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409章 惊讶,现在不是胡闹的时候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木林森脸色很是惨白那都是羞的,他觉得他太没用了,今天都在凤九舞这里丢了多少脸了,他都要觉得刚刚见到凤九舞的时候,那啪啪打脸的酸爽感了。

    “凤,凤小姐,”木林森低下头,不敢去看面前的女人,眼中闪过一丝羞愧,他自己作出来的,也不指望凤九舞会原谅他。

    扶着墙壁,木林就想要站起来,不过也不知道那蛇到底是什么品种的,感觉有点麻醉,身体很是没有力气,

    重止清对木林森实在是很无奈,手伸过去,想要扶起木林森,可却被木林森给抚开了手,表情有些无语。

    凤九舞撇了撇重止清给木林森包扎的手,那止血散也就让木林森被咬的手臂不再流血,可也没让木林森解毒,不过重止清应该刚刚给木林森吃了丹药,木林森身体正在解毒当中,她有些好奇的是,为什么木林森毒还没有全部解掉,还偏偏要这么作死呢?

    木林森扶着墙站起来,朝凤九舞微微露出一个笑容,那笑容很是勉强“凤小姐,走吧,我没事。”

    重止清脸色一黑,他虽然不是什么正经的丹药师,没有有炼丹的天赋,可也不带木林森这么折腾人的,他就算没有炼丹天赋,可也看的出来木林森现在最好的就是先解毒了,可是这个家伙也不知道抽了什么疯,硬是要站起来,以为自己身体是钢筋铁骨不成。

    “我没事”木林森见重止清还是想要来扶住他,脸色更加惨白了,他不希望自己在凤九舞面前丢脸,也只好这么说。

    可,木林森太高估自己的忍耐力了,扶着墙的他一个没站稳,直接朝前面扑去,重止清刚想要扶住他,可凤九舞的速度比他还要快,直接两步上前,扶住了木林森。

    木林森刚想要闭上眼睛,忍受住自己直接摔倒的那种丢脸情绪,可,人没有摔倒,鼻翼却闻到一股很淡很淡的冷冽香味,像是女儿香一样,右手臂却被人给扶住,让他避免了摔倒的那丢人现眼。

    木林森一抬头就对视上一双灿若星辰的眼眸,那眼中没有任何情绪,很是淡漠。

    心里咯噔一下,木林森现在脸比刚刚红了一些,那都是被羞的,他木林森长那么大,都没有那么丢脸过,他差点就想要哭出来了,老大,你娶的媳妇到底是有多彪悍,一个女人都可以比的上一个大男人了,这让他们男人怎么活。

    “谢谢,凤小姐,那个……”木林森张嘴刚说了几句话,口中就被丢进一颗东西,木林森刚想看一下吗东西是什么,可那东西一进他口中就融化,直接融入他口中,让他有些懵逼,感受到胸口传来的那温暖感,木林森差点闭上眼睛,去感受那温暖带给他的那感觉了。

    良久,木林森感觉到自己刚刚还没有一点力气的身体缓缓有了力气,也有站起来的力气了。

    木林森就连忙抚开凤九舞扶着他胳膊的手,像是凤九舞是什么烫手山芋一样,那避而不及的感觉,让凤九舞不由得抽了抽嘴角。

    凤九舞被木林森给抚开,也不再说什么,等木林森缓过劲来,意识到自己刚刚都做了什么事,突然腾一下脸有些微红起来,丫的,他到底都做什么,凤九舞好心扶着他,还被他给抚开。

    “走吧。”凤九舞见木林森终于缓过劲来,淡声开口,就朝前面走去,重止清看了看木林森,再看看自己外甥女那潇洒的背影,犹豫一下,还是朝凤九舞的方向走去。

    商夜有些懵逼,看了看木林森,又看了看凤九舞那高冷的背影,嘴角不由得抽了抽,伸手就去扶木林森,木林森这次也没有矫情要躲的意思,任由商夜扶着他,缓步朝前面走,看着前面那个纤细的背影,木林森微微垂下眼睑,掩去眼中的复杂情绪。

    “你别怪师祖,师祖她这人就是性格比较冷淡。”商夜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想到他第二次见凤九舞的那次,看着那女人帮上官老爷子治病,那女人淡然如水的样子,看着那女人微微扯动唇角露出淡然的笑容出来,看着那女人古井无波的眼眸,商夜心里不由得怦怦直跳起来。

    他有些担心凤九舞会不会被木林森给气到不想说话了。

    就在商夜胡思乱想的时候,木林森有些复杂开口,语气中还有些虚弱“我知道,我不会让凤小姐再为难的。”

    此时木林森心里很烦躁,自己这么对凤九舞,也不知道这个女人会不会生气?

    一想到这个,木林森心情更加糟糕起来,有种把自己给拍醒的感觉,自己刚刚怎么就那么冲动呢。

    商夜心里一噎,默默白了木林森一眼,你知道,你知道还让他师祖为难了,这不是欠揍是什么,这个傻逼,若是他真的被凤九舞给不喜,那他也不好总是帮这个家伙,他也不管这是不是他小师妹的哥哥了,反正他就是不想让凤九舞不开心。

    木林森感觉到商夜那有些波动的情绪,微微垂下眼帘,掩去眼中的复杂情绪,心里轻轻叹了口气,他长那么大,都没有感觉那么悲催过。

    四人朝前面走去,刚刚是木林森走前面,可现在又轮到凤九舞走前面了。

    重止清用只有凤九舞能听到的声音开口问着“小九儿,你怎么不给那个家伙一些教训?他都给你添麻烦了,你怎么还那么好说话?”

    凤九舞淡淡撇了重止清一眼,眼中的神色让重止清又不由得咽回刚刚还想要问的话。

    重止清以为凤九舞不理会他了,可过了一会儿,凤九舞那淡淡的声音就响在他耳中,“现在还不是可以胡闹的时候,那个小丫头现在情况有些糟糕。。”

    重止清不由得倒吸一口冷气,认为自己刚刚是不是听错了,那个小丫头情况糟糕?自己外甥女是怎么知道的?还有一个比较严重的问题就是,小丫头情况糟糕,啊喂,自己外甥女怎么还是这么一副淡漠的表情,让他都有些无语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