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492章 私心大义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霍华德特斯蒂尔,我会在纳维尔待三个月,用不着你出手!”

    图尔南斯双手抱胸,翻着眼睛。「^追^书^帮^首~发」即便对方是当今最具权势的光辉骑士团大团长,在他的脸上也看不到任何恭敬之意。

    特斯蒂尔冰蓝的眼眸转向传奇圣武士,挑起细长的眉毛,俊美的脸庞浮现玩味的笑容,“图尔南斯兄弟,我打不过你,你追不上我。”

    图尔南斯咂了咂嘴巴,摸了摸自己光秃秃的后脑勺,转过脸对着雷克斯说道“霍华德说的没错,我跑的没他快。”

    纳维尔国王没有接口,反而向另外两名高阶牧师行礼“雷克斯见过弗里德斯牧首,见过塔莫尔牧首。”

    弗里德斯身材高大魁梧,满头银发梳理的整整齐齐,面色红润没有一丝皱纹,灰褐色的眼眸如同鹰隼,锐利而威严。这位以强硬刻板著称的老牧首向雷克斯微微颌首,算是回礼,他自顾自的拉开一把椅子,在克莱门特教宗的右手坐下。

    “雷克斯陛下,这是一次非正式的秘密会晤,无需多礼。”

    塔莫尔牧首笑容可掬,一团和气。这位最年轻的牧首也自己拉开椅子,坐在教宗的左侧,笑眯眯地说道“陛下和特斯蒂尔阁下有什么事情,可以先谈。”

    雷克斯一言不发,沉凝的目光与特斯蒂尔锋利内敛的眼神碰了一下。

    光辉骑士团的大团长点点头,开口说道“千年以前,兰特帝国的二世皇帝也是在纳维尔的薄雾山脉碰到了那只让他束手无策的凶暴獾。他花了几个月的时间和凶暴獾捉迷藏,最后不得不召集2400名士兵围捕猎物。”

    “风牙可不是没有智慧的凶暴野兽。驻守黄昏森林防线的苏斯骑士和圣武士已经领教了它的强大和狡诈。一位白银骑士、一位裁决武士先后葬送在风牙的手上,而它毫发无伤。风牙敢主动袭击白银骑士,足以证明它是一只黄金阶凶暴豺狼人。”

    “苏斯王国的吟游诗人四处传唱这只怪物凶残嗜血的名声,可我们都知道风牙是一头可以嗅到几公里外的人类气味、能够看破黑暗、洞察危险,同时具备风行和嗜血双重天赋的黄金阶豺狼人……你们剿灭了风牙的亲族,它现在还是一头渴望复仇,无所顾忌的孤狼。”

    “我并非危言耸听,纳维尔的剑螳骑士围捕风牙,死伤在所难免。捕杀行动的范围、时间、以及剑螳骑士的损伤程度都不在你的控制之下。”

    特斯蒂尔看了眼图尔南斯,目光再次转向纳维尔国王,神情淡然地说道“既然风牙能从豺狼人之王的爪下把亲族撤出黄昏森林,那放眼整个人类国度的强者,没有谁敢保证能在三个月之内捕杀它。西尔维娅、纳赫蒂加尔、尼奥维斯特、图尔南斯四位传奇强者或许可以做到,但前三者会考虑自己的名声,纳维尔王国更要考虑王国的声誉。如果我和图尔南斯配合,三个月之内,肯定能解决纳维尔王国的心腹之患。”

    “大概率……首先要在三个月之内碰到风牙。”图尔南斯想了想,补充道“有霍华德协助我,只要遭遇一次,风牙必死!”

    雷克斯直视特斯蒂尔的眼睛,问道“要是碰不到呢?你们能在纳维尔待多久?”

    “我最多只能待一个半月。”特斯蒂尔笑道“不过,我可以派遣特斯蒂尔家族的白银圣骑士,率领一支30人的圣武士小队,协助纳维尔的骑士猎杀风牙,每年轮换一次,直到成功猎杀风牙为止。有他们在,那头怪物必须收敛复仇嗜血的。”

    只有狂风骑士才能克制黄金阶的风行豺狼人。

    然而,源自月精灵的风元素亲和血脉是最不稳定的骑士血脉,特别容易被地、水两系的骑士血脉覆盖,必须小心维护,才有可能把风系骑士血脉延续下去。风元素的流动特性导致风系骑士的数量的特别稀少,除了特斯蒂尔家族,整个人类国度目前只有5位风系大骑士。

    剑圣德拉文与6位黄金骑士情人生育过7个子嗣。巴塞留斯女皇的血脉过于强大,他们的双胞胎都是地、水两系元素亲和的黄金血脉。另外四位女黄金骑士倒是生下了风系黄金血脉的子嗣,但随着铁山帝国的瓦解,四大公爵家族失去了维护剑圣血脉的资源,家族风系血脉也都被普通骑士血脉所取代。

    特斯蒂尔圣骑士家族凭借光明印记维护古老血脉的特殊效果,成了唯一的风系血脉家族。某种意义上,特斯蒂尔才是剑圣德拉文的直系血裔。但那些没有接受圣力池洗礼的家族成员,仍然是普通血脉的骑士。这就是七大圣骑士家族争夺家族排名的主要原因。

    无论如何,拥有3位黄金圣骑士、7位白银圣骑士的特斯蒂尔是当今最强大的骑士家族,没有之一。

    四阶白银圣骑士能够爆发出黄金骑士的战斗力,特斯蒂尔家的白银圣骑士足以压制黄金阶豺狼的疯狂气焰,把它对纳维尔王国的伤害降到最低。

    雷克斯却不为所动,说道“相比撒桑帝国居高不下的粮价,风牙带给纳维尔的危害不值一提。特斯蒂尔殿下,您以为呢?”

    “确实。”特斯蒂尔颌首说道“腓烈特陛下有他的难处,撒桑帝国正在和半人马部族交战,急缺各类军备物资。这些东西都需要用钱买。现在,撒桑帝国的青麦卖不掉,他也只能打纳维尔王国的主意。”

    “我有个提议。纳维尔王国兵出巨石要塞,会同光辉骑士团、圣殿军和撒桑帝国的10万骑兵,围剿黑蹄部族,斩杀黑蹄大可汗奥罗加尔。撒桑帝国的军队正面硬攻黑蹄部族的主力,光辉骑士团和圣殿军突袭奥罗加尔的半人马亲卫队,纳维尔负责阻断黑蹄部族的后路,并扫荡地精附庸大军。如果我们斩杀了奥罗加尔,歼灭黑蹄部族,巨石山脉以北,30万平方公里的土地都属于纳维尔王国。那是可以种植青麦的肥沃红土平原。纳维尔有了那片土地,还怕没有粮食吗?何必再耗费巨资,修建大型水利工程?”

    特斯蒂尔挑了挑眉毛,揶揄地笑道“纳维尔人英勇善战,雷克斯陛下武勇的名声为世人所称颂,不至于连孱弱胆小的地精也不敢打吧?”

    雷克斯嘿然笑道“纳维尔人经常劫掠撒桑人的后勤物资,特斯蒂尔殿下就不怕我们中途逃跑吗?”

    “所以,我只要求纳维尔的军队截断半人马的后路,如果纳维尔人连黑蹄部族逃散的半人马都害怕,你们随时可以撤退!”

    特斯蒂尔大团长傲然说道“坦白讲,我不放心让纳维尔王国的军队打硬仗。有没有纳维尔的加入,我们都必胜无疑!”

    “只要陛下出兵,无论战果如何,你们何时撤退,我保证撒桑帝国向纳维尔提供粮食援助,直到你们在北部荒野筑好城池为止,或者低价供应青麦,帮助纳维尔安置流民,修建水利工程。”特斯蒂尔微笑说道“撒桑帝国推行新农牧,一年两熟的青麦现在亩产超过千磅。帝国的粮食堆积如山,雷克斯陛下不用担心,我们会背弃诺言。”

    纳维尔国王点点头,沉声说道“五年来,光辉骑士团、圣殿军和撒桑帝国的勇士歼灭了1万多只黑蹄半人马,共剪除13头黑蹄千夫长。半人马大可汗的身边现在只剩下3个黄金阶的半人马千夫长。特斯蒂尔殿下确实有必胜的把握……为此,2名白银圣骑士、29名圣骑士、13位裁决武士、67位战斗牧师、7000多名圣武士、4位撒桑大骑士、61名撒桑骑士和17000多名撒桑士兵血洒疆场。撒桑帝国牺牲的士兵比纳维尔王国总兵力的一半还多。”

    “风牙只是一头落单的黄金阶豺狼人,面对纳维尔王国,它绝不能犯错。它只要犯一次错误,我就能宰了它!纳维尔王国的军队面对黑蹄半人马同样不能犯错,一次犯错,我们将万劫不复。”

    雷克斯淡淡地问道“纳维尔骑士放着黄金阶的豺狼人不杀,跑去和传奇阶的半人马大可汗死磕。特斯蒂尔殿下,你说我该如何选择?”

    “可以理解。”

    特斯蒂尔颌首道“这一个月,我会留在纳维尔,配合图尔南斯追捕风牙。一个月后,我必须回去主持同黑蹄部族的战事。至于能不能抓到风牙,那要看运气。如果运气不好,我也很遗憾。战争什么时候结束,特斯蒂尔家的白银圣骑士什么时候才能帮剑螳骑士猎杀风牙。”

    “不要浪费时间,我们现在就找个地方,谈一谈围捕豺狼人的事情。”

    特斯蒂尔抬手虚引,示意雷克斯和图尔南斯离开教堂会客室。图尔南斯瞥见克莱门特冲自己点头,便跟在特斯蒂尔的身后,边走边说“霍华德,谈归谈,不准当着我的面和雷克斯打哑谜……还有,你刚刚说撒桑的粮食堆积如山,腓烈特为什么还要卖高价?他不怕青麦都烂在粮仓里吗?”

    “不怕……可以酿酒,还可以喂猪,喂牛羊马匹。”

    “那酒和牛羊马匹是不是要降价?”

    “……图尔南斯,你的话怎么这么多?”

    “你第一天认识我吗?”

    第一圣武士的声音渐渐远去。老牧首弗里德斯半阖眼皮,声音冷淡地说“私心重于大义,这就是我厌恶世俗领主的地方。”

    克莱门特表情严肃地说道“大预言术并非万能,行动一旦超出大预言术的范畴,命运的力量将自我纠正,从而引发不可测的后果。关于撒桑帝国和黑蹄部族的预言已经实现……我反对光辉骑士团彻底歼灭黑蹄部族,斩杀半人马大可汗的作战计划!”

    “大预言术有局限,那再加上力量呢?”

    弗里德斯从克莱门特的脸上收回目光,平静地说道“三天前,我的小儿子回归吾主的怀抱。”

    克莱门特和塔莫尔怔了下,同时念诵道“一切荣光归于主。”

    弗里德斯默然片刻,沉声说道“光辉骑士团的斥候侦查到大股半人马和地精向黑蹄部族的领地移动。腓烈特家族豢养的兽语巫师确认它们分属七个不同的半人马部族,前来回应半人马大可汗的召唤。”

    塔莫尔牧首皱眉说道“按照最初的预言,黑蹄部族的霸主地位将受到其他半人马部族的挑战。我们应该坐看半人马部族之间的内斗。”

    “奥罗加尔是传奇阶的半人马。”弗里德斯鹰隼般锐利的目光盯着塔莫尔的眼睛,冷冷地说道“它召唤其他半人马部族相助,也有可能收服它们。我们不能冒险,最好的办法就是斩杀奥罗加尔,让半人马部族彻底乱起来。”

    塔莫尔谦逊地笑了笑,以示退让。弗里德斯转向克莱门特,问道“伊诺克陛下为什么赋予教宗使用两次大预言术的权柄?”

    “施展大预言术的代价巨大,教宗应当替教皇分担压力。”克莱门特回答道。

    “教皇一脉早已经指望不上了。”弗里德斯讥笑道“三百多年来,还没有那位教宗冕下施展过两次大预言术。如果事情有变,你们会施展第二次大预言术吗?”

    克莱门特不予回应。塔莫尔却笑道“若是我当教宗,也只施展一次大预言术。要是涉及到神灵骑士,我还得掂量一下。”

    弗里德斯哼了一声,说道“所以,我一直认为光辉骑士团才是人类的希望……”

    “理念不同,不必多言。”

    克莱门特目光温和,语气平淡。弗里德斯牧师却止住了话语。

    “纳维尔粮价居高不下,民众生活困苦,你们说怎么办?”教宗问道。

    弗里德斯和塔莫尔交换了下眼神,开口说道“多铎王国向撒桑教区捐赠了5万套骑兵军备。”

    塔莫尔接着说道“多铎王国向教会申请相应的铁料和精铁料救济。”

    克莱门特颌首说道“可以。我会促使雷克斯向多铎教区捐赠铁料和精铁料。”

    “一周之内,撒桑帝国平抑粮价。另外,撒桑帝国捐赠的第一批救济粮会在三个月之内运抵纳维尔教区,足够30万人食用一个月。之后,每年捐赠一次,直到水利工程竣工为止。”弗里德斯牧首给出承诺。

    敲定了相关教务,塔莫尔牧首沉吟片刻,说道“冕下,我研究了兰德尔领的佃户制和您的互助会制度,认为这将极大增强世俗领主的势力……”

    克莱门特看了看塔莫尔,说道“雷克斯陛下刚刚的态度,你们都见到了。那么,你们认为佃户制和互助会能让世俗领主统一成大帝国吗?”

    弗里德斯牧首不屑地说道“绝无可能!”

    克莱门特又说“分配圣力池权限的黄金号角在光辉骑士团的手上,维持光辉法典的教皇血脉在教廷的控制下。那教会有可能分裂吗?”

    塔莫尔和弗里德斯几乎同时摇头。

    “那还有什么好担心的?”

    克莱门特对着塔莫尔问道“关于互助会,你还有什么建议。”

    塔莫尔苦涩地笑了笑,叹道“冕下设计的互助会制度……我找不到任何可以修改的地方。”

    “互助会制度设计的滴水不漏,令人敬服。”弗里德斯也赞叹道“冕下的治理教务的才能,我远远不及。”

    克莱门特在心里无声叹息,说道“那就共同署名,把互助会和互助券列为新教规。戴恩提升到5级牧师,让他回兰德尔领,继续担任米勒神父的助理牧师。”

    “什么?哦,谨遵冕下的谕令。”塔莫尔先惊后喜,低头应允。

    明面上,是戴恩牧师提出了互助会制度。凭这份功绩,提升一级是理所应当的,他还有资格调入教廷枢机院任职。克莱门特却主动放弃了增强话语权的机会。戴恩以高阶牧师的身份继续当助理牧师形同惩戒。这说明,他背着克莱门特,提前暴露了互助会制度,因此遭到克莱门特的惩罚。

    有这样的学生,难怪克莱门特一点都不高兴……弗里德斯看教宗的眼神带上了几分同情。

    半晚时分,雷克斯在王宫召集纳维尔宫相沃勒尔特侯爵,商讨光辉骑士团的出兵邀请和佃户制的问题。

    “陛下理应拒绝特斯蒂尔大团长。如果我们打输了,纳维尔王国元气大伤,再也没有能力和撒桑帝国竞争北部荒野的开拓权。就算打赢了,我们在巨石山脉以北的平原筑城,无险可守,王国将长期陷入和兽人部族来回拉锯的战争泥潭,等同于充当撒桑帝国的东部屏障。长此以往,纳维尔将成为光辉骑士团的第二个附庸。”

    “我们应当推行佃户制和互助制,效仿约克家族把流民转化为子民,训练雇佣军团,积攒实力,再出兵开拓北部荒野。”沃勒尔特侯爵如此说道。

    雷克斯背负双手,在书房内来回走了几步,停下后问道“佃户制和互助会的好处就不必说了,光是佃户服4个月劳役就能让我们省下一大笔钱……我只想知道,克莱门特冕下为什么要我邀请兰德尔子爵?”

    “不知道。”

    沃勒尔特侯爵摇了摇头,上前一步解释道“我不知道兰德尔子爵为什么要把克莱门特冕下架出来,自己却藏在暗处。如果克莱门特冕下也没想通,最好的应对办法就是把兰德尔子爵拉到明处。这样的人物实在是太可怕了……”

    雷克斯沉默几秒,眉毛纠成一团,迟疑地问道“教宗想要对兰德尔子爵做什么?我可不想死在西尔维娅的秘银长枪下……”

    “没有陛下想的那种可能。”

    沃勒尔特宫相笑道“陛下,您听说过巴斯特恩侯爵的事情了吧?克莱门特想替神灵骑士举行圣光祈祷,却被巴斯特恩破坏了……这件事情,巴斯特恩那个老家伙干得漂亮!既然克莱门特没法给神灵骑士举行圣光祈祷,那兰德尔子爵显然是更好的选择。或许,在克莱门特心中,兰德尔子爵的重要性已经超越了西尔维娅。”

    雷克斯愣了下,旋即哈哈大笑道“你这老狗,其实这是你的想法,对吧?”

    “兰德尔子爵能算计教宗,还让我们看不明白他的企图。”沃勒尔特淡淡地笑道“我有这样的想法,也不算错。”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