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501章 巴雷托之战(下)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光辉骑士团的大团长,霍华德.特斯蒂尔高高举起传奇半人马大可汗的头颅。弗里德斯牧首心潮澎湃,难以自持,忍不住老泪纵横。

    因为奥罗加尔的出现,四分五裂的半人马族群先后凝聚成9个大部族,每个部族至少有7、8个黄金阶的凶暴半人马千夫长。最强盛的黑蹄部族甚至拥有一位传奇大可汗,13只半人马千夫长,雄性半人马战士超过8万,部族成员接近40万,还奴役着近百万的附庸种族。

    如果奥罗加尔统一荒野西侧的半人马族群,那它就可以号令整个北部荒野的兽人部落,成为历史上为数不多的兽人之王。而每一任兽人之王都会把不同族群之间的矛盾转嫁到人类的头上,给人类国度带来深重灾难。

    兽人大举进犯的结果往往会导致人类帝国瓦解,领土沦陷,信徒流离失所,教会的力量衰退,从而引发一系列的连锁反应。世俗领主势力重新洗牌,需要几十年,甚至上百年的时间,人类国度才能重获平衡,但想要把土地拿回来则是千难万难。

    撒桑帝国是人类最后一块膏腴之地。光辉骑士团历经三百多年的时间,整合内外,积蓄实力,准备以撒桑帝国为根基,反攻北部荒野,夺回失去的领土。

    黑蹄半人马崛起不仅威胁到撒桑帝国的安全,也成为光辉骑士团和撒桑领主复兴战略的阻碍。

    奥罗加尔必须死!

    为了实现这个目标,教会和撒桑帝国早在十几年前就开始筹划布局,用掉一次宝贵的大预言术,让命运的天平向撒桑帝国倾斜,并按照预言的步骤,展开针对黑蹄部族的军事行动。

    他们耗费7年的时间,先后剪除奥罗加尔麾下11位黄金阶半人马千夫长,使得黑蹄部族的指挥体系出现混乱,居住在领地外围的部族成员向奥罗加尔的王帐迁徙。此消彼长之下,其他半人马部族开始侵占黑蹄部族的传统领地,奥罗加尔不得不发起大可汗召唤令,七大部族联手出兵,想要逼迫奥罗加尔承认既成事实的部族势力范围。

    在半人马举行会盟之前,撒桑帝国和光辉骑士团倾尽全力,动员十万铁骑、五万圣殿军,向黑蹄部族的王帐发起总攻。

    奥罗加尔且战且退,带领几十万族人向东迁徙。撒桑帝国出动4000月熊骑兵、1200角狼骑士、800鹰狮骑士和3万精锐骑兵,配合光辉骑士团的4000角狼骑兵,及17000圣殿军骑兵,共计1万头战兽,53000名战士一路尾随驱赶黑蹄部族上千公里之远,甚至进入了白尾半人马部族的势力范围。

    其他七个半人马部族忙着争夺黑蹄部族的领地,白尾部族孤掌难鸣,不愿意充当奥罗加尔的替死鬼,拒绝它的联合请求,但愿意出兵牵制人类的主力,并开放巴雷托谷地供黑蹄部族通行。、

    这一切正中特斯蒂尔大团长的下怀,他留下55000名骑兵与白尾半人马对峙周旋,率领8000战兽骑兵进攻巴雷托谷地。为了掩护部族中的雌性和幼崽,奥罗加尔让两名半人马千夫长带领部族成员撤退,亲自召集18000名黑蹄战士,在地形狭窄的巴雷托谷地与人类的战兽骑兵决战,最终被传奇圣武士、狂风圣骑士和弗里德斯牧首联手斩杀。

    教会和撒桑帝国的领主历时十八年,完成了最主要的战斗目标——击杀传奇半人马大可汗。

    为此,撒桑帝国和教会都付出了巨大代价。7年来,共48000多名英勇的战士血洒荒野,而非教会通报的2万多人。最惨烈的一次战役,光辉骑士团的副团长贝纳迪克特殿下率领1万多名骑兵充当诱饵,牢牢咬住黑蹄部族的主力,帮助光辉骑士团突出包围圈,暴怒的奥罗加尔亲自踏破贝纳迪克特殿下防线,光辉骑士团的副团长及2名白银阶圣骑士、3名撒桑白银骑士战死当场,1万多人类士兵无一生还,弗里德斯牧首的两个儿子和一个女儿也壮烈牺牲。

    战后,教会和撒桑帝国对贝纳迪克特的陨落秘而不宣,生怕动摇帝国士兵抗击半人马部族的斗志。

    所有牺牲都是值得的……今日,牺牲者终将夺回属于自己的荣耀!

    “贝纳迪克特,你看到了吗?我们赢了!”

    霍华德抓着奥罗加尔的犄角,凝视它苍白死寂的眼眸,又高举怪物的头颅,无处不在的风元素将他清悦的声音传遍整个谷地:

    “奥罗加尔已死!人类的勇士,杀光这些怪物!”

    弗里德斯牧首闭上双眼,旋即睁开,表情已恢复平静,对身边的几名战斗牧师吩咐道:“助我一臂之力。”

    几名战斗牧师双手虚抱于胸前,弗里德斯的身上亮起柔和的圣光。这是牧首的权柄,能够统御同僚的圣力,施展大范围的神术。弗里德斯同样双手虚环,白金色的光柱直冲上百米,向四周蔓延,形成一道的辉煌灿烂的神圣天幕,白金色的光雾向下垂落,笼罩数百米方圆。范围之内的士兵疲惫尽消,伤痛减弱,精神振奋,勇气倍增。

    事实上,弗里德斯周围并没有多少士兵,但大范围的英勇术等同于光辉之主的神迹,是在向所有人宣告战斗的胜利。

    “万物皆暗时,唯光辉永存。半人马大可汗已经授首!士兵们,兄弟姐妹们,杀光黑蹄半人马!”

    弗里德斯牧首经过神术放大的声音如同总攻的号角,奋战中的骑士、神职者和战士回以令人热血沸腾的吼声:

    “杀光它们!”

    “让敌人在我们的刀剑下血流成河!”

    “杀!杀!杀!”

    士兵抛弃战术阵型,丢掉盾牌,挥舞豁了口的精铁弯刀,跟在战兽、骑士和圣武士的后面,朝黑蹄半人马冲锋。尚未完全愈合的伤口再次崩裂,鲜血晕红了绷带,有些人的肠子都露了出来,他们只是胡乱塞进去,然后咬着弯刀,抱着肚子也要追杀半人马。随队的低阶战斗牧师不得不招呼圣武士,将这些莽撞的士兵按倒在地上。

    好不容易才救下来的人,激烈交战的时候没死,死在胜利的时刻才叫莫名其妙。

    黑蹄半人马战士看到人类用长矛挑起大可汗的头颅,就已经失去了斗志。它们无心恋战,追随部族统领,向巴雷托山谷的东口逃窜,否则,普通士兵和低阶神职者肯定会遭到更加致命的打击。

    事实再次证明,两条腿的人类确实跑不过四条腿的半人马,高阶骑士撵在黑蹄半人马的后面,追杀一阵,便收拢战兽,构筑临时防线,指挥士兵打扫战场,救治伤员。

    战损和战果很就统计了出来,撒桑帝国和光辉骑士团总共损失1107名将士和2336只异化战兽,2900多人负伤,其中700余人重伤,还有100多只异化战兽失去行动能力,只能给它们一个痛快。而人类联军共歼灭2649匹黑蹄半人马战士。

    因为联军不留兽人俘虏,所以战场上不会有活着的半人马。阵亡比例,人类3274比黑蹄半人马2649。

    毋庸置疑,这是一场辉煌的胜利。面对黑蹄部族的精锐,人类一方没有高阶骑士,或高阶神职者在战斗中阵亡。而黑蹄部族失去了传奇半人马奥罗加尔和191匹凶暴半人马战士。

    天色完全黑了下来,士兵点去火堆,挖掘地洞,准备安营扎寨。有些人忙着分解半人马的尸体,上半身和内脏丢给异化战兽食用,再剥掉下半身的马匹,切割马肉,串在长矛上炙烤。

    血腥味和烤肉的香气融合成一股浓郁凶残的气味在巴雷托山谷飘荡,令山林中野兽和怪物噤若寒蝉,躲在最遥远的隐蔽处,瑟瑟发抖。

    图尔南斯踩着松软的地面,走进一座临时搭建的露天围栏。高阶神职者和高阶骑士围坐在篝火旁,谈笑风生。简易的兽皮木架撑开一张棕红色的巨大马匹,特斯蒂尔站在马皮的下面,俊美的脸上挂着优雅的笑容,正用秘银匕首从奥罗加尔的后腿削下薄薄的肉片,穿在长剑上,供高阶骑士们拿去烘烤。

    肉片薄如蝉翼,看不到任何肌肉纹理,呈现半透明的琥珀色,仿佛是用最上乘的黄釉岩雕琢而成。在火舌的炙烤下,肉片微微卷曲却没有任何油脂的香味。

    图尔南斯吸了吸鼻子,在弗里德斯的身边盘腿坐下,盯着他剑尖上的肉片,问道:“还没烤好吗?”

    老牧首古板的脸上露出难得的微笑,转过长剑,说道:“这东西怎么能烤的好?你要尝尝吗?反正,我也吃不动。”

    图尔南斯取下剑尖上的肉片,放入口中嚼了几下,咽进肚子,问道:“斯特罗奇呢?”

    有着罕见蓝发的腓烈特皇帝接口笑道:“斯特罗奇.特斯蒂尔殿下带着奥罗加尔的马身心脏,去东边的巨石山脉了。他打算趁着新鲜,把传奇人马的心脏带回教廷,制成顶级的龙脉药剂……图尔南斯殿下,您要再来一片吗?”

    “至少能制造2000支龙脉药剂……图尔南斯,圣堂骑士可以分300支。”特斯蒂尔团长递了一支穿着肉片的长剑过来。

    图尔南斯接过长剑,一边炙烤,一边咀嚼腓烈特皇帝送给他的马肉,他的眼眸映出两朵暗红的篝火,嘴巴里发出令人牙酸的咀嚼声,沉重压抑的气氛悄然弥漫。在座的黄金骑士心中一凛,虽然他们并没有运转斗气,但图尔南斯也没有刻意针对任何人,传奇圣武士自然表露的心灵之力已经影响到黄金骑士的意志。

    不愧是受到西尔维娅称颂的第一圣武士!

    图尔南斯咽下稀烂的肉片,沉沉地说道:“我心中不安。”

    风声凄厉,跳跃的篝火在众人的脸上勾勒出明暗不定的阴影,特斯蒂尔表情格外凝重,问道:“图尔南斯,你有什么预感?”

    图尔南斯阖上双眼,隔了许久,睁开眼睛,摇头道:“不清晰……今晚,会有很糟糕的事情发生。”

    寒风突止,篝火的火苗也压到了极点,特斯蒂尔冰蓝的眼眸缓缓转动,片刻后,他眼中的蔚蓝风暴重新凝固冻结,异象消失,篝火重新升腾。

    “我相信图尔南斯兄弟的预感。”特斯蒂尔环视四周,微笑说道:“我们达成了作战目标,黑蹄部族的首领级人马几乎全灭,但它们的主力基础还算完整。我们之所以能追杀奥罗加尔,是因为它失去了11个爪牙,无力控制庞大的黑蹄部族。也是由于这个原因,其他的半人马部族才敢挑战黑蹄部族的霸主地位。现在,奥罗加尔已死,剩下的两个黑蹄千夫长更没有能力带领几十万黑蹄半人马迁徙求存。白尾半人马部族首先就不会放过这块大肥肉!”

    弗里德斯牧首点点头,接口说道:“如果那两只黑蹄千夫长主动投靠白尾部族,我们的情况可能会变得很糟糕!白尾部族想尽快吞下黑蹄半人马这块肥肉,那它们得打出替奥罗加尔复仇的旗号,集合黑蹄半人马战士,把我们留在巴雷托谷地,然后再举族西进,同其他半人马部族抢夺领地。”

    腓烈特轻弹剑刃,颌首说道:“实际上,我们和奥罗加尔纠缠追逐,其他部族的半人马才不没有轻举妄动。我们现在是孤军,四周强敌环伺,处境反而变得危险。今夜是白尾半人马最佳突袭时机……我们不能和白尾部族交锋,以免沦为它们收服黑蹄半人马的踏脚石。”

    撒桑皇帝环视一圈,说道:“我们连夜撤走,让剩下的半人马部族,马咬马去,咬到最后,它们只会分裂成小股氏族。到那时,我们再剥马皮,吃马肉!”

    乌赛因.巴塞留斯放下半人马大可汗的头颅,目光一转,对月熊公爵问道:“艾斯托夫,你怎么说?”

    月熊公爵的脸色有些难看,这次战役,死掉的异化战兽有一大半是条顿公国的月熊,几乎占到条顿公国豢养月熊总数的三分之一。这主要是因为,月熊皮糙肉厚,相比角狼和鹰狮兽,它们更蠢一些。在战斗中,月熊直面半人马的集群冲锋,有效保护了士兵和骑士,自身却死伤惨重。

    好在月熊虽然蠢笨,却并非真正的异化战兽。它们属于用巫师魔药培育的野兽,拥有一项罕见的天赋。月熊饱食凶暴生物的新鲜血肉,可以进入两天到半个月的休眠期,休眠的时间越长,肉质越新鲜,月熊获得的提升越高,甚至能深度凶暴化。

    难得有这么多凶暴半人马的尸体供月熊饱餐一顿,如果连夜撤走,月熊吃下去的是凶暴半人马,拉出来的是熊粪。这些笨熊等于白忙一场。

    不过,半人马是人长在马背上,能跑又能打,而战兽骑兵作战的时候,往往要和坐骑分离,好让战兽发挥最大战力。这就导致一种非常尴尬的状况,战兽骑兵跑得赢半人马,但打不过半人马。一对一的遭遇战,战兽骑兵稳赢,十对十,战兽骑兵还是稳赢,一百对一百,半人马赢面更大一些,除非战兽骑兵都是见习骑士级别的精锐。人类诸王国当中,只有冈比斯的战兽骑兵全部都是见习骑士……奥古斯特家族简直丧心病狂!

    白尾半人马真要发动夜袭,山谷里的士兵和低价圣武士的处境非常危险。

    月熊公爵明白这个道理,站起身,向外走。众人随后就听到他大声咆哮:

    “布拉姆,让我们的熊别再吃半人马了……全部打包带走!现在!立刻!马上!”

    特斯蒂尔团长微微一笑,起身说道:“这场战役足以载入史册,诸位的壮举必为世人所传颂!”说着,他朝和自己拥有同样发色,共同祖先的乌赛因颌首道:“巴塞留斯没有辱没先祖的名声。”

    “鹰狮旗从未蒙羞,过去如此,将来亦然。”乌赛因.巴塞留斯淡淡地说道,也起身离开简易围栏。

    腓烈特皇帝笑而不语。弗里德斯牧首起身,众人也跟着站了起来,他说道:“击杀奥罗加尔已经超出了大预言术的范畴,但这一切都是至高主的指引……我们牺牲众多,却掌握了一套针对半人马的成熟战法,我们的未来一片光明!”

    “赞美至高无上的光辉之主!”

    腓烈特威严的说道:“我以撒桑皇帝的名义下令,帝国将士即刻撤军回师……临走前,把半人马的脑袋都插在木桩上,以告慰战死沙场的勇士,愿他们的灵魂在主的神国得享安宁。”

    “遵从您的命令,陛下。”撒桑帝国的高阶骑士齐声应允。

    骑士和神职者鱼贯而出,特斯蒂尔落在后面,将奥罗加尔的首级丢给图尔南斯,拍了怕他的肩膀说道:“夏洛蒂娅.贝纳迪克特在后方,你替她报了父亲的血仇,再把这颗脑袋交给她……她一定会很高兴的!”

    图尔南斯内心的不安并未因为撤退的决定而有所减弱,他摇了摇头,决定先离开这片山谷。

    光头圣武士拎着半人马大可汗的头颅,追上特斯蒂尔问道:“霍华德,我一直不明白,你称我为兄弟,我老婆为什么是你的侄女?”

    “因为,夏洛蒂娅的父亲是我的远方表兄,你娶了夏洛蒂娅,她还是我的侄女。”

    “可是你比贝纳迪克特小了55岁……我老婆比你还大2岁。”

    “这无关紧要。”

    “远方表兄到底有多远?”图尔南斯不甘心地追问道。

    “嗯……很远,也不算太远……总之,你娶了我的侄女。你们的两个孩子得叫我爷爷。”

    “我不信,你肯定在占我儿子的便宜!你儿子也在占我儿子的便宜……”

    “不醒?你去查查纹章学!”

    “……还是算了吧,那玩意,看的我头疼……”

    ******************

    人类士兵连夜撤走,把死寂和阴森留给巴雷托谷地。

    黑暗无光的矮树林里亮起两点暗红,一个佝偻的身影以扭曲的姿态走向谷底,它顶着土狼的脑袋,弓腰塌背,一身杂乱染血的皮毛,眼窝闪耀暗红的光芒,胸口被两支利箭贯穿,气息全无,步履蹒跚。

    一只亡灵!一只豺狼人的亡灵!

    如果有光辉之主的牧师在场,他一定要向至高主祈祷,发誓找出亡灵背后的巫师,把他送上教会的火刑架。

    自然条件下,绝对不会出现亡灵。只有最邪恶的巫师才能让失去水元素亲和的尸体重新爬起来。对于亵渎亡者的巫师,光辉之主的仆人从不手软,哪怕追到北部荒野的深处,也要将其净化。

    可惜,这里没有牧师,只有呼号的夜风和几千颗插木桩上的半人马脑袋,还有被鲜血染红的大地。豺狼人亡灵走到半人马大可汗——奥罗加尔战死的地方。传奇半人马的血液曾经在此汇成血泊。

    豺狼人亡灵满是利齿的嘴巴吐出古代神选者的祷词:

    “诸神共鉴,命运的天平终会平衡,藐视命运者,必受命运藐视。伟大的大地之母,您的宠儿遭受命运的不公。我以伟大的阴影之王的名义向您起誓,必将您的宠爱归于您的造物,必将您的愤怒施以藐视命运者。”

    随着亡灵的祷告,比黑夜还要深沉的黑暗符文排列成圆形,数千个半人马头颅似乎睁开眼睛,审视着豺狼人亡灵的誓言,乌黑干涸的血泊升起一股血雾,凝聚到豺狼人亡灵的身上。它的体魄迅速变得丰满,拔掉贯穿胸口的利箭,伤口愈合,肌肉高高隆起,皮毛恢复光泽,暗红的眼眸更加明亮。

    “不够,不够,再多点,再多点……他们杀死一个奥罗加尔,我还给你们两个大可汗!”

    豺狼人亡灵的桀桀怪笑在风中游荡,巴雷托谷地升起更多的血雾,向它汇聚。它的躯壳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膨胀,鬃毛因为体型扩张而脱落,皮肤凸起,爆开一道道口子,挤出一团团苍白的筋肉,最后变成了一个2.6米高的恐怖怪物。

    黑色符文无声消散,血雾平息下沉,数千个半人马头颅的眼眸依然充满了死寂,仿佛刚刚的一切都是虚假的幻觉。

    2.6米高,全身肌肉爆炸的豺狼人亡灵四肢着地,迎着夜风向山谷的东边跑去,速度快如鬼魅,转瞬就消失在巴雷托谷地的尽头。

    ****************

    平湖镇,东区小教堂,米勒坐在床前,凝望桌上的烛火,沟壑纵横的脸上渐渐浮出讥讽又欣慰的笑容;

    “呵呵,你终于坐不住了……藐视命运者,必受命运藐视,那命运之外的人呢?还有你自己呢?哈,哈,哈,阴影之王,你的失败从今夜开始!”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