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559章 各自的领域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数千名工匠顶着火辣辣的阳光,在大教堂工地上挥汗如雨。身穿白色细亚麻高阶教士长袍的戴恩站在临时搭建的高台上,看着雄伟渐显的兰德尔大教堂和蚁附其中的信徒工匠,嘴角忍不住地向上翘起,露出满意又期待的笑容。

    三年前,他陪同兰德尔殿下出访纳维尔王国的时候,兰德尔大教堂刚刚开始修建地上部分的建筑群。等他们回来的时候,大教堂已初具规模,灰岩构造的底层框架拔地而起,工匠们开始用青砖垒砌中上层的部分,照这个速度,再有两年,兰德尔大教堂的主体部分就可以竣工了,剩下的仅是雕琢美化的工作。

    对于侍奉光辉之主的神职者而言,看着瑰丽雄奇的兰德尔大教堂一天天的变成现实,本身就会有巨大的成就感和满足感。不仅米勒神父喜欢每天在工地上溜达几圈,修道院的卡丽娜修女和通识学校的传教牧师凯伊有事没事也往大教堂工地里钻。戴恩才会不让这些兄弟姐妹瞎提意见,他把巡视工地,监督大教堂修建进度,当成每天例行的工作。

    其实,这是驻守神父才有的权力,兰德尔领包括戴恩在内的所有神职者都应该服从米勒的调遣。但实际上,神职者们都以戴恩为马首是瞻。他能够把持兰德尔领的教务,除了自身的能力和背景,以及高阶牧师的身份,同兰德尔殿下的良好关系也是一个重要因素。

    当然,米勒神父基本上不怎么过问兰德尔领的教务,让戴恩省去了许多麻烦。

    兰德尔领的低阶神职者们对米勒多少有些轻视,认为他的能力不足以打理近二十万信徒的教务工作,认为他能有今天的地位,是至高主的恩宠,早早地就结识了兰德尔殿。

    戴恩不这样想,他获得神术权限越高,对米勒神父就越发敬畏,偶尔还会幻想自己有朝一日能达到米勒神父的层次。

    兰德尔殿下不也开始退居幕后了吗?对于顶级的超凡者而言,权力仅是手中的工具,拿得起,也能放得下,绝不可以束缚自由的意志。在这一点上,依托凡人信仰之力的神职者比高阶骑士差得太远,整个教会恐怕只有米勒和图尔南斯可以不为权势所累。

    克莱门特告诉戴恩,如米勒这样的顶级神眷者类似至高主的耳目,负责监视、修复魔鬼对人类国度的潜在影响,他们的力量来自于至高主本身,无需圣力池的权限。某种意义上,教会苦心经营的传教体系,也在为他们服务。

    旁边的一名圣武士突然指着一辆缓缓驶来的马车,开口提醒道“戴恩大人,您看那边。”

    那是一辆普普通通的双轮马车,适合在城内行驶,外表没有任何标识,但戴恩认识车夫和随从,他们都是兰德尔殿下的亲卫。

    “我一个人过去看看。”戴恩心中一动,向圣武士和教堂侍从吩咐了一句,独自踱下高台。

    走到马车边上,向雷诺和夏克点点头,戴恩隔着车帘,对里面的人笑道“维克多,不出来聊聊吗?”

    车厢里出来维克多的有气无力的抱怨“这么热的天气,我戴兜帽被人当成傻子,不戴兜帽又被人围观,还评头论足……反正我不下车。车子太小,也坐不了两个人。我的朋友,委屈你站在外面和我聊天了……哈哈。”

    戴恩摇头晃脑,啧啧有声的反击道“我不嫌热……我想去那就去那,也不用戴兜帽,也不会有女人对我评头论足,就算有,也没关系,反正我听不到。”

    骑士的美貌有时候也是麻烦,对于普通民众而言,美貌的贵族就像明星一样,走到哪里都会引来一大帮人围观。超凡骑士能够共鸣虚空元素,弱化自身的存在感,维克多没有这个本事,偏偏耳朵还特别灵敏,民众的窃窃私语都听的一清二楚。

    当然,被人看一看也无所谓,可是维克多每次在平湖镇现身,附近的交通状况都会出现问题,甚至整条街区的运转也受到影响。莉莉娅强烈要求他没事不要在平湖镇四处闲逛。

    自己建造的城市,自己不能逛,维克多郁闷地无言以对。

    戴恩在车外哈哈大笑,却听到维克多问“平湖镇的旅舍、酒馆、赌场这样热闹的地方,你能去吗?哦,你是可以去的,去了之后,里面的人一个个的全溜走了。”

    高阶牧师得意洋洋的笑声戛然而止,脸上的表情顿时变得十分精彩,旋即又摇头失笑,问道“殿下,大驾光临,有什么事吗?”

    “我是来找米勒老头的。”维克多回答道。

    “……米勒神父。”戴恩敛起笑容,皱眉说道“他刚刚才走,说是外出采集蓝芯草,可能要在野外住几天。”顿了顿,试探问道“殿下找米勒神父有事吗?”

    现在是采摘蓝芯草季节,可是兰德尔领现在有18万人,那里需要米勒神父亲自去野外采集草药?这是故意躲避我……维克多暗自嘀咕了一声,随意地说道

    “我一个关于自身血脉天赋的问题想请教米勒神父。”

    戴恩对米勒神父肃然起敬,并感到自豪和欣喜。西尔维娅身为神灵骑士却无法替自己的情人指明道路,而米勒神父却能帮助到他。在世俗的殿下当中,维克多显然与教会的关系更加亲近。他乘机说道

    “维克多,你有没有听说,金水城近期准备发布命令,禁止封臣家庭的幼年儿女去通识学校学习?”

    维克多拉开车帘,打量了戴恩,微笑问道“我想知道,如果通识学校和职业学校的幼童当中出现巫师,教会打算怎么处理?”

    戴恩毫不犹豫地说道“当然是净化掉。”

    维克多优雅的笑容变得玩味,挑了下眉毛,问道“在什么地方净化?什么时候净化?是这里?还是押送回裁判所总部?”

    “……这个。”戴恩的表情略显僵硬,委婉解释道“一般来说,成年人巫师太危险,应当就地净化。幼年巫师秘密押送回裁判所净化……毕竟,当众净化小巫师的影响不太好。”

    “原来是这样。”维克多睨了他一眼,收回目光,自顾自地说道“兰德尔领有不少其他家族的密探,他们遵守这里的规矩,我把他们当子民看待。可他们要是危害到兰德尔家族,我只能让他们失踪。”

    戴恩叹了口气,颔首道“教会不干涉领主的治权。”

    维克多脸上浮现笑容,说“我会在人马丘陵推动通识学校的建设,争取每一个佃户子女都能入学。封臣不愿意把子女交给通识学校抚育,我也没有办法。”

    戴恩在胸前虚画圣徽,颂道“愿殿下沐浴至高主的荣光。”

    与戴恩初步达成共识,维克多掉转车头,驶向平湖镇外。

    三个小时以后,在兰德尔领东北侧的一处丘陵谷地,他见到了正躺在草窝里睡午觉的米勒神父。

    维克多走上前,笑嘻嘻地招呼道“喂,老家伙,你睡在这里不怕被野兽叼走吗?”

    老牧师睁开眼睛,瞄了他,又转过身体,咕哝道“我躲在这里,你都能找的到?”

    “只要是我熟悉的人,他留下的痕迹不超过一天,彼此相距不超过200公里,我总能找到他……这叫追踪直觉。”维克多蹲下身体,从米勒身边拿起空空荡荡的背篓,嘲笑道“你大老远的从平湖镇跑到野外,连一根蓝芯草都没采着,还不如半大的小子。”

    “你懂什么?我……我是带教堂侍从出来学习辨识草药,他们都在附近采集蓝芯草。”老牧师一骨碌地爬起来,劈手抢过背篓,叫嚷道“你来找我,准没好事。”

    维克多不以为意地笑了笑,说“你当初答应过的,只要我晋升殿下,你就告诉我所有的秘密?”

    米勒翻了个白眼,问“我有说过吗?我怎么不记得?”

    维克多冷笑道“老家伙,你不守承诺。”

    “放屁!”米勒大怒,挎起背篓,气冲冲地往山谷外走。

    维克多才不会被他的小伎俩唬住,跟在后面念叨“你说过的话不认账,就是耍赖,就是不守承诺。我告诉你,我的记忆力非常好,不会出错的。”

    米勒停下脚步,转过身,老脸上露出狡狯的笑容,说道“你的记忆力,我的记性也不差,我当初是怎么说的,我记得清清楚楚。”

    “我当时说的是,等你学会自律,我会找你谈谈……没错吧?什么是自律?你急吼吼地来找我,这能叫自律?什么叫我找你谈?就是我找你谈,不是你找我谈!”

    目瞪口呆地看着得意洋洋的老牧师,维克多噎了好一会,转动眼珠说道“你知道我想了解什么秘密吗?我都还没有问,你怎么能知道我想和你谈什么?”

    “哼,不管你准备和我谈什么,能说的,我自然会告诉你,不能说的,你问了也是白问。”

    维克多笑呵呵地说道“既然如此,那我就问了……你能说的就说,不能说的就摇头好了。”

    米勒神父楞了一下,哈哈笑道“小家伙,你以为我不知道你擅长观察细节,精通语言陷阱,能够揣摩人心?兰德尔殿下可是出了名的狡猾。”

    维克多收敛笑容,目光灼灼地说道“我提十个问题,你也向我提十个问题……你不觉得这样会很有趣吗?”

    “孩子,你不用试探我,是否了解你的秘密。”米勒摆了摆手,摇头说道“我对你的秘密不感兴趣,不代表我知道你的秘密,或者我知道的秘密都是正确的,仅仅是因为我自律。”

    他迈开脚步,边走边说“我只有不到百年的寿命,兰德尔殿下却可以活到两百年以上,我们看待事物的方式能一样吗?我并非全知,你也不是全知,我告诉你的秘密,你如何判断真伪?如果我说什么,你就信什么,你只要听我的就好了,何必要问?如你不信我,我何必要说给你听?”

    寿命不同,看待事物的方式不同……这是在暗示魔鬼、邪神和我们的时间尺度不同,祂们设计一个阴谋的时间跨度可能有数千年,甚至以万年计,不一定能对现在的时间线造成直接影响……维克多皱着眉毛,跟在米勒的后面,隔了片刻,说道

    “我不在乎秘密的真伪,我奉行假设与求证的判断方法……您不妨随便说一说。”

    “我在乎真伪!”米勒有些急躁地说道“我在乎真的变成假的,假的变成真的……就好像,你开拓南大陆,遇到一群蛮族,然后你制定了一个突袭计划,却被蛮族提前掌握了。那你还会实施最初的突袭计划吗?”

    维克多悚然一惊,明白了米勒的意思。未来的事情变幻莫测,可真可假,可对可错,神眷者和他的对手在命运的范畴进行角力,但不能让对方察觉到自己的计划。因为双方的寿命不同,时间尺度不同,祂们只要停止动作,等米勒老死,后面的事情就难说了。

    米勒担心我坏了他事情……可是我怎么才能知道,他对命运的扰动会不会危害到我?

    维克多心念电转,思索许久,还是直言不讳地问道“老家伙,你会不会坑我?”

    “我坑你,你不会反抗吗?”米勒神父用鄙视的目光扫了他一眼,气愤地嚷道“你怕我坑你,还追过来问我什么什么秘密?你是不是来搞笑的?”

    “我相信你,才会这么问!”

    维克多理直气壮地回了一句,赔笑说道“米勒牧师,你看,我花了几十万金索尔,帮你建造兰德尔大教堂……您多少透露点东西给我吧?”

    “呵呵,我以前没见识,可我不傻啊……你建大教堂有多少好处,我都已经弄清楚了。”米勒笑呵呵的数落道“你建大教堂,兰德尔领教区有一个5级牧师戴恩,他下面会有2个裁决武士,15个中阶圣武士,100个初阶圣武士;教宗还在兰德尔领设了南丘修道院,卡丽娜修女精通草药培育和医术。再过十年,等卡丽娜修女打理的药田成熟,兰德尔领就有了自己的草药来源,南丘修道院还会向你的子民传授草药种植、果树嫁接、配药治病的技术……还有凯伊传教士,既是牧师又是学者,精通怪物学。你的士兵渡河南拓,总会遇到各种各样的怪物吧?他就在通识学校向兰德尔子民传授对付怪物的知识……你建了大教堂,克莱门特也没有亏待你。我还听说,你可以通过大教堂发布冒险任务,雇佣排名靠前的骑士游侠……”

    “好了,好了。”

    维克多赶紧打断米勒神父的话语,说道“您直说吧,想要我干什么,才能透露一点秘密给我?但我先提前声明,我不一定照做。”

    “呵呵,又在试探我。”米勒揶揄地说道“我现在让你做任何事情,你马上又会胡思乱想。”

    维克多耸了耸肩膀,说道“这是我的一项天赋,我自己也控制不住。”

    米勒苦笑摇头,叹息说道“维克多,我知道的秘密未必是真实的,现在告诉你才叫害你……你为什么不能像西尔维娅那样,做自己该做的事情了?”

    维克多眸光闪动,沉声说道“西尔维娅坚信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存在是她应付不了的……换句话说,世界上的任何事物都要遵循元素海的法则,管祂是魔鬼还是邪神,只要进入现实世界,都会被转化为可以消灭的存在。”指了指自己脑袋,又说“可我不是西尔维娅,既然我有智慧天赋,为什么不充分的运用它的特性,按照自己的方法解决问题?我能够开创心灵血脉秘法,足以说明我的方法非常有效。搜集、拼凑、推演、求证、应用,就是我解决问题的方法。”

    “我们都不能兼顾所有的领域。”米勒神父赞赏地点点头,犹豫了一下,说道“我选择人马丘陵,是因为靠神灵骑士比较近……她代表世界本源的意志,就像一座灯塔,我藏于亮光之下,更方便隐藏自身。你现在光芒也越来越亮,命运之力对你的干扰越来越小……这才是你要做的事情,明白了吗,兰德尔殿下?”

    维克多沉默片刻,问道“你怎么看待巫师?”

    “没什么不好的。”米勒淡淡说道。

    维克多紧接着问道“人类有巫师,有骑士,有神职者,有普通人,有我这样的半精灵,尼奥韦斯特那样的蛮族血脉骑士……鸢堡的一位巫师告诉我,人类血脉可能是最原始的血脉,具有强大的兼容性,这是不是问题的原因?”

    米勒使劲拽着下颌的胡须,脸上的皱纹都揪成一团,隔了好一会,才摇头道“我不确定……我对你和那个巫师猜想不感兴趣,对不能改变的历史真相也不感兴趣,我只能告诉你,人类可以被称为原生种。”

    “……原生种。”维克多把这个名称放在心里咀嚼了一下,抬头笑道“光是一个名字,对我没有任何帮助……也许在未来的某个地方,我能遇到这个名词,并把它和人类联系在一起。所以,我要谢谢你。”

    米勒拍着额头,愁眉苦脸的说道“我就不应该和你讨论这个话题。”

    维克多哈哈一笑,说道“牧师大人,这是我听过的最好的奉承……我还有件事情想请你帮忙……呃,你别走啊!”]]>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