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556章 魂火侵染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维克多看重伊莫森的能力,对故事的真伪不感兴趣。直到,贝尔蒂娜表现出异于常人的幸运,他这才决定查一查伊莫森的底细。

    伊莫森和贝尔蒂娜的能力非常有用,即便伊莫森向维克多撒谎,他也不准备深究,而是要设法弥补漏洞。三年前,他找了个借口,让巴罗尔去桑顿男爵领,窃取桑顿家族的驯兽秘法,但不允许巴罗尔参与炼金民兵拷问桑顿家狩猎总管的过程。

    此刻,维克多冷不丁地询问结果,老密探也楞了一下,说道“大人,事情办完了,但我不知道具体的内情啊……您得询问巴杜,或者看他写的报告。”

    巴罗尔并非骑士,他的心率变化和呼吸节奏瞒不过维克多的感知,属于正常范围,没有刻意掩饰。

    维克多稍稍松了口气,巴罗尔是个聪明人,聪明人最大的问题就是好奇心重,什么都想知道,什么都想了解。伊莫森如今是兰德尔家族的狩猎总管,如果巴罗尔通过这件事情察觉到异样,为了伊莫森父女的安全,维克多再不可能放老密探外出做事。

    “我会看的。”维克多点点头,沉吟问道“兰德尔领有许多其他势力派过来的密探,你掌握了多少?”

    老密探的略显浑浊的眼睛焕发光彩,精神抖擞的说道“我已经锁定了17个人,相信只要盯紧这些人,就能把那些趁我不在的时候,混进家族的密探也挖出来。”

    巴罗尔最大嗜好就是干密探的勾当,包括渗透和反渗透。至于他的水平,维克多表示悲观,认为他距离大领主培养的密探还有不小的距离。但巴罗尔坚称自己的密探技艺传自兰特皇室,因为他前主人曾经是尼奥韦斯特家族的附庸伯爵。

    维克多才不在乎巴罗尔能不能斗得过其他势力的密探,这本身就是个小问题,就像厨房里钻进了蚂蚁,全部踩死,还会再来的。

    “我不管密探来自那个势力,只要遵守兰德尔领的规矩,都是我的子民……他们的后代也许会成为杰出的工匠或优秀的士兵。”维克多笑了笑,吩咐道“盯紧了他们,设法查出他们效忠的家族,但不要轻易动他们……相信以后会用的上。”

    “如您所愿,大人。”

    又闲聊了几句,维克多打发巴罗尔回去做事,并让雷诺取来炼金民兵巴杜撰写的情报卷轴。

    看完关于桑顿家狩猎总管的拷问记录,维克多放下卷轴,嘴角勾起一丝玩味的笑容……伊莫森果然没说实话!

    “雷诺,准备迅鸟坐骑,和我去一趟兽穴。”

    兽穴是领主饲养驯化猛兽的地方,归家族的狩猎总管管辖。兰德尔家族有两处兽穴,一处专门饲养熊狼虎豹之类的猛兽,另一处是伊莫森巫师培育迅鸟、战犬、青眼雕、林隼、驼羚和战马的研究场所。因此,它的位置十分隐蔽,建在领地西侧的云雀山脉深处,距离平湖镇77公里远,且没有道路相连。

    维克多带着雷诺和夏克两个炼金民兵,骑乘迅鸟,仅用两个多小时便赶到了伊莫森的隐蔽兽穴。

    两只毛皮青黑的炼金战獒率先从隐蔽处钻出来,摇头摆尾地欢迎自己的主人,三只迅鸟坐骑却炸了毛,喉咙里发出咕、咕的警告声,摆出战斗姿态,再不肯向前半步。

    安抚好迅鸟,又命令战獒继续警戒,维克多三人穿过林木繁茂的山谷,听见了警戒犬的吠声。兽穴的炼金民兵守卫看清楚来者,喝止虚张声势的警戒犬,向维克多鞠躬致意道“大人,日安。”

    维克多跳下迅鸟,把缰绳递给一名守卫,问道“伊莫森在干什么?”

    “狩猎总管正在迅鸟抚育区做试验。您要我把他叫过来吗?”

    “不用打扰他,我自己过去就好了。”维克多兴致勃勃地说道。他很想见识一下,巫师做试验的过程。

    整个兽穴都没有防御性质的栅栏,房屋建筑都非常简单,四十个炼金人类充当伊莫森的助手,外围有8只炼金战獒不间断地巡逻警戒,一旦出现突发情况,炼金民兵将掩护伊莫森从任何一个方向迅速撤离到山区要塞。

    伊莫森才是这里最宝贵的财富。

    炼金民兵护卫领着维克多进入一处露天搭建的草棚,伊莫森正对着一只雌迅鸟念念有词“宝贝,加把劲,一定要把蛋完整的生下来……注意,是完整的蛋,不是蛋壳。”

    那只趴在草窝里的迅鸟明显已经是另一种生物了,它的背上和翅膀上的羽毛的完全脱落,露出角质化的黑色皮肤;翅膀的中间部分生出一簇白色骨刺,有朝利爪演变的趋势;漂亮的尾羽被一根无毛的尾巴所取代,酷似蛇尾,末端却有一根勾刺;斧头般的巨喙布满了细小的牙齿,一双眼睛弥漫着血红,显得凶残又嗜血。

    “异化生物?”

    维克多突然发声,全神贯注的伊莫森吓了一跳,随即脸色大变,惊叫道“快宰了它!”

    旁边的炼金民兵手起刀落,精铁弯刀拉出一道犀利的弧光,异化迅鸟的脑袋顿时掉落,殷红的鲜血向外喷涌。维克多心念一动,空气急速流动,形成屏障,喷溅的血液如同血色长虹,向侧面飞洒。伊莫森顾不上惊讶,连声说道“快,快,快,把蛋取出来。”

    炼金民兵掀翻异化迅鸟的尸体,用锋利的精铁弯刀,剖开它的肚子,戴着鹿皮长手套的手探进仍在蠕动的腹腔,取出两枚巨大的卵。

    异化迅鸟的蛋表面沾有黏液,在蛋壳上腐蚀出斑斓的花纹,炼金民兵不用伊莫森招呼,自觉又迅速地用匕首刮下蛋壳表面的黏液,再用沾水的毛巾擦拭清洗,直到蛋壳不再升腾气味的刺鼻的白雾。

    显然,他不是第一次这么做了。

    伊莫森伸出手指轻轻地戳了下蛋壳,心有余悸的说道“幸好蛋壳还没有软,问题应该不大……库克斯,把这两枚蛋送到4号孵化巢,小心点,别碰碎!”

    炼金民兵将异化迅鸟的蛋捧入一个盛器,抱着它转身离开草棚。

    这时,雷诺在维克多的身侧,喝问道“狩猎总管,见了主人为什么不行礼?”

    伊莫森兴奋的表情僵在脸上,转头见到维克多暗金异色眼眸,化为惶恐,膝盖一弯,就要行半跪礼。

    “工作的时候不必多礼。”

    维克多探手托住他的胳膊,笑眯眯地问道“伊莫森,你……在干什么?”

    受宠若惊的伊莫森又变得眉飞色舞起来,扯掉遮挡口鼻的毛巾,张口想要介绍自己的研究,却不知道从何说起,最终憋出一个词。

    “…生蛋。”

    我看到才知道你在生蛋,没看到还以为你是个杀猪匠……维克多在心里腹诽了一句,又上下打量了巫师。

    他穿着细亚麻衬衣,外面套着油帆布围裙,头戴兜帽,脸上原本还挂着毛巾,如果手里再拎着一把杀猪刀,和兰德尔领的屠夫没有什么区别。

    考虑到伊莫森从事禁忌研究,无法向外人倾诉,身边的炼金人类一个比一个木讷,他憋了一肚子的话,却一时理不出头绪,实属正常。维克多想了想,问道“生蛋的目的是什么?”

    伊莫森眼睛一亮,滔滔不绝地说道“大人,我在尝试提升迅鸟的肌肉和骨骼强度……以往,我通过选育、饲喂和训练的方法,培养更强壮更凶猛的迅鸟。但这改变不了迅鸟的骨骼和肌肉结构,尤其是中空的骨骼,严重限制了迅鸟的负重能力和抗击打能力。我想,迅鸟根本不需要飞行,细空骨骼减轻体重对它没什么实际意义,还不如让它们长出硬骨头。所以,我选择十五只雌鸟,对它们进行轻度异化,改变的它们的身体结构,再用它们的卵尝试孵化出骨骼坚硬的迅鸟。”

    维克多好奇地问道“不是说,异化生物不能生育吗?”

    “没错!”伊莫森兴致勃勃地介绍道“异化生物会把胎儿吸收为身体的一部分,我用怀孕的野狼和警戒犬做过试验,都不能成功。但迅鸟的雏鸟是体外孕育的,它们的外表还有一层蛋壳保护。”

    “虽然异化迅鸟的体内也会分泌粘液,融化蛋壳,最开始的6只异化迅鸟全都失败了,但我可以控制异化迅鸟,命令它们把卵产下来。这个过程中,异化迅鸟能够压制吸收鸟蛋本能,不再产生大量的粘液……”

    伊莫森顿了顿,惋惜地摇头道“遗憾的是,异化迅鸟的身体结构发生了变化,根本没有办法产卵……我们只能杀掉雌鸟,人工取出鸟蛋。而异化雌鸟即便死亡,它们的血肉还是活的,仍然会吸收鸟蛋。由于我们经验不足,许多鸟蛋都被融化了蛋壳,只得到5枚不算完好的迅鸟蛋。”

    “我不确定这些卵能不能孵化出新雏鸟……我认为自然产下的卵,孵化成功的几率更大一些。”

    “刚刚那只迅鸟的异化程度最轻,有希望自己产蛋。我控制它的时候被……出了岔子,只能人工取卵了……”伊莫森懊恼地说道。他可以控制异化生物,却无法精准的控制异化过程,再想得到一只有产道的异化迅鸟,还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

    维克多全然没有破坏伊莫森重要试验的愧疚,脑子里盘旋着另一个问题,沉吟片刻后,说道“异化迅鸟改变了骨骼的强度,那它异化之前的卵也会发生相应的变化?”

    伊莫森心里咯噔了一下,搓着手,赔笑说道“大人,我没有把握……这是一次尝试,万一要是成功了,您可以得到更强壮的迅鸟战禽。”

    “我没有责备你牺牲了15只成年雌鸟……肯花心思钻研迅鸟培育技术是一件值得鼓励的好事。”维克多微微一笑,问道“你以前为什么不结合自己的巫术天赋,培育迅鸟?”

    伊莫森尴尬地笑了笑,解释道“大人,我以前不敢,现在的胆子变大了,想得到您的青睐。”

    “因为,我现在是王国的殿下,有能力保护你了?”

    伊莫森表情变化,隔了一会,坦然说道“是的,我以前害怕被教会抓捕净化,甚至不敢去教堂做礼拜,又担心露出破绽,只得硬着头皮去教堂参加晨祷和晚祷,结果什么事情都没有,米勒神父还称赞我的虔诚……我现在害怕殿下嫌弃我没用,所以就壮着胆子试验自己的巫术。”

    维克多听完巫师的陈述,却摇头说道“这些都是表象,并非原因。你以前和贝尔生活在蛮荒沼泽,衣不蔽体,食不果腹,成天为温饱忙碌。如今,你养尊处优,无需为生存操心,难免想要研究自己的超凡能力。”

    “简单的说,你是闲得好奇。”维克多目光灼灼地盯着伊莫森,饶有兴趣地问道“那么,你异化生物的原理是什么?”

    伊莫森心脏发紧,感受到不容拒绝的威严,恭敬说道“大人,通过这段时间的研究和试验,我发现,我总是先改变动物的灵魂状态,它们才发生异化,并完全服从我的意志。”

    “如何改变动物的灵魂?把它们改成什么样子?”维克多沉声追问道。

    伊莫森仔细想了想,犹豫着解释道“具体是如何改变的,我说不上来……这就是巫术天赋,接近本能,非要我描述的话,应该是‘侵染’……没错,是侵染!”他用力点了点头,提高音量说道“在我眼中,几乎所有动物的灵魂都是红色,就像一团燃热的火焰。可是,不同的动物,灵魂火焰的亮度和色泽不一样,有的黯淡,有的明亮,有的橘红,有的深红……凡是被我异化的生物,它们的灵魂火焰都变成同一个亮度,同一个色泽……我怀疑,那是我的灵魂火焰应有的亮度和色泽。”

    “…不过。”伊莫森住口不语,隐蔽地用目光扫了下维克多的身边的炼金民兵。

    维克多暗暗好笑,伊莫森一直误以为他的身边还藏着一名强大的巫师,炼金战獒和炼金人类都是那名巫师的杰作,并因此心生畏惧,害怕自己也被那名神秘巫师控制。

    “都退下,走远点。”维克多挥退身边的炼金民兵,淡淡道“你可以说了。”

    伊莫森压低声音,有点小紧张的说道“殿下,我还发现,您的凶暴狼和普通生物完全不同,它们的灵魂火焰是暗金色的。因为窥视它们的灵魂火焰,我为此还受了伤……我得提醒您,我可控制异化生物是因为灵魂侵染,您的那些凶暴狼,情况和我异化生物恐怕也差不多……它们受人控制。”

    废话,不受控制的炼金生物,我要造出来干什么用啊?不过,伊莫森的魂火侵染,控制异化生物和我的魂火分割,控制炼金塔的原理是相同的……这也印证了始祖神灵分裂灵魂,制造血脉后裔的部分猜想,比如,九头蛇蜥对蜥蜴人的约束力……伊莫森的异化巫术的灵魂侵染原理似乎说明,灵魂形态发生转变,血脉法则全部激活,呈现为混乱无序的突变,演化另一种生命形态……这是否意味着,野蛮人之类的异人和人类的区别在于灵魂结构的不同?托佛文巫师发现人类血脉法则的原始性和多样性,那人类之所以还能保持人类的生命形态,是不是因为灵魂稳定的缘故?假设人类的灵魂形态发生变化,那人类是否会变成其他的形态的生物?精灵?蛮族?或者野蛮人都是人类变化的?

    究竟是什么改变了人类的灵魂结构,且没有让人类血脉发生混乱无序的突变?

    维克多收敛思绪,目光聚焦在伊莫森的脸上,笑容亲切地说道

    “库克斯、雷诺、夏克他们都是家族精心培养的秘法战士。你不用担心他们的忠诚,更不用担心自己的安全……你只要对我忠诚,我就会赐予你财富、地位、权力,甚至更悠长的寿命和青春。”

    伊莫森赶紧半跪在地上,大声说道“尊贵的兰德尔殿下,我感激您的庇护与收留,我发誓效忠于您!”

    维克多嘴角噙着优雅的笑容,淡淡说道“我该相信你吗?桑顿男爵家的……马科林。”

    伊莫森听到马科林的名字,膝盖一软,整个人都趴跪在了地上。]]>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