塔莫尔想拿佃户制和互助会做文章,得先问问蔷薇女王答不答应。”

    克莱门特声称兰德尔子爵设立了佃户制和互助会,雷克斯国王是不相信的。

    佃户制和互助会设计巧妙,严密完整,同时包涵政务和教务两个方面,与封臣制完美衔接。纳维尔王室学者经过仔细研究,一致认为这套全新的体制构建在新农牧的基础上,是封臣制的延伸和变化,对大开拓时代有着无可比拟的指导意义。它的历史地位肯定要凌驾于封臣制。

    白银时代的末期,贵女阿尔雅所属的城邦被兽人攻破。年幼的阿尔雅与家族成员失去联系,孤身一人跟随难民潮南迁,一路颠沛流离,饱尝人间疾苦,29岁的时候正式成为贵族牧师。北方的战火平息后,贵族牧师失去实权,被教廷悉数调入艾尔王国,专门从事牧师和圣武士的培养工作。42岁的阿尔雅在象牙圣堡博览群书,研究历史和教义,潜修22年才提出了封臣制。

    彼时,阿尔雅贵女64岁。

    兰德尔子爵才多大?24岁的年轻子爵,当了6年的领主就能超越银白高塔的开创者,青铜时代的奠基人?他甚至没有接受过银白高塔的学者教育。

    或许,兰德尔子爵无意中发现了深耕细作的优点,开创新农牧和水利工程,但发明农牧水利技术和建设政治体制完全是两回事。而且,领主不通教务,只有驻守牧师替领主操心,还没有那个领主会千方百计地替牧师救赎流民。

    十一税难道是白交的?

    治政和传教分属不同领域,兰德尔子爵就算有这个闲情逸致,也不具备设计互助会的能力。

    兰德尔领的互助会和互助券可能只是贵族茶余饭后的谈资,但它们在教会内部已经掀起了一阵轩然大波。纳维尔王国向来亲近教宗一脉的牧师,雷克斯和克莱门特私交甚笃,他能够理解互助会制度对于教会的重要性。

    穷人对光辉之主的信仰比富人虔诚,老人比年青人虔诚,病患比健康者虔诚,流民比领民虔诚,领民比封臣虔诚。流民群体既穷又弱,一直是教会救济的主要对象,但他们并非信仰之力主要提供者。

    收集信仰之力的教堂法阵位置固定,而流民群体东奔西跑,居无定所,他们祈祷产生的信仰之力多数都白费了。就好像纳维尔计划从苏斯王国和撒桑帝国吸纳百万流民,组织40万青壮修建大型水利工程。雇工们在荒山野地采石修路,挖土建渠,扎营休整,周围没有教堂,只能自发祈祷。尽管克莱门特调集了一些牧师跟随雇工队伍,组织信徒祈祷,用白水晶收集圣力,但这项工作同时受到牧师人手和白水晶数量的限制。相比雇工自发祈祷浪费掉的信仰之力,白水晶的作用只能说是聊胜于无。而相比整个人类国度的流民群体,纳维尔的40万雇工只是冰山一角。

    对于教会而言,虔诚的信徒当然越多越好,但稳定的信徒群体更加重要,这就是驻守牧师偏向在册子民的根本原因。

    教会一直鼓励流民定居,并呼吁领主尽量接纳流民。现实矛盾在于,流民聚到那,当地的粮食价格就会逐步上扬,教堂的救济成本成倍增长,在册子民怨声载道,双方的冲突越演越烈,高粮价往往导致流民群体率先撤离,驻守神父也无可奈何。

    基于新农牧体系演变而来的佃户制能够从根本上解决了流民定居的问题,但领主对此并不热心,他们更愿意把新开发的土地分给在册子民。另外,佃户群体带来的救济压力也让教会感到吃不消。

    兰德尔领的互助会和互助券又完美解决了救济佃户的问题。

    神职者不得以任何形式,从事世俗经营活动。教会收取的十一税要供养圣殿军、光辉骑士团和教廷枢机院,以及各地的传教牧师,真正能够用于救济信徒的部分十分有限。驻守神父一方面请求领主、贵族和富裕的信徒捐粮捐钱,另一方面教导流民信徒自我救赎,以减轻教堂的救济压力。

    互助会通过面向各阶层发行互助券,筹集资金,雇佣护工,救助佃户家庭的残障老弱,并向家属收取部分钱物,维持佃户群体稳定有序的发展。教会和领主一个铜板都不花,就完成了对佃户的救济。最关键的是,教堂能够组织信仰最虔诚的老弱残障群体,每天祈祷,时时刻刻都在收集圣力。

    这不正是传教牧师追求的理想救赎制度吗?

    巧妙、精彩这样的形容词在佃户制和互助制面前都显得苍白无力,应当用“伟大”作它的前缀!除了克莱门特,谁有这个能力,谁有这个立场开创如此伟大的传教体制?

    问题是,克莱门特抛出互助制度的时机不对。

    面对如此丰功伟绩,不要说弗里德斯、塔莫尔和克莱门特这三大牧首,就连大大小小的修道院长老也要站出来分一杯羹,通过长时间的讨论、批评、建议、指责,修订,再修订,绕个大圈子也要把自己的名字签在互助教规的文书下面。

    弗里德斯牧首一脉依附光辉骑士团,永不担任教宗的职务,他们一直充当平衡者的角色,在另外两派牧首之间选择盟友,不让任何一脉长期壮大。克莱门特一脉连续出了两任教宗,下任教宗由塔莫尔一脉的牧师担任,才符合光辉骑士的需要。所以,两派的枢机院成员联手把克莱门特挤出了开拓序列,让他专门负责迁徙流民和安抚信徒教务工作。

    现在,克莱门特的手上只要三处教区,沃顿大草原教区没有领主,政治力量可以忽略不计;人马丘陵教区,西尔维娅的声望很高,但约克家族实力不足,头上还有个冈比斯王国,勉强可以算个公国;纳维尔教区是唯一的个王国教区,拥有5位黄金骑士,数十名高阶骑士,但纳维尔人口不足,粮食依赖进口。这个问题不解决,纳维尔根本没有能力和撒桑帝国竞争北部荒野的开拓权。

    克莱门特一脉的牧师想在开拓中建立功勋似乎没有指望了。如果诸王国开拓领地取得进展,开始推行佃户制。克莱门特这时候再提出互助制度,解决佃户救济问题,他这一脉的牧师将获得崇高的声望和卓著功勋。

    克莱门特现在拿出互助制等于提前亮出底牌,处境变得十分被动。弗里德斯和塔莫尔没有功劳也要沾点功劳,否则塔莫尔一点机会都没有。

    三大牧首选择在纳维尔王国的科格斯顿大教堂举行秘密会晤,就是要把修道院长老团中的小流派先挤出去,再划分互助制度的蛋糕。

    雷克斯猜测,佃户制和互助制其实都是克莱门特发明的,他以兰德尔子爵之名,主要是想从神灵骑士身上借势。而兰德尔家族实际上是三大牧首相互角力的缓冲。

    这是领主和大主教常用的政治手段。

    至于克莱门特为什么选择在不恰当的时间,推出互助会和互助券?纳维尔国王也很费解。

    莫非,克莱门特看出了特斯蒂尔大团长要拿纳维尔当牺牲品?不得不提前出手,帮我解围?肯定是这样的……我们纳维尔王国才是冕下最大的底牌!

    雷克斯摸着心爱的胡须,脸上挂着微笑,恰到好处地表现亲近和感激之情

    “菲尔德拉……你笑的好假。”

    图尔南斯双手抱胸,面无表情地看着纳维尔国王,锃亮的脑门反射出黄金烛台的光芒,在会客室内显得格外耀眼。

    哎呀,我怎么会和这个好奇心十足的笨蛋交朋友?我宁可去对付食人魔督军也不想给他解释哑谜……我是纳维尔的国王,又不是你的老师……这样真的好傻……雷克斯在心里哀叹,换了一副严肃的表情,摊开双手说道:“我没钱了……呃,好吧,纳维尔的水利工程把我的口袋掏干了。”

    图尔南斯看了看雷克斯陛下右手上四枚硕大的元素水晶戒指,冷笑着摇了摇头,“纳维尔不是拿出2000万金索尔修建水利工程吗?怎么这么快就没钱了。”

    “假的。”

    雷克斯把右手背在身后,耸肩说道:“我不这样说,怎么把领主手里的金币都骗出来?修水利工程受益的下面的领主,我这个国王为什么要掏钱?实际上,修水利工程的资金只有480万金索尔。”

    “这个预算原本绰绰有余……按照最初的计划,我们在东边薄雾山脉挖出一道缺口,以卡基莫森大峡谷为天然河道,把黄昏森林中的波尔湖湖水引进来,修筑大坝,蓄水成湖,再修建引水渠,灌溉王国中南部1亿8千万亩的山地,形成牧场、耕地和梯田。”

    “谁知道,工匠在卡基莫森大峡谷的关键位置挖到了一块大地之核……”

    雷克斯挥舞左手,在房间内来回走动,停下脚步,烦躁地说道:“那玩意是地元素的具现,和大地相连,敲不动,移不走!只能等它自然瓦解,或许几天,或许几十年……现在整个工程计划都得重改!”

    图尔南斯恍然大悟,摸着反光的脑门说道:“工程重改,所以你们撞上了那头传奇豺狼人——风牙?”

    雷克斯沉着脸说道:“风牙在黄昏森林销声匿迹长达八年,我们都以为它威胁到霍古斯的地位,被黄昏森林的豺狼人之王干掉了。没想到,它居然带领三百多个同族流窜到了薄雾山脉的外围。那天,风牙外出狩猎,我的士兵把那伙豺狼人当成普通的小部族给剿灭了。风牙回来就发了疯,四处袭击人类……那头该死的畜生太狡猾,法鲁尔和安达卢西亚两位殿下亲自带队围捕,一个月下来了,却连根狼毛都没摸到!”

    “现在,雇工不敢干活,整个工程都停滞了……我全靠你了!”雷克斯拍了拍好友的肩膀。

    图尔南斯皱起眉头,问道:“它现在是孤狼?”

    “嗯。要不然,我也不需要请你出手。”

    “啧……有点难办。”

    第一圣武士咂了咂嘴,摇头说道:“那头畜生跑得比我快……关键是薄雾山太大,我想碰到它都不容易,更不要说埋伏了……我尽力而为,没法保证一定能抓住它。”

    “三个月。”

    雷克斯左手抓住图尔南斯的肩膀,右手伸出三个手指头,瞪着眼睛说道:“我亲自带200剑螳骑士配合你,三个月保证干死那头畜生。”

    图尔南斯看着纳维尔国王手指上的元素水晶戒指,咧嘴说道:“你缺钱……”

    “这东西能换粮食,粮食总会吃完的,雇工吃完了粮食还得继续吃粮食。”

    雷克斯摇头苦笑道:“按照教宗冕下的要求,纳维尔将在20年内修建王国水利工程,接纳百万流民……我们现在招募了17万青壮雇工,连同他们的家属共45万流民。纳维尔的存粮那里够吃?我们必须采购青麦和肉食。温布尔顿商会和南风商会从撒桑帝国运过来的粮食,售价越来越高。17万流民雇工每天有两餐免费,可他们有家人要养活。粮食价格高了,他们吵着要涨工钱。每天6个铜索尔的工钱涨到了18个铜索尔。光是工钱,我每天要付出去2300个金索尔,一年120万金索尔。照这样下去,要不了4年,水利工程的预算就用完了……”

    “我给撒桑皇帝腓烈特写了一封信,我问他,现在撒桑帝国的青麦卖不掉了,为什么比以前还要贵?”雷克斯顿了顿,对着图尔南斯问道:“你知道,他怎么回答我的?”

    “他怎么回答你的?”第一圣武士化身成好奇宝宝,两眼发光的问道。

    “腓烈特回信说,撒桑青麦以前卖给三个王国,现在只卖给纳维尔,我已经占了大便宜了,当然要涨价!”

    “嗯,有道理……”图尔南斯深沉地点头,旋即又兴致勃勃地追问道:“你是怎么回答他的?”

    “回答?”雷克斯猛地一挥手,“我直接把铁料和精铁料的价格涨了两倍!”

    “好,就该这么干!”图尔南斯笑呵呵地拍打纳维尔国王的肩膀。

    雷克斯面无表情地说道:“他把粮食价格也涨了两倍。”

    图尔南斯:“……”

    “我父亲说过,卖铁的斗不过卖粮食的。”雷克斯摇了摇头,皱眉说道:“我就纳闷了……约克家族穷得叮当响,他们怎么就能建设水利工程,还变得越来越富有?”

    “这个我知道。”图尔南斯抱着胳膊,托着下巴,沉声说道:“约克家族有西尔维娅,纳维尔连一个女黄金骑士都没有。”

    “神灵骑士和女黄金骑士也变不出粮食啊。”雷克斯摇头失笑。

    图尔南斯鄙夷地看了雷克斯一眼,淡淡地说道:“西尔维娅有维克多。”

    雷克斯怔了怔,转过头,沉吟着问道:“佃户制和互助会真的是兰德尔子爵的杰作?”

    “千真万确。”克莱门特颌首说道:“维克多.兰德尔开创了新农牧,明确提出佃户制和互助会,他还精通水利工程和建筑设计。如果你能把他请过来帮忙,我相信,许多复杂的问题都会变得简单。”

    雷克斯的眼眸瞬间变得深邃,思索许久,抬起头,目光灼灼地说道:“互助制只能是冕下设计的!”

    克莱门特苦笑了下,无奈地说道:“现在……只能是我设计的。”

    雷克斯若有所思地点点头,开口说道:“无论我能不能把兰德尔子爵请过来,我都要推行佃户制和互助会……现在就要!”

    “牧师会配合纳维尔的领主推行佃户制和互助会。”克莱门特点点头,正色说道:“雷克斯家族拱卫艾尔教国上千年,没有谁能逼迫你做什么。我保证这一点!你有选择的权利。”

    “嗯。”图尔南斯干咳一声,望着雷克斯,说道:“回头你再给我解释,你和老师到底谈些什么……我要告诉你,特斯蒂尔大团长来了,已经到了教堂的大门口。”

    教堂外,虚空风元素的扰动一闪即逝,微不可查但锋利刺骨。

    雷克斯露出玩味的笑容:“我感觉到了……既然光辉骑士团的大团长掩饰身份来见我,那我就听听他说什么。”

    话音刚落,四名身穿秘银铠甲,手扶长剑的大骑士推门而入,向教宗和图尔南斯鞠躬致意,然后看着国王。

    雷克斯挥了挥手,吩咐道:“没事,那位殿下是特斯蒂尔大团长,你们先出去。”

    四名白银骑士微微颌首,一言不发地离开房间。没过多久,三位身披高阶牧师长袍的男子走进会客室,同时向坐在椅子上的教宗欠了欠身体。

    为首的那个人解下兜帽,转向雷克斯。他有着乌黑的头发,五官精致如雕塑,细长笔直的眉毛下面是一双冰蓝的眼眸,仿佛两团冻结凝固的风暴,薄薄的嘴唇向上翘起,轻声笑道:

    “雷克斯陛下,听说你遇到了麻烦……我来帮你解决那头黄金阶的豺狼人,怎么样?”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