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44章 转命,自杀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啊。”安安抱着头,蹲下身,低低吼了一声,她真的要疯了,除了神医门那位是七级炼丹师,还有谁能够救救她弟弟,还有谁……

    没错,炎和安安是一对姐弟,亲姐弟,同父同母的姐弟。

    宿尧心疼看着低声呜咽的女人,心里阵阵发疼着,他也不知道要怎么办才好,他心里也很是慌乱,阿炎虽然比他小十一岁,可他也是看着那小子长大的,他怎么可能不心疼。

    雷霆也沉默着,难道,难道,就真的没希望了吗?雷霆越想眼眶就发红起来,除了老大,那小子就是他最关心的人,跟他关系最好的人,怎么,怎么可以这样。

    就在绝望慢慢弥漫在三人心中的时候,房门被打了开来,率先跑上前的是雷霆,雷霆一伸手想直接揪住来人的领子,却被另外一个出来的人给挡住了,雷霆也没时间跟挡住他的人吵,一脸着急问向面上有些疲惫的男人“书涵,小炎怎么样了?”

    书涵取下白色口罩,面色有些苍白,淡淡摇了摇头,雷霆身体颤了颤,见书涵真的累说不出话来,转头问向另外一个男人。

    被雷霆那愤怒的眼睛这么一盯,木林森嘴角抽了抽,可也没说什么,直接了断说里面人的身体状况,“阿炎现在身体很糟糕,怕是熬不过一天。”

    安安刚想站起身,听到木林森这话,面上露出惊恐和不相信,倒退了几步,声音发抖着,“阿炎,阿炎怎么样了?”不,她不相信,刚刚只是她出现幻觉了,阿炎不可能有事的,不可能。

    宿尧很想上前一步抱住安安,安慰着,可他知道,现在不是安慰的时候,木林森把眼睛落到安安身上,当触及安安那绝望,暗淡的眼眸时,木林森心里也很是难受,可也不得不重复一遍,“阿炎情况不太好,怕是……”

    没等木林森说完,旁边就闪过一道倩影,外面四个男人齐齐看着房间里面,安安颤抖蹲下身,伸出那双发白的双手握上床上躺着的男孩子的手,低声呢喃着“阿炎,你不会有事的,姐姐不会让你有事的。。不会的。。”

    书涵心里也很是不好受,可刚刚为炎施针已经耗费了他大量精力和灵力,他连站起来都很难,更何况说话了,原本想转过身不想看这么一幕,可当他触及安安脸上的表情时,又看到安安手中似乎拿着什么,脑中灵光一闪,瞳孔急骤收缩,大声对几人喊到“阻止安安。”

    宿尧没等雷霆和木林森动手,自己飞快闪到安安背后,,千钧一发之际,当,匕首掉在地上的声音不停回响在众人耳中,四个大男人看清匕首的时候,就知道安安想要干嘛了。

    宿尧看到那掉到地上的匕首给刺眼的双目疼痛,见安安还想捡起匕首,脚一挑,把匕首紧紧握到手中,双目发红瞪着安安,愤怒吼出声“安安,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

    安安踉踉跄跄站起身,面色痛苦跟宿尧对视着,伸出手“阿尧,把匕首给我,我要救阿炎。”

    宿尧听到自己心爱的女人这么说,不由得气极反笑“哈哈,安安,你就这么想救他,连自己命都不要了?”

    安安避开宿尧眼中那痛苦的神色,淡淡开口,“他是我弟弟。”

    “哈哈,他是你弟弟,他是你弟弟,那,那我又算你什么,你这样子做,你想到我了吗?”

    安安瞳孔微微一缩,心里颤了颤,不由自主退后了半步,“阿尧,你别逼我,他是我弟弟,我是他姐姐,我不能让他出事,不能。”

    宿尧勾了勾唇,露出一个残忍的微笑,直接手一抬,把匕首抵在脖子上,安安尖叫起来“阿尧,你要干嘛,你快放手。”

    木林森刚想上前阻止,却被书涵给挡住了,书涵朝木林森摇了摇头,示意木林森站着别动,木林森眼中闪过一丝担忧,可他也相信书涵的抉择。

    “阿尧,你先把匕首放下,我们有什么事情好好说。”安安真的慌了,她自己自杀她不觉得恐惧,可当她看到自己心爱的男人想自杀的时候,她真的害怕了,真的心慌了,真的后悔了,她不应该那么冲动的。

    宿尧手伸了伸,直接在自己那光滑洁白的脖子上留下一条不深不浅,但又不致命的血痕,“安安,你不就是想用转命的邪术来救阿炎吗?恰恰我也会,要不就我来,呵呵,反正我们两个谁来也都一样。。”

    安安脸上被宿尧这么你说更加苍白起来了,“阿尧,别这样,我求你了,你别这样。。”轻轻摇着头,安安刚刚下定决心的心变得越发动摇起来,她,真的要这样吗?可她不愿意,不愿意就这么把这男人单独留在这个世界上。

    “呵呵,安安,我以为你不会心疼呢,瞧你,别哭了,反正你死我死不是都一样的,不过也就是一条命。”

    没等宿尧说完,安安就疯狂摇着头,“不是的,不一样,不一样的。”

    宿尧扯了扯唇角,冷冷笑出声“那里不一样了?我死了也没人会心疼我,我倒不如死了得了,”

    “不是,我心疼你,你放下匕首好不好?”安安被宿尧脖子上咕咕流出的鲜血刺痛了眼睛,恨不得那血是就在自己身上的。

    “你心疼我?你心疼我?”宿尧低低问出声,在看到安安飞快点头的时候,他又笑了起来,匕首再次进了几步,血流的更快了,看着安安那惊恐的表情,宿尧心里阵阵发疼着,他不想这样做的,可他也知道,若是他不这么做,让这个女人再次做出刚刚的事情来,他铁定要疯的,若是有一个人要死,他宁愿是自己。

    “你心疼我,那你为什么不想想我会心疼你,我会害怕失去你,你说啊,刚刚你想死的时候怎么就没有想起我。”宿尧这个简直就是低吼出声的,如一头快要频临死亡的雄狮,想把一切都给毁掉,然后再拉着这个世界上的人坠入无尽的深渊……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