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311章 凤九舞发飙(上)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商夜在一旁坐了很久,就在他还是有些烦躁的时候他所心心念念的身影终于出现了。

    商夜猛得站起身,看着那个缓步走进的女人,心里不由得加快跳了几下,“师祖,你休息好了。”

    凤九舞刚走进大厅就看到三双看着她,眼睛亮晶晶的三人,唇角紧紧抿着,显然心情有些不愉,谁能刚刚听了那么多骂她的话,虽都会心里不愉快的。

    商夜眼睛紧紧盯着凤九舞眼中满满都是期盼,见凤九舞不理会他,商夜脸色顿时一垮,心情十分郁闷,他怎么觉得凤九舞看他的眼神有些奇怪呢?

    “师祖,你怎么了?怎么那么看着我?”商夜越带点忐忑说着,而凤九舞也不理会那个还在忐忑的男人,直接越过了他,坐上了前方的红木椅。

    袁绍几人也有些不安,怎么看凤九舞这样,像是要跟他们兴师问罪一样,凤九舞见三人站着不动,眉头蹙起,淡声开口“坐。”

    袁绍三人才回过神来,三人心里都觉得有些不好意思,其实他们也不知道为什么会不好意思,就是觉得不好意思就不好意思了,也没有为什么。

    三人在凤九舞身旁的椅子上坐了下来,袁绍率先开口“师父,你说吧。”

    凤九舞淡然坐着,那通身的尊贵气质让在场三人不由得微微侧目。

    “我明天要去一趟落日森林,带两个去是想让他们出去历练。”凤九舞十分淡定说着,殊不知道,她这么一说倒是让在场三人惊了惊,一脸懵,带他们出去历练?

    不过在场三人的表现都不一致,袁绍是欣喜,袁志是懵逼,商夜则是喜多过惊。

    商夜差点蹦跳起来了,丫的,真的带他去历练?别人不知道凤九舞的本事,他可是一个看过的人,还是知道凤九舞的本事的,一个女人,可以厉害的连一个快死的人都能救过,怎么可能是一个平凡的人。

    凤九舞眉头一皱,淡声开口“有问题?”

    三人一惊,不由得摇了摇头“没事,没事。”

    凤九舞心情也还是有些不好,冷声开口“不过我觉得带一个人就够了,另外一个不用带了。”

    绍逸晨刚踏进大厅,就听到凤九舞这声音,心里特别不爽,直接低吼出声“你说什么呢?凭什么不带我?”

    凤九舞看着那个风风火火跑进来的小屁孩,红唇紧紧抿着,脸色很不好,她不想跟任何人计较,不过也不可能代表她被人那么说了一大堆还能忍气吞声,那是傻子才这样的。

    大厅另外三个人狠狠一惊,都被跑进来的绍逸晨给吓到了,这都什么鬼?绍逸晨是怎么进来的?

    绍逸晨不理会在场的三人,目光恶狠狠盯着凤九舞,假如若是凤九舞不给他一个交代,他一定不会善罢甘休的,凭什么不带他?他做错了什么?

    绍逸晨完全把刚刚他说凤九舞坏话的事情给抛到九霄云外去了,“你凭什么说要带我去,就带我去?不带我去,就不带我去。。”

    绍逸晨这些话基本都是靠吼出来的,死死瞪着凤九舞,像是凤九舞就是他的杀父仇人一样,“女人,我警告你,别以为你是我表哥的妻子我就得让着你,你以为你是什么东西。。”

    绍逸晨这些话完全是没有从脑子过滤就说出来的话,而他这话,却让在场除了凤九舞之外三人,最为震惊的是绍逸晨居然说凤九舞是什么东西?

    袁绍被这个臭小子给气的胸膛一起一伏,丫的,谁教这个臭小子这么说的,简直就是不要命了,而袁绍是直接把绍逸晨那句别以为你是我表哥妻子的那句话给直接忽略了。

    “王八羔子。”袁绍被气的手一抬,就想给绍逸晨一个巴掌,深吸一口气,就想要打下去。

    凤九舞看到这一幕,眼眸一眯,眼中飞快闪过一丝怪异感觉出来,就在绍逸晨闭上眼睛,打算就这么让袁绍打了得了的时候,凤九舞开口了“我来告诉你为什么。”

    袁绍手直接顿在了半空,绍逸晨睁开眼睛,怒目看向凤九舞,眼中的愤怒与嫌恶谁都看得清。

    袁绍见这臭小子还是一副执迷不悟的表情,心里就恨得不行,把在半空的手一拍,直接重重拍到绍逸晨肩膀上,痛的绍逸晨惊呼了一声。

    袁绍听绍逸晨的惊呼,心里很烦躁,冷呵呵一声“闭嘴。”

    绍逸晨瞬间收住惊呼出声的话,整个脸有些红,那是被气的,被凤九舞给气的。

    凤九舞缓缓站起身,眼神十分淡漠看向绍逸晨,“你是袁绍的徒弟,袁绍是我凤九舞的徒弟,你说我能不能管的了你?”

    凤九舞这话说的很没错,可绍逸晨还是死咬着牙不松口,眼眶顿时有些通红起来,凭什么这么对着他,他又没有做错什么,师父打在他肩膀上,却痛在他心上,平时师父虽然有骂他,可也绝不会对他动手,现在却……

    “师父,你别生气,小逸还小,不懂事。”袁绍脸上满满都是抱歉的神色,其实袁绍不知道,他这句道歉更让在场两人心情不好了。

    凤九舞淡淡瞥了一眼袁绍,微微勾了勾唇,觉得袁绍这句话有欠妥当,她记得她貌似只比绍逸晨大四岁?袁绍也好意思说。

    绍逸晨被自己师父这么说,也跟凤九舞想到了一起,脸腾一下子红了起来,自己师父说什么呢?他那里小了?

    商夜眨了眨眼,唇角勾了勾,有些恶趣味问着“师父,小逸貌似只比师祖小四岁,你这话说的良心不会痛吗?”

    袁绍经过商夜的提醒,瞬间回过神来,脸也红了起来,这都什么鬼,暗暗瞪了商夜一眼,眼中满满都是控诉,自己这徒弟,就是一只狡猾的狐狸,不知道变通的狐狸。

    商夜被自己师父这么瞪着,也不觉得那里尴尬,反正今天这事情他就觉得绍逸晨做错了,小孩子,难免会说一些冲动的话,不过在商夜心中,绍逸晨不应该是这样的人的……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