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519章 收取符文水晶(中)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趣阁]

    https://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身具月精灵的血脉的兰德尔子爵嫌弃随从行动迟缓,经常独自勘察山林地貌,他尤其喜欢在有月亮的夜晚外出,放纵月精灵的自由天性。大家往往一觉睡醒,兰德尔子爵已经完成了半径15公里内的地形勘察,然后他就同纳维尔王室的学者绘制附近的地形图,再转移到下一个待勘测区域。

    所有人都习惯了兰德尔子爵的独特且高效的工作方式。康拉德骑士丝毫没有起疑,颌首笑道:“祝大人今晚夜行愉快。”

    “不着急,我们先聊聊。”

    维克多摘下银翼弓,走到新伐的树桩面前,搭着貂皮斗篷坐了下去,指了指盘边的一棵树桩,示意康拉德也坐下说话。

    对面的巡逻队见这边火光没了动静,便挥舞火把,发出询问信号。康拉德从护卫的手中接过火把,朝对面挥舞两圈,命令秘法战士带领训练有素的猎犬继续巡逻,自己则在树桩上坐下。

    维克多打量了内务府骑士,开口问道:“康拉德,你今年有30岁了吧?”

    “大人,我31岁。”康拉德回答道。

    “31岁……只比我大5岁,你应该是我前两批的鸢堡侍从骑士,可我在鸢堡从没见过你。”维克多微笑说道。

    “大人,我是内务府培养的秘密骑士,不是鸢堡培养的侍从骑士。”

    康拉德将带鞘长剑靠在树桩旁边,解释道:“侍从骑士一般都在鸢堡接受训练,成年后,派往迅龙骑士团、禁卫军,或者各郡的守备队任职。而我们秘密骑士本身没有家族,自幼在奥古斯特秘堡接受骑士训练,之后加入内务府,直接为奥古斯特王室效力。”

    “我们是奥古斯特的亲卫骑士。”康拉德补充了一句,表情颇为矜持自得。

    维克多点点头,问道:“秘密骑士的训练一定很艰苦吧?”

    “我们的骑士血脉驳杂低微,训练艰苦也是应当的。”

    康拉德坦然说道:“我们在幼儿时期会接受一次身体重塑,服用龙脉药剂,运气好的人,十八岁之前能自然觉醒斗气,有机会晋升骑士;运气稍差一点的,在27岁之前没能自然晋升为骑士,可以服用精力药水,冲击第12个元素位。当然,半数以上的人都是洗练血脉的见习骑士,其余的人运气实在太差,洗练药剂都不管用,那就只能再次接受身体重塑,培养成鸢堡的秘法战士。”

    “你是运气稍微差一点的?”维克多冲着寒雾中移动的火光扬起下巴,含笑问道:“那他们是运气最差的贵族子弟?”

    “他们?”康拉德稍显迟疑,摇了摇头,简单说道:“他们没有贵族血脉,都是普通人的孩子。”

    维克多的队伍里有分属三个家族的士兵,兰德尔家的亲卫、蔷薇庄园的秘法战士和鸢堡的秘法战士。大家朝夕相处一年多,同吃同住同行,彼此都已经混熟了。三方的士兵现在小有交情,但免不了会相互较劲。兰德尔家的精英卫士没有常人的好胜心,除了雷诺和夏克出头撑个场面,其他炼金民兵表现平平,只比普通精锐士兵强出一点点。而蔷薇秘法战士与鸢堡秘法战士的实力差距还是挺大的。

    鸢堡的秘法战士强到什么程度?

    用最直观的力量举个例子。地球举重冠军的世界记录,抓举214公斤,挺举264公斤。异世界的壮年农夫却可以轻松抓举150公斤左右的重物,走30米不带喘气。精锐士兵的力量和体能是常人1.5倍,能高举220公斤的重物,走出100米以上的距离。而共鸣12个元素位的初阶骑士,举起1吨左右的原木,属于稀松平常的操作。

    鸢堡的秘法战士差不多就是初级骑士的水平。他们的力量、体能和身体强韧度比雷诺还要略胜一筹,速度和战斗技巧比灵猴民兵稍显逊色。但炼金民兵不是自然人类啊。

    维克多评估鸢堡秘法战士的实力,认为他们能和八年前的纳尔森平分秋色。当然,如果真的厮杀起来,鸢堡秘法战士多半不是纳尔森的对手。除非他们点燃了心灵之火,否则,凶暴人类的战斗直觉将起到关键性的作用。

    无论如何,鸢堡秘法战士的身体素质已经达到了匪夷所思的程度。

    身体素质不代表实际战斗力,它意味着更多的兼容性和可拓展性。比如,穿戴重甲、操纵重型兵器;速度更快、跑得更远;抵御严寒酷暑、承受伤害的能力更强,等等。

    图尔南斯曾经说过,骑士的身体素质代表普通人的极限,而每个人都有可能点燃心灵之火。如今,现实的例子就在摆在眼前,维克多很是羡慕。

    内务府的秘密骑士显然不愿多谈秘法战士的话题,维克多却没准备就此罢休。

    “他们是怎么练的?”维克多开门见山的问道。

    康拉德犹豫片刻,诚恳地说道:“这个……大人,我不能多说,实际上,我知道的也很有限。”

    “可我对培养秘法战士的方法确实很感兴趣。”

    维克多温和笑道:“这样吧,我提问题,你回答能回答的,不方便回答的,你可以拒绝。”

    康拉德想了想,点头表示同意。

    “我听说强大秘法战士没有生育能力。”

    维克多目光转向正在巡逻的卫兵,回过头,好奇地问道:“他们也这样?”

    “有这种说法。”康拉德点点头,继续说道:“我们培养秘法战士的手段更加高明……他们的身体状态达到了巅峰,就可以恢复生育能力,和常人没有多少区别。不过,秘法战士是家族培养的心腹,经常执行家族安排的任务……保守秘密,保持忠诚,专心致志是必要的前提。年轻的秘法战士,血气方刚,特别容易在女人的问题上犯错误。因此,鸢堡的秘法战士等到退役,心智变得成熟,鸢堡才会帮他们恢复生育能力,让他们组建自己的家庭。”

    “大人,您要求兰德尔家的亲卫队成员不娶妻、不生子真是明智之举。”康拉德恭维着把话题扯开。

    维克多才不吃他这一套,好奇不减地问道:“我还听说,有的家族让秘法战士从小和野兽厮杀,经历生死考验,活下来的人会变得格外强大……鸢堡的秘法战士是这样训练的吗?”

    “呃,这绝对是谣言。”

    康拉德无可奈何,只得继续秘法战士的话题,解释道:“正如您的观点,每个健康的幼儿都是家族的宝贵财富,不应当白白牺牲掉。让弱小的幼童和野兽厮杀,他们很难存活长大,侥幸生还的人恐怕也是形同野兽,这既违背了家族的传统美德,也不符合培养秘法战士的初衷。我们需要聪明、强壮、勇敢、忠诚的战士,而不是冷血无情的野兽。还有一点,秘法战士在幼儿时期,一般都要接受一次身体重塑,这笔费用差不多需要800金索尔。家族总不至于用800金索尔去喂野兽。”

    维克多点点头,挑了下眉毛问道:“那鸢堡的秘法战士为什么这么强大?”

    “他们……接受了两次身体重塑。”

    “就这么简单?”维克多似笑非笑地盯着内务府的秘密骑士,身体周围生出朵朵随生随灭的空气,白雾翻腾,气流摩擦振荡,犹如利箭破空锐鸣。

    康拉德凛然一惊,知道兰德尔子爵有些不耐烦了。他记起无面者首席的叮嘱:拿兰德尔子爵当半个主人对待,尽量争取他的好感。于是,康拉德咬咬牙,说道:“我们培养秘法战士的药剂比较特殊,具体详情我也不知道,简单描述就是让秘法战士能吃能睡。”

    “能吃能睡?”

    见兰德尔子爵身边的异象消失,康拉德骑士松了口气,颌首说道:“嗯。秘法战士长期服用特制药剂,他们每天的食量是常人的三倍,还可以一次吃5倍的食物,连续6天不进食也能保持足够的体力。他们虽然没有点燃心灵之火,但能像骑士那样,有效控制自己的睡眠状态。譬如,在噪杂的环境下,迅速进入无梦睡眠,最长可以睡两天一夜,也能4天不睡觉,维持清醒的头脑。”

    维克多暗自咋舌,能吃能睡看似可笑如饭桶,仔细想想,这已经涉及到身体和心灵层面的奥秘。一个代表消化食物,吸收营养的能力;另一个代表精神及身体机能的自我修复与壮大。

    点燃心灵之火的一项重要特征就是控制睡眠。维克多有x-3,睡觉苏醒像关灯开灯一样简单。他对食物的需求却少于常人,这是因为他的身体和虚空水元素被动交互。骑士也能与虚空元素被动交互,高阶骑士甚至可以实现主动交互,所以他们对食物的依赖都比较小。而纳尔森和卡里古拉对食物的需求不仅旺盛,吸取养分还特别高效。坚硬的牛骨头都能被他们嚼碎了,吃进肚子里。

    骑士和普通人之间的差异在于血脉法则的不同。由此可见,简简单单的吃饭睡觉其实是属于人类的两项血脉法则。

    修炼伏牛秘形也能让人食量大增,金蟾秘形同样强调休眠的重要性,而鸢堡用特殊药剂达到了相同的目的。

    鸢堡巫师所取得的成果令维克多艳羡不已,并为他打开了一扇新的大门。

    把简单变得不简单即为超凡,这正是心灵血脉秘法探索的方向。维克多用的是秘技,鸢堡巫师用的是魔药。如果两者结合,又会产生怎样的效果?

    当然,人类的潜力自有极限,心灵血脉秘法也好,魔药也好,关键都在于挖掘潜力的效率。

    维克多思索片刻,又问道:“培养一个鸢堡秘法战士的成本是多少?淘汰率高不高?”

    康拉德苦笑了下,恭声说道:“大人,我带领的手下都是秘法战士中的精锐。我并不了解培养一名精锐秘法战士总共要耗费多少资源。但他们接受两次重塑身体,鸢堡需要付给教会2枚白水晶,外加800金索尔。至于淘汰率……50个健壮的幼儿里面大概能选出1个吧?”

    2枚白水晶加800金索尔就是1600金索尔,再算上其他种类的药剂和食物,培养一名顶级秘法战士的花费肯定不少于3000金索尔……比制造炼金民兵昂贵的多,但秘法战士的服役时间也比炼金民兵更长久……如果我的心灵血脉秘法能降低培养成本和淘汰率,提高点燃心灵之火的可能性,那就太美妙了!

    维克多在心里盘算了一番,亲热地拍了拍康拉德的肩膀,笑容和煦的说:“康拉德,谢谢你满足了我的好奇心。”

    “大人,这是我的荣幸。”康拉德表现出恰到好处的受宠若惊。

    维克多话音一转,询问道:“你觉得夏克的实力怎么样?”

    鸢堡对于兰德尔家族谈不上了如指掌,也掌握了基本情况。

    兰德尔子爵麾下有三个凶暴战士。首席将领纳尔森勋爵出身战熊佣兵团,是著名的凶暴战士,拥有初阶白银骑士的实力;卡里古拉原本是兰德尔子爵收留的一个白痴,他如今的成就源自光辉之主神迹,这样的家族扈从可遇不可求;雷诺出身东部流民,性情淳朴,神力惊人,对兰德尔子爵忠心耿耿,担任兰德尔亲卫队的副队长。

    但是,鸢堡密探认为雷诺和大多数的凶暴人类一样,幼年时期没有接受过系统的武技训练,失去了心灵直觉,只剩下两膀子神力,无需太在意。

    鸢堡密探更关注一个名叫杰克的山民猎手头目,他掌握着兰德尔家族的沼泽斥候部队。杰克为人冷血,不爱女色,性格稳重,射击技巧极其精湛,有非常丰富的野外求生经验。

    据说,杰克的亲族全部死于蚁灾,夏克是他唯一的弟弟。夏克目前担任兰德尔亲卫队的另一个副队长。

    康拉德追随王太后出访纳维尔,见到了兰德尔家族的雷诺、卡里古拉和夏克。前两位可以说是名不虚传,唯独夏克的表现让康拉德大吃一惊。

    根本就是一位敏捷方向的凶暴战士……康拉德回想夏克灵活的身手,百发百中的箭技,由衷赞叹道:“夏克队长实力非凡,不逊色一般的秘法战士,可惜他的心灵直觉已经退化了。”

    维克多呵呵一笑,说:“夏克原本就不是凶暴人类。”

    “什么?”康拉德表情惊讶的望着兰德尔子爵。

    “准确的说,我遇到夏克的时候,他是个普通的山民猎手。至于他小时候是否有凶暴人类的心灵直觉,我不得而知。夏克能有现在的实力,要归功于纳尔森勋爵开创的秘形修炼方法。最初的秘形只适合凶暴战士修炼,经过我和图尔南斯的改良,它不仅能提升成年人的力量、敏捷和体力,还可以帮助凶暴人类恢复部分实力……就算点燃心灵之火也不是没有可能。”

    维克多起身,解下貂皮斗篷,背好银翼弓,说道:“好了,我该走了。”

    康拉德慌忙跟着站起来问道:“大人,您什么时候回来?”

    维克多微笑不语,轻轻抚摸在包裹里安静睡觉的红眼信鸦,顺手将斗篷丢给康拉德,倒退着纵身一跃,悄无声息地消失在幽暗的夜色中,只留下一道白雾翻腾的笔直痕迹。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超凡贵族》,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