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五百八十四章:痛恨,不敢相信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媚子听到这些话,差点狂笑出声了,为什么?为什么要这么对她,这个世界不公平,从小的时候就招人非人虐待,长大之后有了自己的能力,可以不被人唾弃欺负的时候,为什么要遇到凤天这男人,若不是这男人,她何苦活的那么累,啊……

    为什么……世界如此不公,老天爷如此狠心,若是,若是世界上有后悔药,她想要在长大之后,懂事一点点了,她就想要选择死亡,这个世界,真的没有什么她留念的了,可她不甘心,凤天不陪她下去,她真的不甘心。★首★发★追★书★帮★

    凤天见到媚子那对他恨之入骨的眼神,像是粹了毒一样的,想把他给杀了的眼神,他就觉得很不爽和烦闷,该死的女人,杀了他兄弟,重伤他,这个女人居然还敢对他露出那种表情,这是谁给她的勇气?让她这么看着他的。

    “女人,给本大爷收收你那恶心的心思,不然你的眼睛就不要留在原地了。。”暗处的声音越发狠戾起来,不是它对凤天多在乎,只是因为凤天的身体能让它破开封印罢了,而它看中的东西,绝对不会允许任何龌龊的人惦记,好的惦记,坏的惦记也罢,它都不会允许的。

    媚子听到这个声音,虽然还是很不甘心,可还是把眼睛给闭上了,暗地的声音见媚子终于老实了下来,也不对媚子怎么样了,因为这女人还有用,它的食物动不了,不会去找吃的,更别提他那个半死不活的朋友了,所以它需要媚子照顾那两人,也需要媚子给那两人找吃的,要不然媚子早死了,千万别提它对媚子许下的承诺,答应放她出去那件事情,呵呵,它被关了上千年,早就忘记承诺是什么了?它现在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出去,找到那个该死的家伙,把它杀了。

    媚子在地上躺了好一会儿,缓了缓心脏处那如火燃般的感觉,过了好一些时间,她猜站了起来,目光有些隐晦落到凤天身上,见凤天在发呆,没有注意到她,她还是忍不住自己想要杀了凤天的心,不过,凤天动不得,不代表他身旁那要死要活的朋友动不得。

    唇角冷冷扯出一个笑容出来,站起身,踉跄了一下,朝凤天这边走了过来,凤天可是知道这个女人的狠心的,察觉到媚子眼中那杀意,他心里就咯噔了一下,见她吧视线落在了源宝身上,他心里的害怕更加强烈了。

    “你……”想要做什么?凤天久说了一个字,就看到媚子高高抬起她那双笔直修长的腿朝源宝的胸口踩去,直接龇目欲裂喊了一声“媚子,你敢……”

    可已经晚了,要知道,盛怒中的女人是最不好惹的,源宝被媚子踩了一脚,直接吐出了一口血,那口血,简直让源宝的半条命都没了。

    “咯咯,我对付不了你,难道还对付不了这个男人了,这个男人应该是你的好朋友,话说凤天,你不觉得你活的太没用了点吗?”媚子脸色极其苍白,可她还想要一而再再而三的激怒凤天,这就是她不要命的样子。

    “凤天,怎么样,被人这样子,你良心能不能安心,像你这种人,就是一个克父克母,克家人朋友的命。”媚子有多恶毒的话一个劲往口中里蹦,脸上就连媚子都觉得她到底是多恶毒。

    凤天见源宝那副要死要活的样子,心里就像是被针扎过一样,让他窒息的都有些怀疑这些是不是命了,为什么,为什么,明明是他的错不是吗?为什么要把这一切都报复在源宝身上,源宝是这起事件里最委屈,也最无辜的人了,为什么要把源宝也给搭进去。

    凤天真的有些不懂了,难道一个人,真的能狠心到这种地步,明明就不关源宝的事情。

    凤天深呼吸一口气,还是很不明白,非常不明白“为,什么?”

    媚子知道凤天所说的是为什么,可她就是想要装傻,她不想听到凤天的声音,一点都不想,她也想要知道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样,可又有谁能够告诉她,为什么?

    “哈哈,你说为什么?为什么?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可我就是想要看你生不如死的这种表情,我觉得这种表情我非常喜欢,非常喜欢,这个是你的好朋友吧?心疼吗?心疼吗?知道心疼了吗?哈哈,我最喜欢看到你这种表情了,知道你心疼了,你不知道我到底有多开心。。”

    媚子像个疯子一样,狂笑着,让其他人看了有些鸡皮疙瘩的,可这里只有凤天一个人看到,其他人都没有看到。

    凤天咬牙切齿开口着“不要脸的女人。”

    媚子怔了怔,随即更加哈哈大笑起来“你说不要脸?不要脸谁能比的上你呢,你这个家伙更加不要脸,我跟你没什么关系,你为什么就要那么紧逼我?若不是因为你的依依不饶,我怎么可能会变成这样。”

    媚子完全把一切都怪在凤天身上,对他,对她,她真的只有一个字,那就是恨,真的好恨。

    媚子胸口上涌上一股腥甜,快速咽了回去,脸上露出一个痛苦的神色,最后看了凤天一眼,随即朝森林另外一个方向跑了过去。

    凤天有些看不懂那个表情,若是说那个表情是恨意,他相信,可恨意中却多了一种他有些茫然的东西。

    凤天只是想了一下就没有在再想了,直接转头看向他身旁的源宝,只见源宝身上不停抽搐着,像是临死前的挣扎,痛苦的让他还在昏迷中就呻吟出声。

    “源宝,源宝,你怎么样?你怎么样?”凤天艰难想要直起身子,可却因为有些没有力气的动作,直接倒回了木板上。

    瞳孔像是猩红的鲜血一样,不停放大着,后悔自己的无能为力,也后悔自己为什么不学点医术,更加后悔让自己兄弟遭此大难。

    拳头紧紧握起,凤天脸上的青筋暴起,脸上的杀意和后悔只要不是瞎子,都看得出来,看的一清二楚的。。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