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378章 思仇回忆(上)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黑影用力擦着地板,不经意瞥眼就看到自己主人笑的那个样子,用力咽了咽口水,就算他是一个死士,可还是看的出来自己主人那有些不对劲的表情,心里暗暗倒吸一口冷气,自己主人该不会魔怔了吧。。

    被人认为魔怔的思仇抬手端起爱夭刚刚泡好的云雾茶,缓缓抿了一口,脸上没有什么表情,却让人不由得打了个寒颤。

    “主人,准备好了。”没有三分钟,爱夭就走了过来,恭敬朝思仇开口着。

    思仇放下茶杯,缓缓站起身,宽大的衣袖一抚,跟古装相差不多的轻盈白色长袍,给这个男人增添一丝神秘感,那宛如谪仙的气质,和那脸,若是别人看了,还不觉得心动。

    那那个人眼睛肯定是瞎的,就连有些男人都会看到自己主人那样都会心动,怎么那个女人就偏偏不喜欢自己主人呢。

    爱夭很疑惑,难道是那个姓莫的有什么特别之处,那个女人才看不上自己主人的?可也不太对,就算那个姓莫的男人再怎么有特别之处,可怎么可能比的上他家主人呢。

    黑影还趴在地上擦着地板,那执着劲,也是让爱夭有些无语了,这都什么跟什么,没想到这个影卫居然还有这么逗的一面。

    影卫觉得地板擦有有些不干净,也不知道从那里掏出一条白色帕子,就朝地上不停擦着,那狠劲,让爱夭再次抽了抽嘴角,要离开的时候也不叫上那影卫,反正他自己也会跟上来的。

    影卫在终于觉得满意了之后,站起身,直接看向他主人所在之地,可却看不到任何一个人,别说人了,就连一只苍蝇他都没有看到,顿时反应过来,他这是被主人给抛下了?就连跟他同样是影卫的人一个一个都不在,全部都跟自己主人走了?

    影卫觉得他心里受到了一万点暴击,有种伤害,就是默默伤害你,可是他们却不知道他们自己伤害了他。

    咬了咬牙,影卫一个闪身就朝外面飞奔而去,这次得快点追到自己主人,可不能让他主人就这么抛下他离开了。

    影卫心里怎么想着,思仇不想知道,也没有想要知道的心思,扯了扯唇角,思仇坐在飞机上,看着手中捧着的药瓶,脸上满满都是温柔之色。

    爱夭坐在思仇另外一边,看着自己主人那样,爱夭只想知道,凤九舞那个女人到底给自己主人灌了什么迷魂汤,让自己从来都对人爱答不理的主人那副模样的那个女人到底有什么好的,居然惹的自己主人变成这样子。

    思仇细细摸索着手上的药瓶,眼神有些晦暗不明,心里轻轻叹了口气,眼神有些空洞,像是陷入了什么回忆一样,眼中的眷念让爱夭心里倒吸一口冷气。

    “你是谁?”小女孩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他那时候是怎么样的呢,因为身体的暴虐因子快要让他散失理智,也不知道为什么,就因为女孩子的一句话,他瞬间平复下来心情,有些呆呆看着面前的少女,当看清少女的那一幕,他瞳孔剧烈收缩了一下,有些怔怔看着那个坐在轮椅上的小女孩。

    他现在还记得,那个小女孩长得很精致,非常精致,漂亮的就像是一个洋娃娃一样,可爱的令人移不开眼睛,他就这么怔怔看着那个女孩,女孩也没有不耐烦的意思,任由他看着。

    最后,还是他觉得这气氛怪怪的,朝女孩微微扯了扯唇角,艰难露出一个笑容出来,原本只是想要给这个女孩一个好印象,可他觉得,就他刚刚那个笑容,能给小女孩好印象再说吧。

    女孩看着那有些傻里傻气的男孩子,觉得有些好笑,她想问一下,有什么好笑的?可生性冷漠的她根本就问不出哪种话出来。

    蹙了蹙眉,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他想要问女孩子,她叫什么名字?今年多大了?可就是问不出来,这让他觉得很懊恼。

    最后,他们两人都没有说话,就各自离开了,可他不死心,他就这么盯着女孩子的背影,默默关注着女孩子,想要给她想要的东西,终于,在他的锲而不舍之下,他终于知道了女孩子的身份,没想到女孩子的身份会让他大吃一惊,随即就是有些苦恼,就因为那个女孩比他大两岁,大两岁……

    他觉得,这绝对是他生平最讨厌的事情,然后,他有些不甘心,总是用一些事情就去找那个女孩,因为那个女孩是天启国的唯一公主,可却被她的兄弟们排挤,明明就是一个荣宠一身的小公主,可,那腿,他看了也有些心疼了。

    所以,他现在才努力修炼,听自己师父的话,让自己师父教他很多事情,他不想学的,他想学的,他讨厌的,他都学,他不想要放弃,他想要学很多本领,保护那个女孩子,想要帮他治腿,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他对女孩越来越关心,其实,女孩不想嫁,也有他的一部分因子在。

    他努力成为那个人上人的国师,让世人遥望他,然后不停收集那些可以治女孩的灵药,每一次,他一拿到灵药就想尽各种办法给女孩子,他第一次看女孩子笑的时候,是她看到下雪了,微微勾起的唇角,不过他知道,那笑容是苦涩的,那笑容充满的无力,只因为,她会因为天气冷了,病更加严重起来,痛的让她说不出话来。

    他第一次看到女孩子病发的时候,是女孩子十八岁的时候,那时候他已经跟女孩子认识了十年了,可他却是第一次看到女孩病发,何其可笑,可又何其幸运,因为他是除了女孩师父,和自己师父,唯一一个看到女孩病发的时候,女孩每次病发的时候都会把全部人赶出她所在的地方,而他却是除了那两个人之外,看到女孩病发的。

    当第一次,十六岁他看到女孩子病发的时候,他恨不得,恨不得那痛是痛在他心里,痛在他身上,痛在他灵魂里,他受不了女孩的哭泣,也默默哭了,那是他第一次哭。。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